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善败 > 第0005章 生逢乱世无韭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林家大院儿中,林盼同林贻乐相对而立,正在密谈。面对林贻乐的问题,林盼先是支支吾吾,避而不答,因为他并不想回答林贻乐的话。但林贻乐坚持要知道,林盼索性便告诉了林贻乐。

    “乐儿,我对你说的这些,你可千万不要跟任何人乱说!”林盼嘱咐道。

    林贻乐连连点头,等待着父亲的答案。

    林盼转过身去,负手而立,叹息道:“陛下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林贻乐明白这是为什么,当朝皇帝麒炎沉溺美色,荒淫无度。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大毛病,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气数将尽,命不久矣。

    只听林盼继续说道:“今日,大将军来找我,是为立太子之事而来,我是左仆射,又是皇子麒衷的老师,自然对他说,当立皇长子为太子,大将军也深感赞同。”

    林贻乐听罢,心中大骇,忙问林盼:“爹你具体是如何回答的?”

    林盼答曰:“我回大将军,麒衷皇子虽不成器,但他是长子,理应立为太子,若是废长立幼,恐朝纲大乱也。”

    一瞬间,林贻乐脸色煞白,林盼见他脸色慌张,皱眉问道:“你这孩子,有话就说!”

    林贻乐双唇颤抖道:“爹,大事不好了……大将军并不想立皇子麒衷为太子!”林贻乐骂道:“混账东西,怎么如此揣测大将军?!”林贻乐回答道:“爹,你细细想来,大将军为何要在此时来探你口风?他今日探你口风,明日朝堂之上,就要借皇帝的刀除掉你了!我林家,恐将大祸临头了!”

    林盼一甩衣袖道:“你这黄口孺子,胡言乱语什么?!”

    林贻乐正色道:“爹,你细细想来,古来立长子为太子,顺理成章,你是皇子麒衷保傅,岂有不支持皇子麒衷为太子之意,当今圣上明白,那大将军也明白!既然都心知肚明,大将军为何要来探你口风?他……究竟是为陛下而探,还是为他自己而探?”

    林贻乐这几句话,说得林盼天旋地转,瞬间脸色煞白,站在院中,喃喃道:“如你所言,果真……果真大事不妙了……”

    这时陶九端着一碟韭黄走了过来,对林贻乐道:“二公子,好饭了……二公子先吃饭吧!”林贻乐一挥衣袖道:“不吃不吃!”陶九端着小碟,站在原地,尴尬不已。

    林贻乐皱眉细思一阵,对林盼道:“爹,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你!”

    林盼忙问:“乐儿快说是谁?”

    林贻乐目光如炬,答道:“大姐!”

    陶九站在两人身边,目光恐惧,也知二公子和老爷正在说了不得的事,于是连忙避嫌离开道:“老爷,二公子,我再去做几个菜去……”

    陶九离去后,林盼愁眉不展道:“虽然你说得有道理……但我林家并无女眷,如何才能进宫给你安姐带去消息?”林贻乐不慌不忙道:“爹,此事不难,儿子有办法!让大哥,立即婚配!”

    听了林贻乐的话,林盼愁眉终于舒展,将手搭在林贻乐肩上道:“此事先不要告诉你大哥,我先进宫一趟。”

    林贻乐闻言,不解道:“爹,你这时候进宫干什么?”

    林盼答道:“乐儿,我要立即进宫面见陛下,要陛下早日立皇长子为储君,储君不是太子,陛下断不会为难与我。否则让那麒龙抢先一步,必致使朝纲动荡,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

    林贻乐连忙拦住去路,对林盼道:“爹,你明知此事万分凶险,却要以身犯险,你何必如此啊?!”

    林盼语重心长道:“乐儿,为父怎能不知,参与皇储之事,乃大逆不道之罪,岂能不凶险?但自古以来,立长乃国之大事,我大雲朝一统,实属不易,我要面见陛下,劝其切不可废长立幼,致使朝纲震动。乐儿,你记住,为臣者之本分,需忠于家国社稷。此事万万耽搁不得。”

    林贻乐依旧拦着林盼去路,大声劝道:“爹,此事不用这么办,您只需要速予大哥婚配,让嫂子立即带信入宫,明日朝堂之上,若大将军陷害于你,安贵妃必会为爹求情,此事亦可化解,今夜您这一去,恐凶多吉少,此事亦休矣!”

    林盼越听,越觉得林贻乐所言,离经叛道,突然怒吼一声道:“跪下!”

    林贻乐浑身一颤,连忙下跪,俯首帖耳,激动之初,泪水滂沱,泣不成声。

    林盼叹息一声道:“乐儿,这是家国社稷之大事,大将军有不轨之心,我身为左仆射,岂敢耽搁社稷……你不必再劝我了。”说完,林盼绕过林贻乐,拂袖而去。

    林贻乐手足并用,爬过去抓住了林盼双足,苦劝道:“爹,爹爹爹莫要意气用事,莫要执着……”

    林盼一脚踢开林贻乐,以指指之,厉声道:“你这不孝不臣的逆子!”林贻乐大惊失色,连忙跪下道:“爹爹息怒……”

    林盼站在院落当中,林贻乐跪于林盼身前,陶九低头做菜,不敢发一言。良久,林盼叹息一声道:“也罢,这夜已深了,乐儿,你不必苦劝,明日上朝,我自会向陛下奏表早日立皇长子为储君之事。”说完,拂袖回屋。

    林贻乐抬起头,见其父林盼周身泛起一片茶色光晕来。此乃法正眼之功,周身散发茶色光晕,代表此人忠心耿耿,刚正不阿,大忠大孝。林贻乐目送父亲回屋,心中暗叹:“这难道是天意难违……”

    当夜,林贻乐掩面痛哭,一夜未曾眠。

    ……

    ……

    次日,林盼卯时入宫,与群臣汇集太极殿外,大将军麒龙照常招呼,林盼亦随颜附和。可大殿之外,早已是暗潮汹涌。殿中大内官通知上朝后,林盼及文武百官入殿议事,朝班之上,文左武右,林盼立于尚书令杨密身边,麒龙位列武将之首。

    三拜九叩后,百官起身,齐声道:“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堂之上,年轻的皇帝麒炎扫视一圈,冷笑一声道:“众爱卿平身。”

    忽然,林盼在大将军麒龙微妙的目光注视下,位出斜左前方,义正言辞朗声道:“陛下,臣,有表要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