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大晋太宰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弹冠相庆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弹冠相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马虓是坐镇许昌的藩王,他有持节的权利,可以一声令下就杀掉任何军中的将校,王浚就是他属下的将校,当然也在诛杀之列。

    不论如何,在司马虓的眼皮子底下太子被杀,对他而言都是一个奇耻大辱。和其他宗室一样,司马虓也从来不相信什么贾南风有孩子的事,身为宗室远亲,太子死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他又不是什么爱出风头的宗室,没有太大的野心。

    可现在这一切一下子把司马虓推到了风口浪尖,回过神来的司马虓,现在就想要把王浚救出来泄愤。

    “殿下,东中郎将王浚,昨日说接到了洛阳的命令,去洛阳复命了。”不多时,出去寻找王浚的人就回来禀报,王浚已经不再许昌,早在昨日就去了洛阳。

    “好,是皇后,皇后早就算计好了,本王疏忽了。”司马虓呆坐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天才笑道,“够狠啊,本王差点忘了,汝南王、楚王可都是死在她手里。把消息禀报给洛阳,皇后可是等着本王报喜呢!至于民间就按照真相散播出去。现在马上派人去收殓太子的遗体,至于太子的两个儿子,这次给我看住了!”说到最后,司马虓的目光已经变得非常吓人,“在死一个,你们都给殉葬。”

    “臣下明白,殿下请息怒。”一众将校全部低头,不敢正视暴怒中的司马虓。

    如果不出意外,贾南风正在洛阳等着喜讯呢,司马虓就给她这个喜讯,至于其他的么,他司马虓可不准备替贾南风张目,太子身亡明明就是贾南风下的令,这件事必须让所有人都知道。

    “好,这小子终于是死了。”贾谧听完孙虑的话,不由得弹冠相庆,随后眉头就是微微一皱,搬起脸吩咐道,“你先洗洗,然后回宫。”

    随后把目光放在王浚身上道,“东中郎将的帮助,贾氏绝对不忘,我贾谧并非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等一下随我进宫,向皇后禀报这个喜事。”

    “那就是多谢侍中了!”王浚冲着贾谧作揖,贾谧虽然官位不高却权利极重。有了他的帮助,相信范阳王应该不至于找自己的麻烦,知道适可而止。

    王浚比孙虑来到洛阳还早,下令撤走司马遹身边的军士之后,他就猛然想起来,司马虓是出镇的藩王,手中有持节的大权,可以对军中将校随意处置,执掌生死。回过神来的王浚一下子就明白,自己有性命不保的危险,一旦司马虓大怒要杀自己,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王浚一刻也不敢在许昌停留,骑上快马就奔着洛阳而来。要是王浚知道司马虓得知事情经过的反应,一定会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

    不管怎么说,王浚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只能抱住贾氏的大腿,反正天下这么大,只要他以后不在司马虓的领地中出现,对方也奈何不了他。

    稍微等了一段时间,王浚就跟着穿戴一新的贾谧前往皇宫,见到贾谧这样招摇的样子,王浚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对自己的选择升起了一种叫后悔的情绪,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可已经这样了,只能按耐住心中的不安,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皇后,大喜之事,那小子已经死了,以后在也没有人能对我家造成威胁了。”刚刚见到贾南风,贾谧就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禀报道,“孙虑这件事做的不错,当然还有东中郎将王浚的帮忙,不然想要在范阳王的眼皮底下成事,还真是不易。”

    “死了!”贾南风脸色露出奇怪的表情,有一点茫然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这么多年以来随着司马遹慢慢长大,她的心中越发的不安,害怕太子长大乃至登基之后报复她,现在心中不安的源头已经消失,按理来说她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心中的不安没有消失呢?

    “死了,孙虑亲自动的手,已经有人检查过了,绝对错不了。”贾谧露出一丝微笑,司马遹死了,痛心疾首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弹冠相庆的人肯定也不在少数。但他绝对属于后者,太子这个挡在面前的障碍已经没了,以后再也没有能压住自己的人了。

    想的更大一点,一旦皇帝有一天离开人世?整个大晋还不是皇后和自己说的算?就算是要换了司马氏的天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贾谧这就纯属想多了,司马炎布置了多年,虽说出现了种种意外,可要不付出任何代价就篡了司马氏的天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么多藩王不会答应。

    “东中郎将这次辛苦了,明日等待天子的诏书去上任。”回过神来的贾南风并没有搭理贾谧,而是把目光放在了王浚身上,轻声道,“中郎将的才能做一个将军自是不在话下,青州正好需要有大才坐镇,将军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臣感谢天子和皇后的厚爱。”王浚对着贾南风见礼,然后就退到一边等候,直到贾南风再次说话让他离去,才匆匆离开皇宫,王浚欣然接受,他本来就不想在皇宫待太长时间。

    “你给我安分一点,老实回家去,太子的事情不需要几天时间,范阳王自然会禀报,而不是你出面禀报,明白么?”贾南风看着得意忘形的侄子,满是严厉的警告道,“还有这几天要闭门谢客,不要露出来马脚,等到时候太子的死讯传来,给我做出一副悲切的样子出来,要是再敢出去胡说八道,少不了我要替你母亲收拾你。”

    “皇后,我……”贾谧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贾南风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劈头盖脸就给自己训斥一番?这难道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么?

    “我什么?现在还不赶紧回去闭门谢客。”贾南风的眼睛一瞪,身上出现一股凶悍之气,直接把贾谧吓得不敢说话,赶紧灰溜溜的离开皇宫。

    “太子,你不能怪我,我不能看着你长大登基。”贾南风颓然的瘫在了桌案上,太子的死讯能不能让各方接受,她现在心中也没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