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黄金瞳 > 第六章三河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虽然面试失败,但是眼睛中的异能,同时又收获一个蝈蝈葫芦,陈川的心情非常不错。

    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陈川敲了敲门,走进德叔办公室里面。

    “德叔是我,陈川!”

    不一会,里面传来一阵笑着,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跟我客气起来了,赶紧给老头子滚进来。”

    听见德叔声音,陈川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第一眼就看见一位美女坐在办公室里面,一身黑白二色职业套装,薄薄的黑色丝袜外加一双女士高跟鞋,再配着一米七左右身高,直叫人挪不开眼睛。

    身材好,容貌也是不凡,气质清雅而高贵,如同西方贵族小姐一般,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女子可比。

    杨静身材本来就好,洁白的肌肤如同玉石一般,一头靓丽长发淡淡散开,披在双肩之上,有着一种优雅高贵。

    即便陈川非常清楚,眼前这位美女绝对不是自己的菜,而且也早就见过多次。

    杨静跟陈川、恒宇不同,她是土生土长的美籍华人,祖辈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

    从小到大都没回过国内,也就是传说中的香蕉人,华人的面孔,美国人的心脏。

    不像陈川,即便生活在美国,可每当夜晚的时候,便会想起家乡种种往事,早晚都会落叶归根。

    杨静本身是福德典当行经理,时长鉴定一些西方文物,据说她的鉴赏水平很不一般,尚在典当行两位鉴定师之上,

    “杨经理,好!”

    看见杨静也在这里,陈川只好先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嗯!”

    杨静转身看了一眼陈川,淡淡点了点头,算是跟他打过招呼了。

    对此,陈川没有一点意外,仿佛早就料到了一样,上前对着德叔说道:“德叔,方才我淘到一个小物件,您能不能帮我掌掌眼!”

    “呦呵,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这个了!倒是有些稀奇。”

    “是什么物件?先拿出来瞧瞧再说。”德叔有些惊讶望了陈川一眼说道。

    陈川伸手将怀中的盒子取了出来,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面,说道:“还请您老掌眼!”

    半年多工作下来,他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帮人鉴定古董时候从不过手。

    不然,万一掉在地上摔碎了,算谁的!

    德叔见陈川没有直接递给自己,而是将盒子放到桌子上面,不禁赞赏一声,说道:“倒是学的有些模样。”

    杨静看着桌子上面的盒子,美目之中精光一闪,不用看就知道盒子里面的东西不错。

    否则,绝对不会用黄花梨做一个盒子。

    德叔拿起盒子没有直接打开,而是取出一个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方才长叹一口气。

    “你小子倒是得了一件好东西,南海黄花梨的盒子,典型清朝末期工匠手艺,精美不失大气,细腻之中仿佛透着一丝灵动。”

    “要是我猜的不错,盒子里面装的应该是一尊蝈蝈葫芦。”德叔把玩着盒子,慢慢出言说道。

    这话可是让陈川大吃一惊,道:“德叔,您怎么知道里面是蝈蝈葫芦?”

    “难倒您以前见过这个盒子跟蝈蝈葫芦!”

    “我自然没有见过,不过这个盒子上面早就雕刻出来,这就是一个清朝末期王孙公子装蝈蝈葫芦用的盒子,那么里面自然就是蝈蝈葫芦无疑。”德叔笑了笑慢慢说道。

    专门装蝈蝈葫芦的盒子,里面那么自然便是蝈蝈葫芦。

    倒是陈川第一次听说,还有专门装蝈蝈葫芦的盒子?

    “德叔,您老真是慧眼如珠!”

    “你小子别给我专捡好听的说。”

    德叔笑着回了一句,才将盒子打开,露出蝈蝈葫芦真容来,顿时不禁眼前一亮。

    顾不得跟陈川废话,仔细观察起来。

    这一次足足过去了五分钟时间,德叔方才将手中放大镜放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抬头看着陈川出言问道:“你小子可知道这尊蝈蝈葫芦的来历?”

    “德叔,您老就别逗我了,我哪里知道这个!”

    陈川嘴角一抽,蝈蝈葫芦他自然认识。

    可说到来历,他哪里知道这个。

    不然也不会让德叔帮忙掌掌眼。

    听到陈川的话,德叔一副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学无术的表情,将手中蝈蝈葫芦重新放到盒子里面推到杨静身前,道:“来,杨丫头你给这小子说说,也好让他涨涨见识。”

    杨静拿起蝈蝈葫芦略微把玩一会,轻声出言说道:“应该是一尊三河刘的蝈蝈葫芦,样式华美,包浆完好,是一件难得的精品。”

    三河刘!

    见陈川一脸漠然,德叔就知道杨静是对瞎子点蜡了,有点可惜看了一眼蝈蝈葫芦说道。

    “三河刘的蝈蝈葫芦,落到一个不知道三河刘人的手里,真是宝物蒙尘。”

    说到这里,德叔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在给他仔细介绍一下三河刘的蝈蝈葫芦珍贵之处,免得让他一下小心给弄丢了。”

    杨静沉吟一会,说道:“说起三河刘来,就不得不先说起蝈蝈葫芦的传承来历。”

    “蝈蝈葫芦历史悠久,据文字记载可上溯到唐、宋时期,盛于明清,实物有据可证最晚可至清朝康熙年间。”

    “其中清朝年间王公贵族子弟喜欢把玩或是欣赏蝈蝈葫芦。不过那时把蝈蝈葫芦称呼:关模子。”

    “随着蝈蝈葫芦在康熙、乾隆时期达到一个顶峰,慢慢传入民间市井之中。玩的人多了,对蝈蝈葫芦需求自然增多,不少民间工匠开始制作贩卖。”

    “其中民间工匠先驱者首推三河刘其人,代表作品有“和尚头”、“漱口盂”、“滑车”等等。”

    “当时三河刘蝈蝈葫芦的价值已经超过官模子,咸丰年间不论是达官贵人、富家公子,还是宫中太监、宫女,把玩的都是三河刘的蝈蝈葫芦。”

    “可想而知,当年也好,还是现在也罢,一尊三河刘的作品都是杂项收藏者的钟爱。”

    杨静有些怪异瞧了陈川一眼,说道:“这也就是在美国纽约,要是放在国内或者台湾、香港,只怕想要购买这尊蝈蝈葫芦的人都能排成长队。”

    不是收藏圈子的人,绝对想象不到对于杂项收藏者而言,一尊三河刘的作品无不等于压箱底的物件。

    其珍贵程度远超物品本身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