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惟一世界 > 第一章 从一篇日记开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2030年6月29日,星期三,晚上十点整,天气晴。

    半个小时前,我看了一部关于日记的电影,不由萌生出写一篇日记的想法,这个想法一产生就难以抑止,于是我从抽屉里翻出一张a4纸,拿起签字笔……嗯,现在正在写……

    写点什么好呢?

    谈生活?谈人生?还是谈爱情?

    对一个父母早逝,长相一般,才华平平的人来说,生活也就那么回事,人生路还长,至于爱情……呵呵哒!

    细细回想,在过往的二十二年中,我生命中唯一的亮点可能就是那次奇遇了。

    所以,还是谈谈我的奇遇吧!

    记得那是2020年的夏天,那会我刚小学毕业,随同爷爷一起回到了老家龙湖市黑水县平桥镇苏家沟十五社。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或许应该是烈日炎炎,我在小河沟中搬螃蟹时捡到了一张记载有神秘功法的兽皮上面的字我一个都不认识,但一眼看去就能清晰明白其中的含义。

    难以描述我当时的心情,那一刻我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被无数网络小说、电视剧、动漫熏陶过的我激动难耐,在往后的日子开始瞒着爷爷偷偷修炼,期待一鸣惊人。

    兽皮上记载着一套锻体拳和八十一式冥想法,名字叫做真身……因为前面两个字模糊不清,我给这部神功取了一个名字无敌真身。

    请原谅我取名渣,毕竟我当时才十二岁。

    事实证明,无敌真身是真的,仅仅时隔一年就派上了用场

    那会我还在上初一,放学时在后校门被几位“大哥”借了点零花钱,回家后想不通,找了件旧t恤剪了几个洞就往脑袋上一套……

    昏黄的路灯下,愤怒的蒙面少年,一挑五,拳拳到肉,汗水肆意挥洒,激情澎湃,热血燃烧……

    那一刻我感觉天上的星斗是那么明亮,头顶的路灯在向我眨眼,连空气都多了股甜香味,似乎上天终于眷顾我这个命运多舛的老实孩子了。

    那大概是我过往的人生中难得快活恣意的瞬间,每当回想起,我都不觉嘴角含笑……此刻同样如此。

    难以想象,我靠着一天吃五碗饭,时不时偷吃点爷爷的补药爷爷是声名远播的老中医,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拥有了吊打五名校霸的能力,至此我修炼热情高涨,日练无缀,一晃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中,我一直怀着一份偷偷的窃喜混迹于普通人中间,缄默而低调,幻想着有一天……“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两分钟前,我接到了大学校友,蓉城修仙联盟盟主顾小军的电话,说是聚一聚,吃点夜宵,谈点事儿。

    对此我报有一定的期待值……听说那家小胖沙锅串串味道不错?

    说到这里,我得顺道提上一嘴。

    这个蓉城修仙联盟“成立于2028年,成员共七名,几乎囊括了蓉城地界的修仙中二病晚期患者。

    至于我为何会加入这样一个所谓的联盟,无它,无聊,有趣,暗爽而已身为超级高手的我混迹于一群只有缚鸡之力的菜鸟之中,看他们装逼,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这次也不知道顾小胖这家伙又要发起什么活动,如果还是以前那种诸如鬼屋探险炼心、名山寻宝钻山洞、拜访隐世高人多为六十多岁老骗子、大道争锋和其它省市的类似社团在qq群里互怼吹牛……我就懒得去了。

    毕竟这样的活动参加多了会有点腻歪……思绪也经常被带偏,害怕不小心一脚踩空,滑落无底深渊!

    胖子在电话里的语气有点急,所以今天就写到这里……嗯,这篇日记将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被我销毁我的秘密显然是见不得光的,这可能也是我最后一篇日记了。“

    放下笔,苏孚拿出打火机点燃了这篇刚生成的日记,见证了它在烟灰缸里化为一团灰烬,在马桶中粉碎消失的全部过程。

    几分钟后,苏孚换上短裤、t恤、家居拖鞋匆匆出了门,杀向目的地南河夜市一条街。

    …………

    22点35分,南河夜市一条街,小胖沙锅串串。

    街道树下的小方桌,沸腾翻滚的红汤锅,密密麻麻的竹签子,啤酒花生毛豆,背心短裤拖鞋,外加略显湿热的天气,很容易将人代入那个曾经的“峥嵘”岁月。

    “走一个!“

    一个二十出头,大饼脸,眯眯眼,穿着红色背心的肥壮胖子端起一杯啤酒与苏孚碰了一个。

    这位正是蓉城修仙联盟的总瓢把子顾小军……不对,刚落坐那会这家伙已经宣布:

    一乃万物之始,剑乃吾之道,从今儿起我就叫“顾一剑“了。

    “一个十分有想法的名字。“腹诽一句,苏孚一口闷干杯中酒。

    其实他知道,不管顾小军改啥名,大家私下里都叫他“顾小胖”或“胖子“。

    “说吧,啥事?”发现胖子只请了他一个人,苏孚就知道这家伙绝逼有事。

    “咳咳……“

    胖子干咳两声,又左右打量了一番,见没人注意到,这才以手贴面小声说道:

    “我昨天和南云省的莫道友视频交流了一会,他说……说蓉城最近弄个交易会!“

    “莫浩然?“苏孚对那个超级逗逼有些印象,在网上互怼过几次,只是没见过真人。

    但苏孚相信“莫浩然”绝对不是那小子的真名,在“修仙”这个圈子里混,姓氏后面不带个“浩然”、“长生”、“青云”、“风”、“凡”的都不好意在群里群名:全国修仙联盟总会说话。

    见苏孚似乎没太在意,胖子又连忙说道:“那是一个地下交易点,也就是传说中的黑市,据说有修仙者和异能者出没!“

    见胖子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苏孚差点笑出声来,但还是强行忍住,脖子一伸,脑袋凑过去,瞪大双眼:“异能者?”

    “对,修仙者和异能者统称非凡者……嗯,我就知道这么多了!“胖子摊摊手,一脸遗憾。

    “你的意思?”苏孚眉毛轻轻上挑,脸上换上若有所思的表情。

    “地点我已经打听出来了,就在东三环,展望路四十三号,长河舞厅,”说到这里,胖子顿了顿,一脸期待地看向苏孚,“陪哥们走一遭?“

    “什么时间?”

    苏孚知道胖子有点不放心,需要一个保镖,而自己曾经宣称练武十年,还表演过单手劈砖的绝活,自然是首选次选都放暑假回老家了。

    “听说那里只有每月最后三天开放,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

    “行!“苏孚想了想,反正回家也是趴窝看片,不如跟去看看,凑凑热闹。

    “多半又是一个修仙趴或异能cosplay。“

    苏孚不禁想起去年参加的一个类似活动,各种妖魔鬼怪在一个无水的大泳池里群魔乱舞,那场面……啧啧,大开眼界怀疑人生。

    见苏孚同意,胖子连忙从锅里捞起二三十串腰子递了过来:“整点!”

    苏孚接过竹签,用筷子将一个个鸡腰子扒到碗里,而后举起酒杯:“喝一个!”

    “干杯!”

    一杯喝下肚,苏孚不禁暗松一口气。

    不得不说和胖子这种超级修仙妄想症患者说话有点心累,好好说话不行么?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似的。

    害怕被人偷听,你整个包间呀!

    不提苏孚的内心活动,两人一阵胡吃海喝后,拍着肚皮走出了串串店,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杀向了长河舞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