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千亿甜妻:总裁老公你好棒 > 第537章 想离他近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订婚典礼过后,宋家的人就准备回辛城。

    宋禹年更是在典礼结束后就直奔机场,姜家有些人想找他寒暄寒暄都没找到人。

    姜言和木薇音也是要一起回辛城的,姜昱城也不管这两个女人,因为他马上又要飞国外。

    等姜驰风过两天去山庄找人,已经人去楼空。

    宋家这边,宋砚堂办了一件大事。

    “你、你疯了?”蒋月因也不顾老爷子在场,声音相当尖锐。

    宋家其他人也相当震惊。

    老爷子倒还算镇定,“你确定要辞去宋氏的职务,自己去创业?”

    宋砚堂:“是的爷爷 ,我已经决定了。宋氏有继堂,他做的很好。”

    老爷子点头:“说说你的计划。”

    宋焱谈顿了一下:“……我要去帝都……”蒋月因几乎要跳起来:“疯了疯了,你真的是疯了。那边又没有我们宋家的产业,你单枪匹马的去那边发展,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是为了蓁蓁?不对不对,就算是为

    了蓁蓁,你也没必要去帝都啊,咱们找陈诚商量把蓁蓁要回来就是了。砚堂啊,你不要做傻事,别闹了行不行?”

    宋砚堂脸上淡淡的,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我没闹。”

    蒋月因捂着嘴开始哭。

    宋正松从宋氏退出来了,现在宋砚堂又要从宋氏退出来,那宋氏不就是二房一家子的了?他们大房还有什么指望?

    “我不同意!”宋正松也气得拍桌,如果不是当着一大家子的面,他还想动手。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老爷子现在也是看见这一家子就头疼,却又不可能不管,“当着大家的面,砚堂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宋砚堂垂着头,过了一会儿才道:“在我以为我要死的时候,我突然很想我的女儿,非常想。我想离她近一点。”

    蒋月因大声道:“那我们去把蓁蓁要回来啊,她是我们宋家的孩子,如果陈诚不给,我们就找律师……”

    “你给我闭嘴!”老爷子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对宋砚堂道:“好,我答应你。”

    宋砚堂抬起头:“谢谢爷爷。”

    老爷子严厉道:“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闯出一片天地,那就是你个人的成就。还有,宋氏不会给你一分钱的资助。你,明白吗?”

    宋砚堂重重点头:“我明白,谢谢爷爷。”

    宋正松和蒋月因一听,简直要晕过去。

    老爷子又道:“你不在宋氏任职,不过股份还在,年底的分红不会少了你的。”

    宋砚堂:“谢谢爷爷。”

    老爷子一挥手:“散了。”

    宋正松蒋月因:“……”

    回到自家院子,宋正松和蒋月因就炸了。

    宋砚堂要去帝都闯荡,拿什么去闯?

    当初跟陈诚离婚的时候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给了陈诚和蓁蓁,就这两年存的那点钱,去了帝都估计连套好一点的房子都买不起,他拿什么去闯。

    宋正松气得跳脚:“我告诉你,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你赔了亏了别跟我张嘴。你这个不孝子,你疯了不成?你、你怎么敢!”

    宋砚堂没有理会父母的哭闹,他想,他确实是一个不孝子,冷心冷情,从来没有为家人着想过。

    他自私,凉薄,不配被人爱。

    第二天,宋砚堂就找人把他在辛城的房子全卖了,车也卖了,并在宋氏办理了离职手续。

    蒋月因气得在家躺了好几天,据说高血压犯了。

    苏紫心在背地里跟她儿子唏嘘:“以前都盯着宋氏,现在又都不要了,有些人争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到头来什么都没落着。儿砸,你哥这算不算是大彻大悟了?”

    宋继堂摸着下巴没有说话,吃了晚饭就去了大房的院子。

    大房静悄悄的,宋正松在外面喝酒还没回家,蒋月因躺在床上没法动弹,宋砚堂在楼上整理行李。

    就一只皮箱,里面装着当季的衣服。

    “明天几点的飞机?”宋继堂靠在门上问。

    “早上的。”

    “我送你。”

    宋砚堂把皮相靠墙立好,这才点头:“行。”

    兄弟两人很久没有谈过心,气氛有些尴尬。

    磨蹭半天,宋继堂才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来,“拿着吧,我那边有朋友,有事儿就说一声。”

    宋砚堂看了看那张卡,又看着宋继堂,表情有些动容。

    这一次出去发展,他知道宋家其他人不会管他。

    他自己的父母是因为失望不管他,老爷子和宋柏岩是站在宋禹年那头的,他们也不会插手他的事。

    宋砚堂没想到的是,宋继堂居然会给他钱。

    他卑鄙的抢走了陈诚却又不珍惜,把几家人搅得翻天覆地,害得亲妹妹坐牢……虽然那个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许,这就是大房的劣根性吧。一家人,谁也别说谁。

    “不用,我有。”宋砚堂收回视线,又去收拾证件之类的,“多谢。”

    “就算我借你的,或者我入股。”宋继堂知道宋砚堂身上没什么钱了,另起炉灶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尤其还是帝都那种地方,光是租写字楼一年就不少钱。

    宋砚堂还是不接:“真不用,如果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再找你。”

    对方都这么说了,宋继堂也就没再坚持。

    其他的他也没多问,宋砚堂也有同学朋友在那边,男人的面子男人懂。

    “你……见到蓁蓁了?”

    “嗯。”宋砚堂手上顿住了,那天是他第一次抱蓁蓁。

    小小的身子,带着奶香味。

    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显然被吓坏了。她却乖巧的没有哭闹,比躺在地上撒泼的熊孩子不知道懂事多少倍。

    大概是血脉相连,那一瞬间,宋砚堂突然有了一种被需要的强烈感觉。

    宋继堂没有多说,只是道:“明天我送你。”

    宋砚堂点点头。

    活了三十一年,好像终于清醒了,知道想要的是什么,并且愿意去重新开始。第二天第一早,宋继堂开车把宋砚堂送去了机场,他看着宋砚堂推着行李箱随着人流过了安检,一直都没有回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