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逐尘录 > 〇一上 真相大白难以置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你,你说什么?我和他,他,怎么,怎么可能!”

    哼哼姑娘被惊得无以复加,她双腿一软,倒了下去。高大强也被大山所讲吓到,竟是忘了去扶哼哼。青芒过来扶住哼哼,想要把她拉起来,可哼哼一点儿没有意愿起身,她尝试了几下都未成功,也就不再勉强了。

    所有人都清楚的,大山应该不会说慌,不过高大强竟是哼哼的生父,真是好难让人相信。

    高大强声音有些颤抖,身子也是不住的晃动,说道,

    “小乙,小乙兄弟,你说的,可是,可是真的?!”

    大山与白老喝上一口,方才回他,

    “我说的,可有过一句假话?!”

    确实如此,大山讲述的故事当中,高大强也是经历其中,虽然有时听起来有些夸张,但事实也都是如他所讲!高大强嘴角抽动起来,看看大山,又望向众人,最后还是把眼神留在了哼哼那里!

    “哼哼,我,我,你,你,我,我对不住你!”

    哼哼怒道,

    “你别自作多情,我跟你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

    高大强欲言又止,再次看向大山。大山笑着来到哼哼身边,轻声说来,

    “若换作是我,我也很难接受,但,这就是事实,没有人能改变得了!你好生想想,多站在他的立场上看待此事,也许就要容易许多!”

    哼哼哇哇哭喊起来,双手揪住大山衣袖,大山也就任她作为,只听得嘶的一声,那袖口被撕开了一条口子!这一声后,哼哼却是平静了一些,大山伸手摸摸她头,笑起说来,

    “我也曾这般摸过你的,可你意是一点儿也记不得我了,哎,这是什么世道啊!”

    哼哼泪水流得缓慢了许多,眨眼看着大山,似是在努力回忆当年情形,可谁都知晓的,她若是还能记得,又怎会不要命的来杀大山。大山伸出去的手本来还要再摸她一下,可看着她这般眼神,也是立时收了回来。

    大山转向那高大强,又道,

    “高大强真不是个东西,我想,你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高大强不住点头,悔道,

    “我,我怎会不知夫人已然有了身孕,还,还为我生了个孩儿!我,我真是该死,真是该死!”

    他伸手出来,在自己脸上重重打了一记,直把自己打得眼冒金星,那边脸上立时红肿起来,与另外一边形成了鲜明对比。而这种状态并未维持多久,那另外一边脸上也是同样受了一击,而后两边便没了任何区别。

    大山笑道,

    “我倒是挺佩服你夫人的!你这般对她,她还愿意为你生下孩子!”

    高大强眼巴巴看着大山,他张开嘴说话,却因脸上肿起而显得不那么方便,

    “她,她为什么,为什么会那样做,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知于我!”

    大山反问他道,

    “高大强,这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啊!你好生想想,你有几时在家,在家时,又可曾关心过她,她大了肚子你都发现不了,可以想象她有多么伤心!她不愿意叫你知晓你还有个孩子,可能也是受不过这气吧!”

    高大强喃喃自语,

    “还有,若是那孩儿的伙伴知晓她爹是这么个小人,也定会瞧她不起,所以,所以还不如找个好人家,让她安安稳稳长大成人!”

    大山摇头叹道,

    “我可不那么想,若是一个孩儿知晓养育自己的并非自己的亲生父母,那才是真的悲剧!你可以不完美,但请不要放弃自己做父亲的责任!”

    高大强眼中朦朦胧胧,泪水不停的打转,他慢慢走近哼哼,伸出手来擦了一下眼泪和鼻涕,

    “哼哼,我,我……”

    哼哼打断他道,

    “要我认你当爹,绝不可能!你害了我娘,害了我,害了所有人的人,我不会原谅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哼哼起身跑开,青芒赶紧冲了出去,又叫了人一齐跟上,免得她一人出事!大山也站起了身来,双手一摊,笑着说来,

    “这姑娘个性太强,我可拿她没什么办法的!”

    高大强一脸的忧郁,问道,

    “小乙兄弟,你说,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大山笑道,

    “给她一些时间吧!还有,若是想要认亲,那也该学学怎么才能当个称职的爹爹吧!”

    高大强这辈子,一半时间被人推搡瞧看不起,另一半则是毫无人身自由,其实也算是非常坎坷了!他本就对生活没有希望,更别说激情了!若是没有大山,他便会长久的待在那里,然后孤独的老死在属于他一人的树屋之中。对他这么一个身子残疾之人,能有那般归宿,其实也算得上是幸运了。他这次误打误撞出来,又听到了这辈子最让他铭心刻骨的话语,便叫他的生命瞬间充满能量!他有个女儿,一个活生生的女儿,她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自己却是要叫他人说起才知晓二人之间关系,真是不配做个父亲!

    大山把高大强提起,放到长凳之上,笑道,

    “你要给哼哼时间,也要给自己一点儿放松的机会嘛,来喝酒,喝酒,大醉一场,明天的事,明天再来解决!”

    高大强的急促呼吸慢慢缓和下来,他端了酒,一连干了三碗,然后一头砸在桌角之上,撞起一个大包来,可他已然醉得不省人事,白尺叫人抬他下去,他也一点儿没有感觉。

    七子早就有一大堆的话想要问大山,此时终于找着了机会,

    “大山哥,你不会搞错吧,高大强真是哼哼的亲爹?!”

    大山笑道,

    “若是由你来讲述于我听,我也很难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想赖也赖不掉的!”

    七子不住叹气,一连喝下好几口酒,

    “谁能想到,高大强生出来的孩子,竟是一点儿不像他!我想他定是以为他这小身子会传给子女,所以才不愿要个孩子,这一来二去,他便更加自悲了,所以不愿回家,不愿与外人接触!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竟是偶然得了一女,生得还如此的健康!”

    大山道,

    “可不是么,所以说,无论是谁,都不能随随便便放弃自己,若是对自己都没了希望,那又叫他人如何看你!”

    七子点头,回道,

    “大山哥这话说得对,我也定会谨记于心!”

    大山看着白尺,问他,

    “我这次过来,也没好生与你说上几句,你这家伙,怎的还是那般不顾家里人,再这般下去,可不太好!”

    白尺嘴巴张合一阵,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听得大山又道,

    “青芒是个好姑娘,你以后可要好生对她!你也知晓高大强身上发生的事情,本该是幸福,却被他亲手给丢弃了,这样的悲剧,我可不愿再见一次,白尺老兄,你可懂得?!”

    白尺直立起身子,认真点下头来,

    “我知晓了,知晓了!”

    白老也是年纪大了,体力已然不知,又过一小会儿,便被人搀着回去歇着了。再看白尺这边,实实在在学那高大强模样,把酒当了水喝,没两下便把自己灌醉,然后被人抬了出去。

    七子看着这画面,也是忍俊不禁,

    “他俩还真是可爱!若是论起亲来,他俩当年也算得上是一对担挑,可是亲近得很,今日又是一齐把自己灌醉,果真算得上是有缘人了!”

    这一大堆人很快便只剩下了大山与七子二人,大山心情尚佳,又道,

    “不说这了,七子,这昨日在桂州城玩得可好?!”

    七子点头道,

    “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百姓安居乐业,军民亲如一家,商业繁荣,人丁兴旺,还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宜居之所!我算理解了大山哥口中的范大画家,为何一来到此处,便再也不愿离开!”

    大山点头道,

    “喜欢便好,不如咱们就多待上一阵子!”

    七子问道,

    “那又要待到什么时候才好?!”

    大山眯起眼来,笑道,

    “待到哼哼不再跟着我们再走!”

    七子哈哈大笑起来,回问大山,

    “大山哥,难不成你还是怕了她不成?!”

    大山道,

    “咱们两个大男人,老是被个女的跟着,真是浑身不自在!咱们还是要把这事儿解决了才好!”

    七子道,

    “那又该如何解决?!”

    大山嘿嘿笑起,回道,

    “这不是有高大强么,这事啊就交给他来处理,咱们什么都不用做,只管四处游玩便好!”

    七子也笑了起来,

    “哼哼若是被高大强缠着,想也烦也烦死了,又哪里会有时间来管我们,嘿嘿,此计甚妙甚妙!”

    大山端起酒来,半眯着眼,又道,

    “只是,玩归玩,咱们可别要忘了,这暗地里,还有不少人想要来拿我们的脑袋!”

    七子立时收住笑意,严肃问他,

    “大山哥,你是察觉到什么异常了么?!”

    大山摇摇头道,

    “这桂州城,如同当年一样,表面平静,暗里却是浪潮汹涌!”

    七子哎了一声,回道,

    “大山哥,我知晓得了!哎,对了,那位黄大人可还在这里为官?!”

    大山反问他道,

    “你认为呢?!”

    七子呵呵笑着,回道,

    “若是真有本事,只怕早就高升,去京城当大官儿去了!”

    大山哈哈笑起,与七子碰杯,二人说笑一阵,窗外已然天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