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瓦釜雷鸣(求票票)

第四百九十七章 瓦釜雷鸣(求票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昔年初入新郑的时候,听闻九公子少年之时喜好酒色,故而落下病根,如今却是显现出来了,胸腹之中淤积过甚,肝火过盛,长期如此,非长久之象。”

    “看来近些时日,九公子心中颇有些怨气啊。”

    “芊红,看茶!”

    并未离开凉亭,吩咐伺候在侧的侍女,条案陈列,精致的瓜果点心陈放其上。待客人奔至,各就各位,均随伺再旁,以添温香。

    之前虚守传语的时候,周清就已经感知到他们的到来,目光扫视眼前的二人,均是流沙的支柱,更是如今的韩国重臣。

    一位是执掌廷尉刑罚的九公子韩非,紫衣加身,贵气翩翩,神容俊逸,风采卓然,只是观其神色,却有些像病了一般,红润不显,略现苍白。

    另一位是执掌新郑城外十万大军的卫庄,黑色锦衣加身,一条金色的护额束发,眉目冷酷,罕有言语,跪立一侧,自顾沉思。

    闻周清之语,白芊红再次取水,滚沸,毫叶加持,沉浮玉盏之内,双手印诀挥洒,各有异香扑鼻的茶盏浮现在每一人的条案之前。

    “武真君早就料到会有今日?”

    紫衣贵公子微微一笑,虽神容之上红润未显,但仍是意气盎然,非寻常之人可比,端起面前冒着热气的茶盏,清民之,明眸看向周清。

    “不,九公子应该也料到会有今日,鬼谷的这位应该也料到会有今日,紫女姑娘应该也料到会有今日,韩国最好的机会乃是在九公子少年之时。”

    “那时,秦国内政混乱不已,赵国长平之战未曾修复,魏国信陵君远走,庙堂震动,如此,对于刚登位的韩王来说,一切都是有机会的。”

    “可惜,可惜了!”

    在场都是聪明人,都是能够一眼看到如今诸夏大势走向的英杰,或许,荀况所言,天命可改,但那需要很强大的力量与机缘。

    然而,有些事情却是只有做了之后,才能够知晓结果的。所以,流沙出现了,新郑崭新的局面出现了,夜幕独大的场面不存了。

    不过,如今毕竟不是大争之世,秦国不会放任韩国的成长,赵国与魏国同样不会如此,尽管为三晋之国,但谁也不愿意看到邻国的强大。

    邻国的强大便是自己的威胁!

    鬼谷纵横首重抉择,卫庄抉择如此,破局而入,虽有所得,但已然功亏一篑,紫兰轩亦是如此,大厦将倾,紫兰轩将不复存在。

    “武真君是在为韩国可惜?还是为韩非可惜?”

    随意闲聊,并未有往日的针锋相对种种,听对方之言,韩非轻轻一笑,或许是如此,或许不是如此,关键是现在的情况如何。

    轻语之,好奇而问。

    “都有吧。”

    “韩国建国近两百年,当年强横之时吞灭诸国,传承而入,也有不俗的风华,想到不久之后,再也看不到了,颇为可惜。”

    “至于九公子,身负旷世大才,却家国所累,如何不可惜!”

    胸怀天下之才,却无天下之心,数年前,其人曾将足本足刻的书简让自己转交秦王政,已经表明他的决心,誓死与韩国共存亡。

    是所谓,天不爱韩,何生韩非于韩也!天若爱韩,何使术治当道也!

    “哈哈,韩非何有身负大才?若负有大才,何以有今日。”

    “韩非生于韩国,长于韩国,韩国就是韩非的生命,若是以韩非己身可以挽救国祚,何乐而不为?”

    清亮的为之一笑,其音夹杂无言的苍凉之感,举起手中茶盏,未曾细细品味,徐徐观之,摇头不住而叹,明眸深处,没来由一丝伤感回旋。

    归于新郑数年来,自己每日都在殚精竭虑,为新郑的崛起而努力,而与此同时看到父王、四哥、张开地等人的存在,又是没来由的痛心起来。

    只手岂可扶天擎?

    流沙之内,鬼谷卫庄、紫兰轩紫女姑娘也从一开始的心思异动,逐渐众心合一,可是,姬无夜的夜幕他们可以破开,然则,笼罩在新郑头顶百年的夜幕却实在是难以撕开。

    每当撕开一角,便会有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将其修复!

    对于他们,自己是多余的,是捣乱的,是可有可无的,是拖累韩国的……,这些种种,自己都明白,可是自己不能够放弃。

    如果自己都放弃了韩国,那么,子房该有多么失望,红莲该有多么失望。如果自己放弃了韩国,它日,不知道子房与红莲又是一个什么模样。

    “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世溷浊而不清。”

    “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吁嗟默默兮,谁知吾之廉贞,新郑之内,谁又能真正明悟韩非之心!”

    “昔年,大王入新郑同九公子论道,九公子曾言,法行天下是你之夙愿,不知如今还是这般否?”

    观朝局是黑暗与腐败,观己身之无能为力,数十年前的楚国大夫芈原作《卜居》,而今,轻语歌曰,颇有一股跨越时空的力量。

    真可谓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天地之道,有舍便是有得,有得便是有舍,韩非舍弃了一条通向法行天下的捷径,就意味着他的路将崎岖不堪。

    身躯挺立,放下手中的茶盏,周清看向身前不远处的韩非,轻语之,这般大才,若是为大秦所用,当是大秦之幸事。

    “你的法,需要是一个强权的王,而今诸夏,只有大秦之王可以做到这一点。”

    “同样,大王也需要一位能够为其铸造天子之剑的大才,现今中枢重臣虽多,但能契合大王之心者没有。冠礼亲政以来,扫荡长信侯、文信候,清理朝政晦气。”

    “大王敬仰商君,是故,可以将卫国的国祚保留,宗庙保留,将其置身于秦国之内而不触动,九公子若是入秦,只要有心,韩国未必不可保?”

    “这一点,韩王知晓,太子知晓,血衣候知晓,九公子以为然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