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刁民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云道,救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

    嗯,今儿第一更,感谢书友平戈昨深的补射22张月票!你们知道的,羽少最近很忙,要忙本职工作,还要忙婚礼的事情。还是不定期爆发,想知道爆发时间的加羽少微信进微信群:zhongxingyuddm。

    一个人的一生,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鬼神,九交贵人十修身。

    很小的时候,在昆仑山泡在药桶里读书时,大师父噶玛拔希就对李云道说过这句话,原本李云道只信前三,下山这些年,对这句原本颇为不屑的古话却愈发敬畏。

    读书在很多人看来改变不了什么,但了解华夏现状的李云道却清楚,放在“学而优则仕”的华夏,读书仍旧是中下阶层的孩子改变命运的终南捷径,多数人只看到了年少便步入社会的鲤鱼跃龙门,但那奋力一跃后面付出的艰辛代价却被人们选择性地忘记了。条条大路的确通罗马,只是有的路修得平整,路上还能搭车,有的却一路崎岖,遍布荆棘。

    对于如今的李云道来说,有了数年的社会阅历,又重新畅游在知识的海洋,就如同巨鲲入海,自由而惬意。考试,多数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却是所学及所用的精神实质。

    李云道的精神抖擞让一觉睡到天亮的胖子冲满负罪感,等看到桌上还冒着一丝热气的红糖馒头时,胖子一脸委屈地看着李云道问道:“你样样儿都比我强,连觉都睡得比我少,还能跑出去把红糖馒头买回来,你这是要让我这样的人无地自容吗?”

    李云道咬着笔头,正在思考一道题,听胖子说完便悠悠道:“我也没样样比你强,你吃得就比我多!”

    胖子一脸悲愤,而后化悲伤为食量,嚼着馒头又一头扎进书山题海。

    五月初已然入夏,北清校园里的少女们换上了翩翩长裙,校园里便多了一道道如同蝴蝶般的靓丽风景。以往胖子的视线总是会在美女们身上打转,但最近却一反常态地连走跟都捧着一本书。

    孙晓霖看到了,问他干嘛这么拼,胖子撇嘴说人比人气死人,这回说什么起码也要跟李云道不分上下才能继续做兄弟。胖子某天吃饱了撑着,觉得自己复习得已经面面俱到时,拖着李云道打了个不伤大雅的赌,如果考分他落后,便洗两人一个夏天的衣服,反之就是李云道洗,内衣除外。

    两点一线的简单生活,对于已经工作很多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研修班的绝大多数人都很珍惜这个机会,但凡事必有例外,李云道和胖子在拼命复习的时候,裘德辉悄然回到了校园,但重新出现在校园里的裘德辉却似乎跟曾经几乎好得穿一条裤子的鲁肃形同陌路。

    孙晓霖捧着半个西瓜送到胖子和李云道的宿舍,西瓜速度便有小半进了胖子的肚子。孙晓霖靠在书桌旁,笑着看胖子表演吃西瓜,有意无意地对李云道说道:“云道,裘德辉今天来找我了,说是想加入我们。”

    李云道手里捧着一本《华夏经济改革史》,听到孙晓霖的话,顿时眉头皱眉:“裘德辉?他回来了?”

    孙晓霖压低了声音道:“不但回来了,好像还跟鲁肃闹掰了。”

    “闹掰?”李云道有些不解,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同样来自鲁南的鲁肃和裘德辉是有着天然的亲近关系的,而且之前两人一直同进同出,鲁肃大力推动的精英俱乐部里头,裘德辉也曾经是中坚力量。这几天李云道的精力都在复习备考上,偶尔分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京郊小镇上三剑客的动态,对于鲁肃和裘德辉之间的龌龊,他注意到了却不愿耗费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只是此刻孙晓霖说裘德辉要加入“东中西部协调发展促进会”,这就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看来上一次那两个社会人海哥和东哥所言不虚,在杀人的那件事上,两人很可能出了不小的分歧。但李云道却总觉得,自己好像溜掉了什么。对,还有吸毒!

    “胖子,这一次裘德辉回来,你还经常看到他嗅鼻子吗?”李云道问道。

    乐天嘴里塞了西瓜,呜咽不清道:“这倒没有,这回回学校,这家伙天天满面红光,见人就打招呼,跟变了个人似的。”

    孙晓霖也道:“我也觉得奇怪,照理说以他跟鲁肃的交情,没道理会来找我们啊!云道,你看要不就直接拒绝他得了?”虽然孙晓霖现在是促进会秘书长,李云道什么职务都没有,但重要事务,这位情商极高的长安市前副市长却都要问一问李云道的意见。

    李云道想了想,给孙晓霖拖了把椅子让他坐下,才道:“不急着拒绝,你告诉他,促进会的新成员现在都要进行资源筛选和考查才能入会,马上开了常务理事会以后,就会给他一个结果。”

    孙晓霖奇道:“你想吸纳他入会?”

    李云道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且,无论是裘德辉还是咱们那位鲁书记,很可能马上就要惹上一身骚,咱们能离他们远点就尽量远点,只不过看在同窗一场的份上,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其实在李云道得知鲁肃和裘德辉在别墅中可能有杀人行为后,他就基本上在心里判了两人的死刑。两个无辜的姑娘,不管曾经是否失足,鲁肃和裘德辉都没有任何权力剥夺她们的生命。上回让木兰花去二外调查,中间木兰发回来一则视频,其中一个姑娘的母亲在宿舍楼下抱着女儿的衣物哭得歇斯底里。

    孙晓霖对李云道的话极是信任,既然他说这两人马上有麻烦,定然应该是不会有假,马上点头道:“那成,我明白了,我先拖着他。”说着,又看了一眼转眼就把半个西瓜全部干掉的胖子,哭笑不得道,“你一个人全吃完了?云道的呢?”

    胖子哼哼唧唧道:“他才不会吃你送来的西瓜,人家有蒋美女送来的水果!”胖子指着墙角处的果篮,一脸羡慕嫉妒,“快递刚送来的,说是蒋老师吩咐,‘别复习得太累了,注意劳逸结合’。奶奶的,简直就是当场秀恩爱,给我火得……”

    孙晓霖知道李云道早就结婚生了孩子,笑道:“想不到云道你跟蒋老师真有一腿啊!”

    李云道也不解释,指着果篮道:“正好你来了,拿去给兄弟们分一分吧,我和胖子两个人也吃不完。”

    “吃不完?”孙晓霖打量了一眼胖子鼓起来的肚子,笑道,“云道,这你也就太小看我们的乐天同志了,他的肚子号称饕餮啊!”

    胖子哼哼唧唧道:“本身就是饕餮来着。”

    李云道笑道:“你这病,下次等我弟弟下山来,我让他给你瞅瞅。”

    胖子奇道:“你还有个弟弟?”

    李云道点头笑道:“嗯,一个生而知之的孩子,得了我大师傅的真传,一手医术,举世无双。当年我家老爷子病危,也是他使的金针才得以续命半年。”说到那个喜欢依偎在他怀里说“云道哥杀人不好”的孩子,李云道便不由自主地嘴角上翘。

    胖子两只眼睛瞪得浑圆:“生而知之?开什么玩笑,活佛啊?”

    李云道居然当真点头:“没错儿,就是活佛,现在还是噶举派的教宗!”

    “噶举派?那可是藏传佛教的一个不出世的老教派了,现在居然还存在着?”胖子诧异地看着李云道。

    “存在,而且存在得很好。”李云道微笑道,“这世上有太多我们理解不了的事情,也许暂时还不能用科学来解释,所以就归结于迷信了,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当科技进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现在我们解释不了事情,也就都真相大白了。”

    孙晓霖被两人对话弄得云里雾里,只能看向胖子道:“听说你也一直在减肥,却也不见效果,是得看看究竟是什么病。”

    乐天哈哈大笑:“我这叫富贵病,寻常人家的孩子,得了这病,估计早就饿死了。我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关键是我发现了一张长期饭票!”说着,这家伙贼溜溜的眼睛就开始瞅着李云道。

    李云道撇嘴无奈道:“幸好你吃些馒头就能喂饱,还吃不穷我!”

    乐天道:“你老婆家财万贯,还怕被我吃穷?”

    孙晓霖现在也知道李云道的夫人是赫赫有名雷森资本大老板阮钰,当下也笑道:“云道,以后我要是一怒之下下了海,可就吃定你这个大户了!”

    李云道笑道:“好兄弟嘛!大不了就是那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共消万古愁!”

    孙晓霖也要考试,自然不会逗留太久,他刚离开不久,又有人敲门。

    胖子主动开门,等打开门,却看到一张料想不到的面孔。

    裘德辉。

    “李云道在吗?我有点事情想找他。”裘德辉不等胖子驱逐,便挤了进来。

    胖子皱眉,正欲开口说什么,不料那裘德辉看到坐在书桌旁的李云道,居然二话不说便扑嗵一声,双膝跪地。

    “李云道,救我!”

    胖子一看形势不对,连忙顺手关门,这场景要是让外人看去了还得了,传出去指不定又是什么红三代欺压老百姓的骇人版本。

    “哎哟,德辉同学,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这儿又不是医院,也不是派出所,救什么救?”胖子一向对鲁、裘二人的德性不满,加上上次鲁肃跟孙晓霖干了一架,两拔人之后便几乎是分道扬镳,今儿裘德辉主动上门,嫉恶如仇的胖子总要忍不住奚落上两句。

    那裘德辉仿佛没听到一般,一个头便磕了下去:“云道,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番外《徽猷传》《弓角传》正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上更新,大家可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