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善败 > 第0004章 祸事将近扑朔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那姑娘脸色犹豫,不知是否应该相信这地缝中的陌生人,但身后马蹄声已经远远响起,她似乎没有其他选择了。

    “你让一下!”伊阳道。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林贻乐,又跳回了地缝之中。伊阳纵身一跃,也跳了下来,地缝狭小,两个人近在咫尺,面面相觑,甚是尴尬,林贻乐道:“姑娘,那什么……此情此景……”

    “嘘!”伊阳竖起食指,指了指头顶,马蹄声越来越近,果然有人追向这边。

    林贻乐侧耳倾听,只听头顶传来勒马声,一个声音大声道:“奇了怪了!怎么不见了?”另一个声音喊道:“大哥,那姑娘跑得怎么那么快!”

    “继续追,那本失传的伯灵兵法残卷必须追回来!主人说过,追不回,我们活不了!”

    林贻乐只听头顶数人再次勒马,驰骋而去,低下头时,却见面前姑娘怔怔的看着自己,在那姑娘眼中,那林贻乐双目如星,俊秀非凡,风迎于袖,仪表堂堂,竟然看得痴了。

    “姑娘?你怎么了?”林贻乐关切问道。

    那姑娘神色慌张道:“关,关你何事?”说完,她更加慌张地从怀里掏出一本古卷,林贻乐凝目一看道:“姑娘,这就是那伯灵兵法残卷吗?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那姑娘道:“关,关你何事?”说完,便将那古卷残本随手一甩道:“我本想去那皇亲国戚家中偷些金银财宝,谁能想到带了这么个玩意儿出来。真是晦气!”

    说完,这姑娘便纵身一跃,出了地缝。

    林贻乐弯腰捡拾古卷残本,拿起来细看,只觉晦涩难懂,却看得入迷,全然忘了自己仍身在地缝之中。

    不多时,那姑娘去而复返,趴在地缝边,伸出手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林贻乐。”

    林贻乐伸出手,抓住姑娘纤柔细手,那姑娘面色微红,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秀气藏。林贻乐皱眉望着她,又问:“姑娘你到底是怎么了?还在担心这残卷的事儿吗?”

    那姑娘将林贻乐从地缝之中拽了出来,却不提残卷,只是给了林贻乐一枚小巧玲珑的香囊,道:“我叫伊阳……林贻乐,你住在何处?”

    “奥,我家就在洛阳城。”林贻乐接过香囊,回答道。

    伊阳转身离去,边走边回头说道:“多谢你救命之恩,日后会去你家寻你,当面致谢,借你马一用,先走一步!”说完,伊阳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夕阳之下,林贻乐捏着古卷儿,望着伊阳的背影,摇头晃脑喃喃道:“这姑娘名叫伊阳,好似初生的太阳一样,阳光洒脱,样貌也算万中无一……只可惜呀只可惜……姑娘绝色惹人爱,一身侠气飘在外,今日相助多恩情,可惜……可惜不是我的菜。”

    打油诗作罢,林贻乐叹息一声,下山归家。

    ……

    ……

    暮色降临,林贻乐回到家中,刚进院落,便碰见了陶九,便把他叫来低声问道:“还有饭么?”

    “二公子,你干啥去了?早就撤饭了……”陶九回答道。林贻乐面露难色道:“我还没吃饭啊……我没回来,你把饭撤了干啥?赶紧再给我做点儿去……”

    陶九无辜道:“二公子,是老爷让撤饭的,家里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啊!”林贻乐忙问:“是谁来了?”

    陶九凑近林贻乐左耳,低声道:“我刚才听老爷说,好像是什么大将军……叫麒……麒……”

    “护国大将军麒龙?”林贻乐猜测道,陶九连连点头。林贻乐撇下陶九,直奔正厅,厅内灯火通明,只见一身着五色朝服,纹三龙九章,仪表威严之人,与林贻乐之服林盼相谈甚欢。

    林贻乐进入大厅,低头拱手,向盼作揖道:“爹,儿子回来了……”

    “乐儿,快来见过大将军。”林盼对林贻乐摆手道。

    乐移步转身,以目视大将军,刚要作揖,目光却突然便得万分恐惧,原来那大将军麒龙的身周,浮现出了一层只有林贻乐才能看得到的猩红光芒。林贻乐的法正眼,看穿了大将军的满怀杀戮之意。

    林贻乐大叫一声,向后摊到,倒退连连,边退边呼:“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

    那大将军麒龙竖起隆眉,对林盼抱怨道:“左仆射,你儿子这是什么意思?”

    林盼连忙拱手致歉道:“犬子年幼,必是大将军虎威镇煞了犬子,大将军万勿责怪……”林盼心中亦生出疑惑,这乐儿平日聪慧洒脱,今日怎么如此荒唐?心中生气,脱下一只鞋,扔向林贻乐道:“你给我滚出去!”

    林贻乐连滚带爬逃出正厅,大将军麒龙看得发笑,对林盼讥讽道:“左仆射,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哈哈哈哈……”

    ……

    ……

    林贻乐一路小跑,简直是落荒而逃,一路逃到三弟居所,进屋关门,气喘吁吁。自言自语道:“那大将军周身光晕颜色深重,杀气外露,必是心机叵测之人……”正伏案读书的三弟林贻业见状,忙起身问道:“二哥为何如此慌张?”

    “三弟,你可知那大将军今日来咱们家,所为何事?”林贻乐连忙问道,林贻业摇头道:“不知。”

    林贻乐转身趴在门缝处,盯着正厅,只见父亲正在送大将军出门。那大将军告辞离府,眉头紧皱,暗忖道:“难道让那黄嘴小儿看出了端倪?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

    大将军走后,林盼转身面向林贻乐吼道:“鬼鬼祟祟做甚?!出来!”

    林贻乐惶恐来到林盼身边,林盼语重心长道:“乐儿,你越来越不成器了,方才怎么能在大将军面前,做出如此失体统之事?大将军虽然是皇帝的兄弟,太子的舅舅,战功赫赫,威严外露,你也不用如此害怕!”

    林贻乐不答父亲询问,却反问道:“爹,乐儿想知道,那大将军今天来找您,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