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善败 > 第0001章 林氏有子初长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林盼二子即将出生这一天,天降雷霆,六月下雪,此子降世所伴随异象,甚至引起了当朝朝臣的注意。大雲朝,一统天下70余载,历经三皇,天下一统,百姓安居乐业,可朝堂之上,大臣奏表曰:“陛下,六月降雪,恐不祥之兆也!古有邹燕蒙冤,六月飞雪,而后三年大旱,民不聊生,陛下不得不察也!”

    皇帝当朝大叫一声,竟然崩殂!

    其子麒炎即位,方年4岁。

    即日,林盼之妻林氏生产,无痛无血,分外顺利,产子后自行下床,百思不得其解。林氏对林盼言之:“老爷,这孩子,我生得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费劲儿似的?”

    盼见其妻生产后遂下床,惊得五内俱裂,慌忙道:“夫人!你吓到我了!你快回床躺下!”

    林氏亦是惊慌万分,忙道:“老爷,我这到底……”

    “夫人不要多言,快快躺下!”林盼焦急道。

    待林盼之妻重新卧榻,林盼方气松一口。这夫妻二人并不知,林盼之二子,乃是那孙柏灵转世,转世之婴,自然生产顺利。盼至床前,望向二子,皱眉沉思,暗忖道:“此子伴随雷霆冰雹而生,怕是某个星宿降生到我林家啦……”

    林氏惊颤栗道:“老爷!你吓到我了,不要说这虚妄之言,这是我儿子,不是什么星宿!”

    林盼叹息:“今日朝堂之上,有大臣奏表言,六月降雪,不祥之兆……而且这孩子,出生之后,不哭不闹,非寻常也,不行,我得把此子送走。”

    林氏连忙下床哀求,林盼见初生子眉头不展,似痛苦状,但林盼心意已决,抱起孩子,就往门外走。刚走出门五步,此子竟哇然缀泣,淘嚎大哭,林盼于心不忍,遂打消此念头。

    没想到,林盼之念刚打消,此子竟破涕为笑,大笑出声。遂取名为林贻乐。

    ……

    ……

    林贻乐三岁时,林盼之妻林氏产第三子,竟难产,咽气前,唤林盼到身前,林盼说,保大不保小,可医官说,大人性命难保,小的还有可能,林盼痛苦万分,做出艰难决定,林贻业,遂出生。

    林氏咽气前,唤长子林贻居至前,道:“你是兄长,当以家为重。”

    又唤林贻安至前,道:“你是我养女,但我视你如几出,好好照顾业儿……”遂咽气。

    林贻安、林贻居皆痛哭流涕,唯林贻乐说:“父亲万勿伤心,逝者已逝,逝者如斯。”林盼本伤心欲绝,乐如此说,激其逆鳞,气泄于乐,以足踢之。乐惶恐涕零。

    丧妻之后,林盼辞官在家,专事农桑,无意功名。

    ……

    ……

    林贻乐八岁时,全家游园,林贻安执林贻业之手,形影不离,林贻业当着全家人的面儿对林贻安说:“姐!长大我娶你!”

    林盼、林贻安、林贻居、林贻乐皆笑。

    林贻居笑罢,对父亲说:“父亲,不如就将大姐许配给三弟吧!”

    林贻安满脸通红。

    为转移尴尬,林贻居指秋纷落叶道:“山河秀丽,百姓安居,雀啼渐止,大雁南飞,秋叶凋零,甚是伤怀。”林盼哈哈大笑道:“吾儿文采!堪比旧时子建!”居儿满脸得意,奈何乐儿却道:“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秋叶凋零,固然凄凉,但父亲要明白,秋叶凋零过后,来年春发,会生发新芽。此乃事物之两面性。”

    林盼一听,暗忖道:“这也不是八岁小孩儿能说出来的话啊……”遂问乐儿:“你小小年纪,竟能生出如此感慨?怕是书读杂了吧!”

    林贻乐道:“父亲,母亲在世时,便让我多读书,儿子今日只是有感而发。”

    林盼一愣,瞬间哈哈大笑,心中,思妻心结顿解,对乐刮目相看,道:“吾林家,后继有人啦!吾林家有三子,我岂能虚度光阴?”当日游园结束后,林盼重归朝堂,献力社稷。

    ……

    ……

    林贻乐方年十岁,其父林盼官拜皇子保傅,从三品,做皇长子麒衷的老师。麒衷年幼,一岁有余,其父麒炎乃是当朝皇帝,年十四。

    一日,林盼下朝归家,哀叹:“皇长子真朽木也!”林贻居忙问:“太子年方一岁,父亲为何如此动怒?”林盼答:“居儿,你一岁时,持木剑能挥舞半个时辰,乐儿一岁时,能与我下围棋,这皇长子麒衷,一岁有余,话都说不全!”

    一旁帮忙做饭的林贻乐闻言,持汤匙尝汤,大叫一声:“盐放多了!”

    其父惊而视之,自此不再多言。

    一家人围坐院中石桌,悠然自得,席间,林贻安抚琴助兴,安芳年十三,亭亭玉立,颇有倾国倾城之色;居儿年方十二,舞剑助兴,业儿年方七岁,执安之肘,形影不离。

    一日,林盼入宫,君主麒炎问盼:“听闻你有一女名安,国色天姿。”

    林盼连忙跪下道:“臣确有一养女……”

    君主麒炎问道:“养女?”

    盼答:“吾与亡故之妻皆喜女,吾儿居出生后,领养女,赐名安。”

    君主麒炎问:“此女,何年岁??”

    盼答:“十三”

    皇帝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对林盼问道:“可有婚嫁之约?”

    盼惶恐,眨眼答:“无任何婚假之约。”

    皇帝行至前来,蹲在林盼面前,面露诡色道:“林爱卿,把安儿给我送到宫中来。”

    林盼慌张跪下,连道:“陛下!此女年纪尚幼,且家中只此一女,待其15岁时,臣自送入宫中……”

    麒炎棱双眼,盯着林盼看了好一会儿,笑道:“也好,好事多磨。”

    林盼俯首倒退出宫,忧心不已,归家哀叹,林贻安见父似有心事,近前问之,林盼对林贻安道:“安儿,皇帝好美色,垂涎于你,我若不从,我林贻家,恐大祸临头!为父已陷入两难境地!”

    林贻安跪拜叩谢,道:“父亲,林家待我恩重如山,我愿入宫!”林盼心如刀割,不忍送羊入虎口。

    此时,乐儿从身旁经过,对二人道:“今日皇帝已经动怒,安姐如不及早去,恐安姐及我林家,皆不保也!”

    林父怒目而视,脱鞋击之,心中却如巨石落地,已然有了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