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2004 > 第86章 断绝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大哥?”

    周剑的声音引得周安回头,周安见周剑此时的神情很复杂,眉头纠结着,这些日子朝夕相处,周安清楚周剑对他父亲周太明是有怨恨的。

    怨恨他父亲不知上进,导致好好的一个家支离破碎,也导致他如今不是孤儿胜似孤儿的生活境况,也怨恨他父亲生下他,却没有承担起养育他的责任。

    但刚才听了他父亲今晚的事迹,周剑似乎有点迷茫了。

    对他父亲的恨意好像没以前那么强了。

    把周安注意力吸引过来,周剑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周安对路边的大妈和大爷点点头,一拧电三轮手把,开车进村。

    其实此时此刻,周安心里也有点复杂,他从小就知道三叔比二叔好得多,但他真没料到三叔会因为他父亲,而连夜赶回来揍周太清。

    说起来,三叔和他父亲是亲兄弟,和周太清何尝不也是亲兄弟?

    为了大哥揍二哥,这种事在古惑仔电影里常见,但现实生活中,血缘关系的亲兄弟中,有几个人会这么做?

    电三轮快到周太清家门口的时候,周安和周剑都看见周太清家大门还亮着灯光,但门外一些看热闹的人,已经三三两两散得差不多了。

    车开到周太清门口的时候,周安忽然将车停下。

    周剑立即扭头看他,“大哥?要动手吗?”

    周安看见他眼里的期待,微微摇头,低声提醒:“你忘了我路上跟你说的?动手是下下之策,你爸被抓了,你想我们也去陪你爸吗?”

    “那……停车干嘛?”周剑不解。

    周安拍拍他肩膀,“过去看看!”

    说着,周安大步走向周太清家大门,周剑见了,虽然心里还是疑惑,不清楚大哥想做什么,但还是马上下车跟在后面。

    附近那些正准备散去的村民看见这一幕,一个个都很讶异,然后神色各异地回来继续看热闹。

    距离周太清大门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周太清正好一瘸一瘸地推着自行车从门里出来,孙蓉手拿一只长形钱夹跟在后面,“太清,你慢点!你腿行吗?真能骑车去诊所?”

    “没事,我……”

    周太清一句话刚起了个头,就停住了,因为他无意间一抬头,正好看见周安和周剑在他家门前两三米的地方站定。

    周安、周剑也看见周太清一张脸确实已经鼻青脸肿,被打得跟猪头似的。

    门里透出来的灯光没有照到周安身上,所以周太清看不清周安和周剑的表情,但这两个小子此时堵在他家门前看着他不说话,用屁股想都知道来者不善。

    周太清脸色一变,他身后的孙蓉此时也看见周安、周剑两兄弟,她脸色也马上一变。

    “安子!小剑!你们想干什么?你俩也想被派出所抓走吗?”孙蓉拔高嗓音,有些尖锐地质问,周安从她声音里听出色厉内荏的味道。

    周安没理她,甚至没正眼看她一眼。

    今天周太清把他爸气进医院,差点没救回来,只此一事,周安跟周太清的叔侄之情就已荡然无存。

    亲叔叔,他尚且已经不认,何况是孙蓉这个婶婶?

    周安可没忘记今天大舅妈上门逼债时说的话,大舅妈和大舅今天之所以上门逼债,就是孙蓉这位好婶婶挑拨的。

    而如果没有今天大舅母他们逼债的事,他爸也不会强行下床来找周太清要说法,如果不来找周太清要说法,也就不会被周太清气进医院。

    所以,在周安心里,今天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孙蓉!

    连带着三叔连夜赶回来揍周太清,然后被警察抓走,其根源可以说,也是孙蓉!

    “安子、小剑!你们两个小东西也要来打我吗?信不信我打死你们两个鬼东西!”

    门口,周太清打好自行车撑子,上前半步,冷声威胁。

    周安嘴角冷笑,“是吗?你来试试!”

    一边说,周安也上前一步。

    虽说他刚才没打算对周太清动手,但如果周太清先动手的话,他就没理由装死狗。

    没道理他老子被周太清气进医院,他这个做儿子的,又被周太清一句话吓住,真那样的话,他们父子俩以后在这个村里还有脸见人?

    自小周太虎就灌输给周安一个原则:人欺我叔,我帮我叔,叔欺我父,我帮我父!

    这句话不是周太虎原创,而是这一片地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

    这是原则问题,没的商量!

    小的时候,做儿子的在外被人欺负,做父亲的为儿子出头;儿子长大,父亲老了,如果有人欺负老父,就该做儿子的为父亲出头了。

    周安上前一步,周剑立即也跟着上前一步,与周安并肩而立,横眉冷对周太清,拳头都已经捏紧,随时准备出手。

    看见这两个小子真想打自己,周太清下意识又退回半步,喝道:“你们两个想找死吗?真敢跟我动手不成?”

    孙蓉仗着自己是女人,又是婶婶的身份,赶紧抢到周太清前面,把周太清挡在身后,又紧张又愤怒地喝斥:“周安、周剑!你们不想好了?老三混蛋,来打他二哥,你们两个小的这么多年书都白念了?也想打亲叔叔吗?你们念的是黑书吗?”

    周剑冷眼瞪着周太清和孙蓉,不时侧脸瞥周安的表情,他已经唯周安马首是瞻。

    “我来是告诉你们,以后我们两家老死不相往来!你们不用再认我这个侄儿,我也不会再认你们是我二叔、二婶,从此以后,我们两家再无瓜葛,等我爸出院回来以后,如果你们还敢故意气他,再把他气出个好歹,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现在只是警告,再有下一次,你看我敢不敢锉你!”

    当着周围越聚越多的村民,周安冷着脸,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所有人听见。

    周太清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手指着周安,想冲过来打人,被紧张的孙蓉死死拦腰抱住,他现在走路都一瘸一瘸的,可未必能打赢这两个小子。

    “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还敢威胁我,看老子不打死你!!”

    周太清气势汹汹,看上去很唬人。

    但周安却看出他在虚张声势,因为凭他的体格,如果真想冲过来,孙蓉根本不可能拦得住。

    冷眼一扫,周安转身就走,该撂的话已经撂了,他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跟他们斗嘴。

    周剑临走之前,往门口方向重重吐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