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吞海 > 第七十九章 孽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就是大孽界吗?”那位来自紫云宫的卫老盯着那十八尊围杀着魏来的绿色身影,瞳孔睁大,眸中的光芒炙热,嘴里喃喃言道。

    “宋世子的大孽界初成不久,火候尚且差上些许,让卫老见笑了。“身着黑衣的左先生躬身言道,语调客气,却同样高高在上。

    “只是不知这小子是如何开罪到诸位的?左先生早与我言说,?我寻人便料理了此子,何须宋世子亲自出手。”卫老嘴里这般说着,目光却依然落在那所谓的大孽界唤出的绿色身影上,死死看了好一会,方才艰难的抽回目光:“我听闻大孽界是天阙界最顶尖的法门之一,想要修成此法,得有一道完整的神纹以为载体,宋世子这才推开三道神门,难道说……“

    这样的猜测不可谓不大胆,仅凭三道神门便可铭刻出一道完整神纹之人并非没有,只是太过少见,而能够做到这一点,便说明此人的神门极为强大,方才能凭借三道神门容纳下寻常人需要四道神门才能容纳下的完整神纹。这样的家伙只要能够安然成长下去,登临圣境推开圣门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对于天阙界这样的北境第一神宗来说,拥有一位这样的天才人物当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让卫姓老人真正感到诧异的是——据他所知,此子在天阙界新晋的一百零八将星之中排名不过垫底,如此说来天阙界中,这般天才妖孽,少说也有百位之数……

    咕噜。

    念及此处,卫姓老人咽下一口唾沫,对于所谓的天阙界这北境第一神宗的底蕴又有了新的认识。

    身着黑衣的左先生,用眼角的余光将卫姓老人这短短数息间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他眯起了眼睛,也不去理会卫老方才所言之物,只是淡淡应了句:“此行之后,卫老将门中圣子送来,若有机缘,也未尝不无得到此法传承的可能。”

    大孽界的可远非此刻那少年所展现出来的那般简单。

    传闻大孽界最为精妙玄奇的地方在于,不仅是这些孽灵可以完全模拟出施法者的修为,与之对战,实际上便是以一敌众,而最为神奇的是,修行到了高处,这些孽灵可以化为大孽灵,每一个都相当于独立的存在,修行者甚至可以在这些孽灵的神门上铭刻各种不同的神纹,而神纹作为高阶修士最主要的手段。那时这大孽界所带来可就不只是量变,而是对修士近乎质变的可怕提升。

    一想到自己紫云宫的门人也有机会得到这样的传承,卫姓老人看向左先生的目光便顿时满满的都是感激之色。

    左先生却并不给他表达自己感激之意的机会在说完这话后,便转头看向那被大孽界笼罩中的魏来,低语道:“不过这小子却也给我些许意外。区区二境修为,竟然能在大孽界中坚持这么久,而不落败,呵呵,古怪,古怪。“

    ……

    十八位三境修士的围攻可谓攻势骇人,这些那所谓的大孽界凝聚出来的人影,不知疲倦也无惧死亡,攻势绵绵不绝,魏来虽然凭借着自己强劲的修为能勉强与之抗衡。但这绝非长久之计,十八位修士的攻击让他没有接近那少年的机会,他被拖住步伐,疲于应付其绵绵不绝的攻势。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时日,魏来便会被耗尽气力,被这诡诞的法门生生耗死。

    魏来一刀逼退涌上来的数位绿色身影,他的嘴里喘着粗气,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些绿色身影后的少年,而对方也正眯着眼睛,一脸戏谑的盯着他。

    魏来很清楚,想要破开眼前的局面,只有斩杀掉那个施法的少年才是最要紧的事情,而那少年也很清楚,以魏来所表现出来的战力,虽然不俗,但却远远无法做到冲出这十八位孽灵的围攻。

    魏来的心头暗暗叫苦——他的修为并不弱,以他推开两道神门的修为,在无法动用神门之力的前提下,他甚至能与十八位与三境修士相当的孽灵抗衡如此久的时间,这样的战力足以让大多数人惊掉大牙。

    但摆在魏来眼前的困境却是,他空有一身高深的修为,却并无半点对敌的法门,甚至除了那鸠蛇吞龙之法外,魏来连一招半式的刀法都未有学到。以往他所经历的每次大战要么借住外物——诸如阴神、蛟蛇之力,要么就是简单力与力的搏杀,当真正接触到修士之间神通法门的较量时,魏来才意识自己比起真正的修行者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

    如此看来此刻的邀战不免有些托大,但魏来并没有时间去后悔。他又是一刀挥出,击退了杀上前来的数道身影,心中却暗暗思虑着破敌之法。

    “小子,现在跪下来求饶,我或许可以考虑只剜掉你一颗眼珠,如何?”那少年看出了魏来的疲态,他狞笑着言道,语气之中充斥挖苦与嘲弄。

    魏来岂有心思去理会那家伙的嘲弄,他皱着眉头一边抵御这绿影的进攻,一边思虑着破敌之法。

    平心而论,魏来此举确实有托大与冲动的嫌疑。但这群家伙着实太过嚣张了一些,动则便要断人手脚,龙绣不过怒骂了两句,他们便要取龙绣性命,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若是这事魏来也能咬牙吞下,那魏来就不是魏来了。

    那天阙界的少年见魏来依然还在坚持,心头冷笑,三道神门光芒大作,那十八道孽灵攻势愈发凌冽。魏来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他的心底不免泛起些许绝望,他也尝试过击杀这些孽灵,但哪怕他将之斩成数端,可数息之后,这些家伙变又会在那大孽界的绿色幽光下重生,完好如初的加入战场。

    这似乎已经成了一道破无可破的死局……

    魏来想着这些,面对再次杀来的绿影,心头堆积着郁气的魏来,招式也开始大开大合,将那袭来的绿影,一刀砍成两段。

    但那绿影在那幽光的滋养下,却很快便又恢复如初,已经不是第一次瞥见这番情形的魏来眉头紧皱,他嘴里微微气喘,在寻不到破局之法以及体内力量不断被消耗的双重困扰下,神情已然有了些许狼狈。

    “我天阙界的大孽界,攻势无穷无尽,岂是你能破解的?”少年瞥见此境,眉宇间终于涌出些许笑意,显然很满意此刻魏来的惨状。

    魏来依然不语,身形却在那些绿影的攻势下渐渐露出疲态。

    难道这所谓的孽灵真的杀之不尽?这岂不是和那些古桐城中的阴魂一般?

    魏来暗暗想到,可这时他忽的心头一颤——阴魂?

    他抓住了心中某些一闪而逝的念头,然后他猛地抬起头看向那些再次杀来的孽灵们,介于虚实之间的身形,悍不畏死的战斗风格,以及可以不断短时间复活的能力。这些与当初他所遭遇的阴魂何其相似?

    如果这些孽灵真的是某种类似阴魂的事物所化的话,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对阴魂有效的法门,在他们身上也同样适用呢?

    这样的念头一起,魏来便没了迟疑。

    他得抓住这唯一的破局之法。

    ……

    宋斗渊的眸中忽的涌出些许异色,他见那之前一直负隅顽抗的魏来忽然竟将长刀收入背后,然后直挺挺的站立在那处,不仅如此,那家伙甚至连周身的气势也一并收敛,竟是没了半点抵御这些孽灵的架势。

    “放弃了?还是另有杀招?”宋斗渊在心底暗暗想着,不过这样的疑虑很快又被他所打消——无论眼前这个乡下小子在想什么,对于他来说都并不重要。

    他的师尊曾经说过,这世上确实有那么些人,喜欢暗藏手段,喜欢算计也喜欢出其不意,觉得暗中藏拙,方才能在紧要关头一击制敌。这些固然没错,但对于天阙界的弟子来说,这些却并不重要。他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修行!不断的修行!然后在临阵对敌之时,以强出别人十倍、百倍的修为,将所有的算计与杀招一一碾碎。

    宋斗渊深谙这样的信条,他面色一凝。没有半点迟疑,那十八位孽灵再次被他催动,手握着幽绿色的长刀直直的杀向魏来。

    他的目光亦死死的盯着对方,他想要看清对方被孽灵们撕开血肉前,眸中的绝望之色。

    魏来似乎真的放弃了抵抗,那些孽灵们已经杀到了他的身前,幽寒的刀锋从四面八方袭来,杀机凌冽,也封死了他所有的进退之路。

    “阿来!”

    “魏来哥哥!”孙大仁等人瞥见这番情况,心底也是又惊又急,可奈何以他们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杀入那大孽界中,除了惊呼他们就再也无法做到任何事情。

    宋斗渊嘴角微微上扬,狞笑浮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魏来会被那些刀锋撕烂、碾碎、斩成肉泥之时,魏来紧闭的双眼却忽的睁开,他胸前那道神门之中金光与血光大盛,一枚漆黑色水滴缓缓从他的神门中溢出,悬浮在了魏来身前,也悬浮在了那首当其冲的幽绿色刀锋之前。

    幽寒的锋刃与黑色的水滴相遇。

    叮!

    一声脆响荡开,漆黑色的光芒猛地亮起,将魏来与那十八道孽灵笼罩其中。

    整个狼藉一片的饭庄都在那时无边的黑暗所笼罩,食客们隐约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响彻又戛然而止。

    宋斗渊的脸色一变,他当然不会去畏惧这忽然涌出的黑暗,他只是在这黑暗涌出的刹那,忽的失去了对那十八道孽灵的控制。

    难道这家伙真的有克制天阙界功法大孽界的法门吗?

    宋斗渊对于自己的宗门有着绝对自信,因此在这样念头升起的刹那,他的心底也有同样巨大的惶恐涌现。就好比当初在乌盘城时,那些香客们对于乌盘龙王的信仰有多坚定,信仰崩塌时,他们的内心就有多绝望。

    但幸运的是,宋斗渊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感受自己内心在那一瞬间升腾起的惶恐。

    那涌动的黑暗只持续了数息不到的光景便豁然如潮水般退去,然后宋斗渊便瞥见了魏来的身子暴退而去,在撞飞了数张他身后的木桌后,狠狠的砸在他饭店的木门上,将木门撞的支离破碎后,方才停住暴退的身形。而之前断开的与孽灵们的联系,也随着那黑暗的退散再次恢复。

    宋斗渊的心情大好,他朝前迈出一步,双眸盯着那勉强从满地狼藉中站起身子,嘴角溢血,衣衫褴褛的魏来。

    他将方才的异状归咎于魏来某些下三滥的手段,而现在的情况也很明显的说明,魏来的手段并未奏效,那么胜负也理应有了分晓。

    “你比我想象中要强那么一点点,以你这乡间野民的身份,能做到这般地步倒是相当不错了。不过也仅此而已,天阙界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存在,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拿来玩笑的地方!”宋斗渊享受着身为胜利者应有的欢愉,他居高临下的言道,目光在在场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神情倨傲,宛若审视子民的君王。

    而最后他还是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魏来的身上,他的嘴角勾勒出的笑意更甚:“现在,你可以跪下来亲吻我的鞋尖,并宣誓作为我的奴仆,或许这样,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条性命。”

    但那堪堪站起身子的少年却低着头,立在那处,对于宋斗渊的话,置若罔闻。

    宋斗渊皱起了眉头,但转瞬便笑道:“看样子你做了个稍稍有骨气的选择。”

    “但有骨气的人,通常会死的比较快。”

    宋斗渊这般说罢,手指微微一台,那些笼罩在幽光下的孽灵们便纷纷高举起了手中的利刃,双目泛起了阵阵血光,死死的盯着魏来,只要宋斗渊一声令下,这些家伙便会毫不迟疑的取下魏来的性命。

    “天阙界?”

    “北境第一神宗?”

    “呵呵!”

    可就在这时,低头的魏来却忽的轻声言道,他的脑袋随着他所言之物而缓缓抬起,他看向宋斗渊,那沾满血污的脸上却充斥着笑意——是那种,在乌盘城时,城中百姓看他时所露出的笑意——那是,正常人看傻子时才会露出的笑容。

    “怎么连一个不识数的傻子也能入门?那这么说来,我去了是不是可以混个掌门当当?”

    “你!!“魏来的话对于将身为天阙界门徒一直当做最为自傲的资本的宋斗渊来说,无异于是最大的侮辱。

    他脸上的笑意散去,眸中怒火升腾,他收起了方才那点戏弄魏来的兴致,他要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眼前这个狂徒,让这家伙为自己的言行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让世人明白,天阙界是不容置疑与诋毁的存在。

    这样的念头一起,他便于那时催动起了那些孽灵。

    而也就是在这时,宋斗渊的心头一颤,脸色煞白。

    他睁大了双眼看向魏来,却见对方也正眯着眼睛盯着他——就在刚刚催动大孽界的刹那,他忽的发现,他费劲千辛万苦凝聚出来的十八位孽灵,此刻只余下了十六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