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修真之重登巅峰 > 第100章 杀人如杀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迷迭香原本是明代大师刘伯温发明,一炷香曾助朱元璋毒杀陈友谅上万名精兵强将,号称“闻香颠倒下马”!

    尤其是克制武者有奇效,一旦闻了,就浑身酸软,无法催发内劲与气息,只能任人宰割!

    而断肠草钩茶,则是神农派供奉的始祖伏羲所创,当年他尝百草,发现中药治病强身之作用,最后就是误食断草草钩茶而死。

    这种茶,连古之先贤都能毒杀,可以说是绝对没有解药的。

    念及此处,他一催玄功,却发现体内血流不畅,气息停滞,顿时急得冷汗直冒,心中一片绝望地哀嚎:“完蛋了!完蛋了!”

    “现在,已经应该毒发了。”

    卜算子不屑地看着姜天,如同看一个白痴一般,冷笑道:

    “慢说我们这么多人,就是一个三岁孩子,就能一手指戳倒他们!”

    此时唐玲珑先感觉身躯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而秋公也紧跟着摔倒在地。

    “哈哈,倒也倒也!神农派用毒厉害厉害!”

    牛博文陈博等人顿时纷纷鼓掌,一片欢呼雀跃。

    “呵呵,就你这也算毒药?对我来说,不过糖豆一般!”

    姜天脸色变都不变,右手一弹,三枚解毒丹飞入秋公三人口中。

    他星空万年沉浮,什么样的凶险没见过。

    千万年来,他曾进死域、入魔山、渡毒海,那种地方瘴毒弥漫,毒物毒虫密布横行,才是世界上最毒的地方。

    与那些凶地的毒物相比,卜算子下的毒简直是微不足道。

    “竖子大言不惭!草包废物,也敢不把神农派的剧毒放在眼里,我先取你狗命!”

    牛博文仰天怪叫,已经一马当先地朝着姜天暴冲过来。

    他想争功夺利,先杀姜天,势必能多分个一两枚极品丹药。

    原本姜天杀了唐千变,他还有点惧怕。但现在姜天已经中毒,毒发只是分秒之间的事情,又有何惧呢?

    他立刻将披挂拳施展开来。

    "披者,打开、破开之谓也;卦者,八卦,伏羲氏所创也"。

    拳如金斧力劈而下,势如破竹,拳挑腿撩如火焰上冲,地涌金泉!

    他的劈挂拳已经臻于化境,若有劈挂拳的拳师见了,必定奉若神明,自叹弗如。

    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演化,最后尽数演化成一记直拳,如炮弹出膛,风声怪啸,拳劲炸裂,有怒龙出海之势。

    “这一拳,我必能把他打得当场殒命!”

    牛博文怪眼圆睁,脸色狰狞,自信满满。

    “唉,让这牛博文抢了先机。”

    “内门卜长老都说了,三岁小孩都能打倒他,我怎么不上呢!”

    陈博跃跃欲试,一片后悔。诸多武者,也是一样的心情。

    而洪天照和卜算子已经坐下来,开始喝茶嗑瓜子,都懒得再看了。

    可是,让众人意外的是。

    咚!地一声,当牛博文一拳砸下,姜天周身浮现一道金色的光罩,拳头砸在上面,竟如砸在金钟之上一般,打出一声巨响。

    “怎么可能!”

    牛博文被震得跌跌撞撞地后退,满脸惊愕之色地看着姜天。

    “呵呵,就凭你个废物,也好意思在我跟前使用拳法啊?”

    姜天一声轻笑,已经还了一拳。

    这一拳,平平无奇,朴拙无华,就如同孩童嬉戏般随意打出。

    但其实却是仙武十八式中的劈山拳。

    姜天现在已经是练气二层大圆满,一拳打出,便是一块万钧巨石都砸得粉碎。

    “老牛,快闪开!”卜算子、洪天照和蔓歌女士,一起惊呼。

    牛博文只感觉一股飓风袭来,这一拳似乎重过山岳,沉不可言,能砸碎山河,顿时心中警兆连连。

    “铁身横练功!”

    牛博文一声怪啸,运功抵抗,浑身血脉暴涨,肌肉高高隆起。

    “劈挂拳攻守兼备,没想到老牛竟然练成了铁身横练功,能挡得住化境高手的一击!”卜算子长老微微叹息,很是欣赏。

    “姜天虽强,但已经中毒,力有不逮,应该伤不了他!”洪天照也渐渐镇定下来,很放心。

    轰!一道无形气拳轰在身上!

    牛博文只觉好像被一辆狂飙突进的动车撞在了胸口一般。

    他嗷呜一声惨叫,整个人已经横飞而出,将石桌砸得倾倒,再看身上,胸骨凹陷,全身皮开肉绽,到处都是鲜血。

    “好强!”

    牛博文喷出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就气绝身亡。

    此时,他的五脏六腑都被姜天一拳打得碎若齑粉,哪有不死的道理?

    “别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我还要赶紧回去给老婆煮汤呢!”

    姜天一出手就连杀二人。

    一个是铁身巅峰的劈挂拳高手,一个是轻功暗器双绝,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唐门三公子。

    但他就好像随手拍死两个苍蝇般,一派闲定和安然,心中惦记的是赶紧回林州给爱妻煲汤煮饭此等大事。

    “竖子好猖狂!”

    洪天照脸色巨变,腾地站起身来,一把将圆桌拍得粉碎,昂然咆哮道。

    “难道,两种奇毒都对他无用吗?这不科学啊!”卜算子脸色第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此时过了五分钟了,早该毒发了。但姜天却依旧连斩二人,让他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如他所愿,大家一起上!”

    蔓歌女士的脸色连续变幻数下,然后嫣然一笑地道:“谁若成功斩杀姜天,丹药全归他,并且会被我们神农派奉若上宾,可任取二十枚极品丹药!”

    “杀杀杀!”

    “和这种猖狂无知的小子,无须将什么江湖道义,大家并肩子一起上啊!”

    蔓歌这句话,就好像火上浇油般,让整个伽罗山顶一片沸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姜天的丹药就足够诱人,现在又能被神农派奉若上宾,任取丹药,这是何等的诱惑,十个亿都换不来。

    本来对姜天有几分惧意的诸多武者,此刻再无丝毫犹豫,各持武器,拳脚齐出,争先恐后地朝着姜天一起杀了过去。

    只有蔓歌女士和卜算子洪天照三人没有出手,在后方掠阵。

    几十名武者出手,有七八名内劲修为的武者,其他也基本都在铁身大成之上。

    他们中有神农派的内门精英弟子,也有洪家的供奉护院高手,也有从天南海北赶来参加聚会又被沈蔓歌说动一起参与行动的强者。

    一时间,脚步声如雷霆滚动,喊杀声冲天,刀光剑影闪烁一片,滔滔的杀气能冲上九霄般,声势惊人。

    这景象,就是一位老牌化境宗师见到,也会心惊肉跳,也得掂量掂量,不敢贸然硬撼。

    “哈哈,早该这样嘛,我真的想赶紧回去给老婆煮汤呢!”

    对此,姜天丝毫不惧,一派闲适安定,背负双手,朝着众人迎了过去。

    嗤!

    一把金背鬼头刀朝着姜天脑袋力劈而下,如泰山压顶般。

    出手的是洛阳金刀王家的公子,刀法已经臻于化境,本身也是内劲高手。

    他一跃而起,长刀借着下坠之势,闪烁出一片白光,倒映出他狰狞的脸庞,似乎要将姜天活活劈死才能解恨。

    对此,姜天只是扬手屈指一弹。

    锵地一声,鬼头刀脱手而飞,直冲天际。

    姜天紧跟着一掌抽出,啪地一声。

    王公子的脑袋就好像烂西瓜一般轰然炸开,鲜血脑浆激射乱飞。

    王公子飞出的尸体还没落地,姜天对着一个黑衣武者弹指一点。

    嗤!

    一道气芒,快若闪电地爆射而出!

    这名黑衣武者额头出现一个血洞,双眸圆睁地摔倒在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以如此悲惨的方式死去。

    “呵呵,如此不堪一击吗?真是对你们失望啊……”

    姜天脸上一片安闲,杀人如杀蚁般,朝着人潮走去,轻松随意,如在公园里散步一般。

    锵!一把宝剑斩下,电光火石间,姜天如龙行虎步,闪过这一剑,闪电般探出右手,拧断那人的脖颈,随手把那般寒光闪烁的宝剑抄在手中。

    “教教你们怎么用剑!”

    姜天反手横扫,长剑如银瓶乍破水浆迸,剑光一片。

    噗噗噗!几声,血光迸射,五颗头颅齐齐飞上天空,尸体倒地。

    “使出你们的绝招来,不然我杀得不开心!”

    姜天脚不停留,目光扫视吓得脸色煞白的众人,双眸一片淡漠和冷酷。

    唰唰唰!

    十多道身影一拥而上,将姜天包围,有人用长枪大棍,有人用宝刀宝剑,还有流星抓、链子锤、血滴子之类的奇门兵器。

    嗤!

    姜天一剑横扫八方,犀利的剑气肃杀无比,足有七八米长,横压一大片区域。

    “啊啊啊——!”

    惨叫连连,惊呼声一片,足足七八人被姜天一剑拦腰斩断。

    顿时,鲜血喷涌,内脏流了一地,刺鼻的血腥味能把人掀翻一跟头。

    “他是魔鬼吗?怎能如此强大!”

    “十几个强者都拦不住他,可怕啊!”

    “长老,难道神农派的奇毒都对他无用吗?”

    余下众人,被姜天的滔天威势吓得瑟瑟发抖,跌跌撞撞地回退,脸色煞白,如见魔神般。

    “来打啊!”

    姜天踏在粘稠的血泊之中,失望地看着众人,可他们吓得浑身颤抖,哪敢再战?

    噗通噗通!

    余下几名武者丢掉武器,纷纷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般。

    “姜大师,我们只是被沈蔓歌和洪天照蛊惑,一时糊涂,绝无挑战姜大师之心!”

    “姜大师,饶我们一命吧,我等愿当您的走狗,您一句话,我等必将赴汤蹈火!”

    他们瑟缩如鹌鹑般,甚至要哭出来,不停地顶礼膜拜,乞怜求饶。

    “区区蝼蚁,也配当我的走狗?你们太高看自己了!”

    姜天不屑冷笑,然后冷冷地道:“跪着别动,谁动谁就死!”

    一分钟时间不到。

    姜天将动手的二十几名武道高手如砍瓜切菜般轻松斩杀,压得七八位震慑一方的强者跪地臣服。

    平台之上,只剩下卜算子、洪天照和沈蔓歌三人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全场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唯有姜天一派悠闲从容,直面脸色惨白的洪天照他们,嘴角勾勒出讥诮的弧度,懒洋洋地道:“不知你们现在是否后悔布下这个杀局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