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三四二章 谁都能做衍圣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送走鲁王之后,朱由校有一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的这位鲁王,当真是一位奇葩的藩王,实在是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不过好在已经安抚下去了,以后应该不用再召见他了。

  即便再召见鲁王,也不用像今天这样了。如果再来几次的话,朱由校觉得自己的头会更大。

  看了一眼陈洪,朱由校问道:“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回皇爷,刚刚衍圣公进城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召见。”陈洪连忙说道。

  对于这一次衍圣公的到来,陈洪不觉得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实在是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这些人也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简直就是作死。

  所以陈洪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牵连到自己。

  轻轻的点了点头,朱由校便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朕觉得不舒服,找人来给朕捏一捏。”

  听到这话之后,陈洪不敢怠慢,连忙去招呼人了。

  时间不长,几个宫女就走了进来,开始给朱由校捏捏肩膀、捏捏腿揉搓按摩。

  朱由校则是趴在那里哼哼唧唧的享受着。

  陈洪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小心翼翼的问道:“皇爷,衍圣公那边?”

  听到陈洪的话,朱由校轻轻的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语气随意的问道:“怎么,你收了他的钱了?”

  “奴婢可不敢。”陈洪连忙说道。

  “那你问什么?”朱由校没好气的说道:“人不是来了吗?让他等着吧,朕现在没心思见他。什么身份,还不能等一等吗?

  “皇爷自然是想什么时候召见就什么时候召见。陈洪连忙说道,在心里面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多嘴,还多嘴,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毛病?

  原本陈洪以为皇爷不见衍圣公,那就把衍圣公打发回去。现在陈洪明白了,皇爷就是想晾一晾衍圣公。

  在外间,孔胤植等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孔胤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茶水,这茶已经添了四次了,喝得小腹都有一些不舒服。现在腹中空空,还灌了一肚子水,这感觉可真难受。

  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两侧的小内侍,却没有人来和自己搭话,这让孔胤植的心里边更着急了。

  此时,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孔胤植脸上的表情终于松懈了下来。

  陛下终于要召见自己了吗?

  不敢怠慢,孔胤植连忙站起来身子,果然看到陈洪从里间走了出来。

  这位陈公公是陛下的心腹,孔胤植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见到陈洪之后,孔胤植连忙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陈公公,可是陛下要召见?”

  一边说着,孔胤植一边悄无声息的将一卷纸管递到陈洪的手旁。

  低头看了一眼,陈洪就知道这是银票。

  即便不是十三省通兑,出了这里肯定也直接就能兑换出来。而且,既是衍圣公能够送得出手的,那肯定就不会少。

  只不过,此举却吓了陈洪一跳。

  陈洪连忙向后退了两步,直接与孔胤植拉开了距离。

  皇爷刚敲打完自己,这个钱是真的不敢收。周围这些心眼比针还小的小内侍可都看着呢,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皇爷的眼线?

  要知道这帮小兔崽子都想踩着自己上位,自己要是收了这个钱,说不定回去就会挨皇爷的收拾。

  看到陈洪的动作,孔胤植也是一愣。

  自己送出去的可是钱,怎么陈公公就跟被蛇咬了一样?

  “衍圣公这是做什么?”陈洪沉着脸说道:“咱家虽然是宫中的阉人,是没了卵子的货,可是也知道忠义廉耻,怎么能收这种钱?”

  听了这话之后,孔胤植脸色胀得通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心里面猛地一沉。

  这些宫里宫外的太监是什么德行,孔胤植再清楚不过了。

  这些人可以说是视钱如命,有机会的话肯定大捞一笔。现在这个陈公公居然连钱都不收了,可见情况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地步。

  “这里是陛下的行辕,衍圣公还是注意一些吧。”陈洪冷着脸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说道:“陛下召见,跟着咱家来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洪转身向里间走了进去。

  孔胤植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很快就来到了朱由校所在的地方。

  见到朱由校之后,孔胤植连忙行礼,说道:“臣参见陛下。”

  朱由校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孔胤植,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孔胤植,朱由校还真的就是很熟悉,不光是这一世熟悉,在穿越前也很熟悉。

  这是大明的最后一任衍圣公,同时也是大清的第一任衍圣公。

  不但如此,现在孔胤植叫这个名字,以后他还会改名字,为避雍正帝胤禛名讳,后人称其为“孔衍植”。

  在原本的历史上,孔胤植于明熹宗天启元年袭封衍圣公。

  天启七年,加太子太保。

  崇祯三年,晋太子太傅。

  顺治元年九月初一,孔胤植上《初进表文》表示自己愿意归诚清朝的意愿。其中言辞极尽献媚之能,可以说是刷新了很多人的下限。

  顺治二年,朝廷颁布剃发令,孔胤植率领族众威望族人率先剃发,并向清廷上奏了《剃头奏折》。

  虽然朱由校心里面觉得孔胤植无耻,觉得愤恨,但还算能理解。毕竟大明自个儿把江山给丢了,孔胤植为了延续自己的家族做这样的事情也能够理解。

  但是有一点就有点不能接受,那就是做这件事情的人出自孔家。

  不光是为了明朝,更重要的是为了汉族的传承。

  孔子的后人,推崇的是孔子之学。华夏文明的脊梁如此轻易的就折断了,受世人的供奉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朱由校很难接受。

  衍圣公嘴上口号喊得震天响,实际上却是跪的最快的。

  为了保全家族,委曲求全或许可以理解,但也不至于做那种谄媚的事情。

  不过孔家是从元朝过来的,倒也能理解。

  朱由校站在那里思考,孔胤植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跪在那里行礼也有一会儿了,他却没有听到陛下让自己站起来。

  虽然孔胤植还很年轻,但身子并没有多健壮,现在已经跪得膝盖疼了。

  “起来吧。”朱由校缓缓的说道,随后坐到了椅子上。

  听到这句话,孔胤植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

  他缓缓的站起身子,轻轻松了一口气,直接站起身子。

  “朕这一次到山东来,想要看一看山东的灾民,看看在朕的治理之下,大明的百姓过得如何。”

  朱由校看着孔胤植,面无表情的说道:“可是到了山东一看,朕痛心疾首。山东的百姓过得不好,即便是没有这一次大灾,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遭受了这一次大灾之后,山东更是惨如地狱。”

  “朕很痛心,衍圣公能不能告诉朕,这是为什么?毕竟衍圣公府在山东也这么多年了,算得上是地头蛇,应该是很清楚情况吧?”

  听了这话之后,孔胤植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复杂了起来。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陛下居然如此不客气,心里面不断的打鼓,额头上冷汗直冒,有些迟疑的说道:“回陛下,臣、臣不知啊!”

  “是吗?”朱由校看着孔胤植,语气冷淡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朱由校没有再继续开口,而是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随后放到了桌子上,这才继续说道:“那朕和你说道说道。”

  “自古以来,皇朝久了,土地兼并便严重了起来。百姓无立锥之地,也算不上什么太耸人听闻的事情,历朝历代皆是如此,我大明也不例外。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说出去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虽然朱由校的语气很平和,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但孔胤植却被吓得够呛。

  这语气越平和,这事就越多呀!

  “到了山东之后,朕也让人查了查田地。”朱由校笑着说道:“这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鲁王府占了山东耕地的四成,衍圣公府占了五成。整个山东的耕地,不是鲁王府的,就是你家的,你们两家也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了。”

  朱由校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年孔圣人周游列国,想要传播自己的学问,可曾想过自己的子孙后人会有今时今日?如果论土地的话,这山东恐怕也不是朕的了,也不是大明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好像说的也不对,至少这山东的地就不是朕的。今天把你召来,朕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

  孔胤植都快哭了,陛下这话说的太重了,就差直接说他们孔家在山东为王了。这事要是这么说下去的话,那自己家就完了。

  孔胤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连忙说道:“孔家为陛下臣子,这山东也是陛下的山东。有什么事情,陛下尽管吩咐,孔家无不遵从。”

  “是吗?这样也好。”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山东百姓无立锥之地,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朕想着买点田分给他们,既然你们家的田比较多,那卖给朕一些吧。”

  “至于多少钱,就按照市价来算。朕之前让锦衣卫去查了一下,你们家的人不是在收田吗?就按照你们家收田的价格来算,也不用买太多,先买十万亩吧。如果不够的话,朕再接着买。”

  “对了,现在山东受灾没有粮食,朕听说你们家囤了不少粮食,卖给朕一些。价钱你放心,就按照现在市面上的粮价。不然你们家存了那么多粮食,也没得赚。”

  “对了,还有你们家倒卖的赈灾粮食,朕也愿意出钱买回来。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国库的银子不够,朕把玉玺押在你们家,等有钱了朕再赎回来。”

  “如果觉得玉玺不够,朕把人压在你们家。当年梁武帝出家,臣子们就用银子把他给赎了回来。现在朕到你们家,可以学一些孔圣人的圣人之道,顺便把自己押在这,等到朝廷有了钱之后,正好再把朕赎回去。”

  孔胤植磕头如捣蒜,声泪俱下的说道:“陛下,陛下,何出此言呢?陛下想要,臣愿意奉上全部家产,臣一文钱都不要。”

  “与民争利,强夺臣子的家产,你觉得朕是昏君吗?”朱由校猛地站起了身子,大声说道:“是不是在你的眼里,朕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昏君?”

  “臣不敢,臣不敢!”孔胤植连忙说道:“臣愿意捐献所有家产!”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的怒气不但没有消去,反而更加的剧烈了。

  他快步走下台阶,一脚把孔胤植踹翻在了地上。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甚至连陈洪都吓到了。

  皇爷前面放了狠话,现在居然直接动了手,这是有多生气?

  这么长时间了,陈洪还从来没有见到皇爷如此。

  朱由校踹倒了孔胤植之后,怒声说道:“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衍圣公府,诗礼传家,看看你们干的好事!侵吞土地、逼良为娼、买卖人口、倒卖赈灾粮食,这也是你们家能干的事!”

  “不要否认说什么底下人不懂事,也不要说那些人和你们家没关系。这种话骗得了谁?真以为朕是傻子?”

  朱由校看着孔胤植,直接说道:“你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好像朕要剥夺你们家的家产一样。那是你们家的吗?”

  “那是朕的,天下都是朕的!”

  “衍圣公,孔圣人那么多后人,谁都能做衍圣公!”

  说完这句话之后,朱由校直接转身走回椅子前,说道:“陈洪,传几位内阁大学士进宫,传张维贤入宫。”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

  此时,孔胤植真的慌了。

  刚刚他的心中还怀有侥幸,虽然陛下的话说得狠,但也不至于动摇孔家的根基。无非就是出点银子、出点钱罢了。

  孔胤植之所以说愿意献出全部家产,他知道陛下不可能要。如果陛下真的没收了孔家的全部家产,那天下的人会怎么看?

  只是孔胤植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被陛下看穿了,引得陛下暴怒。

  孔胤植连忙跪着向前挪了几步,想要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