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全职法师 > 章节目录 第2080章 谁愿补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我想要和你一起。生也好,死也好,化作粉尘也好,变作厉鬼也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一起面对。”秦羽儿加重了语气。

    斩空立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以前在国府队伍里,秦羽儿的实力其实一直都比自己强,斩空打心底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所以总是会做一些逞能、勉强的事情……

    过后,秦羽儿也是用这样的语气教训自己。

    现在应该是自己更强了吧,好像也免不了这样的质问和数落。

    斩空咧开嘴笑了起来。

    无论发生什么,都一起面对。

    如果有来生该多好。

    一定会答应秦羽儿,凡事都一起面对,一起努力,一起历练,一起游历,一起面对质疑,一起面对敌围,死在一起也轰轰烈烈……

    “别过来。”

    看到秦羽儿往自己面前走来,斩空忽然叫住了她。

    “这件铠袍,它会吸纳一切触碰它的鲜活生命。”斩空对秦羽儿说道。

    秦羽儿没有停止步伐,她走向了斩空。

    斩空往后急忙往后退去,这一个圣城的强者没有让他退步,面对秦羽儿,斩空竟然有几分慌乱。

    “我们走吧,一起。”秦羽儿说道。

    “我的亡灵国度是容不得活人的。”斩空茫然道。

    “人类世界就容得下活人吗?”

    容不下,一旦被圣裁院、异裁院扣上了异端,便休想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找到一丝安宁,遥远死寂的天山,都不能让她安生……

    至于亡灵国度?

    斩空真得情愿做一个渐渐被吞没的意识的活死人吗?

    他痛恨自己,前来圣城更像是寻求一种解脱!

    “如果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我们又何必苦苦的支撑。”秦羽儿已经到了斩空面前,那双眼睛清澈得如冰雪融化形成的溪流。

    斩空仍旧呆立在原地。

    秦羽儿张开了双臂。

    斩空仍无动于衷。

    “让这件铠袍夺走我的生命,这样我的灵魂可以和你靠得更近,不过是一件肮脏贪婪的邪铠,圣城都阻挡不了你,这件铠袍又怎么可以阻挡得了我?”秦羽儿凄凄的说道。

    她向前,抱紧了斩空。

    铠袍魁梧,秦羽儿娇柔的身子完全依偎上去也不过是刚好埋入铠袍胸膛。

    斩空双手悬在那里,他那张脸在疯狂的变化。

    这张铠袍吸食了无数个鲜活的生命,每一个生命都残留着他的魂,它们在疯狂的抢夺着斩空的记忆和意识……

    但就在秦羽儿贴靠上来的这一刻,斩空那张脸完全浮现在看虚无的盔甲中,完整的血肉之躯,不再是半人半魔,更不再是亡息缭绕。

    “我想你活下去。”斩空低下了头,疯狂的亲吻着秦羽儿的头发,脸颊上更是布满了泪水。

    “我要的活着,是好好的活着,快乐的活着,不再受到任何排斥与敌意的活着,能够与你继续四处历练冒险的活着……”秦羽儿抬起头来,说完这句话她就主动亲吻着斩空的唇角。

    黑色的铠袍开始发挥贪婪的本性,一股邪力正开始吞噬秦羽儿的身体,就像是流沙那样一点一点的将秦羽儿往更深处吸附。

    “你不愿意吗?”秦羽儿碰着斩空的脸,问道。

    “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你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给这个世界让步?”斩空说道。

    为什么总要让步,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唤醒一位更强大的帮手,这座不给秦羽儿一条生路的圣城,他斩空一样可以推翻!!

    “你又做错了什么?你救了苍生,苍生却不容你。从古至今,他们都是这样贪婪,古神、图腾、再到现在他们口中的异端……你的这件铠袍和他们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我宁愿融于你在的铠袍,也不愿再和他们为伍。”秦羽儿说道。

    不是失望透顶,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羽儿明白了,也厌倦了。

    古神为什么摒弃世人,图腾为什么不再保护世人,人只相信自己,一切威胁到他们的存在都必须净除消灭……

    争斗下去?

    争斗就是为了让世人醒悟,告诉他们:你们错了,不该如此?

    秦羽儿不是女娲,不需要为人类补天,亡灵帝王斩空也不是盘古,不需要以血肉化界人土。

    假如他们觉得自己和斩空彻底从这个消失能够带来现世宁静、千年和平,那就如他们愿吧!

    “羽儿,你真的要跟我走,我本就是一个死人啊。”斩空依旧不舍的说道。

    生命是斩空渴望的啊,这条腐烂黑暗道路让他这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灵魂独自前行就足够了……

    “嗯,我愿意。”秦羽儿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不由的愣了一下。

    她幻想过自己在不同的场合,发自内心的对星毅吐出这几个字,然后是一场自己期待已久的婚礼,可以得到无数身边的人和亲人的祝福。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圣城,天虽然很美,布满了青色唯美的天堂之羽,大地倒映的圣城人声鼎沸虽然艳火辉煌……

    充斥着的是杀意与唾弃。

    “走吧,星毅。”秦羽儿怎么会甘心,她甚至想要将自己流下的眼泪化作一场痛痛快快的灭世冰雨。

    只是她不会这样做,她相信离开会是更好的选择。

    斩空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注视着天幕,漫天的青色之羽真得如神明的青圣之辉普照大地,再看满城的人,他们期待兴奋的眼神……似乎真的认为这灭魔禁咒可以将自己泯灭!

    这种力量,连黑暗王的十分之一都不及啊,还如何确保千年宁静?

    黑暗王对这个位面并没有太大的野心,而真正想要覆灭人土的不是黑暗,是冰冷窒息的汪洋……

    “那个帝王,它的低语,米迦勒你真的没有听见吗?”斩空一边搂着秦羽儿,让她一点一点的融化在自己的铠袍之中,一边笑得癫狂道。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米迦勒勃然大怒道,“今日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你听见了,可你在害怕,对吗?”斩空笑着道。

    米迦勒更加愤怒。

    “你选择了更弱小的我来涨一涨人类的士气……”斩空道。

    “一派胡言,我为千年宁静而战!”

    “你明知这一代黑暗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