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夜虎 > 第三十二章 充当信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道路一完成腾空工作,几辆防暴车和警车立刻启动赶到事发现场。二十余名特警配合摩托骑警一起动手,给控制在地上的那些犯罪嫌疑人全都上了背铐,然后不由分说全都塞进了轮式防暴车和警用面包车里。

    地上被控制住的人本来就不少,再加上原来几辆车上的特警队员,结果前三辆车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被控制住的犯罪嫌疑人只能佝偻在防暴队员的脚底下,一个个憋屈得不行。可这又怎么样?谁让你们是被抓住的社会渣滓?手里拿着凶器的恶人?谁还会管你们舒服不舒服?想舒服?老老实实的做人谁会这样对待你?

    只有最后一辆警用面包车的用来拉载那几名目击者的,相对的乘车环境还算不错。不过那几名目击者也都是被特警队员们簇拥上那辆面包车上,虽然嘴上说的客气,但那不容分说的劲头是谁也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的。

    转眼之间,刚刚还乱纷纷的街头瞬息之间就被清空了。除了留下来善后的几名摩托骑警和刚刚赶来的当地片儿警之外,街头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看得不远处围观的老百姓一楞一楞的,禁不住为特警队员风卷残云一般的行事风格赞叹不已。

    等到四辆警用车辆在摩托骑警的护卫下启动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接着,所有围观的老百姓都跟着鼓起了掌,喝起了彩来。对老百姓们来说,这样一支训练有素的警察队伍是保护他们人身安全和社会秩序的,他们为自己的城市拥有这样一支强力的安保力量而高兴。

    与此同时,身在市公安局的种纬却在发愁。从目前的情况看,专案组的工作进度似乎被泄露了。梁新华和那个女子腹中胎儿的亲子关系的dna鉴定结果传没传出去不知道,但至少几名目击证人的身份消息似乎是泄露了。再结合去往梁山镇那一种人被堵在梁山镇派出所的情况,他更可以确认专案组的大部分行动内容都已经被对方知道了。

    泄密的是谁?泄密给了谁?泄露了什么情况?这都是让种纬担心和忧虑的地方。因为这关系到专案组下一步工作的内容和安排,以及随后对梁新华等人该采取什么行动等一系列问题。

    目击证人的泄露可能会比较早,毕竟梁新华那边的人通过警方的动向也可以了解到那些情况,但那些想要对目击者动手的人,他们的行动时间就耐人寻味了。种纬这边才刚刚开始审讯梁新义,并且醒悟到对方可能会从目击者方面毁灭证据,对方就已经安排人下手了,这个时间点是不是太巧了?

    目前对本案的案情了解比较多的除了自己和几乎所有专案组的人员外,还包括王春生和李天宇。当然也可能包括他们两个身边的秘书之类的人,这些人牵涉的人和层级都比较高,想要查清出是谁泄的密,几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该怎么安排接下来工作呢?

    不过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种纬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既然在现在已经泄密的情况下,梁新华本人是个什么态度和想法呢?他到底有没有参与这桩案子,他会不会主动出来投案自首?或者还是在现在情况败露的情况下选择外逃?

    如果他投案自首的话,可不可以保住梁新华一条命?或者梁新华真的涉案不深,这一切只是手下人的矛盾,或者别的什么事情造成的?

    可刚想到这里,种纬就强行叫停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这是什么案子,这是涉及两条人命的案子,自己作为一名刑警必须把心放正了,把案情查明了。至于最后会是什么结果,那根本是自己没法考虑的事情。

    不要说自己没法徇私,就是自己想徇私的话,这桩案子涉及的那么多人,越查下去问题会越多,漏洞会多得像个筛子一样,怎么可能把某个人从这桩案子里洗出来?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如果现在说梁新华不涉案,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心里正在这样想着,种纬的手机忽然又振动了起来,手机上显示的三个字让种纬的心往下一沉:梁新华。

    种纬现在身处观察室中,隔壁审讯室正在审讯的就是梁新义。而在观察室中还有另外两名干警陪同种纬,准备随时进去替换李建齐他们的。

    种纬一见是梁新华的电话来了,他马上伸手关掉了隔壁房间的语音传送,然后示意身边的两名干警噤声,然后便接通了梁新华的电话,并且开启了录音功能。

    电话接通了,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片沉寂。

    “喂,新华?你在哪儿?”种纬开口问道。

    “哥呀!你真要逼得我无路可走吗?”电话那头传来梁新华幽幽的声音,根本无视种纬提出的两个问题。

    仅凭这句话种纬就知道,梁新华那边恐怕已经知道了专案组这边的全部动作。这种滋味特别的难受,就像两个棋手对弈似的。一个棋手还没出手对方却已经把你接下来所有的步数都讲出来了,这还让对手怎么走?

    “新华,你到底干了什么?你还回得了头吗?”种纬闻言也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新华,别怪我,我只是一名警察,我的职责就决定了我的所作所为是打击犯罪。如果你真的做了,我劝你还是来自首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嘿嘿嘿……”梁新华在电话那头发出了一迭声的笑声,那笑声就仿佛是地狱中的鬼魅嗤笑声似的,给人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哥啊,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在录着音了吧。哥,你是个好警察,可你不是个好哥哥呀!而且,你给别人当了枪还不知道吧?”

    “当枪?新华,破案是我一个刑警的职责,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其余的事情我不需要知道。”种纬的心志非常的坚定,根本不会被梁新华的蛊惑左右。

    “职责?嘿嘿……种纬,天海的水很深哟,小心着点儿,别回头见不着你还没出生的儿子。”说完这句阴森森的话,梁新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连续响起的忙音让种纬久久都没能放下电话。

    “种队,别信这家伙的话,他现在是个杀人嫌疑犯的身份,咱们只要做好咱们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旁边一名干警看到种纬这个样子,连忙出言安慰种纬道。

    “是啊,种队,这家伙就是故弄玄虚呢!他也就仗着他爷爷,可这是杀人大案呐,我就不信他爷爷能把这个事儿给他平喽!”另外一名干警同样接话道。

    “继续突审梁新义。”种纬语气平稳的向两名助手命令道:“另外通知赵文江和李建齐,等赵文江他们把人一押回来,就立刻组织人对梁新华手下的那些人进行突审。对那些目击者的笔录手续也要完善,必要的时候可以录下录像,同时也要安置好这些人,派专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两人干警悚然作答,种纬则站起身来道:“我去向局领导汇报。对了,联系技术部门,定位梁新华的手机号,看看他现在在哪里,有消息就赶紧向我汇报。”

    说完这句话,种纬离开刑警队,直接奔市局办公楼而去。

    走在路上,种纬却思考着刚才梁新华所说的那几句话当枪使,给谁当了枪使呢?梁新华所说的被人利用又是什么事呢?是说的有人武装走私的事情么?那么走私的人是不是梁山镇的人呢?是不是和梁新华,甚至和梁文仲有关呢?如果是的话,那么自己搞出的这个案子是不是会被人利用?那么对方又是谁呢?

    谁想搞垮梁新华呢?不对,梁新华不过是个小角色,搞垮梁新华根本没什么用。那么,是不是有人要搞垮梁文仲呢?也不对,梁文仲老人家是绝对的老英雄了,谁也挑不出毛病来的。就算他的孙子犯了错误,但也只能算是让他晚节有失,可却算不得他的毛病,搞垮他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是不是要通过梁新华搞垮李天宇呢?之前李天宇确实和梁新华打得火热,可是他们之前真的是连成了一体,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么?恐怕不会吧?今天自己向王春生汇报工作的时候,还专门向李天宇汇报过。当时李天宇虽然有些为难,但却不像要受到牵连的意思,否则他也就不会让种纬把巡特警大队都动员起来了。

    那么,这个案子的背景情况到底是什么呢?梁新华所说的天海水很深又是什么意思呢?他到底知道什么?难道那个女子的死会涉及那么多的问题吗?

    当然,对梁新华所做出的威胁,种纬倒没太当回事儿。他是个很小心的人,单独行动的机会极少,平时出行也大多都配着枪,寻常人休想在他面前落了好去。如果梁新华真的想找人来害自己,只怕坏事没干成,反倒会被他顺手牵羊的抓人上一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