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全能首富 > 第3章 采茶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来到茶场,找到一片没被人占领、茶芯长势不错的茶园,魏明让一家拴好自带的塑料膜围腰,防止被露水打湿衣服,然后就准备开始采茶了。

    开始采茶后,魏明让发现,过目不忘居然对采茶都有用。

    初学者采茶,需要看准一颗茶芯位置了,再单手去捻、采摘。就跟电脑初学者打字似的,看着键盘练一指禅,很慢。

    中级采茶者,则开始学会双手采茶,哪只手距离茶芯近,就用哪只手,速度稍微快一点。

    就跟电脑练打字的,开始有意识的用不同的手指去按不同的键了。

    但因为对键的位置记得不熟,还要时不时的用眼睛去找对应的键帽在哪儿。

    而高级采茶者,则已经可以达到手眼合一,双手不停采摘的地步,就跟电脑盲打一样了。

    不过,电脑盲打要方便一点的是记熟了键盘布局,键帽位置是不会变的。

    而茶叶,每颗茶芯的位置是不同的,也没有任何规律,只能靠眼睛去看,然后传给大脑,大脑再指挥手指去采摘。

    还有更快的,像魏明让这样级别的采茶工,眼睛不是盯着茶芯去采的,而是看好了位置,在手指去采摘茶芯的过程中,眼睛已经看下一颗茶芯的位置去了。

    手指是按眼睛之前看到、记住的位置盲摘的。

    于是,这个过程中有时候就会出现偏移,导致手指捏过去,却没有捏到茶芯,或者捏到其他叶子上去,做了无用功的情形。

    重生之前,魏明让就已经差不多十年没采过茶了,即使记得怎么采,手法也是不熟练的。

    但这次重新开始采茶,魏明让却发现自己仅仅经过了一小会儿的适应,就完全适应了过来。

    而且,作为心理年龄30多岁的人,魏明让注意力也很集中,比前世采茶速度更快。

    眼睛一扫,茶树上每颗茶芯在哪个位置都一目了然。

    两只手不断的伸出去,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茶芯,轻轻一掐,就将茶芯掐了下来,然后放入手心,手指又去采摘下一颗茶芯,直到手心放不下了再放回斜挎的茶兜里,又准又快,几乎零失误。

    站在旁边一行茶沟里采茶的三妹魏明菲偶然抬头看到大哥的采茶速度,不由有些吃惊的道:“哥,你今天采茶怎么这么快?”

    魏明让笑道:“我也不晓得,或许是武功练到大成了!”

    三妹切了一声,不再管他,自个继续采茶去了。

    魏明让却知道,这是得益于他过目不忘的能力。

    重生回2005年,拥有十多年的领先优势不说,竟然还附带有过目不忘的福利。

    果然是满手王炸。

    本来,用竹子编的茶兜可以装四五斤茶芯的,大家一般都是一早上采一茶兜去称了,然后回家弄饭吃,下午再采一茶兜。

    一天下来,就是七八斤。

    但这次,魏明让还不到10点钟,茶兜就装满了,不得不提前离开茶园,去马长征的茶叶加工厂称茶。

    隔了两行茶沟的胡梦娴看到,问:“明让,你去哪儿?”

    魏明让道:“妈,我装满了,先去称了来。”

    胡梦娴诧异道:“这么快?”

    魏明让笑道:“是啊,今天采得比较快。”

    胡梦娴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

    到加工厂的路上,几位认识的茶农都对魏明让这么早去称茶感到比较诧异。

    不过,大家知道魏明让平时采茶就是最快的几个人之一,倒也没有太过吃惊。

    到了加工厂,负责收茶的是马长征母亲梁雨兰,60多岁的年纪,有点抠搜、占便宜,外加狗眼看人低。

    看到魏明让这么早就来称茶,梁雨兰比较诧异。

    然后,等魏明让把茶芯倒在专门称茶的茶盘里,放上去一称,显示5斤6两时,梁雨兰就一脸不乐意的道:“你采的茶露水太多了,得抹些下来,给你算5斤吧!”

    魏明让也不生气,道:“没关系,那我拿回家去把露水晾一下,下午再给你拿5斤来就行了。”

    说完,就准备端茶盘,往自己茶兜里倒。

    梁雨兰脸色一变,按住茶盘道:“你开什么玩笑?我家的茶能让你拿回家里去?”

    魏明让呵呵一笑,道:“你不是说露水多,茶叶只有五斤么?那我拿回去晾一下,下午给你送5斤回来,不就得了?”

    梁雨兰自然不干。

    5斤6两的茶叶,露水再多可能也就一二两罢了,哪能让魏明让拿回家去,只还5斤回来,剩下就给魏明让留家里、白得了?

    要知道,这茶芯可不便宜。

    梁雨兰坚持说魏明让采的茶露水多,一定要抹几两露水,最少都要抹三两才行。

    魏明让则一两都不让,坚持必须记5斤6两,不惯她这臭毛病。

    因为魏明让知道,每次梁雨兰与采茶工产生矛盾,僵持不下的时候,她儿子、老板马长征就会出现,调解化解矛盾。

    以前魏明让不懂,后来明白了,这母子俩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占采茶工便宜,总想抹点零头。

    一个两个不多,但每个人抹点,每天抹点,日积月累下来,可不是小数目。

    即使遇到泼辣的,不让她抹,也没关系。

    能占到便宜当然好,占不到,就由马长征出来调和,也不会激发矛盾。

    果然,魏明让和梁雨兰大声争执了几句后,马长征就从制茶车间走出来,询问了两句,就让母亲给魏明让记了5斤6两。

    梁雨兰满脸不乐意的给魏明让记上,马长征还说了两句乖面子话,让魏明让拿到大学通知书摆升学酒的时候记得叫他。

    魏明让面上答应了一声,其实没放在心上。

    马长征不是本村人,是县城里的。

    跟村民们的关系就是他租村民组的集体土地种了200亩茶,然后大家平时到他的茶园采茶挣点工资。

    平时马长征一家跟村里人根本不来往,有种淡淡的瞧不起农村人的味道,也没看见谁家过酒他去送过礼。

    后来马长征在外面养小三的事情被他老婆发现,搞得天翻地覆,茶场到期后也没有续租,与同心村民组更是失去了联系。

    没必要跟这种人多话。

    ps:新书求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