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004章 石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茫茫星空中,无尽岁月以来唯一的图腾。

    浩瀚宇宙中诸多“星空居民”的首领,两个来历不可揣测的星空王。

    一齐出现。

    绝对算是一宗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不过我心中存疑,距离这里不可预测地遥远星穹周天外,前段时间,“宇宙湖”出现的消息,按理说早已传至诸多强大生物耳中,这个特殊节点,它们作为星空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应当聚集过去,实在是不该在此出现啊?

    难不成。

    只是为了杀一头血发,浑身血光的灵异男子。

    “哐!”

    “哐!”

    ……

    神圣与邪恶气息同时浩荡的恐怖石台,接连震荡,引天剧裂,石台上那道形如槁木的苍老影子,发出沧桑声响,“阎王……一个后来崛起的灵异生灵……掌控一门玄之又玄的古老陋术……看来……你真是“陋”的弟子了!”

    巨大无比的石台,浩荡出让人胆颤心惊的威压。

    这个衰老到极点的星空老图腾,散出的尖锐气势,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道,“没有师徒名分!”

    石台上,那对黑金色泽的瞳孔,越发光亮,“得陋术赐予……无论有无规矩……都已算是师徒之名……当年……陋将我逼入绝境几乎杀死我……现在……我杀他一个传人不算过分!”

    无孔不入的杀念,可侵蚀魂魄,正在疯狂侵蚀而来。

    在这星空老图腾面前,十大星空古地的老暴君都只能低头示弱。

    我的话,估计会被对方一个照面压杀。

    此时。

    墨绿恶龙与黑毛暴猿冷寂无言,凶光毕露,一直死死盯着对面的灵异男子,它们之间,估计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否则不会如此姿态。

    嘿嘿嘿……

    当知道星空老图腾要杀我后,灵异男子发笑道,“小阎王……看来今天……不止我一个人遭殃……你也别藏拙了……将“陋”召唤过来吧!”

    我简单道,“无法召唤!”

    如果可以的话,我直接可以在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中横着走了。

    满头血红妖异长发的灵异男子又道,“被这星空老图腾盯上……按我估算……你活不过一个时辰……甚至……一分钟内就会死亡!”

    哼!

    星空老图腾冷冷道,“你们灵异人……都要死!”

    灵异男子道,“老东西……你们杀不死我的……如果可以……早在当年那天乱一战我就该死了……我可不是这个小阎王!”

    轰隆隆!

    虚空尽碎,能压塌万物的恐怖石台,突然朝我所在方位碾压而来。

    一瞬间,我能感应到自己死亡的气息。

    “陋符,开!”

    关键时刻,一张陋符飘空起,刹那间剧烈燃烧起来,“陋火”扩散,直接将恐怖石台激荡出的万千杀焰扫灭,就听“轰”的一声巨响,整座让人只能仰望的巍峨石台遭到禁锢,上边的星空老图腾亦举步维艰。

    “杀!”

    反正都逃不掉了,临死前,不如迎难而上,说不定还有几分转机。

    三步踏出,我跳上了恐怖石台,来到星空老图腾身前。

    “吼吼……”

    “吼吼……”

    ……

    两头气势汹汹的星空首领发出戾啸,朝这边闯来,不过方圆数百米内,符力定天,指天画地,它们仿佛撞上两块铁板,瞬间被震荡出去。

    “阎王……算你有几分本事……居然能画出一道陋符!”灵异男子表情复杂说道。

    知道无法闯入。

    墨绿恶龙与黑毛暴猿杀向了灵异男子,顿时间,周围陷入动荡逆乱光景。

    恐怖石台上。

    自成一域。

    “啪啪!”

    阴冷气流缓慢流转时,对峙而站,两个势大力沉的沉重巴掌,不偏不倚扫在星空老图腾那张堆满皱纹的老脸上,一阵火星涟漪,好像扇在一道天宫神柱上,对方毫发无损,到时我掌骨剧痛发疼,我嘲讽戏虐道,“老东西,你的脸皮可真厚啊?强挨我两巴掌,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刚才不是要杀我吗?现在我就站在这,有本事你就动手……”

    “咚!”

    一脚重重踹在星空老图腾腹部,结果,反而是我不禁剧退三步。

    这副躯体,少说存在千万年了,确实不是我所能撼动的。

    紧接着。

    我又尝试了几下,星空老图腾依旧没有遭受重创,唯一能让我感觉舒心的,就是被羞辱后,骨瘦如柴的老图腾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七窍内,不断有愤怒火焰喷吐出,一副想将我生吞活剥的狠戾表情。

    “阎王!”

    “我看你能狂到几时?”

    “陋符的力量正在减弱……你的命……最多还有三分钟!”

    “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后悔与我作对!”

    ……

    一句一字,蕴藏着无法想象的怨念怒意。

    “这个石台不错!”我突然的一句话,让星空老图腾当即表情惊变。

    我继续道,“没猜错的话,这座石台,估计也是从宇宙湖内捞出来的吧?”

    “知道又如何?你必死无疑!”星空老图腾咬牙切齿道。

    如果一开始发现。

    或许还有机会,现在迟了,以我的能力,很难强行逆转石台上的轨迹。

    “阎王……还有一分钟!”星空老图腾露出一种惨淡笑容,看得人心底发毛。

    “轰!”

    “轰!”

    就在这时,遥远星空外,虚空在一片一片震荡,仿佛一条条时间长河在滚动的可怕景象,星空老图腾发出阴沉声响道,“谁来了?”

    荒?

    我皱着眉头道,“他怎么会降临此地?”

    一股滔天的魔气,如翻滚地骇浪一般,将西面整片天空都染黑了,一股磅礴的魔气浩浩荡荡,汹涌澎湃而至。

    一个高达十丈的巨大石碑,透发着岁月留下的沧桑气息,撼天动地,快速飞来。这块石碑的上面,大片鲜红的血水,缓慢的流淌着,格外的刺目。

    “黄河石碑?”

    “怎么可能?”

    “我亲眼所见……这块禁忌石碑……不是早已遗失在宇宙湖深处了吗?……它的主人也早就魂飞魄散了……怎能重见天日?”

    “难道……他们……真找到一条进入宇宙湖的路?”

    ……

    星空老图腾心神骇然念道,很显然,那块翻滚着汹汹血水的黄河石碑,让它无比忌惮。

    “石碑……石台……本是一体……今日我来收回你曾夺走的石台!”隔空一道声音传来。

    星空老图腾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冥冥中。

    它似乎预测到了什么不详轨迹?

    这时,我果断跳离恐怖石台,远离已经能动弹的星空老图腾。

    黄河石碑高达十丈,透发着阴森可怕地气息,尤其是那上面沾染的点点血迹,让它显得邪异无比,估计那是它主人陨落于宇宙湖时留下的猩血。

    石碑。

    石台。

    两方庞然大物在空中对峙,没有正面冲撞,不过恐怖至极的气息,已掀起无尽乱流。

    踏在十丈石碑上的荒,黑发乱舞,一副威仪盖世的古人天资,“它们的主人……挣扎在宇宙湖内……并没有彻底湮灭……这次……我算是为完成他最后遗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