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九 > 第五一二章 宁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狄九还在练气期的时候,就可以借助第九道则帮助耿戟开辟星河脉。现在狄九自己创建了功法,更是将第九道则和圣阴珠与自己的识海涅槃形成了第九世界。想要为阿袭和燕雨陌、乡女三人开辟星空脉络,几乎是不费任何力气。

    开辟了星空脉后,三人在狄九用极品灵脉构建的聚灵阵下修炼,几乎是一日千里。

    三人都是常年在打斗中生存下来,狄九并不担心他们将来的生存经验,加上三人年龄也都不算小了,所以只是让他们疯狂提升修为。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三人都是跨入了练气中期,进步没有半点减弱。

    狄九开始研究五行遁术,五行遁术和他的神念遁术各有千秋。有时候神念遁术也不是万能的,当神念被压制道极限的时候,五行遁术比神念遁术更强大。

    因为第九道则的缘故,狄九自己就是一个开创星空规则周天功法先河的老祖存在,对五行规则更是理解的极为透彻,又常年研究神念遁术。现在拿到了五行遁术后,同样是一日千里。

    五个月后,三人同时筑基成功。狄九也停止了继续研究五行遁术,自己前往大渊星的宁家。

    一个寻常的修真星,任何一处地方也不会超出狄九的神念范围,他去宁家,甚至只要一个念头,就已来到宁家外面。

    站在宁家护阵外面狄九只是轻扣了一下护阵禁制,哪怕秀琪带着儿子在宁家杀了一个底朝天,他也要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当初乡女离开宁家的时候才七岁,七岁虽然懂的很多事情了,可同样有很多事情会弄不清楚。

    更何况,他还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乡女七岁了她父母都没有传授过给她修炼知识。

    按理说无论是她女儿狄秋水,还是宁家,都不会忽略这种事情才对。

    ……

    大渊星强大的不仅仅是修真宗门,同样有众多强大的修真家族。

    千昂洲宁家,就是一个顶级强大的家族。十多年前,宁家只要跺一跺脚,整个千昂洲都要颤三下。

    甚至大渊星的顶级修真宗门底蕴,也不一定有宁家深厚。

    但如此强大的宁家,一样惹到了强敌。十多年前,两名外来修士来到了宁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两名外来修士受到了宁家强者的围攻。

    让宁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两名修士居然是两名绝世强者。在和宁家的那一场混战当中,他们杀了宁家的家主化真七层的宁真蜃,化真九层的太上长老宁跃长和宁鸠后,更是杀了数十名虚神之上的强者,连宁家的第一天才宁不乔也是那一战中被杀。

    那一战之后,宁家彻底的虚弱下来。

    如今的宁家从一个超一流家族,成了一个勉强二流的家族。这还是因为宁家的宁不奇突然因为机缘跨入了化真一层,否则的话,就算是三流家族宁家也够不上。

    宁家想要重现当年的辉煌,就必须要有极大的机缘。而眼前就有一个大机缘放在面前,那就是大渊星的奎云古城出现了。

    奎云古城是远古战场,里面陨落过无数顶级强者,遗留下来了无数的宝物和功法传承,据说还有一些顶级灵药园遗留在其中。

    只是奎云古城进入的名额实在是太少,宁家此刻正在举行家族大会,为进入奎云古城做准备。

    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扣动禁制。

    坐在上首的家主,宁不奇微微有些皱眉。一般情况下,任何家族或者是宗门护阵禁制关闭的时候,就是前来拜访也不会随便扣护阵禁制的,因为这样很是不礼貌。不但不礼貌,还有一种挑衅意味在其中。

    就算是有事情找人,也是在护阵外面等着,直到护阵打开,有人出来的时候,再前来求见。

    “达乙,你去看看,谁这个时候扣我宁家护阵禁制?”宁不奇声音有些冷。

    “是。”一名褐衣中年男子应了一声后,迅速的退了出去。

    ……

    “你找谁?”狄九并没有等多久,护阵就被打开,一名褐衣中年男子就出现在狄九面前,语气有些寒意。

    狄九淡淡说道,“我叫狄九,来寻找我女儿和我妻子,听说她们来过这里。”

    “狄九?”褐衣中年男子一皱眉,重复了一句后,随即就震惊的盯着狄九,“你是不是狄秋水的父亲?”

    狄九点点头,“没错,我就是狄秋水的父亲狄九。”

    “请进,请进。”褐衣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不可遏制的欣喜,往旁边一站,伸手欢迎道。

    狄九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跨入了护阵阵门。

    “狄道友请跟随我来。”褐衣男子迅速的再次关闭了护阵,一边在前面带路。

    “达乙,他是谁?”看见达乙敢自作主张带了一个陌生青年进来,坐在主位的宁不奇脸色一沉。

    现在是宁家的家族会议,达乙是他的得力助手,居然如此不知道轻重。自己让他去看看谁在扣阵门,可不是让达乙私自带人进来的。

    不等宁不奇发作,达乙就躬身一礼,“家主,这位是狄九道友,是秋水的父亲,他来这里是专门寻找秋水的。”

    “你是狄……是秋水的父亲?”宁不奇震惊的站了起来,随即眼里同样闪过激动的惊喜,“快,快请坐。达乙,你去沏茶。平辅,去告诉榉叔,我宁家来了贵客,快……”

    狄九坐下来的时候,明显的看见宁不奇的手略微有些颤抖,那显然是激动到了极致。

    尽管宁家到处都是隔绝神念禁制,不过这些禁制在狄九的神念之下,就好像摆设一般,轻松就被穿透。

    他看见平辅去叫醒了一个正在闭关的老者,随后就说了一句狄秋水的父亲狄九来了。然后他的神念就扫到那老者激动惊喜的就抓出了一枚阵旗,狄九的阵道超越了九级仙阵帝,甚至都不需要去查探,就知道这枚阵旗是发动宁家困杀阵的一枚阵旗。

    宁家的这个困杀阵等级不低,绝对是九级困杀阵。不过在他眼里,这个修真界的九级困杀阵,就和小孩过家家没有任何区别。

    “唉,秋水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我宁家对不起她啊……”

    宁不奇刚刚说到这里,达乙已经端着一个玉壶进来,宁不奇主动给狄九倒了一杯茶,“不乔虽然去了,我作为不乔的兄长,这件事也是有责任,好在这事情还不是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狄九的神念落在这茶上,就算他修炼的不是规则道,无法觉察到这茶中的剧毒法则气息,他也可以知道这茶中有一种灵药叫着穿泣真根,是一样无色无味的剧毒之物。现在他修炼的是宇宙法则大道,一入眼就看透其中的毒性法则。

    这种剧毒是没有解药的,喝了后丹田和识海必定溃涅无疑,无论你修为多高,都是没有办法解救,当然这是修真界的说法。狄九修炼的是天地规则道,他知道任何毒药都不可能没有解药。

    狄九毫不犹豫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他心里叹息一声,若是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灭门,而今天他必须要灭门。

    他喝下这茶,仅仅是给对方一个动手的机会而已,也算是将来遇见女儿后有一个说法,并不是他先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