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千亿甜妻:总裁老公你好棒 > 第742章 后天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柔嘉又关在家里忙活了几天,她的书房不许任何人进,搞得许父许母都在猜测这丫头是不是谈恋爱了,最近十分不正常。

    父母怎么想许柔嘉完全没在意,这会儿她满脑子都是傅靳松。

    傅靳松的字居然跟她的很像,都是属于笔锋犀利有力的那种的。

    不过傅靳松的字比许柔嘉霸气许多,毕竟对方是个男人,手腕上的力量她就没办法比。

    装裱好之后,许柔嘉对傅靳松的字更是爱不释手,恨不能直接挂在自己的书房里。

    左下角有傅靳松的印章,许柔嘉忍不住摸了摸那个名字,心里莫名有些甜。

    傅靳松请她帮忙装裱她也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仅仅只是请她帮忙,还是……

    她不敢想。

    不管怎样,傅靳松能找她帮忙,许柔嘉就觉得很幸福,不敢去想为什么。

    仔细地把卷轴收起来,许母在外面敲门。

    “吃饭了,班也不去上,吃饭都要人叫,你这丫头一天在忙什么?”

    许柔嘉收拾好书桌才出去,“我练字呢。”

    “练字练字,你师叔生日准备送什么?要不要你爸帮着寻摸点东西?”

    “不用,我挑一盆你养的花送过去就行了。”

    许母连忙摇头:“那怎么行,那也太寒酸了。”

    许母觉得太跌面子了,一盆花又不值几个钱。

    许柔嘉无奈道:“傅大哥送的是他自己写的字,我如果送了重礼,你让别人怎么想?而且老师说了,就是自家人聚一下,童老也会出来,大家都低调一些。”

    “傅大哥?”许母没听见别的,就听见这三个字了:“傅靳松?”

    许柔嘉脸上很平静,“是,他是童老最小的弟子。”

    以前她就听她师父提过这个小师叔,不过那个时候的许柔嘉跟傅安安已经分开了,就算听到傅靳松的名字也没有多想。

    许母惊讶的不行,眼睛乱转。

    傅安安一看她妈这个表情脸色就是一冷:“妈你又在琢磨什么?”

    因为之前陆家的事,许母对女儿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只是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知道孩子们需要什么,许父许母就是如此。

    见许柔嘉不高兴,许母也不敢乱说,只是道:“安安那姑娘很不错,傅家……傅家门槛太高,咱们家够不着……”

    许柔嘉没有说话,闷头吃饭。许母也觉得讪讪的,“爸妈之前对不起你了,你是我们的女儿,也是我们花了心血培养出来的……算了,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你爸说了,你的事我们不管了,不管你以后找

    个什么样的,只要是真心对你,我们都不反对。”

    许柔嘉点点头,“我明白,我没有怪你们。”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当初跟陆南恺联姻,说白了也是她自己同意的,她也想救家里的公司。

    她没敢跟妈妈多聊,生怕聊着聊着就聊到傅家去了。

    吃了饭,许柔嘉给傅靳松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把字拿给他。

    傅靳松还在加班,声音听着有些低哑,“麻烦你到时候帮我带过去,见面再给我。”

    许柔嘉紧紧抓着手机“嗯”了一声,“好的,那,傅大哥,后天见。”

    傅靳松:“后天见。”

    许柔嘉有一种自己被委以重任的幸福感。

    这感觉实在是太神奇了,她从来不知道爱情真的就是让人不由自主变得卑微。

    仿佛不管为对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并且心甘情愿的沦陷。

    到了这天,许柔嘉翻遍了衣柜,试了几十套搭配,最后还是选择了平时的装扮。

    姜黄色的午休针织衫,深灰色的九分阔腿裤。

    天气越来越冷了,她配了件卡其的大衣,脚上是一双卡其色的豆豆鞋。

    许母看见她的打扮就嫌弃:“年轻人穿得鲜亮一些,你看看你。”

    许柔嘉朝许母吐了吐舌,飞快地画了个淡妆,卷发随意地披着,端庄大方中带着一丝妩媚。

    许母还是不放心:“真的只是带一盆花吗?要不你再带两瓶酒?”

    许柔嘉跑去阳台上选花,她妈别的不行,是个种花小能手,尤其喜欢种兰花。家里没有多名贵的品种,但都被她妈养得特别好。

    这个时节寒兰开得正好,许柔嘉选了一盆黄绿色的长得最好的寒兰,直接让家里的司机抱去了车上。

    “真的不用,这盆花就好,二师叔肯定喜欢。”

    怕许母再罗嗦,许柔嘉抓上手包和傅靳松的字就赶紧出了门。

    她师父跟二师叔关系比较好,两个人年纪相近,又都是搞教育的,就非常投缘。

    聚会的地方原本是在书法协会,后来是傅靳松请了大家去书斋雅苑。那是傅家一处比较幽静雅致的会所,也是很多搞文艺创作的大佬们喜欢聚集的地方。

    许柔嘉到了书斋雅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先给傅靳松打了电话。

    “我马上出来。”

    许柔嘉没想到他已经到了,有点惊讶。毕竟这个人之前很少参加这些活动,人家是大忙人。

    不到两分钟,傅靳松从书斋雅苑出来了。

    许柔嘉看着走近的男人有些移不开目光。

    那人只穿着白衬衣,没有像平时那样打着领带,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看着很放松。

    穿过里面的拱门,傅靳松看见她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许柔嘉却想到了再云婕葬礼上那个一脸沉痛的傅靳松。

    “等久了吧?”他说。

    “没有,傅大哥,给你。”许柔嘉把他的礼物递过去。

    傅靳松却没有接,而是看了看她脚边的花盆,指了指:“你的?”

    “我送二师叔的,他喜欢养花。”

    话落,傅靳松就突然弯腰抱起了那盆寒兰。

    “傅大哥,我可以自己……”

    “进去吧,你师父已经到了。”

    许柔嘉只得闭了嘴。

    书斋那边已经到了一些人了,许柔嘉很多都不认识,她偷偷转头看傅靳松,谁知傅靳松突然转过来朝她笑了一下:“很多人我不认识,尤其是你们这些师侄辈的。”许柔嘉被他笑得心脏陡然一空,“除了我老师门下的几个底子,其他人我也不认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