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大明夜客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伞下数日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然打伞打的手都酸了,便想了个法子,直接拿根竹竿杵在了地上,上边绑着伞,正好可以帮少爷挡住太阳。

    可突然起了一阵大风,吹断了竹竿,吹跑了伞,胡然赶紧去追,拿回来后,只得用双手握住,挡着大风。

    苍翠的树叶被大风扯了下来,在地上胡乱飞舞着,院子忽然之间就暗了下来。

    “要下雨了吗?”胡然抬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少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从昨天开始,宁独就跟“圆寂”了一样,枯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磐若来看过后,只笑而不语。胡然只得自己照看又陷入奇怪状态的少爷,好在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滴答!

    铜钱大小的雨滴落在了地上,留下一个印记后迅速消失。

    滴答,滴答,滴答……

    铜钱开始铺满地面。

    噗,噗,噗……

    伞上很快就布满了雨滴,开始汇聚到一起往下流。

    胡然蹲在伞下,一只手托着腮,百无聊赖地看着雨。她用土将四周围起来了,倒不至于被淹了,伞也足够大,护得住她跟少爷。

    哒哒哒……

    哗哗哗……

    树叶像个小舟,在水面上打转,越过块块青砖,向着远处飘去。

    胡然捡起了一颗小石子,扔进了雨里,溅起了水花。她又捡起了一颗石子,去扔上一颗石子,却没击中……

    雨忽大忽小,下了大半天。

    胡然抱着一大碗麻辣素面,从碗底扒出鸡腿,呼啦啦吃了个精光,抹了抹嘴上的油,看向少爷,自语道:“这都两天不吃了,饿也该饿醒了。”

    坐一会,站一会,走一回,胡然困了就守在宁独旁边睡了过去。

    奔腾的元气犹如岩浆,在体内的经脉里呼啸,使得宁独整个人都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炉,向外散发着热,恰好驱散了这里的湿气。

    蒸发的水汽缭绕成雾,向着上空升腾。

    在听到胡然说买糖人的那一刻,宁独突然明白了佛门六像被斩断的原因。

    吹糖人的从没有说是按照图来吹糖人,也就是说禅宗六式未必就需要完整的元气运转路线才能修炼。

    下到中盘的棋,后盘如何下在高手看来是已经注定好了的,因为那只存在一种最优解。禅宗六式也是一样。

    斩断的佛门六像与其说是破坏,不如说是一道题。只有破题的人,才能修行其所代表的禅宗六式。

    宁独现在就在破题!

    根据残存的元气流转路线去推演禅宗六式的正宗法门就是题目!

    禅为定,不为外物所动。这就是禅宗六式的根本。从这一根本出发,根据已经存在的元气流转线路,就足够推演出禅宗六式!

    当然,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异常艰难,走火入魔更是无时无刻不在,一步错就意味着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不仅仅需要对武诀有着极高深的造诣,更需要真正的禅心,最后还需要一点点运气。

    宁独对武诀的造诣并不深,甚至远远赶不上陈难萍,但他有被拳打脚踢教出来的经文,那是他死都无法抹去的印记。

    元气突破腰间,向上飞速延伸,倘若用强大的洞观去看,就会发现此时的宁独就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拥有着高温的元气向着每一个角落探去。

    心如止水。

    萤雪湖的生死历练给了宁独一颗稳定无比的心脏,即便元气在经脉中炸开,他也未曾有半点失衡。唯有这种心境,才能在死亡面前做出正确的判断。

    所有的元气汇聚于颈下,犹如火山喷发之前。

    收官之时,半子之差,就会满盘皆输。再往前一步,就是生死一线,再无退路。

    斩断的佛门六像,需要拿命去破题!

    修行之路本就是如此,没有拿命去博的勇气根本不可能登峰造极。所谓的强者,都是从无数死人中活下来的。

    宁独在赌命!

    火山骤然爆发!

    狂怒的元气尽数冲入到了头颅的经脉之中!宁独的头颅犹如不断爆裂的火炉,要仔细地控制住每一道元气,以极快的速度交织,迅疾奔向下一个节点,稍有差池,他的头颅就会当场炸裂……

    布满死亡的道路上,唯有一条隐秘晦涩的生路,需要在黑暗中找到它,并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方式通行。千万条路,只有一条路;千万人去试,只有一人幸存。

    然而,与其说是宁独在赌命,不如说他只是在破题!

    宁独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死!

    哪怕之前从未有人成功过,宁独也将成为第一个成功的人!

    宁独只是在破题,因为他必定会成功!

    元气汇聚!

    嗡!

    整个院子里的雨水蒸腾而起!

    ……

    胡然醒了,却不愿意睁开眼,翻了个身趴在被褥上想要继续睡,却还睡不着。折腾了好一会后,她饿的不行了才爬了起来。

    “少爷,你还不醒啊?”胡然自语了一句,刚想出院买吃的,庞旧山就派人送了过来。

    守在少爷旁边,胡然吃的有点乏味,作恶似地将饭送到宁独嘴边,说道:“少爷,你不吃吗?这面片香的不行!”

    见少爷没有半点反应,胡然就只得自己吃。

    无聊到令人发指的一上午,胡然起身坐下、起身坐下,绕着院子正着转反着转,最后坐在宁独旁边数雕像上的线。

    “一,二,三……”

    “七百八十二……”

    “一千四百五……”

    “这石头的线怎么会这么多,跟别的石头不一样?”数到眼花缭乱,胡然还是没有数出雕像到底有多少根线,却发现这雕像大有玄机。

    又是一天过去了,要不是磐若提醒过胡然不要打扰宁独,胡然真想摇醒少爷赶紧回家。

    “唉……”胡然看着星空,吃着庞旧山送来的零食,觉得无聊透顶。

    月落,日升。

    日落,月升。

    月落,日升。

    日落,月升。

    已经过了五天,胡然瞧着一动未动的少爷,几乎要发疯了。

    “少爷,你再不醒,我就不陪你了!”胡然气冲冲地说道。

    好似听到了胡然所说的话,宁独忽然间睁开了眼。

    胡然吓了一跳,继而大喜道:“少爷,你终于醒了!”

    眼睛逐渐看清胡然,宁独有些急切地问道:“有吃的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