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爆裂天神 > 第7章 我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汀罗区,聚集了超过200万的恶徒、贫民、流浪者…

    作为综评点50以下人群的居住地,从站台远远望去,高矮不一的破旧房屋铺满了整个视野,五颜六色的led灯牌、手工木匾从这头挂到那头,拥挤的人群行走在脏乱的街道上,典型的旧港式贫民区。

    当然,汀罗区还是有些特殊的,虽然脏乱落后又面临众多危险,但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无比靠近尚南市的防御高塔,所以经过近半个世纪的演变,这里成为了尚南市最大的机械交易与维修基地。

    经过战斗协会认证的构装机师,都可以在这里整备,然后从防御高塔出发,剿灭迷雾异兽。

    比如天空中呼啸而过的飞行器与赤翼巨蝠就是例子,反翼战斗机一个不留神被赤翼巨蝠的音波轰中,拉起一道黑烟后撞到防护罩,化作一团绚烂火光。

    死亡,也是这里的常态。

    穿着高中校服的陆泽淡定穿过大街小巷,七绕八绕后便出现在一幢老旧的大厦四层,有一条破公路贴着外侧穿过,内侧并排着大大小小的屋子。

    这里阴暗、潮湿,老鼠吱吱的从墙角爬过,墙皮上的小广告泛着昏黄。

    陆泽停下了脚步,嗅着缓缓飘来的机油味,看着十米外的那间商铺。

    招牌就是一块拆下的车门,上面用铆钉歪歪曲曲的钉下五个字。

    【辉煌机修店】!

    仔细看去,下面还有用炭笔写上的一行小字【兼卖早点,豆浆、豆腐脑、油条、老婆饼、芝麻糊、沙茶面、……】

    四周还布满了品味low到爆炸的霓虹灯,远远看去简直比发廊还像发廊。

    不过门口站台的没有美女,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留着唏嘘胡茬叼着卷烟的大叔,背带裤下是一身袒露的腱子肉,正蹲在废铁架上45度仰望着对面大楼,忧郁的目光像极了一头想家的草泥马。

    周围人来人往,他耀眼而孤独。

    几名袒露腰肢的妖艳女人从十几米外走过,大叔的眼神飘忽了一下,随即深深嘬了一口香烟,在酝酿着某种情绪的喷薄。

    “唐英琪来了。”

    一声轻轻的呼唤从耳边响起,但听在唐辉耳中,却仿佛猛然绽放的惊雷。

    “我没抽烟!!”

    大喊一声,唐辉一把将剩下的半截烟头攥在手里,而且同时屏住口鼻呼吸。

    所以剩下的烟雾自然而然就从他的双耳喷了出来……

    “呦呵,老唐这是在表演杂技呢?”

    旁边一名大爷乐呵呵的提着半斤油条走开。

    刚刚那一口浓烟直接把唐辉的半张脸都憋红了,他愤怒的蹲在门口,像一只苦苦忍耐高温的大闸蟹。

    陆泽施施然从唐辉面前走过,友善的摆了摆手,然后笑眯眯的走向旁边楼梯。

    唐辉故作威严的点点头,眼神中露出征询意味。

    理所应当的,陆泽回复给他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辍?

    那是烟头被生生攥灭的声音。

    陆泽丝毫没有愧疚感,因为他知道高达700度的烟头对于这个深藏不露的大叔来说,最多也就是烫红的程度。

    在即将登上楼梯的一瞬,陆泽回头,目光深处闪过怀念,“唐大叔。”

    “嗯?!”

    一动不敢动的唐辉下意识抬头,眼中闪过疑惑。

    “谢谢了。”陆泽笑了笑,登上楼梯。

    唐辉眼中闪过茫然,今天陆泽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

    跟老子说的哪门子谢谢!

    等等。

    唐辉面上闪过凝重。

    刚刚,好像就是这小子说英琪回来了!

    脖颈僵硬了一下,唐辉脸上酝酿出最灿烂的笑容,然后一点点回过头去,在看到空荡荡的路后,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破口大骂。

    “陆泽,你个小兔崽子,竟敢涮你唐叔。”

    “老子手都烫破皮了!”

    “嘶,叔的手废了。”

    “哎呦!老子残疾了……”

    骂骂咧咧的声音,带着假的不能再假的呻吟,断断续续传入楼廊。

    陆泽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

    这名看似油腻邋遢的中年男人,叫做唐辉,当高塔从迷雾深处浮现时,他是第一批踏入暴风境的人。

    他还有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高冷闺女,比自己大两岁,A级流光学院的大二生,未来有着火炮女王之称的唐英琪。

    可惜的是,在未来自己进入迷雾的三年后,两人都死了。

    死的理由很简单,却足以让陆泽铭记前后两世。

    保存在战斗联盟的那个简陋手环,记录下了唐辉与唐英琪在火海前坦然的身影。

    ……

    “阿泽,当年你爸用半条命给唐叔挡下了那一枪,成了废人。都是爷们,谁不是风里来火里去的,你爸这下半辈子自然就该由我老唐照应。”

    “不过这一次,命不太好,被仇家找上门了。”

    “可能你小子也早死在迷雾里了,要是侥幸没死,那就好好活着。”

    “说完了么,每次战斗前都记录一次,难怪这么大的人了混的这么惨。”那道穿着机师服的高挑身影抱臂而立,冷冷的声音带着不满,显然是唐英琪在催促。

    “说完了、说完了……老爸这不是以防万一么,哈哈。”

    唐辉赔笑着,絮絮叨叨的关闭投影。

    这是两人留下的最后影像。

    ……

    那个男人,恪守了二十年的承诺。

    只是,纵然两人都踏入12星境,也终归是陨落了。

    当自己从迷雾高塔第八层归来时,看到的却只有一座早已化为废墟的城市,还有占据这片土地的十万头迷雾巨兽。

    那一年,陆泽37岁,15星境·下位王级。

    从那时他才知道原来两家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秘辛过往。

    或许对于父亲和唐辉来说,能够活着,就是他们最大的欣慰吧。

    但,这并非他所愿。

    所以,陆泽用了整整三年时间,从现场留下的一处脚印开始,在千丝万缕的线索间渐渐还原了整个事实。

    【黑蛇组织】、【高李家族】、【白银同盟】……

    只是,当他查到真相时,却发现迷雾巨兽已经替他摧毁了大半数仇家。

    而幸存的高、李两大家族,却在一次内耗争斗时被崛起于北西伯利亚的捷列金家族给尽数摧毁。

    所谓的仇怨,就这样化作历史长河里的一朵浪花。

    人生最悲之事,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生最恨之事,是时间会埋葬一切。

    也正是从那一刻起,陆泽便彻底斩断了和地球的联系,只剩下人类流浪者这个他唯一保留的称呼。

    ……

    昏暗的楼廊内,杂物堆砌的满满当当,不过那扇铁门却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陆泽的手掌放在老旧的门把上,那张纵然天体压顶也不曾改色面部,终于出现了变化。

    说两句便气喘吁吁,拖着一副病躯却教会自己顶天立地的父亲,陆宗光。

    总是恨铁不成钢,却比任何人都要爱自己的母亲,李诗薇。

    为了补贴家用在十三岁那年偷偷去打工,却被摔瘸一条腿也咬牙不吭声的弟弟,陆铭。

    这就是他内心深处最柔软之地,无数次睡梦中的心念所致的灵魂归处。

    这个地方叫做——家!

    他的嘴角抿了又抿,手掌紧紧握住门把。

    当熟悉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时,陆泽嘴角抿住而又勾起。

    “爸,妈……我回来了。”

    少年打开门,露出两世以来最为灿烂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