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道术达人 > 第九十九章 生死由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太祖长拳又称洪门拳,洪门最早在技击中的说法,是指对手正面,《大福宗法·技击术释名》:‘与人搏斗,正中直进,称踩洪门’。

    广福法师说过,长拳永远不怕硬打,但硬打输了,那就是真输了。

    俊仔只感到自己仿佛陷入长江大河的漩涡中,每一股劲力,都像是一道暗涡,逼的自己气血翻滚,拳架子晃荡。

    长手通劲,非长手不能达劲,其势成,再难制,这是和尚的原话。

    俊仔到底也是个天才拳师,在极险恶的关口,强摧着心灵入了拳神中,那道白马长枪,在战场上七进七出的潇洒身影。

    “呷!”

    “噫!”

    “呣!”

    “嘿!”

    “哈!”

    每一声佛吼,胸腔就扩了一层,表面上筋肉往外鼓起。

    一根根脊椎鼓起,踝骨、胯根、盆骨、肩胛骨、肩关节、踝关节,像是根倒提反转的长枪。

    战场两大马上绝技,拖刀斩、回马枪。

    枪为至,一股热气喷面而来,好似一条大龙张牙舞爪,落地一滚饿虎食人,可以听见‘咕咚’‘咕咚’的血气涌动声化作一声龙吟虎吼。

    气机一引,在脚踩到武场子的边缘时,筋骨齐鸣,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五指和腕骨转成一个横轴,拧腰拔枪,

    缠丝苍龙肩摆尾!

    所有人都能清晰听到一种铁枪摩擦刺出的撕裂声!

    “蠢货!”胥哥拍案而起。

    ‘坏了!’

    俊仔目光一缩,势在人不来,那庞大凶恶的龙虎气爆发,而对方身影却落在一臂之外。

    这一势在必得、反败为胜的缠丝枪劲劈了个空。

    就像是大江大潮忽然一个回流,再以翻江倒海之势,成倍淹没过来。

    一声骨头裂开的重响,俊仔撞断武场的栏杆子,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肋骨附近有一个明显的凹陷,还有伤口处的一片汗水。

    ‘败了!’

    俊仔脑袋里一片空白,用了广福法师传下的五字发声术,强行催发气血、拔筋转骨,居然也败了。

    紧随而来的,是腰间的剧痛,自己的缠丝劲没沾到对方一根寒毛,对方的独门劲,倒是一丝不拉的泻在自己身上。

    “俊哥!”

    “阿俊!”

    几个海底鬼赶紧搀了上去,胥哥面色一青一白,生死擂,非生非死不下场,也就是说,这不是一声认输就可以解决的事。

    他已经后悔刚刚的强出头了。

    扑街仔,你怎么就输了!

    “上擂继续打,生死擂上分生死。”老乞丐面无表情的道。

    胥爷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口,牌子交出去,漕帮的铁闸门便已落下!

    “等等,”一直沉默不语的李达开了口。

    “既然是生死擂,他的生死,是不是我说了算。”

    “你想保他?”老乞丐皱眉。

    “不,既然生死是我说了算,这条命就攥在我手上,我想让他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不是吗?但我现在不想让他就这么简单死,不可以吗?”李达扬眉道。

    “生死不由命,由我,谁有意见?”

    大家现在都听明白了,这位扬州漕帮的打家,是要钻规矩的空子。

    老乞丐深深皱下了眉。

    “讲的太有道理了,后生仔你太有前途了,你个冚家铲,还不点头认命!”

    胥爷闪电般的扑了过去,掐着俊仔的脖子死命晃着,“废柴、痴线、叉烧,还不跪下来求饶!”

    俊仔被捏的白眼直冒,艰难的道:“我、我认输!”

    周围人一片哗然。

    黑心蚊想要站出来说些什么,却被断指刘无意的一个跨步挡住。

    胥爷又抢过一口鸟铳,火折子点开,就顶在火绳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要说话的人,咧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我这人很讲道理的,最喜欢尊重大家的意见,谁同意,谁反对?”

    想说话的堂主们顿时闭上了嘴,为了这点不关己的事,去跟这个海盗头子火并,脑子坏掉了。

    老乞丐九爷皱眉看了许久,见没人提出异议,这才不满道:“规矩之外,看人头,但只此一次,下一次从擂台上拉下来的,只能是尸体。”

    “我欠你一个人情,”俊仔苦笑道。

    “记得要还,”李达面无表情的道。

    抽签仍在继续,但不少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了。

    拳术低微者,眼睛根本跟不上二人的劲力变化和技巧,拳术到了一定层次的,自然能看出,在最后的关头,俊仔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破绽。

    但在场之中,只有渺渺数人能看出来,俊仔并不是自己出问题,而是被对方气机诱发,那大江浪潮般的滚滚气势先如惊涛拍岸,然后又极巧妙的一放一收,引诱他招式出错,提前打独门劲。

    气势的收发,是拳术境界到一个高层次的标志。

    难道,武行里又要出一个洪拳拳系的新星?

    郭通脸色已经是不加掩饰的难看,不仅是李达拳术高,而是这洪拳拳系所代表的意义。

    大概是受心情影响,他的生死签终于不再继续‘欧’下去,果断的抽了根死签,然后选择了以拳搏运,对面小漕口的堂主,露出了一个比哭还惨的表情。

    拳师对于小码头小漕口来说,是镇场子的存在,为了少出一些人,谁会真的让拳师这种层次的好手搏命啊。

    磨磨蹭蹭半晌后,一个替死鬼被选了出来,面色难看的上擂台,忽然叫道:“我要械斗!”

    老乞丐点了点头,被挑战者有选择的权力。

    替死鬼最后挑了一口短矛,面色紧张的盯着李达,非拳师者对抗拳师,哪怕持械,都是极风险的事。

    李达精神沉浸入拳神的境界中,双眼古井无波,他可没忘记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还没上场的杜五,节省体力是有必要的。

    龙虎气扩散全身,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像变成了一只小肺,一虎一吸间,气息鼓荡全身,脚掌猛的一扒地面,木板上有一个明显的踏裂痕迹,气势滚滚。

    人未至,马步踏拳!

    马步踏拳,厉害的不是拳,而是这一踏一冲的气势!

    替死鬼慌忙间长矛一架,预想中的重力并没有传来,喉结微微一紧,然后就是一声‘核桃’裂开声响。

    太祖长拳在先,拧腰、晃肩,杀招却是寸劲捏喉!

    俊仔正被人架着躺在桌面上,懂一些粗陋手艺的胥家仔正帮他矫正骨头,看到这里目光一缩。

    他跟对方打斗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方在打一手长拳的间隙,会时不时露出一两手极凶狠的杀招,这种纯粹为了杀人的招式,是很少出现在普通拳路的。

    项狱见状,暗自点了点头,在明知接下来还有强大对手时,节省体力,甚至是节省招式都是有必要的。

    而阳司流传的杀人技艺,便是最好的选择。

    除了扬州漕口外,其他地方的码头也在公示人的见证下抽生死签,然后分打擂生死,拳肉器械的搏杀声不绝于耳,同样,死尸也一具接着一具的拖了出去。

    就连专门吃尸体的狗,都发出吃饱的‘呜咽’声,腥臭气味越来越重。

    围观者都冷漠的看着。

    这就是漕帮生意。

    拳头的生意,

    人命的买卖!

    “郭龙王,还让这位小哥还打吗,这份名声,已经足够他出头了吧?”

    杭州龙王手上把玩着一支红色死签,一脸玩味。

    擂台上,李达正抓紧时间闭目休息,他的脸上、手上、还有腿上全是鲜血,小腿上有明显的青肿。

    打人不难,难的是打死人,这处伤势,是被一个对手死前拼命所伤。

    “吃什么饭,做什么事,他自己选的路,没人逼着他,”郭通漠然道。

    “那——”

    正在这时,他身后的一个老秀才附耳说了一句。

    “那就打一场吧,”杭州龙王语气一转,“虎爷,麻烦你了。”

    在他的身手,一尊近九尺的壮汉站起身来。

    “杀人虎!”黑心蚊语气中透着一丝惊喜。

    罗法嘴角微微一挑。

    李达睁开眼,没有看向杀人虎,盯着的却是郭通,眼神冰冷。

    他和这位郭爷是有恩情的。

    不管怎么说,他在扬州城外差点饿死,是这位爷给了他一口饭吃。

    所以他在大嫂与大哥的明争暗斗中,一向保持中立,倒不完全是怕被卷入是非。

    重活一世,最重要的,不就是恩怨分明么。

    如今恩已报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有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