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最窈窕 > 第241章 说完就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幸好这是在宫里头,若是平阳跟着自己回萧家只怕茶盏不够她摔的。

    不过,自己还能回那个和丁婆婆一起住的萧家么?萧谣有些失神地看着平阳公主,平阳公主还以为萧谣这是看不惯她摔东西,不免讪讪地放了下来。她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萧谣,见萧谣果然转向了旁处不看她,这才松了口气。这些日子平阳在宫里头可没少摔东西,砚台最好摔打,茶盏最次。因为会摔得一脸茶水。

    萧谣可不知道平阳公主心里想的这些,她收敛了心神正转向滚滚公公,看他如何收场。就见滚滚公公不急不躁地拿着扫尘的鸡毛掸子,白胖的脸上冲他露出个堪称慈祥的笑容。尔后就冲着那几个静立着的宫娥从上到下就是一通抽。口中还连连说道:“让你们阴奉阳违,让你们装死!让你们看不起我家公主!让你们瞧不起皇家血脉...你们这些贱蹄子,公主发话居然敢装作没听见!你给我等着,明儿就禀了武公公,将你们全都卖进去。”

    宫娥一听要禀明武公公不由急了,也顾不得上头的吩咐再不敢试探了忙分辨:“公公喜怒,奴婢方才只是担心主子,奴婢这是怕公主没人伺候呢。”

    萧谣摇头,这宫女真是眼皮子浅的,这神仙打架避开还来不及呢,居然就这么让人给说动了。

    还是...

    萧谣摸着下颌的软肉,还是这宫里头的情形已经很明朗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投奔新主子了?太子,真的已经在宫里头一家独大了?萧谣觉得还有待商榷。

    滚滚公公听见这话果然越发生起起来,这样的事情若是不能杀一儆百那平阳公主往后还不被人欺负了?他也不听那几个人说,如花似玉的宫女们哭得梨花带雨也打动不了他这颗老菜帮子的心。滚公公索性扔了手里大秃的鸡毛掸子让人将这几个宫女带走,嘴角还噙着笑说道:“伺候的人多着呢,真以为飞上了枝头成了凤凰了?走了也好,我们公主这样的小庙装不下你们这样的大佛。”

    说着径自说道:“快走,快走吧!你们走了也好给人腾地儿。”

    萧谣冷眼旁观滚滚公公凭借着一己之力就将几个娇滴滴小宫娥说得险些就要涕泗横流。不觉在心底暗赞一声滚滚行事果断。

    待几人推推搡搡被带了下去,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时还有些别样的静逸温馨。屋子里渐渐归于沉寂,等屋子清净了下来,平阳才问萧谣:“怎么就想着进宫来了?谣谣就怎么就不听人劝呢?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平阳想起萧谣第一回来宫里头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怕她吃亏难免就要话重些:“谣谣,宫里头这就是个虎狼窝,你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还是莫要淌浑水。”

    萧谣就笑:“没你的消息有些不放心,如今见着你了,自然会走。”

    说着就站了起来,一副说完就要走的样子。

    平阳:“..”

    我让你走,却不是让你现在就走啊!

    萧谣走得潇洒,平阳看得郁闷。她真的不是嫌弃萧谣过来,她只是担心这这头罢了。但是萧谣显然是误会了!

    平阳一跺脚就要追过去。

    却见萧谣走了几步后,居然转头朝她“噗嗤”一笑,一双流光溢彩的大眼睛里全都是戏谑,平阳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妮子原来却是在打趣自己呢。

    “才几天没见,你个小谣谣变坏了。”平阳看萧谣的眼神泛光,虽口中嫌弃得不行,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喜悦。

    “最变也没有你变得厉害啊!”萧谣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平阳一抖一抖的抖着腮帮子上挂着的肉。

    萧谣顺着平阳公主越发圆润的脸往下看,果然不出所料地没看到平阳的脖子。这得多少肉才能堆砌起来啊!

    萧谣叹息:

    公主是越发圆润了。在这宫里头看来是没少吃肉啊!行啊,这是一进宫门,就又吃吃喝喝上了?

    平阳其实也很无奈。这些日子她其实是有出宫的机会的。但是一来不知道梁惠帝是不是要见她,二来就是她对自己又胖回来这件事情很是沮丧生怕被人看到丢脸尤其这人还是巴巴儿地对她好的人。所以当听见萧谣打趣她脸上的肉时,平阳就越发地不好意思了。

    滚滚公公一直跟着平阳,他是最知道平阳的苦衷。见平阳公主面上发窘,想到公主的不容易滚滚公公不觉心酸。忙冲着萧谣使眼色,让她放过平阳莫要再多说了。

    萧谣却没有善解人意地停住了不说,而是冲着平阳不由分说就是一通念叨:“你说说,你是如何应我的?口口声声说要让身上的嘟囔肉离了身上,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这哪里是应我,这分明就是应付我么!”

    萧谣越说越气,不多时就气得呼哧带喘。

    平阳公主心里有愧,忙拉着萧谣的衣袖解释:“谣谣,我没应付你。待我出宫后我就一个月不吃肉,行不行?”

    这已经是一贯跋扈的平阳公主第一次低头。

    萧谣却板着脸看都不看平阳公主,既不说话,也不表态。她只是紧锁着眉头,一副“我都快要被你气死了,你想不想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气晕了?”

    平阳牙一咬:“要不—两个月?”

    萧谣看着被平阳捉住的手指,也不怎么见她动,平阳公主只觉手下一轻,有些失落。平阳想了想,决定坑一把小丫头。还不等想出坑人的法子就萧谣她答非所问地说道:“都说十月怀胎。”

    哎呀,这丫头就是太小了,人也单纯的过分。这大喇喇地说什么十月怀胎,真的好么?

    萧谣可不管好不好的,只是不耐烦地盯着平阳公主。眼睛里还带着冷意。

    诶,真是要败给这个小姑娘了不过谁叫自己肥肉上身,先犯了错呢?犯错的人还是请了萧谣看一看她在宫里头搜刮的金银珠宝来。

    萧谣这姑娘什么都好,什么都合着平阳的心意。就连萧谣这喜欢宝石珠玉最爱金子的性子,平阳都觉得好。

    她是没法子同那些文臣之女们坐到一处听她们之乎者也,说着:“这话何解?”“出自哪一典故”....

    平阳自幼就不喜欢同他们这些人一道,即便勉强自己去,最后也会不欢而散。

    平阳叹口气,终于知道什么叫道不同不相为谋了。看看面前的萧谣同自己多契合?就连送东西给萧谣他都能一下猜出萧谣最喜欢的是什么。

    若能够让萧谣不计较自己这些日子的胡吃海塞,平阳觉得自己的这一箱子的亮闪闪给萧谣也值了。怕就怕萧谣不同意。萧谣没让她操心,因为萧谣也的确如平阳所愿地被打动了。

    待平阳听说萧谣原本让她六个月不吃肉时,心里真觉得这一箱子红红黄黄之物给了萧谣实在是太对了。

    萧谣却觉得这个平阳傻公主是真的好骗,她原本预备让平阳公主一月不吃肉,哪知道这会儿不仅让平阳三个月不吃牛腿肉,还添了这么多的金银。

    萧谣觉得自己从来都是个磊落之人。决定给平阳公主提个醒儿,也好减少损失。

    “公主,您的这一箱子好东西就当是给我添妆了您看可好?”

    平阳嘴角上翘,就知道萧谣说归说笑归笑,但是从不贪婪。真是一个好姑娘。

    好姑娘萧谣揉了揉耳朵,诧异地看向平阳公主:“公主您能不能再说一遍?”

    “这不是给你添妆的,你成亲是大事儿,可不能用这些来路不明..”

    “来路不明?”

    萧谣盯着平阳看着,只静静地看着她。待平阳开始心虚时,才说道:“您贵为公主,又是嫡公主怎么说也是金枝玉叶,可不能以身涉险。”

    萧谣想起那位自从出事就一直无声无息的皇后,眼皮子一跳开口问平阳:“皇后呢?”

    平阳摇头:“我来就没见过,也没敢问。”宫里头的人虽觉得皇上抱恙,皇后不在,但是因为她去了平安寺,就都往求佛上头想了。

    就连绿嫔也说了几句酸话,直说皇后娘娘一把年纪这还学着人家争宠呢。

    萧谣点了点头,二人也就住了口。并不围绕着她说话。

    “谣谣,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只是想找个同你相配的好物件。”平阳冲萧谣眨了眨眼睛:“毕竟不是什么俗物都能配上你的。”

    萧谣心里升起暖意,说话却是毫不客气:“你怎么同你那好皇妹一样的酸了。”

    说是什么配不配的,自己虽然如今被人唤一声萧相之女,其实根子上是一位睿智慈祥的乡村婆子抚养长大的。

    自己就是一个村姑,有什么的。

    平阳最不喜欢萧谣贬低自己,见状就挠。萧谣是一挠就笑。不多时,屋子里就传出了欢声笑语来。

    滚滚公公摸着自己的鼻子,觉得自己陪伴平阳二十几年却抵不过萧谣的几句话。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但是到底很是感激萧谣此番进宫来。

    她一来,就好多了。

    公主也应下往后不敢胡乱吃了,公主的脸上再次有了笑容。这些都让滚滚忘了吃醋,跟着高兴。

    但是有人却不想让他们过得太开心。不多时就听见外头有人在说话,滚滚皱着眉头往外走,呵斥了来传信的宫娥后,抹了一把脸才又走了进来。

    “出事儿?”

    萧谣的话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却很笃定。

    滚滚公公心里游戏乱,他稳了稳身形,轻咳一声清了嗓子后才是说道:“没事儿。”

    “真的没事儿?”萧谣目光冷峻地盯着滚滚公公,自嘲一笑:“我还以为滚滚公公对我极好呢,看来这是怕我扰了平阳的清净?”

    “到底是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啊!”平阳公主也气了,她气得是滚滚居然不信任萧谣。

    “禀告公主,侯公公死在了后头的那处废弃的园子里。”滚滚不敢怠慢,忙将前因后果悉数道来....

    大梁后宫里头有个冷宫,但是冷宫里头因为有犯了错的宫妃宫娥,倒也没那么荒芜。而后头的那处废弃的园子,那真的是败落的很。但是刘太后说那边有个说道,轻易不能将那院子拆了。

    后头又有人说,那座院子从前很是让人羡慕。只是后来听说死了好几个人都扔在了那里吓得底下的内侍宫女们全都绕着走。那处少有人去,谁知道就有人死了,死的还是太后身边的侯公公。这样的情形,颇有些真是意料之外仔细想想却又是情理之中。

    只是侯公公虽不是太后的心腹,但那也是太后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比冷宫还要清冷的院子,这任谁都会浮想联翩一番。

    “奴婢从前就说过那个侯不会长寿,如今总算是验证了吧?”

    滚滚公公难得地说人不是,实在是他太不喜欢侯公公其人了。那人面相阴冷,人也阴郁。平阳幼年时去太后娘娘宫里头请安时,险些被他给吓着。

    平阳显然也还记着这些事情,沉默了片刻后才道:“算了,既然死了,就莫要再议论他了。”她看着这满室的金碧辉煌叹了口气。

    皇宫里住着的人是大梁过得最养尊处优的一群人;却也是如草芥般的人命。

    就是这样矛盾之处,却吸引着宫里头的人熙熙攘攘挤进来为名利。

    平阳这一对主仆不过是相顾唏嘘一遍罢了。而他们对面的萧谣脸色却是不怎么好。

    平阳絮絮叨叨说好多,却不闻萧谣的声音。忙拉着萧谣:“怎么了谣谣,为何不高兴?”

    滚滚这位眼中时时都是自家主子的人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来时的使命,冲着平阳就将侯公公死前曾经同萧谣和背锅老头一道见面的事情,还有萧谣就是背锅老头带进来之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这可真是龙潭没闯先就陷入泥淖掉进了虎窝。

    萧谣不禁叹息:这背锅老头这回是真的要背个锅了!

    她站了起来,看向外头急急忙忙转悠却又不敢进来的宫女,眼皮子跳了跳问滚滚:“是不是他们让我跟着过去?”

    滚滚点头后就开始后悔:“奴婢都说了,萧姑娘是过来看我们公主的,她们想见,但是我们公主不放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