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我不会武功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乾坤之间 水火之中

第二百五十三章 乾坤之间 水火之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项云的话,躺在地上的郑玉风,依旧是一动不动,面色呆滞、眼中无神。

    “呵呵……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醒来你说是吗?”

    项云面带玩味笑容开口,哪怕眼前这郑玉风对项云说的话,毫无波动,但项云却已经是胸有成竹!

    见郑玉风依旧毫无反应,项云只得是搓了搓手道:“既然少门主不愿醒过来,那我就帮帮你。”

    说罢项云朝着郑玉风一步跨去,来到他的身边,项云忽然伸手,抓住郑玉风的衣领,轻轻一提,就如拎小鸡一般,将郑玉风给拎了起来。

    项云并未对郑玉风做什么,只是将他放在了一旁地面,而他的目光却留在了放在了,郑玉风原本蜷缩之处的地面!

    雪龙峰广场,皆是由巨大的青石板铺就而成,青石厚重,表面光华,还生长了些许青苔,给人以一种古朴沧桑之感。

    看到项云盯着那块青石板,原本躺在一旁,面色呆滞的郑玉风,目光忽然一紧,竟似露出了慌乱之色。

    “呵呵……”项云冷笑一声,手中苍玄巨剑剑锋,向下一戳!

    “砰……!”

    一声清晰的脆响传来,那块青石板瞬间龟裂,项云收住力道,将巨剑挪开,伸脚向下一踏,石板便完全破碎塌陷!

    “你……!”

    就在这一刻,那数十日来,被人都传言已经彻底疯癫了的雪龙门少门主,面露惶急之色,眼中有着紧张和惊骇!

    对此,项云毫不在意,伸手向着青石板塌陷处,伸手一抓,下一刻,便从石碓里,抓出了一个黑色的包囊。

    “你放下它!”

    郑玉风眼见项云抓住了那黑色包囊,顿时急切的冲上前来,欲要抢夺。

    而项云只是轻轻伸出一根手指,点在郑玉风的眉心,郑玉风如遭雷击,整个人就翻倒在地,难以动弹。

    “不要着急。”项云淡淡的说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东西在这里?”

    郑玉风眼见项云,拿到了那个黑色包囊,他圆瞪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呵呵……”项云与郑玉风目光对视,笑着说道。

    “即便是疯子也应该知道怕疼、或是怕死,你郑玉风又不是什么舍生取义的义士,疯了就什么都不怕了?”

    “在这雪龙峰上,三天两头遭人毒打折磨,却不肯离去,能为了什么,自然是有什么你在意的重要东西藏在这里,你担心被别人拿去了,便装疯卖傻的守护于此。”

    郑玉风闻言,面色果然变得越加阴沉!

    而项云又继续说道:“之前我与那群人争斗之时,分明注意到,你有数次将目光,投入这块青石板下,而后你又无巧不巧的在这里蜷缩遮挡,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说我还能猜不到吗?”

    “看来你是打算,等这些来搜刮你们宗门宝物的人散去了,再偷偷带着这东西离开此地吧,我说的对吗?”

    项云扬了扬手中的黑色包囊,对郑玉风说道。

    先前的战斗中,项云其实一直留着一丝神念之力,关注着郑玉风的一举一动,所以郑玉风的每一次神色变化,项云都尽收心底。

    “呃……!”

    郑玉风言语一滞,终于是愕然无声,面露颓败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这雪龙峰装疯卖傻的十多日,受尽了屈辱折磨,骗过了所有人。

    眼看一切就要到头,自己就能够带着,这件父亲留给自己的宝物离开,却突然杀出来了一个,本以为早已死去的人,破坏了这一切谋划!

    “哈哈……哈哈……!”忽然郑玉风竟然仰头疯狂大笑!

    “报应……一切都是报应,是我们血龙峰郑氏的报应呀!”

    郑玉风声嘶力竭的大喊,原本笑脸之上,此刻却已是布满了泪水,有怨恼、有悔恨、更有绝望!

    昔日雪龙峰上耀武扬威,令无数人仰头阿谀,今日废墟广场泪沾满襟,看如今自己徒留绝望!

    看着一脸悲切绝望的郑玉风,项云轻轻摇头,旋即他转头望向了,躺在古松之上的麻衣老者。

    “老梁头,带上他一起回城吧!”

    项云话音刚落,只觉眼前云雾飘渺,已然被一股奇异而强大的力量摄入虚空,一旁的郑玉风,亦是面带惊骇的看着周身云雾,以及脚下辽远大地!

    “天云强者!”

    郑玉风的心中充满了震撼,他们雪龙峰最强大就是自己的门主父亲,可他也只是玄云巅峰的强者,与天云强者相比,比之蝼蚁尚且不如。

    转头看着一脸淡然的项云,郑玉风的心中震撼的同时,也是升起了一抹苦涩,可笑当初他们,还想除掉此人,对方竟然拥有天云级别的高手同伴。

    现在想来,即便那些人不出手屠杀雪龙门,项云同样可以轻松覆灭他们整个宗门,看似在银月山脉雄踞一方的大势力,却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实在是讽刺!

    从银月山脉到秦风城,近百里路程,以老梁头的速度,这不过是盏茶之间事情。

    似乎是得到了项云的授意,老梁头直接跃过了秦风城城池,落到了城池最南方的南大门外!

    往年的里秦风城南门有出无进,大抵都是些外出南下的城中青壮,不愿在这贫瘠小城内待着。

    而项云来到后,大刀阔斧的改造,以及源源不断的庞大资金注入,让这座城池短时间内便充满了活力,来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来经商或游玩的外乡人。

    而今这南城门越发热闹起来,往来的人比以往多了数倍有余,项云他们落在了,偏离南城门稍远的一处的,没有什么人烟的,郊外林荫小道上。

    项云将手中的黑色包裹,向着郑玉风一扔!

    郑玉风下意识的伸手,接过包裹,旋即一脸诧异的望着项云,“你……你这是?”

    “拿着东西赶紧滚蛋吧,在这银月山脉,没了你父亲照顾你,你根本没命活下去,你以为那些人散尽了,你就能够带着宝物远走高飞了?”

    项云嗤笑一声,“你知不知道,雪龙峰下多少人等着你呢,要知道,看出你破绽的,绝非我一人,等你拿着宝物偷偷跑下山,别人早已经商量好了,怎么分配你的宝物了。”

    郑玉风闻言,面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他知道项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之所以依旧坚持那样做,也只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态罢了。

    沉默片刻,郑玉风的脸上,仍旧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

    “你……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之前还想要害死你!”

    项云咧嘴一笑:“想当圣人,救苦救难,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郑玉风双眸凝视着眼前这个,一脸洒脱的青年,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难道,你就不怕,将来我有机会再站起来,却又要来害你?”

    “害我?”项云哑然失笑,“拜托,是你们雪龙门欠我的,我没有害你们,没有找你们报仇,已经是菩萨心肠了,你还要来害我,你小子脑子有毛病吧,当然,你想找死的话,可以试一试。”

    郑玉风仍旧是没有挪动脚步,项云不由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的摆摆手。

    “快点滚吧,哪来那么多废话,当心我反悔了,杀人夺宝,这里又没有别人,可是杀人越货,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沉默半晌,郑玉风双眸盯着项云,深深的看了项云一眼,他竟是弯腰躬身,对着项云一躬到地!

    “多谢!”

    说完这两个字,郑玉风转身便走,他步履沉重而缓慢,一步一步的向前,当迈出第十步,他停顿了一瞬,旋即又迈出了第十一步,郑玉风忽然转头,对项云说了一句!

    “乾坤之间、水火之中!”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怀抱着那件黑色包囊,踉踉跄跄的向前行去,愈行愈远,最终身影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乾坤之间、水火之中,这……这是什么意思?”项云一脸疑惑的回味着,郑玉风留下的这句话。

    一旁的老梁头则是饶有兴趣的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这就是所谓的知恩图报?”

    “啊……?”项云转头看向老梁头,“老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嘿嘿……这小子八成是把他们宗门,隐藏的真正重宝的位置,告诉你了,你小子捡大便宜了!”

    “哎呀!真是这样吗?走走……老梁头快,咱们俩回雪龙峰找宝物去,你给我说说,,那东西藏在哪儿了?”项云一听有重宝,顿时眼露精光,急不可耐的拉扯老梁头的袖角。

    老梁头灌了口酒,一摆手挣脱开项云的手道:“找啥呀?”

    “当然是找郑玉风说的那件宝物啦!”

    “我又不知道在哪?”

    “你刚才不是说的头头是道吗?”

    老梁头眼睛一斜,翻了个白眼,“嘿……我只是说有宝物,我又不知道具体位置,乾坤之间、水火之中,鬼知道在什么地方。”

    “呃……我靠,那还是先回府吧,以后再琢磨。”

    项云郁闷的转头,老梁头笑呵呵的跟上,一主一仆向着秦风城南门行去。

    路上,老梁偏头闻道:“世子爷,你把那小子放了,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项云摇摇头。

    “你就不怕放虎归山,将来成为心腹大患?”

    项云轻轻摆手,洒然一笑:“若是他郑玉风将来,真的能够成为我的心腹大患,那我项云再苟活百年,又有什么意思,再者,多几个不确定的人或事,这世界岂不更有意思一些?”

    “嘶……”

    老梁头头一次,看着项云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他忍不住仰头灌了一口酒,点头赞道!

    “啧啧啧……这项凌天是个怪胎,他生的儿子们,也没一个正常的,老大老二的修炼天赋,变态的没话说,你老三嘛,怎么这说话做事,倒像个活了两世的老妖怪,奇怪,真是奇怪!”

    “咳咳……你才是活了两世的老妖怪!”项云很是有些心虚的,弱弱回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