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58160/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58160/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五章 暗流涌动_惟一世界 - 欧巴小说网
欧巴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惟一世界 > 第五章 暗流涌动

第五章 暗流涌动

 热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2030年7月1日,早上九点,海天大厦。

    99层的电梯门缓缓开启,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陈剑锋快步走出,一分钟后,他推开了一扇厚重古朴的雕花木门。

    “董事长!“

    “剑锋来了,坐!”

    近五十平米的办公室中,一个五十岁上下,穿着白衬衫,一脸正气的中年男子正与陈剑锋隔着一张宽大的红木办公桌相对而坐。

    等秘书端上茶离开后,中年男子才缓缓开口:“小军那边怎样了?”

    不言而喻,这人正是海天集团的董事长,兼胖子亲爹的顾海天。

    “昨天下午已经搬了过去,”陈剑锋沉吟了一下,“小苏那人还不错!”

    “不错?”顾海天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扔给了陈剑锋,“哪方面?”

    “身家背景清白,性格也挺好……小军挺服他!“

    “小军这小子从小就没让我省过心,以前玩车玩女人,这两年又玩起了修仙,这次终于碰上个正常点的朋友了?“

    顾海天取出一支烟点上,吐出一口烟雾,笑骂道。

    “首……董事长,“陈剑锋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次可能有些不简单!“

    “嗯?“顾海天身子往前一倾,挺直了腰,看向陈剑锋,“那个长河舞厅有问题?“他似乎对儿子的行踪了如指掌。

    “昨晚我去了一趟长河舞厅……发现里面有些门道,“陈剑锋下意识地捏了捏左手掌,”舞厅里有扇门,我没法进去!“

    顾海天低头看了一眼陈剑锋略显红肿的手掌,说道:“碰上硬茬子了?“

    陈剑锋伸手从桌上拿起火机点上一直捏在手里的烟,深吸一口后说道:“不是寻常人!“

    “打听清楚了么?“顾海天眼神一凝,若有所思道。

    “上面已经确认!”

    顾海天没说话,自顾地抽完烟,掐灭,又点上一支,最后才开口说道:

    “这样看来,小军这位朋友也是不简单呀!

    “这样吧!今后一段时间你继续关注小军那边的事,告诉他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有什么新动态及时向我汇报!”

    见陈剑锋开门离开,顾海天身子往后一躺,微眯着眼看着手指间袅袅升起的蓝色烟雾,喃喃自语道:

    “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有点明目张胆了?

    “但最好不要打上我儿子的主意!”

    突然,顾海天两根手指狠狠一夹,香烟顿时断成了两截,烟丝散落,烟头依旧在燃烧……

    ……………

    “呼呼……苏哥……去哪?“

    一台崭新的跑步机上,一团披着红马甲的肥肉艰难地蠕动着,发出狗喘般的声音。

    “药材用完了,去买点!“苏孚回了一句,往楼下走去。

    “等等我,我也要去!“

    不多时,两人走在了那条破烂的水泥路上。

    其实苏孚也考虑过月底去那个地下市场购买点补血气的丹药,但翻了翻那本参考价格指南后,他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花天价去买那些名头唬人的丹药,还不如自己配药熬炼性价比更高的“补血益气老母鸡汤”,不用当冤大头,还避免了中间商赚差价。

    “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服用锻体丹真有可能爆体而亡?“

    “废话!是药三分毒,再好的丹药也得有一定的身体素质打底,就你现在这样,只会被毒死!“

    “我不正在练么!“

    两人边走边聊,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岔路口,正想招一辆出租车,却不料远处传来阵阵急促的喇叭声。

    苏孚循声望去,只见立交桥方面驶来了一个车队,清一色的军用大卡,连绵看不到尽头,估摸着超过了一百辆。

    “哇!这么多军卡,搞演习吗?“胖子显得有些兴奋。

    苏孚也来了点兴趣,也没急着打车,和胖子驻足观看。

    很快,第一辆军卡从两人身前驶过,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就在苏孚数到第九十八辆时,这辆车不知碾到什么,颠簸了一下,掀起了军绿色篷布的一角。

    就在这转瞬之间,苏孚下意识往车内一瞅,恰好看见一角帽沿,一截枪管,以及更里边一袋袋,码得严严实实的……大米。

    “运这玩意?还以为是军械、导弹什么的。“苏孚不禁大失所望。

    “天南药材市场!“

    当一百四十七辆军卡驶过后,苏孚和胖子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哪里在搞演习么?“上车后,坐在副驾的胖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我哪晓得,“司机大哥往前面望了一眼,“那边是进城方向,要搞也得出城搞!”

    “喔!”

    司机是个能侃的,见胖子摸出手机准备玩游戏,又说道:“从上个星期开始,隔三差五就能看到这种军卡车队,少的三五十,多的两百开外,壮观得很!“

    “都是进城的?“苏孚插嘴道。

    “进城是满的,出城是空的,“话一出口,司机似乎觉得不太好,又连忙说道:”你们两个娃儿不要出去乱说哈!我们公司接到过通知,说是要不要干扰军车队行驶,更不要瞎打听!

    “随便问哈,我们两人看起来像间谍说?”苏孚笑了笑,没继续这个话题。

    一个小时后,苏孚带着胖子走进了天南药材市场。

    “请问刘老板哪去了?“

    一间药材店前,苏孚看了眼拉下来的卷帘门,冲隔壁店铺门口打麻将的四个中老年喊道。

    “刚才还在这儿。“一个叼烟的大妈摸着牌头也没抬地说道。

    “在里头,刚才看到和一个老头进去了……三筒等到,扛!“另一位面相憨厚的大哥倒是热心,抬头冲苏孚笑道。

    “清一色扛上花,家家满!“

    “谢谢啦!“

    “没得啥子!“胡牌的大哥挥挥手,豪气干云。

    “哗啦!“

    就在两人说道的当头,苏孚面前的卷帘门被拉起了一半,一个穿着拖鞋短裤,打着赤膊的中年男子探出头来:

    “小苏来了哇,刚才在里头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你!“

    “刘大叔!“苏孚笑呵呵打招呼。

    见刘老板没有招呼他进去的意思,苏孚知道多半不方便,于是笑道:“这次过来就想问一下哈,之前麻烦您帮忙留意的药……“

    还没等苏孚说完,刘老板已经说道:“就知道是这个事,你不来我也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进来说!“

    “我兄弟伙,一起来的。“见刘老板隐晦地瞥了一眼胖子,苏孚连忙开口说道。

    卷帘门再次被关上,而苏孚也见着了刘老板的客人,一位七十岁上下,穿着件白色马褂,满脸老年斑,面无表情的老大爷。

    店内大概有三十多平米,整个空间几乎被一个个编织袋、麻袋充斥,只留下一条不足一米宽的过道,此刻这个老大爷正站在过道里,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苏孚两人。

    “随便坐,”刘老板先指了指两个装药的袋子,而后对苏孚介绍道,“这位是王老!”

    “王老!“苏孚打了个招呼就没再开口,他知道刘老板应该有话说。

    “嗯……你要的那些药材我跟你弄回来的,只是……只是这位王老急需一味药,找到我这里,你看……“

    “哪味药?“见刘老板有些吞吞吐吐的,苏孚连忙问道。

    “你指定要的那株五十年以上的老山参……“刘老板的表情很不自然,用词也文雅起来,”你能否割爱!“

    “我先看一哈!“苏孚用余光瞟了一眼那位王老旁边麻袋上放着的礼品盒,说道。

    “……好的!“刘老板走到王老身旁拿起礼品盒递给了苏孚。

    苏孚打开盒子,小心地从一堆湿沙里刨出了那株野山参,只见其根须繁盛,色泽饱满,是一株品相极好的鲜参。

    “近百年了吧?”苏孚眼睛不由一亮。

    “差不离,货真价实的鲜参,离土不到一个星期,这次是运气好!”刘老板颇为得意地说道。

    “刘大叔的信誉可是有口皆碑的,你出手的东西能差,“苏孚先是打了哈哈,而后换上一脸为难的表情,”按说我也应该急人所需,但这株参我也有急用……“

    说话的同时,苏孚瞟了一眼胖子。

    其实几句话的工夫,苏孚也看明白了:

    虽然从他爷爷那起就一直在刘老板这进药材,但毕竟现在爷爷走了,交情也是爷爷的交情,换成苏孚就成了情面,有时牵扯的利益大了,情面就不好使了。

    但到底认识多年,苏孚也不好伤了和气,于是把包袱丢给了胖子。

    果然,胖子不负重托,脸一耷,焦急的神色已写满了整张脸,带着隐隐的哭腔开口了:

    “我家里人也等着急用……不行我加价,多少钱,一百万够不够?“

    “王老,你看……“刘大叔一脸为难地看向王老。

    “一百二十万。“从苏孚两人进店就一直没开过口的王老终于开口了,声音干涩,犹如败竹。

    “一百五。“胖子没有任何犹豫。

    “一百八。“

    “二百五。“拼价钱,胖子还没怕过谁。

    “刘老板,告辞!“王老突然丢下一句话,大步朝前。

    “……哎,今个儿抱歉……改明儿一定给您老留意!“刘老板转身拉开卷帘门,将王老送出了出去。

    “这叫啥事啦!对不住了小苏!“

    没过几分钟,刘老板返回店内,看着苏孚连声叹道。

    “哪有的事,“苏孚装着糊涂笑道,”东西好就行!“

    “那二百……五十万作不得真,要不……“

    “不差钱,可以刷卡不?“胖子似乎被刘大叔的矫情劲给腻歪到了,直接掏出了银行卡。

    “你看?“刘大叔看向苏孚。

    “没事,这胖子不差钱,“见胖子要充胖子,苏孚也懒得计较,”就这么得了!“

    很快,胖子刷了卡。

    “放心,刘大叔能亏待你,有好东西绝对先给你留着!“

    在刘大叔的笑脸映衬,苏孚拧着一个大编织袋带着胖子走出了店门。

    编织袋里的东西自然没算钱,苏孚连提都没提。

    “钱算我欠你的。“走出药材市场的大门,苏孚对胖子说道。

    “说好的包吃包住,包炼功,提钱做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苏孚可没那么厚脸皮,本是玩笑话,怎么可以当真,再说他可记得胖子卡上也就三百万。

    胖子一脚踢飞路上了一颗石子,笑道:“在路上的时候我老爸给我汇了一千万,没底气我敢装这个逼么?“

    胖子潇洒的一挥手:“这次就算了,以后还长着呢!”

    “行,哥以后就罩着你了!“苏孚大笑道。

    “来啊!敢砸我场子,知不知道我大哥是谁?“胖子双手握着手机,一脸凶狠地看着前方,仿佛面对的是千军万马。

    “哈哈……“

    笑声远远传开,散入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中,车内,王老一脸阴鸷地注视着两个肆意谈笑的身影。

    “用不用跟上去?“司机转过头来,看向王老道。

    “不要多生事端!正事要紧,“王老眼睛一瞪,”就在这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