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善败 > 第0003章 樱花从中法眼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林父喝完了酒,拿起筷子,往石桌上一看,一桌乌漆嘛黑,没有一个能入得了口,破口大骂道:“你这菜怎么烧的?!”林贻乐委屈道:“父亲,从前都是安姐烧菜,我也不会烧啊!”

    气得林父脱鞋就要打。

    乐忙道:“父亲莫打!我觉得咱家也该有个专门儿做饭的人了。”

    正在此时,一身铠甲的林贻居,事毕归家,刚入大门,就见父亲持鞋瞄二弟,忍俊不禁笑道:“哟,二弟,又惹爹生气了?”林盼闻言,连忙穿鞋,扭头一看,那居儿身后,还跟这个小伙儿。于是皱眉问道:“这是谁家孩子?”

    “爹,这回咱家不缺做饭的了。”林贻乐接口道。

    林盼和林贻居互望一眼,心中纳闷儿,林贻居不解道:“二弟,你怎么知道我带的这个人是厨子?”

    林贻乐噢了一声道:“这个人,我第一次见,但是他手心有茧,身上有油,最关键的是,他自从进来了,就盯着石桌上我烧的这些菜,一脸不屑,而且这家伙,脑袋大,脖子粗,因此我断定,他肯定是伙夫。”

    那个被林贻乐妄自揣测的小伙子,竟然现出一脸惊讶,上前一步道:“公子,你真是神了!我十五岁之前,一直在玉溪楼跟一个很厉害的师父当学徒!后来我手艺超过了师父……他就……他就把我撵出来了……”

    林盼皱眉道:“居儿,你怎么把这孩子领回家来了?”

    林贻居向林盼作了一揖,道:“回父亲的话,这孩子名叫陶九,无爹无娘,身世可怜,我看他流离失所,甚是可怜,就把他带回来了,而且自从安姐走后,家里没人做饭,他手艺还不错,比二弟强得多。”

    林父回头看了一眼石桌,又看了一眼林贻乐,点点头道:“也罢,留下吧。”

    那孩子高兴得手舞足蹈,一旁林贻乐也高兴得手舞足蹈。林贻居轻踢了林贻乐一脚,问道:“三弟呢?”林贻居道:“回大哥的话,三弟正在读书。”

    “你看看三弟,小小年纪读了多少书?你也多读些,将来也好入仕为官。”林贻居说:“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做官,就跟我去校事府。”

    林贻乐摇头道:“不去。”

    陶九已经去灶台重新洗菜做饭,林盼正色对林贻乐道:“乐儿啊,你不想做官,又不愿从军,做饭又难吃,你这辈子可怎么办啊?这样吧,既然你怕水满自溢,就去做太子詹事,与当朝太子伴读可好?”

    林贻乐摇头晃脑道:“爹,不好,不好。”林盼怒,脱鞋击之,追得乐满院乱跑,连连求饶。

    林贻居边笑边喊道:“二弟,太子詹事可是从六品,你这官职可比你大哥我做的都大,你为何说不好?”林贻乐边跑边回道:“大哥,那太子詹事,听着好听而已,没有城门校尉司马的权力大。”

    林贻居说:“既然你想要权力,那就跟我去校事府。”

    林贻乐摆摆手道:“不去,大哥,我不去,没兴趣。”林盼和林贻居皆脸色难看,林贻乐察言观色,好言相劝道:“爹,大哥,我真的是既不想当官儿,也不想从戎,伴读太子太累,马革裹尸太血腥,还是在爹和大哥的庇护之下,了此一生,岂不快哉?”

    看着林贻乐摊开双手悠然自得的样子,林盼气得脱鞋就追,林贻乐一边逃,一边求饶,一直追得乐儿跑出门去。

    林盼气喘吁吁,林贻居对其父叹息道:“爹,这乐儿生性如此出世,年纪轻轻却毫无锐意进取之心,这该如何是好啊?”

    林盼叹了口气,对林贻居道:“罢了,他生来就是这个性子,随哭随笑,随他去吧。”

    ……

    ……

    林贻乐逃出家门,却仍是一脸笑意,他暂时不敢回家,便骑马出了洛阳城,前往附近樱山去了,满山遍野的樱花开得正艳,林贻乐悠然自得,骑马信步,边骑边吟:“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多情漫向他年忆,一寸春心早巳灰。”

    唉声叹气间,打眼儿一瞧,竟遇见一隐秘地缝,林贻乐下马观之,耳中却似响起恍惚之音,他好奇凑耳,一不小心,竟跌入洞中。

    “哎呀!”

    林贻乐一声大叫后,重重摔在地上。

    梦中,林贻乐梦见自己同鬼谷学习兵法,学满入仕后,却因嫉贤妒能,被奸计所害,处以膑刑。后被田忌举荐,被齐王救出,一身韬略兵法终有用武之地,马陵之战,身居辎车,计杀庞涓,打败魏军。齐国成为七国霸主后,丞相邹忌嫉妒大将田忌之功劳,阴谋陷害其谋反,田忌束手就义。

    林贻乐辞官引退,归隐山林,了此残生。

    “啊啊啊啊!”林贻乐梦中惊醒,大叫一声,双目瞪圆,疼痛欲裂,眼中似要喷出火来,他痛苦地捂住双眼,此时地缝深处射出一道金光,刺入林贻乐双眼,其双目热血流淌,再睁眼时,却不能视物。

    “毁了毁了!瞎了瞎了!”林贻乐摸索着爬出地缝,夕阳余光撒来,视力竟逐渐恢复。

    满眼血色当中,却见一青衣侠女,神色慌张,持剑跑来。林贻乐连忙招手喊道:“姑娘!救命!”

    那姑娘吓了一跳,剑指林贻乐道:“你是什么鬼怪?怎么从地底钻了出来?”林贻乐刚要说话,却见那女子身周浮现一层淡淡的,纯白光芒,脑中突然浮现一丝记忆:“法正眼,能见人之是非、善恶、真假、曲直,纯白之色,心如赤子,乃纯善之人。”

    “快说!你是什么鬼怪?!”那女子又一次喝问道。

    林贻乐见此女面色焦急,忙解释道:“在下不是什么鬼怪,在下游山,不小心掉入这地缝中了,请姑娘快拉在下一把!姑娘,这说了半天,你你你又是何人啊?”

    那姑娘焦急不已,语速飞快道:“我被仇人追杀,自身难保,恕无法施以援手,这位土行孙,后会有期了!”说完便要走。

    林贻乐上上不去,下下不来,情急之下,急中生智,喊道:“姑娘,莫不如先进我这地缝里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