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瘦了(大章)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些瘦了(大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老医者拱手对着卫元君角一礼,而后看向鲁勾践三人,单手轻捋颔下短须,摇摇头,此毒自己实在是解不了,除非能够找到医家念端大师。

    医家念端大师乃是百年前医家前辈扁鹊的传人,为医家核心中的核心,些许乌金丸的毒,自然是手到擒来,语毕,便是不再多说。

    “医家念端!”

    “据我所知,念端大师从去岁初就进入咸阳宫了,寻常人根本无法接触到大师,纵然念端大师可以出咸阳宫,那也不知道是何月何日了。”

    从老医者口中听闻医家念端的名字,鲁勾践那本就凝重的神情更是眉头一挑,同身侧的赵飞雪相视一眼,说起来,念端大师入咸阳宫还与其父亲赵震有关系。

    当初为了从秦国武真君的手中救下赵震大侠与嚣魏牟将军,念端大师甘愿身入咸阳宫三年,如今满打满算也才一半的时间。

    虽知晓念端大师可解此毒,然其身份非凡,一般人不可能见其面,这……又是一个极大的问题,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七日。

    “念端大师医术超凡,既然寻常人见不到大师,不如我持陉城书馆的令牌,请如今在秦国的赵国使者觐见秦王,让念端大师出咸阳宫诊治韩少侠与天明。”

    “鲁大侠,你觉如何?”

    以陉城书馆的面子,赵国使者定然遵从,如此,将念端大师从咸阳宫请出来不是不可能,只要念端大师可以出宫,以大师的秉性,定然可救二人。

    赵飞雪口中喃喃脆语,突觉这种可能性成功极大,连忙面上一喜,看向鲁勾践,同时脚步微动,行至公孙丽身侧,双手拉住其柔嫩的臂膀,安慰些许。

    “赵国使者觐见秦王!这……应该可行。”

    鲁勾践闻此,略微沉吟,便是颔首,不失为一个好方法,秦赵虽敌对,但以赵国使臣请念端大师出宫,于秦王政来说,不算大事。

    “不妥,不妥!”

    “诸位可能没有听到消息,据本王所知,七日前,秦国关外大营增兵十万,屯于上党,虎视赵国,如果这个时候,赵国使臣觐见秦王,被秦王应允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这位女侠所言也不无道理,比起赵国,公孙姑娘,我们卫国更为适合,你身为我们卫国人,本王能够做的不多,但这块令牌应该可以助你一二!”

    “缘由卫鞅与文信候的渊源,秦国始终没有灭卫国宗庙,此令牌代表着本王,若持之,秦王定然会答应将念端大师放出咸阳宫,如此,事情可成。”

    然则,中山剑馆鲁勾践之语刚落,一旁静静聆听诸人之语的卫元君角却是上前一步,单手摆动,头颅摇晃,深觉此计不妥。

    将目光看向身前的公孙丽,轻叹一声,旋即从怀中取出一块黝黑的令牌,深深看了一眼,便是将其递给公孙丽,同时,口中之语缓缓。

    “而且,本王还会派出王族使者,以使秦王不疑。”

    卫元君角继续应言,分析眼前大势,无论如何,也是卫国使者觐见成功的可能性最大,看着公孙丽接下手中令牌,面上微微一笑。

    “公孙丽谢过大王!”

    此等恩情,不枉公孙家族为卫国抛洒热血,爷爷的血也没有白流,大王如此厚待自己,若此行能够请出念端大师救治天明和大师兄,定要替大王谋划复兴卫国。

    纤细的双手紧紧握着那块黑色王族令牌,心间深处百感交集,脑海中回忆着往昔卫国的一切,大王终究未负她们公孙家。

    绝美的姿容上,那略显通红的眼眸深深看向卫元君,屈膝再次跪拜,以表礼仪。

    “公孙姑娘,快快请起,比起公孙家的付出,本王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见状,卫元君角不由得再次慌乱起来,连忙上前一步,将公孙丽搀扶而起。感受着从公孙丽身上荡漾的忠义之心,心中一声叹息。

    “大王,民女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师兄和天明中毒颇深,所以民女想要即刻离开野王,前往咸阳,待他们的伤势完好如初,民女再返回野王,叩谢大王。”

    得卫元君相助,于公孙丽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惊喜,若是不差,凭借手中王令和卫国使者,定可以请出念端大师,救治师兄与天明。

    心中急切万分,一刻也不能够停留,无限的希望从心间深处迸出,再次双手拱起对着大王一礼,脆声而落,等待卫元君的回应。

    “哈哈,本王这些年一直待在野王,若是公孙姑娘日后有暇,随时可以回来。”

    “本王明白公孙姑娘的心情,既然这样,那本王这就安排下去,准备马车、护卫、使者,以方便公孙姑娘行事。”

    卫元君角朗朗一笑,点点头,便是从厅前唤来一位中年锦衣男子,快速的将一道道命令下达。听此,公孙丽三人面上笑意绽放。

    不过两柱香的时间,那人便是返回复命,诸般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感此,卫元君当先一步走出厅堂,公孙丽等人随后。

    府邸的后方宽阔庭院内,三驾外表奢华无比的马车动静其上,一侧更有十多位身披重甲的精干兵士,手持长剑戈矛,周身扩散浅浅的元力气息,修为不弱。

    挑选的卫国使者也是准备好,正是那先前办事的中年男子。公孙丽未敢拖延,将韩申与小天明缓缓的送入马车之中,同鲁勾践、赵飞雪二人和卫元君告别。

    卫元君角拱手朗笑,目视着公孙丽一行人入马车之中,随之,左右看了一眼,又是十多位身着粗布麻衣的剑客出现,并未多言,十多个呼吸之后,三驾马车同身侧的骑兵、护卫消失在府邸之中。

    “公孙姑娘,见谅!”

    半顷之后,卫元君仍停留在偌大的后方庭院内,隔着遥远的距离,目视咸阳所在的方向,长叹一声,深深的一礼,公孙家族世代忠君,自己这般行事,心虽不忍,奈何?

    “卫元君,王令交给公孙丽了?”

    而对于身侧那不知何时近前的灰衣男子来说,只要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都在掌控之中,便是最好的答案,观卫元君动作,眼眸流出一丝嘲弄,而后轻道一声。

    “一切都按照大人的意思,将黑龙令亲手交给公孙丽,再有大人的手下护持,一路之上,不会出现问题。”

    灰衣男子的身份卫元君不清楚,但他手持秘密王书,便代表着秦王亲自,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够违背,困居在野王城邑,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能够为秦王办事,似乎还代表着自己有用。

    若是公孙丽真的可以入宫,以其卫人的身份,未必不可以护佑自己,护佑卫国的宗庙,比起流浪在诸夏成为剑客,对公孙丽来讲,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

    “很好!”

    清冷的声音落在,那位灰衣男子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继续停留片刻,卫元君也是离开后方庭院。

    “这里就是咸阳!”

    日夜不停息的赶路,从野王到咸阳城,足足花费两天两夜的时间,午时一刻,便是一行车队从咸阳南门进入城中,车队的前方,飘扬着卫国的旌旗。

    三驾马车中,卫元君亲派的使者占据一辆,公孙丽与赵飞雪、天明占据一辆,鲁勾践自己独占一辆,时值午时,正是咸阳城热闹非凡的时刻。

    宽阔的中央大道上,马车所进,没有任何行人拦阻,道路两旁,大量的商铺、酒肆涌现,顺着浅浅的秋日凉风,虚空中漂浮着馥郁的清香。

    赵飞雪从一侧的马车窗口看向外面,对于自己来说,还是第一次前来咸阳,看起来,和邯郸差不多的繁闹,只是这里的秦人居多,口音多迥异。

    但对于同居于马车内的公孙丽来说,咸阳城再热闹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两天两夜的时间,怀中的天明仍旧昏睡不起,除却本能的喝下一点水,没有进食任何东西,那原先红润可爱的面容也变得昏黄瘦弱起来。

    “卫元君手下竟然有这么多的先天武者!”

    另一驾马车中的鲁勾践虽不是第一次前来咸阳,但一路之上,对于卫元君派遣的那些武者倒是好奇起来,他们的修为都是先天精英层次,不说和赵飞雪相比,但也远超公孙丽。

    一共有十四位先天武者,从离开卫元君府邸之后,便是跟随着自己等人,期间也没有露面,但自己身为化神武者,灵觉可以感受到。

    这样一股力量,对于困居在野王城的卫元君来说,已经是很强了,秦国竟然允许?亦或者说,以秦国的实力,根本不在乎?

    不解其中更深层次的含义,一行车队从城南而入,行入西城区域的诸侯国行人馆之中,卫国身为秦国的附属国,尽管地位不高,但也是诸侯。

    “丽妹妹,你现在就要入咸阳宫?”

    卫国一行人刚入行人馆中,公孙丽便是拿出手中的王令,将怀中的天明交托于赵飞雪,己身略整凌乱的绯红衣衫,欲要同卫元君派遣的使者一同入咸阳宫。

    或许自己不进咸阳宫也是可以,但看着天明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下去,自己恨不得直接将念端大师从咸阳宫拉出,将其拉到天明跟前,将其直接治好。

    只要那秦王应允,自己就立刻带着念端大师前来行人馆!

    “飞雪姐姐,劳你暂时照看天明和我师兄,大王已经帮助甚多,而且王令都在我身上,想来大王也是知道我要前往咸阳宫的!”

    连续两天两夜不曾合眼,公孙丽的精气神却未见低迷,反而如今靠近咸阳宫,双眼中更是泛着淡淡的神采,从怀中拿出大王给的黑色椭圆形令牌,其上一个古朴的秦篆烙印其上。

    与此同时,公孙丽所在的行人馆房间之外,同来的卫国使者也身着正装而来,华丽的锦袍加身,束冠而起,看着正从房间出来的公孙丽,眼中也是一亮。

    “哈哈哈,公孙姑娘,大王来时的路上有叮嘱,说是姑娘定然忍不住要直接进宫,故而在下已经准备好,面见秦王之时,有大王留给姑娘的令牌为证,请出念端大师不难。”

    “而且,为了体现卫国对于秦王的尊重,大王也为公孙姑娘备好服饰。虽然姑娘姿容不凡,静雅贤淑,但诸般礼仪不可费,还请姑娘沐浴更衣。”

    中年模样的卫国使者对着公孙丽拱手一礼,脑海中翻滚着来时大王所言,尽管不解其中深层次含义,但照做就行了,对着身后跟来的两位侍女挥手,那二人便是各自拎着一个见尺方圆的红色木箱,行至公孙丽跟前。

    “要……这么麻烦?”

    公孙丽身后的赵飞雪闻声,不由得秀眉一皱,面见秦王要这么多礼仪?不过,自己也没见过赵王,根据馆主所言,好像宫廷礼仪很多。

    “秦国乃上邦,卫国为小国,礼仪自然要做的周全一些,以免有所差错。”

    卫国使者点点头,简单解释道。

    “麻烦使者了!”

    看着近前的两位妙龄少女,手中各有一个精致的红木箱,里面盛装的应该是大王为自己准备的觐见服饰,既然是大王准备的,那么,想来必有道理。

    公孙丽没有与使者争辩,便是返回房间,只要能够令秦王满意,令秦王下令,一切都是值得的。

    半柱香之后,一只巨大的精致木桶搬入房间,顺带的还有一只只木盆盛装的百花花瓣,陈放在房间之中,一缕缕幽香弥漫。

    随其后,又是六位从行人馆调遣的年轻妇人入房间之中,给予服饰,见如此阵仗,赵飞雪心中狐疑不已,见一个秦王至于吗?

    一片片花瓣落入木桶之中,一股股热气升腾而起,公孙丽除去所有衣衫,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白皙的肌肤外显,曼妙的身躯缓缓没入其中,己身没有任何动作,任凭六位妇人给予摆弄。

    三炷香之后,在那六位年轻妇人的手下,公孙丽浑身上下为之散发更为柔亮的光芒,从木桶中起身,那初显成熟的体态玲珑有致,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足带着点点的水韵踏在一旁的绒毯上。

    修长的丰腴涌现一缕别样的红润之感,纤细的腰肢婀娜,高耸而立的山峰荡漾,昂扬的脖颈更是柔媚,绝美的姿容韵光扩散。

    一时间,再旁伺候的六位年轻妇人都看呆了。旋即,没有迟疑,打开卫元君带来的两个小木箱,一者为服饰,一者为装饰。

    浅淡的橙红色长袭纱裙纬地,散发百花娇艳的薄纱披肩,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中间镶嵌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美玉,段带左侧更是丝绦垂着一块上等环玉。

    湿润的长发缓缓擦拭,伴随着公孙丽自身内力的催动,在六位夫人将衣衫穿戴完毕的时候,也为之清爽,一根镂空金簪斜插而入,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

    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因不复少女而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吱!吱!吱!

    赵飞雪与那位卫国使者院外等候了足足快一个时辰,终于,那一直紧闭的房门为之打开,当先便是一位明眸娇颜的丽人浮现在眼眸深处。

    “你……你是丽妹妹!”

    赵飞雪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丽妹妹姿容绝色,但如今历经沐浴更衣的丽妹妹却仿佛更为惊艳了,近年来,诸夏流传天人劫,其内有魅惑帝辛的苏妲已。

    流传中,苏妲已的姿容身段,艳冠天下,就是仙神也为之倾倒,堪为千秋绝色,不然何以征服帝辛,但在如今赵飞雪看来,丽妹妹同样有这个潜力。

    “飞雪姐姐,我该进宫了!”

    公孙丽点点头,身后的六位年轻妇人仅仅跟随,以免纱裙凌乱,脆语而落,美眸闪烁,将视线落在同行的卫国使者身上。

    彼此相视一眼,点点头,这一回,没有任何其它的礼仪,怀中携带者大王送给自己的王令,徐徐走出院落,对着寻声而来的鲁勾践微微一笑,登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驶向咸阳宫。

    卫国使者端坐在马车之前,未敢与公孙丽共处一室,顺着长长的直道,从咸阳西城行入咸阳宫正门之前,直接便是被守卫森严的兵士拦阻。

    “还请公孙姑娘赐下令牌!”

    使者翻身走下马车,对着那些守卫兵士点点头,而后行至马车的窗户跟前,躬身一礼。

    数息之后,一直纤细白皙的手掌从窗户深处,一只巴掌大小的椭圆形黑色令牌出现,落在那卫国使者的手中,见此,面上为之一笑,连忙走到那些兵士之前,将令牌和王书呈上。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那守在正门的兵士接过这两样东西,对着卫国使者看了一眼,又瞥了不远处的马车,没有多言,将东西交给身侧的同伴,让其快速前往宫内,通禀大王是否要见他们。

    半柱香之后。

    豁然间,一道由远而近的急促马蹄之声从咸阳宫内传来,不由得,那守在正门前的诸多兵士为之神色一变,根据宫规,咸阳宫内是禁止纵马而行的,但现在竟然出现了。

    转过身,将目光看向咸阳宫深处,巨大的宫墙通道深处,一队身披黑色重甲的骑兵快速奔至,领先一位直接翻身下马。

    “见过卫尉!”

    “见过卫尉!”

    “……”

    竟是卫尉李信,其人近些年一直守卫在大王身边,颇得大王器重,更是在短短数年之内,从一介宫中守卫,升至中郎将,再升至卫尉。

    不仅如此,近来宫内又有传闻,大王或许会让卫尉入军,获取战功以封爵,可见器重,如今,卫尉竟然纵马而至,想来是大王应允的,但一个区区卫国使臣焉得大秦如此。

    “你们从卫国而来?”

    李信翻身下马,身披重甲,腰腹长剑,行至宫门前的卫国使者身侧,前后深深看了一眼,能够令正处理政令的大王如此动容,此行应有非常人。

    “见过将军,我等从卫国而来,因要事求见秦王,王令与文书已经交付!”

    卫国使者深深躬下身躯,未敢直视,听刚才那位宫卫而言,其人为咸阳宫卫尉,这个职位可是不简单,如现在的大秦国尉蒙武,便是从卫尉而出。

    不出意外,此人必然是将来的大秦军中高层,甚至有机会登临前将军与上将军的位置,自己不过卫国小人,未敢任何逾越。

    “传大王口令,卫国使者公孙丽可以觐见,但你就不用进去了!”

    对着那人点点头,李信未敢有所迟疑,在出来的时候,大王就已经吩咐,让自己速速将宫外一位名叫公孙丽之女子带过来,根据刚才自己的灵觉探察,马车之中却有一位女子。

    “这……,是!”

    一语出,那卫国使者神情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浓郁的不解,再次拱手一礼,转身走向身后的马车之旁,将事情缓声说道于公孙丽。

    数十个呼吸过后,那卫国使者再次走到李信跟前,礼仪而下,便是待在宫门前一侧,让开马车行进的道路。李信则是再次翻身上马,引领着这驾马车驶向兴乐宫。

    “公孙姑娘请!”

    卫尉李信开路,一路畅通,领着身后的这驾马车,路过咸阳宫正宫,路过章台宫正宫,路过巨大的演武场,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带着身后略微缓慢的马车行入兴乐宫所在之区域。

    那里,巍峨壮丽的宫殿林立,高耸而立的鸿台依旧,铁血非然的大秦兵士巡逻不断,重重拦阻之下,马车一路行至兴乐宫正厅之前。

    李信上前,轻语而出,下一刻,一位姿容绝代的丽人从马车缓缓而出,身入陌生之地,一路之上,虽觉秦王不让卫国使臣觐见不合,但既然到了这里,秦王既然愿意见自己,那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谢将军!”

    公孙丽福身一礼,身着华丽的锦袍,雍容的贵气中又充满朝阳的英气,顺着面前这位年轻将军的指引,小步行至眼前的宫殿,行至这座有诸夏最为尊贵之人存在的宫殿之内。

    殿内很是安静!

    公孙丽入宫殿之内,单薄的身躯没来由的感受到一股压力,头颅低垂,未敢近前,缓缓而行,左右眼角的余光看过去,一位位宫奴、侍女在列。

    同时,自己也能够感受到在这座宫殿的最前方,最上首,有一个人正在看着自己,正在俯视着自己,令自己浑身不住的为之一紧,为之惊悸。

    “民女公孙丽见过秦王!”

    未敢在殿内行进太深,不过十步,便是躬身跪拜,双手触地,脆音而起。清脆的声音荡漾在偌大的殿内,余音不绝,久久回旋。

    “你有些瘦了。”

    数息之后,一道清朗的回应从殿前上方而落,缭绕与公孙丽耳边。

    “秦王见过民女?”

    瞬间,公孙丽神色微变,这道声音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秦王之人自己绝没有见过。然听此言,似乎秦王见过自己,念及此,明眸为之闪烁。

    “请秦王恕民女冒犯!”

    不过,随着自己的一言落下,上首在没有半点回应,公孙丽心中奇异,脑海中思绪繁杂,一时间也想不太多,天明与大师兄危在旦夕,无论如何,自己都要行之。

    数息之后,厅前上首仍没有半点回应,公孙丽心中略微急切,强忍着周围传来的压力,缓缓抬起头,看向厅前最上首。

    “公孙丽,寡人……等你很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