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囚凰:稗官千岁录 > 第66章 我等不了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水滴样的砸落在地。

    楼仪连忙手忙脚乱地扣上了百宝箱,躬身用身体挡住雨水。还是她身后的侍女反应快,连忙用原本遮阳的伞拿来救急,勉强保护好了箱匣。

    楼仪咬唇,看向太叔妤,有些狼狈:“我……”

    太叔妤点头:“你先走,后面我会去找你。”才说完,头顶上砸落的凉丝丝的触觉突然消失。

    楼仪愣一下,矮身行礼:“君上。”

    太叔妤转回身,也矮身要行君臣礼仪,被暮朝歌一把抓住手腕。她没去挣扎,冷淡道:“还请君上放手,授受不亲。”

    薛雪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暮朝歌把手里擎着的伞柄丢到太叔妤手里,不发一言,径直离开。

    雨下得急,其他锦衣卫暗卫内监远远的没上前,他清隽的脸上覆眼的雪缎霎时便湿了。

    太叔妤顿一下,持着伞落后一步,将伞面大部分遮挡在了他头上。

    两人一路走回大殿,相顾无言。

    宫娥带太叔妤下去换好衣物后回到殿上,暮朝歌也已经换下了沾湿的帝王便服,穿着了一身朱艳的红衣,负手,看着窗外。

    这样一身熟悉的行头……太叔妤垂眼,无声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原本殿里侍笔的内监也没看着人影,更别提借伞了,太叔妤没太多事,跪坐到了一旁的书案边上,随意抽出了本游志打发时间等雨停。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色黯淡了下来,有宫娥端了饮食上来摆放整齐又退去,全程余光都没动一下。

    太叔妤默了一下,收好书。

    正值此时,忽闻窗边负手而立的暮朝歌轻笑一声,开口了。

    他嗓音温凉,微微低哑道:“太叔妤,最后再帮孤一次,拿你的心给她做药引,救她一命,孤会和你成婚,从此以后做你的眼睛。”

    太叔妤挑眉,想了想当年的情景,指尖敲了敲桌面,嗓音干脆:“我不愿意。”

    接着又平静无波地复述道:“不过你也没打算给我做选择的权力不是,何必假惺惺……都做帝王的人了,暮朝歌,能别又当又立牌坊了行不?”

    何其相似。

    暮朝歌没转头,眼前是一片死寂的黑暗,他轻轻道:“殿外孔吉备了伞,你走吧。”

    身后静了片刻,随即一点窸窣的响动,最后重归死寂。

    有飘摇的雨丝透过屋檐,打落在抠紧窗柩隐隐发白的指骨之上。

    暮朝歌扯落雪缎。

    柔翎之下,眸光寂寥又悠远,映落其中的,黑夜里,一顶墨底泼梅的油纸伞在雨幕中逐渐模糊,离去,终至消失不见。

    他缓慢走回桌案,端起瓷碗中已经凉透了的汤水,一饮而尽。

    良久,殿门开了一条缝,蓝色圆领袍的内监佝偻着腰无声进入,面孔细白文秀。

    孔吉跪伏在地:“君上,夫人已经平安归了侯府。”

    “嗯。”暮朝歌慢条斯理地咽下吃食,放下筷子道,“明日开始,你去她身边照顾她。”

    闻言,孔吉烟灰色的瞳孔剧烈收缩,颤声阻止:“君上!”

    今时不同往日,以往君上要陪夫人,就算和他互换了身份,在这帝宫之中暗卫密集,也可以随时掌控情况。但现在太叔妤体内的情毒已深,早已经忘记了和君上曾经相爱的点滴,还有一个对他满怀恨意的薛雪在旁边虎视眈眈……

    孔吉叩首:“不可!君上三思啊!”

    暮朝歌轻笑,像是自言自语:“阿妤曾说,万事可谋,人心亦是,我也以为我可以等……但现在,我等不了了。”

    他要怎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与薛雪谋白首?

    ------题外话------

    被责编大大从隔壁养的人鱼那儿拎了回来,继续慢悠悠养美人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