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放浪地球 > 第一百六十章:惊变,菊花教的刺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卡座区。

    马平安正在跟舒婷等人调笑着,余光却突然发现远处有乌压压一大群人正在朝自己走来。

    “谁这么不识相?”

    马平安脸色一沉。

    他所在的位置,已经是卡座区的边缘地界了,看这群人过来的方向,显然是来找他的。

    “怎么了?”思思问道。

    说话的工夫,这群人又离马平安等人近了不少。

    一旁,司马如看到这样的场景,脸色微冷。

    “我去把纸醉金迷的老板给叫过来。”

    “不用。”

    马平安摇了摇头。

    “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无论在什么地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总是最多的。

    特别纸醉金迷这里几乎到处都是每天闲的没事干,精力无处发泄的年轻男女,看到这里有乐子,很快就聚集了一大堆的吃瓜群众。

    不过这些人看起来就来者不善,绝大多数的人根本没有凑上去的想法,只是远远地看着,时不时还交头接耳小声议论几句。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了一整队纸醉金迷的安保人员。

    纸醉金迷的安保人员虽然没有持有枪械的资格。

    但他们手里的改良麻醉枪,警用军用电击器这样的玩意儿可不少,甚至队长的身上,还挂着好几枚震荡弹。

    赵铸身边的人要么是纨绔子弟,要么是溜须拍马之辈,又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

    绝大多数人都心中发怵,下意识的将目光望向了人群最中间的赵铸。

    “怎么回事?”

    安保队长望向这群人,冷声说道。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赵铸缓缓从人群当中走出,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陈队长,不用紧张,我又不是来闹事的。”

    “赵公子?”

    似乎也认得赵铸的身份,那位陈队长的表情有些犹豫。

    “不要让我难做。”

    “你看我像这么不懂规矩的人吗?”赵铸反问道。

    安保队长深深地望了赵铸几眼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

    “好吧,但如果真的有人在这里闹事的话,我是不会留情面的。”

    安保人员缓缓退去,这样的场景,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惊叹。

    “不愧是赵公子啊,连纸醉金迷都要卖给他面子。”

    “那是当然,赵家的牌子搁在这呢...”

    虽然这个安保队长并不能代表纸醉金迷,但是这样的面子,也不是谁都能有的。

    听着周围几乎片刻不停的夸赞声,赵铸也不由得有些得意。

    “赵公子?”

    马平安一开始还有些好奇,是谁想找自己的麻烦。

    当他看到,带着这么多人气势汹汹朝自己走过来的人,居然是先前那位指定配角的时候,他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这不是在送脸给我打吗?

    “有事情吗?”

    马平安还没有开口,思思就先说话了,她的语气冰冷无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意。

    她知道这个赵公子的目标是她,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赵公子居然这么恶心。

    自己都很明确的表明,自己的老公是马平安了,他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凑上来。

    至于一旁的舒婷,司马如,还有见到其他人过来,故意戴上纱巾隐藏了部分面容的云莺,望向赵公子的眼神同样是厌恶无比,像是见到了极为恶心的苍蝇一样。

    这样的画面,让那些围观的人,甚至是赵铸身边的狗腿小弟们,都愣住了。

    平日里,他们见到一个这种级别的顶尖美女,都极为费劲。但现在,在这一个小小的卡座里,居然一下子就出来了四个?

    这也太浪费资源了吧!

    赵铸也有些发愣。

    他原本以为这个男人能拥有薇薇和另外的一个美女,就已经是难得的艳福了。

    可谁曾想,居然还有两个?四个美人,他吃得消吗?

    甚至就连隐藏在角落里的情圣和董骁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前者自然不必说,他所撩过的妹子虽多,但哪里能跟眼前的这四位相比?

    至于董骁,他从小就贪花好色,追求过的贵族小姐不在少数。

    可别人要么嫌弃他肾虚体弱,要么嫌弃他太二了,他的追求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只能开启撒币模式,去用钱来买女人的真心。

    现在,他看到马平安身旁围绕的这些顶尖美女之后,顿时就震惊无比的瞪大了眼睛,惊为天人。

    “乖乖,这个宾得马,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他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合作!”

    “必须要跟他合作!”

    “滴滴。”

    一声轻响。

    马平安也顾不得眼前莫名其妙的这群人,低头朝个人芯片望去。

    当他看到个人芯片上,记载的一行信息时,脸上就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公司出事了?”

    马平安的话语,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惊醒。

    当赵铸看到马平安的身边,居然有这么多位顶尖美人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已经萌生了退意。

    毕竟,能吸引到这么多顶尖美人的男人,又哪里会是什么泛泛之辈?

    就算是找麻烦,也要等他再调查清楚了动手。

    现在马平安的话语,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是这样的。”

    赵铸清了清嗓子,正准备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这件事情给解释清楚的时候。他的屁股,却不知道被谁给狠狠地踹了一脚。

    猝不及防之下,赵铸的身子一个趔趄,在一股难以抵御的沛然巨力的挟裹之下,朝马平安的方向猛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赵铸的脑袋狠狠地磕在了卡座上,他的手无意识的胡乱挣扎着,将桌上的食物托盘滑的七零八落,各种酒水小食位置偏移,噼里啪啦砸落一地,破碎的玻璃和酒水食物飞溅,整个卡座变得凌乱无比。

    马平安深深的望了一眼已经被砸出来一个凹陷的卡座,嘴角微微抽搐。

    这小子,头还真硬啊...

    赵铸被撞得七荤八素,口中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哀嚎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从口中发出低沉的怒吼声,整个人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狮子。

    “这是谁特么干的!”

    “赵公子。”

    周围的人纷纷凑了过来,想要先把赵铸给扶起来。

    马平安也拉住了赵铸的一只手,似乎是想要搀扶一下他。

    而就在这一刻,变故发生。

    先前那位相貌普通,一直跟在赵铸不远处的男子,潜伏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机会。

    他的身形微弓,整个人如同一只猎豹一般,猛地窜起,从赵铸腿上踩过,在短短一瞬间就欺身而上,到了马平安的面前。

    寒光闪烁,他的袖子一抖,就无声无息的浮现出了一柄雪亮的匕首,朝马平安的胸口处刺了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这名杀手又是蓄势待发,马平安本不该有反抗的机会。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如同早就准备好了一般,不紧不慢的把赵铸的胳膊一抬。

    “噗嗤”一声,匕首没入肉体的声音响起,赵铸惨嚎起来。

    鲜血飞溅,在短短的一瞬间,这柄匕首就几乎贯穿了赵铸小半个手臂,不可谓不锋利。

    但哪怕这柄匕首再锋利,也被赵铸手臂的骨骼卡住了片刻。

    而这样的机会,从小经历地狱训练,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马平安自然不会错过。

    在那位杀手试图把匕首抽离的那一刻,马平安的另一只手就抓住了一瓶破碎了一半的红酒,酒液连着散碎的玻璃碎片,全部泼在了杀手的眼睛里,而后猛的一刺,一扭...

    再下一刻,马平安猛地起身,身形一个闪动,腾空而起,绕过了地上的赵铸,手掌并刀,“啪”的一声,干脆利落的击在了杀手的后颈处,将他彻底打晕。

    变故发生的实在太快,在场的人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回过神后,马平安已经干脆利落的解决了战斗。

    那些纨绔子弟们又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

    一个个嘴巴张得大大的,瞪大眼睛,想到自己刚刚还要与这样的人物为敌,他们一个个都感觉心里发怵,双腿也忍不住发抖。

    至于那些名媛贵妇,怀春少女们,看到这样血腥的一幕,有的人捂住嘴巴,发出干呕或者尖叫声。

    还有的,则像是一点都不害怕一般,眼睛都不眨的望着马平安的身影,表情花痴无比,显然是把他当成什么隐士高人,或者联盟特工了。

    赵铸自幼娇生惯养,先前被撞了那么一下,就已经疼得叫出声了。

    现在他的整根手臂几乎被匕首给贯穿,更是根本顾不得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趴在地上开始惨嚎了起来。

    马平安的脸色更古怪了。

    他突然联想起前世村子里,那些屠户们杀猪时的场景。那些被捆住要被宰了的猪,可不就是像赵铸这么叫的吗?

    “喂。”

    马平安先是用个人芯片联系了一下联盟医疗队,随后,他蹲下身子,饶有兴致的拍了拍赵铸的脸庞。

    “你怎么这么怂啊,就你这,还想跟我抢女人呢?”

    “不就是一点小伤嘛,大不了,我赔你一张创可贴呗!”

    “你......”

    赵铸手指颤抖的指着眼前的马平安。

    他浑身剧烈的哆嗦着,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你...是...是个...魔鬼...吗?”

    到了这个时候,赵铸对马平安几乎是已经恨之入骨了。

    他怨恨无比的瞪着马平安,瞪着,瞪着...

    可瞪着瞪着,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经过了刚才短暂的战斗过后,眼前这个男人的墨镜已经下滑了不少,自己可以看清楚他的部分面容了。

    “趁此机会,记清楚这个人的相貌,到时候秋后算账,岂不是美滋滋?”

    这样想着,赵铸一边强忍着手臂处的疼痛,一边仔细的观察起马平安的相貌。

    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怎么越看越熟悉...

    突然,赵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僵,心中“咯噔”一声,有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该不会,真的是那位吧...

    可是,自己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正当赵铸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思思,舒婷,司马如,还有戴上了纱巾的云莺就都凑到了马平安的面前。

    开始担忧的检查马平安浑身上下,有没有受到什么样伤害。

    反观赵铸这边,他的手臂都被捅穿了,血都要留一地了,还没有人敢过来安慰。

    这般对比,当真是让赵铸万念俱灰。

    羡慕归羡慕,赵铸的余光还不忘观察马平安那里的场景,当他看到戴着面纱的云莺时,先是一愣。

    随即,他的浑身上下就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先前,他只是感觉角落里那个戴着面纱的人很漂亮而已,根本不敢朝联盟女神的方向去想。

    但现在,感觉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人看起来有点像联盟英雄宾得马的时候,再往这一方面去联想,他就一下子认出来云莺的身份。

    连带着,也猜出来了,自己今天得罪的人到底是谁?

    “咕咚”一声,赵铸喉结滚动,咽下一口吐沫。

    如果是平时的话,一个没有实权的联盟英雄,他得罪了就得罪了,但现在是什么时候?联盟英雄被刺杀的时候!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刺杀联盟英雄的人,居然是跟着自己来的!

    赵铸的面色惨白一片,浑身上下冰冷无比,如坠冰窟。

    他只是纨绔,只是喜欢意气用事,但却不是傻子。

    在联盟即将分崩离析的这个节骨眼上,联盟英雄遭到刺杀,而且刺杀他的人,还是跟着自己过来的。

    他几乎不用思考,就能猜得出来,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别说他保不保得住,就算是整个赵氏家族,想要从这场风波里脱身,也是极为艰难的事情。

    “完了,全完了。”

    赵铸的瞳孔涣散,眼睛几乎没有焦距,哪怕整个纸醉金迷充满了让人兴奋和温暖的气体,他也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暖意。

    他扭过头,望着已经晕倒在地的刺客,眼睛中,浮现出了刻骨的恨意。

    都是因为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因为他,我...

    就在赵铸用污言秽语,疯狂的问候着刺客的祖宗十八辈的时候,

    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眼睛陡然亮起。

    或许,自己还有希望?

    他发现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这个刺客,穿的是布鞋。

    可从刚刚他屁股上挨的一脚,那触感坚硬无比,应该是皮鞋,而且是特制的那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