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第九 > 第五零九章 不记恨的乡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你能不能将当时的情况告诉我?”狄九心里有些不舒服。

    宁乡女哽咽了好一会才说道,“当时外婆很是愤怒,可是我的几个伯伯看见外婆和舅舅过来却非常欣喜……”

    “他们很欣喜?”狄九反而有些不解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宁乡女明白狄九的意思,她摇了摇头,“不是那种欣喜,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娘写出来的功法不完全,所以想要逼问外婆和舅舅……”

    狄九的脸色愈发阴沉起来。

    宁乡女继续说道,“没想到外婆和舅舅都是化真圆满强者,而且战斗力非常强大。最后惊动了宁家的几个闭死关的太上长老,当时一场恶战。宁家死伤惨重,直到发动了家族大阵,这才重创了外婆和舅舅……”

    狄九的拳头都要捏出水来,语气阴沉的问道,“你外婆受伤了?她有没有事情?”

    宁乡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时外婆的一个朋友过来,她打破了困杀阵救走了外婆和舅舅还有我娘,他们走了后就没有再回来。”

    “你外婆不喜欢你,你娘为什么也不带你走?”狄九看着宁乡女,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子的彷徨。

    宁乡女红着眼睛说道,“我爹死了后,我娘很是伤心,她,她……”

    狄九没有问,也知道应该是她娘连女儿都忘记了。

    狄九心里叹息一声,他觉得责任应该是在他身上。农秀琪从小就等于寄人篱下,在单家是时刻戒备着被害,这让她对外界有些提防。狄秋水小时肯定一直生活在忘川山脉,缺少了和外界人群接触的机会,这会让狄秋水缺少一种关爱。

    这种情况下,狄秋水遇见了帅气英俊的宁不乔,只要对方稍加关爱,一见倾心也是正常。

    “那你为什么不回宁家?”狄九疑惑不解的问道。

    宁乡女低下头,“我资质很差,我娘和外婆又都被宁家通缉,我也没有了父亲……我娘走后,我才七岁,后来我被宁家的人打断了腿,丢进了臭水沟中自生自灭,还骂我是野种。是阿袭大哥和雨陌姐姐救了我,他们带着我一直躲在暴泉山脉求活……”

    狄九摸了摸宁乡女的头发,心里有些难受,好一会才说道,“既然如此,你可愿意姓狄,我就是你爷爷,从此以后和宁家再无关系?”

    “我愿意,爷爷,以后我就叫着狄乡女……”宁乡女立即跪倒在地,眼里全是泪水。很显然,她这些年活的太过艰辛。

    “你今年多大了?”狄九心里充满了怜爱,他看的出来自己的这个外孙女心善良的犹如一张白纸,只是从小就太过坎坷。

    哪怕这样不公平的被对待,她的心里也没有仇恨,既没有对外婆杀了她父亲的恨,也没有对宁家打断她腿,将她丢在臭水沟送死的恨。更没有对她娘亲临走之时不理她的恨。

    她有的,只是一种对活着的努力追求,对亲情的渴望,她的心胸宽广的犹如海洋一般。

    “我十七岁了……”

    狄九听到这话,心里一酸,十七岁居然老的和三十岁差不多,这要多艰辛啊?

    感受到狄九的心情很是不好,狄乡女主动说道,“爷爷,我能遇见你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和阿袭哥哥还有雨陌姐姐在暴泉山脉,一直过的很好。以后爷爷也留着这里吧,我会照顾你的。”

    在乡女看来,爷爷在暴泉山脉重伤,显然修为是无法和外婆还有舅舅相提并论的。那她就应该负责起对爷爷的照顾。

    “好,那我要休息几天。”狄九说完,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来这里不一定就是偶然,第九道则、圣阴珠和他的识海都碎裂后,他似乎少了一份羁绊,多了一方天地。

    他必须要尽快恢复自己的修为,然后神念扫遍这个星球找到秀琪和一双儿女。

    “是,爷爷。”狄乡女小心的拉上帘子退出,她心里依然是激动难以。难怪她觉得狄九和她有牵连,原来是她的爷爷。

    她很小的时候就问过娘,为什么只说外婆不说外公,娘说也没有见过外公……不对,应该是爷爷了。

    还是不对啊,爷爷看起来如此年轻,修为肯定很高才是,只希望爷爷受伤不重,能早入康复。

    ……

    狄九的意念完全沉浸到了残破的识海中,在他已经残破的识海中有一枚龙眼大小的灰色珠子。

    之前狄九一直重伤昏迷,他甚至都不知道这珠子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此刻他的意念沉浸到这枚珠子上,立即就觉察到了不同。

    这珠子完全被他掌控,在他的意念下没有半点滞遁。不仅如此,珠子中似乎是一个空间世界。

    这是……

    狄九心里忽然激动起来,他意念动间,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这个珠子的空间中。

    珠子的空间一片灰蒙蒙的,天地都不是很明显。但狄九却可以扑捉到这珠子中每一丝一毫的动静,甚至可以清晰感知到这珠子中的一切生机和一切形成……

    狄九还没来得及激动,他就感受到了浩瀚无边的宇宙道则气息。

    这不仅仅有第九道则留下来的残法则碎片,还有圣阴珠留下来的一切碎片,甚至有他识海溃涅后的大道法则残片。

    这一切都在他的意念下孕育一个全新的大道方向,狄九心里激动起来,这正是他想要的。

    规则周天持续运转,和狄九残破识海中的那枚珠子蕴含的道则气息融合在一起,狄九周身渐渐形成了一道神念都扫不进去的防御空间。

    狄九再次沉入了这种规则周天的运转中,他的识海也在规则周天缓慢成型,然后慢慢衍化成为一个星空。

    就好像当初他用星河诀将自己的主脉化成星空脉络一般,只是这个时候狄九完全是沉浸在其中,完全不知道。

    ……

    “乡女,你没事吧?”天还没有黑,阿袭和燕雨陌就急切的来到了狄乡女的住处,当他们看见狄乡女从屋子走出来的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没事,谢谢你们了。”狄乡女眼圈虽然有些红,但精神还很不错。

    “你救的人呢?”燕雨陌再次问道。

    狄乡女低声说道,“他受伤很重,在屋里疗伤。”

    “嗯,你自己小心,我们先回去了,今天收获一般,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吗?”燕雨陌点点头。

    狄乡女摇头,“我不去了,我要在这里照顾人。若是我走了后,那位前辈没有人照顾。”

    对阿袭和雨陌,狄乡女是很信任的,只是狄九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宁家还在通缉她外婆和娘,万一被宁家知道她狄家的人在这里,那就是一场灾难,不但是害了爷爷,也是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阿袭哥哥和雨陌姐。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些。有什么事情,马上通知我们。”阿袭知道乡女心善,没有劝说她。

    他们三个人住的地方相距并不远,都是暴泉坊市的最外围。在暴泉坊市最外围和他们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平时只要稍微注意点,倒也不会有什么安全上的问题。

    ……

    时间如梭,转眼六个月过去。

    这天一大早,燕雨陌就来到了狄乡女的屋前。

    “雨陌姐,你今天怎么没有外出吗?”乡女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燕雨陌。

    燕雨陌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狄乡女,“乡女,我今天和阿袭可能会去暴泉山脉深处的一个地方,也许要好几天时间才能回来……”

    说完,燕雨陌将一个手袋递给狄乡女,“这里面还有一些钱,你拿去用吧。”

    “我不能要。”乡女赶紧推辞了后,有些担忧的问道,“可是,暴泉山脉里面过夜很是危险啊。”

    燕雨陌点头,“我知道,只是现在暴泉山脉来的人越来越多,外围找不到什么好东西了,再说去暴泉山脉里面过夜的也不是我们两个。这钱你拿着吧,你都几个月不出去了,再这样下去,连生活都成问题。”

    “谢谢,你们小心一点。”乡女知道推辞不过,况且她现在的确是有些困难了。

    接过钱袋,狄乡女很是惭愧。这六个月时间,她已经受到了阿袭和雨陌姐的太多帮助。

    明后天有事出差,更新可能会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