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善败 > 序章 身不由己入凡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战国年间,齐国成为七国霸主。

    但丞相邹忌嫉妒大将田忌之功劳,阴谋陷害其谋反,孙伯灵曾建议田忌先发制人,捉住邹忌面君,但死忠齐君的田忌不想引起内乱,遂束手就义。最终田忌被邹忌所陷害,枉死朝中。

    孙伯灵自觉留下无益,在经历了太多情非得已的杀戮和争斗后,产生归隐之意,最终辞官引退,选月厌河畔建一小小花园,了此残生。

    齐王经常派人到此探视孙伯灵,并在花园东北马道旁,建了供官员歇宿的驿站,十数年后,孙伯灵辞世,其躯葬于花园东北侧驿馆之前,前往祭奠的官员和百姓络绎不绝,久而久之,此处成为圣地,日渐繁华,人丁兴旺,聚而成城,名为驿城。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月厌河畔驿城山,寺中灯火两对半,一伟岸虚影从天而降,落入院中,寺中僧人却不见来者,此人乃是三国时期蜀中翼侯之神灵,法孝直是也。

    法孝直做了河底顽石轮回千百年,终修得正果,他生生世世最敬孙伯灵,今日得道,特来相见。花坛边一小和尚看他不见,他便现出身形,对那小和尚说:“你知这株兰花草是何人转世?”

    小和尚被凭空出现之人吓了一跳,忙跪伏于地慌张答道:“这株兰花草,开了败,败了开,不知在这儿多久了……大师父给它专门修了坛子,叫我们好生伺候,小僧不知它来历……”

    话音落下头抬起,小和尚发现法孝直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小和尚以为眼花幻听,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坛中兰草,念了句善哉,便匆匆离去。法孝直之神灵却并未消失,仍立于那花坛边,兀自叹道:“孙前辈……您化作兰草,枯坐千年有余,也……该够了吧……”

    那兰花草竟无风自动,像是在摇头。

    法孝直竖起眉头问道:“难道您要修到海枯石烂?这又是何苦……”

    法孝直抿紧嘴唇,暗下决心,他要将本属于自己的轮回转世之机让给孙伯灵,并替他于这小小草坛中继续苦修,没有原因,只因敬仰。

    但他刚要施法,万丈金光却突然降临。

    来者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足踏云鞋皆相称,一双怪眼似明星,正是那太乙金仙,斗战胜佛!这毛脸雷公嘴的大佛出现,法孝直神色慌张,俯首叩拜,长跪不起。

    孙大圣抓耳挠腮,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眉毛一挑,哈哈一乐道:“你这指甲大的小灵,敢来骚扰我关照的后生?我看你是不想超度了否?!”

    法孝直神色一惊大呼道:“大圣!孙伯灵是大圣的后人??”

    孙大圣向右一跳,呔了一声道:“呆子!孙伯灵乃我徒孙履真后人,你快说你来此何意!”

    法孝直忙道:“只为瞻仰,别无他意!”

    孙大圣听了更气,他捏着下巴,金色眼珠滴溜溜的一转,看出这法孝直并未说谎,便对法孝直道:“你这巴山猴子,我来了你不瞻仰,你瞻仰我后生?!”

    法孝直听了,脸色煞白,声音颤抖道:“都瞻仰,都瞻仰!大圣堪比日月,孙伯灵不能比肩,在下更不必提……”

    孙大圣被哄高兴了,哈哈笑了一阵,由喜转忧,对法孝直道:“这兰草也是个呆子,非要学地藏王菩萨,等世间人对草木有情,才肯轮回转世,哪知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你只管瞻仰,不要叨扰他。”

    法孝直连忙起身道:“大圣,我认为孙伯灵如此颇为不妥,您想必也不会同意,若破他执,非得叫他再到那人间轮回转世一遭,渡上几几几十几难不可,我愿替他守这草坛,待他轮回圆满。”

    说完,法孝直又向孙大圣作了一揖。

    孙大圣一听乐了,便对法正问:“你怎知这呆子化作兰草在此修行,不是他的其中一难?众生皆苦苦修渡,连我师父都要看造化,你能干涉这造化?你这呆子!”

    法孝直听了,连忙跪伏在地道:“大圣请三思……”

    孙大圣眉心微皱,对那趴在地上的法孝直再次问道:“你……当真愿意?”

    “当真!”法正连忙答道:“我愿赐伯灵一双法正眼,助他辩是非善恶,助他下一世回轮人道,修得不苦,活得自在……”

    孙大圣呵呵一笑道:“你让他看清了,修得才叫苦呢。”不过,他虽如此说,却并未干涉法孝直之意,法孝直心中自明,抠了双眼,化作青芒,渗入兰草身躯之中。兰草,微微颤抖着,仿佛不情不愿。

    直到孙大圣凌空一指,法正双眼复明,他欣喜万分,因为大圣赐了他一双火金睛,能见鬼魅魍魉,这虽然不是真正的火眼金睛,但在道行上,法孝直被加持了不知多少年。

    “多谢大圣,多谢大圣!”法孝直跪拜连连,兰草的抖动也停了。

    大圣却微微摆手对法孝直道:“不必谢我,我只是想让他修得一回苦世罢了。”

    法正金色双目流泪,站起身来作揖又拜,而后其灵神便隐入那兰花草中,将孙伯灵的灵神,给挤了出来。

    孙伯灵落地后便大声惨叫:“白修了!白修了!千余年我算是白修了!!”

    孙悟空也不跟他废话,手指头一指,便抹了孙伯灵前世所有记忆,亲自送他去了黄泉。

    此二神灵白驹过隙间,便过了黄泉路,经了忘川河,河上有做桥,名为奈何桥,孙膑晃晃悠悠来到桥前,如行尸走肉一般。这桥有三道桥身,左边乃是善人行走之用,中间是善恶兼半之人行走之用,右边乃是恶人行走之用。

    孙膑是十世善人,但前世主渡身不由己之杀伐,走得自然是善恶兼半之中桥,桥下便是翻滚沸腾的血池,其中遍布冤魂恶鬼,这些鬼怪伸长了血手要抓孙膑下血池,吓得孙膑肝胆俱裂。

    突然,身后一道金光闪烁,那些鬼爪便化为乌有了。

    斗战胜佛亲自护送,桥下恶鬼避而远之,孙膑回头一看,身后那些灵神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没有神佛护佑,大半之数都因前世罪孽落入血池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过了奈何桥,孙伯灵登上一道土台,这土台名为望乡台,孙膑回头望,却望不见故乡,他的记忆已经被孙大圣一抹而空。而他身后的孙大圣,却打扮成了一普通鬼灵的模样。

    望乡台上,孟婆冷眼瞧着呆傻的孙伯灵,奚落道:“你这号人我见得多了,装傻充愣,不喝这碗孟婆汤,是不想忘了前世恩怨情仇,是也不是?”

    孙伯灵瞪大眼睛答道:“啊?”

    孟婆递给孙伯灵一碗汤,神色冷峻,孙伯灵却推辞道:“多谢,我不渴。”

    “我这汤,是给你解渴用的吗?!”孟婆厉声喝道。

    一旁伪装的孙大圣一个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孟婆眼中射出精光,已然知道那孙大圣是孙大圣了,她盯着孙伯灵双眼,以雷霆之音大声喝问道:“我问你,你姓甚名谁?前世何处谋生?你最牵挂的是谁?你最敬重的是谁?你最恨的是谁?最爱的又是谁?”

    一连六问,孙伯灵脑子里过了一道闪电,孙悟空给他抹得不是那么干净,本意是想让他在转世之后,想起前世阅历手段,能更好助他渡过苦难,无奈这孟婆几声大喝,就破了孙悟空的障眼法了。

    孟婆笑笑道:“带着这些恩怨情仇,你下一世可怎么好好轮回?给我喝了!”

    如火山喷发一般涌现出来的记忆让孙伯灵痛苦之极,就算孟婆不让他喝下孟婆汤,他自己也要喝,喝下去,什么都忘了……孙膑端着碗,一口口喝光,前世记忆化作青光涌出,钻入忘川河边三生石中。

    孙大圣摊开双手,不甚在意,现出原形,对孟婆告了辞便走。

    孙膑喝过孟婆汤,一脸呆傻凝滞,孟婆凝眉细思,向身后一指,对孙膑道:“这成千上万的尘世,你选一个修炼吧。”

    孙膑下了望乡台,再也不回头,目光所及之处,是数之不尽的来世之门,那双法正眼,亮起了青光,他看到了三皇五帝,东周西汉,看到了春秋战国,三国鼎立,看到了西晋一统,五胡乱华,也看到了南北朝并立,终归隋唐……

    他,终于化作一道青光,随机进入一道轮回之门,转世投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