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惟一世界 > 第二章 崩塌的信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6月30日,凌晨0点15分,出租车停在了一座老旧大厦楼下。

    “多少楼?”

    抬头望了望足有七八十层的大楼,苏孚看向胖子问道。

    “66楼!”

    两人进了大楼,胖子却没有急着向电梯走去,反而拉着苏孚走进了卫生间。

    “拿这玩意做啥?”

    “挑一个!”

    放水的见隙,胖子从随身背包里取出了两个面具,示意苏孚选一个。

    “这是个面具舞会,“胖子解释道,”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掩饰身份。“

    苏孚看向两个面具,一个“孙悟空“,一个”功夫熊猫“,想了想,接过了滚滚面具。

    “现在就戴上!“

    苏孚无法只得戴上面具,心中却忍不住吐嘈:修仙者不都有神识么?戴个面具有毛用?

    一分钟后,孙悟空和滚滚结伴走进了电梯,滚滚按了个“66”。

    两分钟后,苏孚和胖子出现在一扇金壁辉煌的大门前,门上“长河舞厅“四个大字散发着五彩虹光,刺眼夺目。

    “欢迎光临。“

    见两人走过来,一直候在门口的两个穿着黑马甲的外国帅哥同时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了左边的一条走廊。

    走廊足有几十米长,通体由钢化玻璃打造,各色彩灯旋转映射,交相辉映间,多了一种朦胧迷离之感。

    显然,这是一个高消费、高档次的地方,离苏孚心中奢华场所的标准只差了两排站在走廊里衣衫褴褛,瑟瑟发抖的小姐姐。

    很快,两人推开了走廊尽头的那扇玻璃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逾千平米的圆形舞池,周遭则点缀着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卡座。

    “两位先生,想喝点什么?“一个二十出头,着红色制服的女服务员迎了上来。

    “绵竹大曲。“

    “沱牌曲酒。“

    “两位请稍等。“女服务员将苏孚二人迎进卡座,勿勿离开。

    “好像没什么不同,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刚一落座,胖子就开始嘀咕,”似乎……差点什么?“

    身为一个土豪富二代,顾小胖以前经常来这样的场所消费,倒也不算陌生……是修仙改变了他。

    苏孚刚想说话,那位女服务员已拿着两瓶白酒走了过来:“两位先生的酒,请问需要倒上吗?”

    “满上。”胖子挥挥手。

    “一共13元,请问先生是支付现金还是刷卡?”

    “哇,还是十年前的价格,竟然没加价……”苏孚一愣,爽快地掏出二十块钱,“不用找了。”

    “喏,看见那边那扇门了不?多半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打发走女服务员,苏孚小啜了一口酒,指着舞池对面说道。

    “太远了,看不清,“胖子拉起苏孚就往舞池走,”走,先去跳舞,暗中观察!“

    十分钟后,两人游荡到了舞池另一边。

    苏孚跟在胖子身边举着双手独个儿尬舞,胖子则搂着一名身材劲爆的“hello kitty“左摇右晃,似乎谈得很愉快。

    不多时,胖子放开女伴,冲苏孚眨眨眼,“这种场所,我们胖子最吃香。“

    “说不定是秦国来的。“

    “呃……“胖子用余光瞟了一前侧前方的那扇木门,”观察得怎么样了。“

    “进去的人当中,大部分人出示了一个令牌模样的东西,剩下的和左边那位握了握手。“以苏孚的眼力,倒不难观察到这些细节。

    “握手?”

    “待会我去握手,你跟着我,好像能带人进去的。”苏孚想了想,说道。

    “行,听你的。“作为一个商人世家出生的胖子,只要不触及”修仙“二字,智商还是在线的。

    很快,苏孚领着胖子往那扇木门走去。

    然而,刚走几步,苏孚猛然一个回头,看向身后。

    “怎么了?”

    “没什么。”苏孚继续往前走去。

    同一时间,两人身后约莫十来米的位置,正和“八戒”搂在一起的“hello kitty”背上肌肉一紧,一脚踩在了“八戒”的脚背上……

    …………

    木门之前,右边那个穿着黑西服,戴着“黑猫警长”面具的男子拦住了苏孚两人。

    “这里是贵宾通道,两位请出示贵宾卡。”

    “没有!”苏孚没搭理“黑猫警长“,而是看向了左边同样装扮的”一只耳“。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么?“一只耳向苏孚伸出了左手。

    “我和我师兄想进去!”苏孚也伸出了左手,两人握在了一起。

    “嗯?”

    双手交叠的瞬间,苏孚感觉另一只手掌上的力道在缓慢增加,但他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几秒钟后,手掌上的力道超过了常人能忍受的极限……苏孚依旧面带微笑。

    “哎哟……”一只耳颈上青筋鼓胀躁动不休,吸着气急声道,“两位请!”

    见此,黑猫警长连忙拉开了门。

    “走!”苏孚放开手,招呼了胖子一声,缓步走进木门。

    门后正对着一堵墙,只有一道两米多宽的通道,右边封死,只能往右。

    两人往右走了约莫五六米,沿着通道往左一拐,眼前已多了一条往上的水泥楼梯,看着布满灰尘的楼梯上印着的一道道凌乱脚印,苏孚轻声说道:

    “应该是这里了。呆会你就跟在我身边,尽量不要说话,看我的眼色行事?”

    “明白。”胖子似乎也隐隐察觉到点什么,连忙点头。

    “好家伙……换根钢条多半都能压出手指印了,难道……“苏孚一边低头往上爬,一边回想着刚才那次握手。

    显然,一只耳不是普通人。

    “那么,这个所谓的地下交易场所……“

    摇摇头,苏孚推开了楼梯尽头的磨砂玻璃门。

    门后是一个与舞厅大小布局仿佛的大厅,装饰却不尽相同,一个是高端阔气、金壁辉煌,一个水泥地板、白灰抹墙。

    原来舞池的位置由十多条横竖交叉的粗白线分隔成几十个大小不一的格子,以及四条“通道”,周围环绕的卡座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圈小木屋,木屋上用不知名的红色涂料画着一道道类似符文的线条。

    踏入大门之后,苏孚的视线一直在格子和木屋间游走。

    格子里有人,也有东西,人或坐或站,东西可谓是五花八门,书籍,小瓷瓶,黄纸符,药材,金属……应有尽有。

    而通道里也有人在走动,并和格子里的人小声交谈着,间或也有人跟着格子里的人走进某一间小木屋。

    这压根就是一个临时交易市场……真正的地下交易点,与修仙异能有关?

    “久走夜路真撞鬼了?”

    不得不说,苏孚有点懵了,过去十年他一直自恃超级高手的身份,默默修炼,低调做人,但难免产生一种高人一等,与众不同的超然心态,平日里颇有点游戏人间的味道。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前方七八米外的“牛头人“,右手边第三个摊位的摊主”变形金刚“,为什么都给他一种隐隐的压迫感,难道是传说中的……威压?

    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也从未碰见过的事。

    而这个大厅里足有六十七号人,高手肯定不只这两个。

    蓦然,他有一种信念崩塌的感觉。

    这时,一旁的胖子悄悄拉了拉苏孚的衣袖,将他发散的思绪拉回现实。

    感觉到胖子隐隐的颤抖,苏孚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带钱了么?“

    “现金带了十万,卡里还有两……近三百万吧?“胖子拍了拍身后的背包,小声说道。

    “那,走吧!”

    十分钟后,转悠了一圈的两人貌似不经意地走到一个摊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