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全职法师 > 章节目录 第2576章 送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水纹感知确实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可这个周围不包括白寡妇自己的身体!

    白寡妇自己的身体便是整个水纹感知的死角,阿莎蕊雅藏在它身上,最后刺出华丽剑雨,将白寡妇刺成了筛子!

    蜘蛛身体落在了水里,白寡妇的人脸和半身勉强保持着完好。

    她朝着湖水岸边爬去,那双眼睛带着乞求的看着黑暗王。

    现在只有黑暗王能够救她,她希望黑暗王能够看在这么多年为他效力的份上,给它一次活下来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这只是一场游戏。”黑暗王开口道。

    白寡妇那种难看至极的脸上一下子绽开了最美丽的花朵。

    “所以游戏中的角色,并不值得同情。”黑暗王接着说道。

    白寡妇那张脸马上就变了。

    什么狗屁黑暗王,你不如冷漠脸,一句话不说。

    临死前还被黑暗王折磨了一次心态,白寡妇绝望中带着疯狂,妄想用这残躯和阿莎蕊雅同归于尽。

    阿莎蕊雅一剑直接穿过了白寡妇的眉心,白寡妇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纵然那张面容充满了怨毒,充满了恨意,依旧无法逃脱生命的流逝。

    拔出剑来,阿莎蕊雅深呼吸了一口气,美眸注视着黑暗王。

    黑暗王却发出了笑声。

    “看来将你作为骑士棋,是对你错误的评估。”黑暗王说道。

    阿莎蕊雅背着黑暗冷剑,行了一个礼,道:“你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

    “我总是犯错,甚至每走一步棋,子离手之后,都会马上后悔。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游戏,每一次愚蠢的行为都会让我意识到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啧啧。”黑暗王尽管是说着看似带这几分哲理的话,可他的语调却分外的奇怪。

    白寡妇死了!

    被阿莎蕊雅干净利落的斩于她的黑暗月影剑下。

    看完这一幕后,莫凡忽然间想起来在世界学府之争上,阿莎蕊雅在即将输掉那场学府之争的时候,身上也溢出了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黑暗能量。

    当时她是在与穆宁雪对峙。

    最终她选择了隐藏,没有解开那一道可怕的黑暗封印。

    阿莎蕊雅隐藏得这力量究竟是什么,莫凡也莫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到了超阶之后,拥有了专属能力与超然力之后,她将这暗影与剑的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极致,仿佛脱离了一个魔法师的范畴,彻彻底底化为了一名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

    站立在黑龙大帝旁边,阿莎蕊雅转过身来,美眸却注视着莫凡。

    莫凡从她那张美丽的容颜上看到了几分骄傲与得意,虽然她没有开口,莫凡却感觉这位女骑士在说:如何,感受本圣女的强大了吗?

    莫凡也不吝啬,朝着阿莎蕊雅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当年和可以穆宁雪打个平手的女人,穆宁雪如今强得令无数人汗颜,阿莎蕊雅显然也强得夸张。

    “黑暗王,低级棋子获胜,你可别忘记了刚才的规定。”穆白急急忙忙开口提醒道。

    “当然不会食言,我将赐予她短暂的黑暗源泉。”黑暗王爽快的回答道。

    阿莎蕊雅的战斗力将提升50,这非常的关键,意味着在面对教主棋或者战车棋的时候,阿莎蕊雅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最关键的阿莎蕊雅位置,从极度危险瞬间转变为一枚锋利的长剑,与黑龙大帝一同刺向了敌人的腹地,接下去莎迦再挺进的话,穆白便可以在对方的女皇棋上做文章了!

    女皇棋是棋盘上的重中之重,国王的行动是严重受限制的,女皇棋强大,且活动极其自如。

    棋盘这一边打得难解难分,而右侧曼珠沙华巫后就扫灭了三枚对方的棋子。

    “教主,跃边界,进攻对方教主!”穆白立刻启动了那位欧洲长发男子。

    此人和莫凡一样是教主,正与曼珠沙华巫后在棋盘右侧。

    穆白棋艺的确要比黑暗王精湛,他不会浪费一枚棋,更不会为了保全自己人,故意让别人送死。

    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全部存活。

    莫凡现在暂时没有发动攻击,但他能够感觉到,穆白有打算让自己对付敌人的一个关键棋子。

    欧洲长发者面对的是殷蝎美杜莎,作为进攻方,殷蝎美杜莎要被削弱30的能力,欧洲长发男子可以说是占据了很大优势。

    然而,结果根本不如人意。

    黑暗王的30实力压制是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解除的,殷蝎美杜莎利用自己的石化之术与邪魅之瞳,将欧洲长发男子玩弄在棋格中。

    最后,殷蝎美杜莎获得了胜利,并得到了50的黑暗源泉,实力大增。

    这一枚棋战败,黑暗王立刻展开了疯狂的反击,很快包括阿莎蕊雅的黑霜剑主在内的骑士,都被黑暗王给吃掉,成为了亡魂。

    阿莎蕊雅看着自己的黒霜骑士的尸体,面无表情。

    这场战役本就会有牺牲,阿莎蕊雅也没有去怪穆白用黑霜剑主去阻挡对方女皇的进攻。

    她只是将恨意转移到了苏鹿的身上。

    丧心病狂的苏鹿,将所有人拽入到黑暗深渊,她才是这个战场上最应该死的人!

    “莫凡,苏鹿锁定了你。”穆白开口说道。

    “如果逃不掉,就让我堂堂正正的和他杀一场。”莫凡问道。

    “很抱歉一切不可能尽善尽美……”穆白忽然说出这句话来。

    说完之后,穆白调动了一枚棋,却是将场上唯一一枚禁卫军棋卡在了苏鹿即将移动的位置上,挡在了莫凡的前面。

    一千多人,他们面对的赫然是移动过来的苏鹿!

    “你疯了!!!”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

    “为什么要让我们送死,你这个败类!!”

    顿时,一千多人发疯的骂了起来,用一切恶毒的语言。

    苏鹿可以斜线移动,他发现对方的棋手竟然用这种方式来保全莫凡,顿时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大笑了起来。

    人往往如此,他们忘记了是谁将他们拽入到了这个地狱里。

    但却一定会牢牢的记得,是谁掐灭了他们生存的希望。

    “穆白,我从来不想做一个圣人,我自己会选择退。”莫凡看着一千多人被苏鹿挨个屠杀,无奈的说道。

    “有光的地方,总有阴影。以前我以为我是光芒,你是阴影,但现在我觉得你更适合做光芒。”穆白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