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苏厨 > 第五章 血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章血旺

    “当年苏家祖上端正道人,乐善好施,有异人频受施舍,无以为报,便对端正公说道:‘吾有二穴,一富一贵,惟君所择。’端正公说:‘吾欲子孙读书,不愿富。’”

    “于是异人指示其处,取灯燃之于地,有风不灭,那就是我苏家可龙里祖茔所在。”

    “去年子瞻在栖云寺石崖上作‘连鳌山’三字,大如屋宇,雄劲飞动,端非凡品。头角已露,飞腾可望。”

    “嘉州太守雷简夫雷太简公,迁九江前曾向朝廷举荐你父弟三人。他们三位都是大才,转眼便会声震西南,这个无需多虑。”

    八娘讶然道:“你小小年纪,知道得还挺多。”

    苏油挺挺胸道:“我年纪虽小,耳朵却灵,加上老伯爷爱念叨,早都听出茧子来了。”

    八娘又笑了:“八娘失礼了,老伯公身子还好?”

    苏油说道:“康健着呢,撵得我满山跑,黄荆棍儿都换了好几根了。”

    八娘笑道:“可见小幺叔也是个捣蛋鬼。”

    苏油一本正经说道:“知我者谓我心忧,算了不提了。”

    说完又捡乡里的趣事和八娘说了说。

    八娘被苏油逗得笑颜频开,说道:“听小幺叔说说这些,八娘心情好多了。”

    苏油这才得机会问道:“八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八娘又皱眉道:“之前是伤风,拖延日久,心情郁闷,食少厌药。”

    苏油想了想道:“大病初愈,饮食调理还是要的,要不我给八娘治几道乡间风味,或许八娘就食欲大振。再发发汗,或者便大好了。”

    八娘有些惊讶,摆手连声说道:“不行不行,君子远庖厨,怎还好劳动小幺叔。”

    苏油眨眨眼,倒是很大方的回道:“君子远庖厨,那是藏拙,我可没有这问题。苏油打生下来就是孤儿,知道孤儿的苦楚,八娘,就算为了孩子,也要勉力加餐啊。”

    八娘肃然起敬:“小幺叔教训得对,八娘领教了。”

    苏油说道:“没事,这个真不是我瞎揽活,总会让你大吃一惊。”

    ……

    让伺月带自己进入后厨,可是走了老远的道。

    想想也是,书局最怕的就是火灾,程家书局的厨房,离刚刚那院子可是有段距离,中间还用一条便道隔离了开来。

    进入厨房,苏油检视了一番,看了看盐罐,喃喃道:“果不其然。”

    伺月对这苏家小孩越发充满了好奇,这小孩和一般熊孩子完全不一样,对太老爷都能侃侃而谈,还能把小娘子逗笑,劝她进食,在伺月心里,这就非常了不起了。

    见苏油对着盐罐摇头,不由得问道:“小公子,可是哪里不对么?”

    苏油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竹筒,取过一个碗来,轻轻抖出一些白色的晶体:“我嘴刁,吃不惯那种盐,幸好自己带了些平时吃的来。”

    伺月不识货,一边厨子悄悄看去,却大惊失色:“小公子,这……这是盐?”

    苏油找了一个碟子,又抖了一些出来,抓着厨子的手指在碟子里抹了一下,说道:“自己尝。”

    厨子将手指放进嘴里,片刻满脸惊喜的看着苏油:“一点杂味没有!了不得啊!这……这比老爷送来的宁夏青盐还要纯净!这盐是何方道地?”

    苏油调了小碗盐水,笑道:“这个简单,就是从灰盐里提出来的,有个工艺叫提纯。不过这个过后再说,现在你先找只鸡来杀了,将鸡血滴进这个碗里。”

    厨子早对这位小公子刮目相看,只吃如此精盐的孩子,那必须非富即贵啊,哎哎连声地去了。

    苏油还在后边喊道:“鸡血入碗,要搅拌一下,匀净后静置起来,不准用手!用小勺!”

    说完翻捡了一下厨房,对伺月招了招手:“随我去外厢书房。”

    伺月满脸崇拜:“小公子你还会写字!”

    苏油一脸黑线:“堂堂苏子瞻的小幺叔,不会写字,那不是笑话了!”

    伺月带着苏油来到外厢,一位夫子正在忙里偷闲地抄书,见两人过来,赶紧起身:“伺月姑娘,可是长公有甚交代?”

    伺月说道:“不是,是小公子有吩咐。”

    苏油笑道:“夫子无需客气,您继续看书,我就是借笔墨写个方子而已。”

    夫子也吃了一惊:“小公子你年岁不高,都会写字了?”

    苏油倒是挺谦虚:“年纪小,笔力不到,狼毫方才堪用。羊毫虽然表现好,但是我这年纪写的还不能看。”

    夫子点点头说道:“小公子过谦了,能说出这番道理来,可见就是行家。不过狼毫笔贵,老爷才用得上,兼毫可以不?”

    苏油说道:“就写个方子,能认出来就行,不用太讲究。”

    砚台粗糙,墨也一般,不过笔还过得去,纸也是雅州上品。

    想想也是,书局嘛,纸怎么也不会太差。

    苏油也是穿越过来第一回捉笔,先抽出一张笺子来试写了几个字,等感觉回来了,这才重新抽出一张纸来,写道:“八角,一两七钱;丁香,三钱;花椒,一两七钱;砂仁,三钱;小茴香,一两五钱……”

    夫子看来是个书痴,一边摇头晃脑地看苏油写字,一边喃喃地说道:“可惜,可惜……”

    伺月有些纳闷,问道:“怎么可惜?”

    夫子说道:“小公子这手字,虽然力道尚有些欠缺,不过文秀隽逸,已经自成一体,最难得这份清雅贵气。应该拿去试应制策才是,现在用来开方子,实在是可惜了哇……”

    伺月抿嘴笑道:“小公子才五岁,要去金殿见官家,还早着呢。”

    苏油的字是上一世带来的,扶贫工作晚上枯燥,苏油便想着靠写字打发时间。

    本来便会几笔小楷,后来又和几位非遗传承人学会了传统笔法,苦于无聊便从电脑上选了一款书法字体,将《千字文》打印出来,每天照着练。

    他选择的便是著名的启功体,平正秀媚,雍容华贵,趣味雅洁,充满了贵族气和书卷气。

    其书法观念,深受赵、董书风的影响,用笔干净,但不尚变化。

    当然这有好也有坏,不喜者认为甜俗、少骨、单调。

    但是好处就是这路字体用于馆阁,那就能满足最挑剔的判卷者的口味。

    关键这是宋代,文恬武嬉,最服这一口。而且这字出现在赵,董之前,甚至在成熟的瘦金体之前,这份贵气就可以说相当罕见了,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

    这夫子明显也深受感染,这才反应过来,捋着胡子笑道:“孟浪了,不知小公子是哪家高门子弟?”

    伺月骄傲地说道:“这是八娘的小幺叔,可龙里苏家老宅过来的。”

    说得就跟苏油是她什么人一样。

    说话间苏油已经将方子写完,拿起来用嘴吹干,伸纸一弹:“千金不易十三香,伺月,方子拿去,记得药铺掌柜问起,通通不应,照方子抓药便是,完事后还要将方子要回来。”

    伺月双手接过方子,轻轻揣好了:“没那么麻烦,程家就有药铺,我去抓药,掌柜不会多问的。”

    苏油取了一张桑皮纸,闻言便接着道:“那就更好了,顺便将药磨成粉吧。我接着去内厨忙活去了。”

    夫子毕恭毕敬地将苏油送到内宅门口,程家又多了一个不将他看作小孩的人。

    回到内院后厨,鸡已经杀好了,厨子见到苏油过来,赶紧上前紧张地说道:“小郎,鸡血,那鸡血……”

    苏油笑道:“鸡血变成了鸡血羹是吧?这东西有个彩头,叫血旺,或者旺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