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重生九零之军妻撩人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纵然将一切抛弃【大结局】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纵然将一切抛弃【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裘浑身一震,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反驳。

    过了不知多久,他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头痛哭:“义父,我好想去找她!可我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已经……”

    “失去她了!”

    丢掉的东西该怎么去找回?

    他就是被丢掉的孩子。

    时至今日,他都没有遇见过所谓的“重逢”。

    从萧暖离开,所有人都说不知道萧暖去了哪里的那一刻开始,薄裘就知道,他把萧暖弄丢了。

    他想要的,永远也不可能追求到了。

    那么,他还能去做什么?

    除了停留在原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装作没事人一样的等待,他还能去做什么呢?

    他只能假装自己并不在意。

    可薄曜却挑破了这一切。

    薄裘只觉得绝望,坦白了又能怎么样?诚实面对自己有用吗?

    他已经找不回来曾经拥有的一切了!

    “会找到的。”

    这时候,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薄裘抬起头,视线被泪水模糊,却能看见薄曜认真的眼神。

    “一定会找回来的。”

    薄曜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只要你去找,我相信你能找回来!”

    ……

    最近是淡季,可也临近年关最忙的日子,萧湛这段时间都在加班,避免年底那段时间抽不出身回家。

    今天又是八点多才到家。

    只是,萧湛一开门

    “怎么是你?”

    萧湛错愕的看着客厅中坐着的那个阴郁男人,以为自己走错了屋,只是熟悉的摆设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家。

    “小轻呢?”萧湛问道。

    “老公,你回来了?”

    这时,二楼传来姜小轻的声音,“我要跟柳阿姨讨论个新案子,裘大哥是来找你的!”

    萧湛这才把视线转移到薄裘身上:“什么事?”

    自从一年多前萧暖走后,萧湛对于薄裘的态度也比过去更冷淡了。

    许多人觉得萧湛可能是尴尬,毕竟他妹妹抛弃了薄裘。

    只是熟悉萧湛的人知道,萧湛并不是那种人,他对薄裘的冷淡,更大可能有别的原因。

    至于原因是什么,除了萧湛自己,无人知晓。

    “我辞职了。”薄裘开门见山。

    萧湛一愣,“什么?”他听错了?

    “我辞职了。”薄裘重复了一遍。

    萧湛盯着他,半信半疑:“你从薄氏集团……辞职?”

    “嗯。”薄裘点头。

    “天赐接手了你的工作?你以后要去集团分公司做事吗?”萧湛又道。

    “不。”

    薄裘摇头,“我不准备回集团了。”

    萧湛隐约明白了什么,却还是问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你知道小暖在哪里吗?”薄裘问道。

    “不知道。”萧湛果断回答道。

    薄裘闻言,微微一默,站起身来。

    萧湛看他要离开的样子,忽然开口:“你想做什么?”

    “去找她。”

    薄裘顿住脚步,他的表情没有一丝作伪。

    萧湛皱起眉:“不知道她在哪里吗?”

    “不知道。”薄裘摇头。

    “那你还去找?”

    萧湛道:“世界之大,你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她。”

    “那就找一辈子。”

    薄裘认真的说道:“我要找她。”

    萧湛忽然嗤笑一声:“一年多前不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吗?现在忽然这么深情是怎么了?”

    “以前害怕找不到她。”

    薄裘平静的说道:“现在也很害怕,但我更想找到她。”

    萧湛盯着薄裘。

    薄裘没有移开视线。

    “你先站着,不要动。”

    萧湛微抬手肘,将衬衫袖口解开,又把手表摘下,放到茶几上,朝薄裘走来,“咬紧牙关。”

    话音落下,他抬起了手。

    “砰!”

    一拳砸到了薄裘的脸上!

    尽管退役一年多,萧湛的身手却不输当年,这一拳虽然留情,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薄裘一个踉跄,嘴角有血丝溢出。

    萧湛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

    薄裘随手一抹嘴角的血液,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三楼书房,萧湛从带锁的抽屉中拿出了一张明信片,扔到薄裘怀里。

    “小暖是因为你才走得这么决绝。”

    萧湛淡淡道:“刚刚那一拳,是替小暖出气,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嫌你太窝囊!居然花了这么久才下定决心!”

    他早就等着薄裘开口了。

    可薄裘一直没问,选择了逃避。

    萧湛气闷之余,也选择对薄裘只字不提,他不想把妹妹交给这样一个男人手里。

    过去一年多的那个薄裘,即便是找到了萧暖,两人也不会有好结局。

    薄裘没有在意萧湛的斥责,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明信片,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是国内的某个地方,不过日期已经是一个多月前了。

    薄裘眼熟那个地名,他曾经与萧暖一起去夏家别墅的时候,看过一本有关于历史的书,上面提到了这个地方。

    是个考古的好地方。

    “这些年她全球各地到处跑,偶尔会给我寄一张明信片。”

    萧湛的声音响起,“这是最近的一张。”

    “还有别的吗?”薄裘抬头看他。

    “滚蛋!”

    萧湛摆手,那是他妹妹寄给他的!

    此时,萧湛无比理解了当初姜舟对他的不爽。

    “谢谢。”

    薄裘收起明信片,转身离开。

    萧湛坐到椅子上,盯着薄裘离开的方向,冷淡的脸上,忽然多了一分笑意。

    “晚开窍也比不开窍要好啊……”

    萧湛喃喃,“还好不像景淮那种,过了那么久才醒悟。”

    此时,正跟唐静吃烛光晚餐的景淮打了个喷嚏。

    唐静坐在他对面,担心的递去纸巾:“感冒了?”

    “没有,估计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指不定是萧湛那小子。”

    景淮的直觉很准,他接过唐静的纸巾,顺手握住了唐静的手。

    唐静清秀的脸上浮起淡红色,却还是没有把手抽走,只是低声说道:“这是在外面。”

    “有人想看就看。”

    景淮满不在意,这可是他女人!拉拉小手怎么了?

    看着唐静温柔的脸,景淮的眼神也跟着软化,他轻声道:“再过两年,我也要退役了。”

    唐静有些诧异:“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在部队吗?如果是为了我,你……”

    “嗯,就是为了你,就算你说不要,我也要退役。”

    景淮握紧了唐静的手,脸上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他认真道:“萧湛退役后,我一直在想,我当初是不是太固执了,总想着一心报国,忽略了你的感受,明知道你在为我担忧,你很害怕,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选择……”

    “可一想到你有个男朋友,我再动摇,也不敢去找你。”景淮道。

    唐静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她内疚的说道:“我和他其实只是演戏……”

    当初,唐静怕景淮找她,她就会回头,这时候,她国外生在保守家庭的gay蜜正好也在愁父母给压力的事,两人一拍即合,演了这场戏。

    只是,唐静接到景淮那个不说话的电话,后来得知景淮是要进行秘密任务,可能会死,才想着最后给她打一个电话,终于撑不住,演不了戏,不久后就回国了,但没有告诉别人她“分手”的事。

    直到某天,她不小心被姜小轻给套出话了。

    现在想想,她那天真的只是被姜小轻忽悠了吗?

    不,也许是她心怀希望,鬼使神差就说出来了。

    结局也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唐静只觉得满足。

    “我知道。”

    景淮之前就听唐静坦白了真相,“没事的,你当初的选择也是对的,我那时候还是个自私的胆小鬼。”

    顿了顿,景淮又道:“萧湛退役后,我也想通了,我已经任性了很久,这些年来一直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忽略了你,不过我心中还有热血未平,所以唐静,让我再任性两年吧,这是我给自己的交代。”

    “往后余生,我都会好好陪着你。”

    景淮轻声说道:“这是我给你的交代,也是给我们的交代。”

    唐静红了眼睛:“嗯。”

    ……

    姜小轻与柳婕良打完电话回来,看到书房里只有萧湛,疑惑问道:“裘大哥呢?”

    “他已经走了。”

    萧湛站起身,走向姜小轻,“这么晚了,还在谈工作?”

    “是啊,春季发布会就要开始了嘛。”姜小轻道。

    萧湛抱住了她,两个人一摇一晃的朝外面走,“冬天还没到,你们就开始准备春季发布会了?”

    姜小轻笑道:“不然呢?对了,裘大哥找你有什么事?”

    “他?”

    萧湛微微一顿,低声笑了:“他不是找我,他是……去找小暖了。”

    ……

    半年后。

    某市一个新发现的大型陵墓现场。

    因为位置偏远,环境条件也很苛刻,现场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面朝黄土背朝天,没有一个不狼狈的,再加上大冷天的,大家挖掘一段时间后,就要替换别人,自己去暖手,避免哆哆嗦嗦,挖坏了文物那就完蛋了。

    刚好有几个人换班,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厚重羽绒服的女人从坑里顺着梯子爬出来。

    快要到地面的时候,一只干净的大手伸了过来。

    她却无视了这只手,自顾自的爬起来。

    然而,刚从坑里探出头,看到那个朝自己伸出手的人,她愣住了。

    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脸。

    却更加憔悴了。

    不自觉的,她红了眼睛。

    这时,对方像是担心她发呆摔下去一样,抓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我来找你了。”

    “你怎么才来啊?”

    她哽咽,有些委屈:“我特地在信上写了再见,这都快两年了,你知不知道女孩子的青春有多宝贵?”

    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她甚至以为这个男人早就做出了选择,她留下的再见,寄回去的明信片,都是自作多情!

    “我知道。”

    薄裘轻轻把她擦拭眼泪,“所以,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

    萧暖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是让女孩子说的话?”

    薄裘帮她擦干净了眼泪,手却没从那张带着黄土,却让人看不厌的好看脸庞上移开。

    “那就不说。”

    薄裘俯身低下头,靠近了萧暖,“交给我就好。”

    不是所有的离别都能重逢。

    但我一定会找到你。

    纵然抛弃一切,我都会来到你身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