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一十章 隐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昨天分别的时候,秦菡儿说过几天来找她。

    结果今天就来了。

    苏锦担心秦菡儿是有什么急事。

    看着秦菡儿一脸笑容的进来,苏锦就知道是她想太多了。

    “心情这么好,我还担心出什么事了呢,”苏锦嗔笑道。

    秦菡儿朝苏锦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贝齿,“是出了点事,但不是我。”

    苏锦眉头轻挑。

    还没进屋,秦菡儿就把季嬷嬷求她的事告诉苏锦了。

    一点药膏而已,在苏锦这里那是真不叫事了。

    只是季嬷嬷很惶恐。

    她怕苏锦不肯帮忙。

    苏锦还未说话,杏儿道,“三盒祛伤疤的药膏,要一万五千两呢。”

    在杏儿眼里,除了她家姑娘主动给的,任何人要药膏都要收钱,谁也不能例外。

    季嬷嬷脸一白。

    当即给苏锦跪了下来。

    苏锦头疼,她实在是不喜欢人家动不动就给她下跪。

    “起来吧,”苏锦道。

    季嬷嬷没起来,只求道,“求世子妃救救我那老姐妹……。”

    苏锦刚要说没事,但看到季嬷嬷,苏锦眸光一转,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苏锦端起茶盏,慢条斯理道,“一点药膏而已,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但我立的规矩不能废。”

    “这样吧,季嬷嬷既然是从宫里出来的,或多或少知道点隐秘事。”

    “那就找几件价值一万五千两的隐秘事与我做交换。”

    季嬷嬷怔住。

    她没想到还能拿宫里的隐秘做交换。

    只是她离开皇宫许久了啊,宫里的事,她知道的还没有世子妃多呢。

    但她也知道这是苏锦看在靖国侯世子夫人面子上给的台阶。

    既顾全了自己的规矩,又给了靖国侯世子夫人面子。

    季嬷嬷心底通透,绞尽脑汁的回忆她在宫里做宫女那些年的事。

    苏锦一边喝茶一边听。

    杏儿听的很认真,她道,“嬷嬷,你说的这些事都不值钱,有没有更值钱一点的?”

    苏锦,“……。”

    苏锦哭笑不得。

    她只是随口一说,杏儿还当真了。

    她的目的不是季嬷嬷,而是想通过这件事传开,让宫里人知道秘密在她这里是能当钱花的。

    她相信,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她也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没办法,上回凤鸾宫的小宫女说的事对苏锦来说太有价值了。

    还有卫太医……

    就是寻常见,谁能想到他们身上都揣着大秘密?

    要想把宫里的事挖出来,还得靠宫里人。

    只是公然打听宫里的事,是犯了宫规的。

    苏锦这么做,也是为了回头太后训斥她,她有理由搪塞,仅此而已。

    不过杏儿的话也没什么,苏锦没有阻拦她。

    嗯。

    杏儿是真当真了。

    苏锦说的话,让她想到了丁老姨娘。

    丁老姨娘就是因为揣着假老夫人的把柄,才能威胁假老夫人帮二老爷,过了几十年的舒服日子。

    还有大佛寺假签的事,被她逮住了把柄,上到住持,下到小和尚都特别的听话。

    这样的把柄,多来几个最好了。

    杏儿一脸期待。

    季嬷嬷一脸难色,几次欲言又止。

    苏锦把季嬷嬷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

    她挑了挑眉头。

    看来季嬷嬷还真知道点价值不菲的隐秘。

    苏锦静静的等季嬷嬷开口。

    只是一等再等,等到的是季嬷嬷的焦灼不安和三缄其口。

    不过苏锦有耐心。

    再者祛伤疤的药膏她手里没剩多少了,勉强一盒都不够,要给季嬷嬷肯定要另外调制。

    苏锦给杏儿使眼色。

    杏儿跑去后院把剩下的半盒药膏取了来。

    季嬷嬷捧在手里。

    她也知道自己说的事没什么价值,可这半盒药膏却值三千两啊。

    秦菡儿知道苏锦的性子,应该是只剩这么多药膏了,不是为难一个嬷嬷,故意不给。

    望着季嬷嬷,秦菡儿道,“季嬷嬷先回去吧,我在镇北王府再待会儿。”

    季嬷嬷道了谢,拿着半盒药膏离开。

    镇北王府前。

    魏嬷嬷就在门外,并没有进来。

    季嬷嬷是靖国侯夫人请了教秦菡儿规矩的,算是信的过的人。

    魏嬷嬷虽然是季嬷嬷的姐妹,但毕竟秦菡儿和她不熟。

    她可不敢随便把人往镇北王府里带,尤其还是见苏锦,万一出点什么事,她担待不起。

    魏嬷嬷在石狮子旁急的来回打转。

    王府守门小厮知道她是和秦菡儿一起来的,因为她是从靖国侯府的马车里下来的。

    只是她不进府,小厮也不会主动提。

    看到有脚步声传出来,魏嬷嬷抬头就看到季嬷嬷,忙走过来,问道,“怎么样?”

    季嬷嬷把药膏递给魏嬷嬷。

    魏嬷嬷连忙接过,打开一看,见只有半盒,不由得抬头望着季嬷嬷。

    季嬷嬷叹息一声,“镇北王世子妃说没有钱,可以拿宫里的隐秘换,我知道的那些事就只够换这半盒。”

    “也不知道那件把你吓的做了几天几夜噩梦的事值不值……。”

    魏嬷嬷心头一颤。

    “哪有的事啊,”魏嬷嬷矢口否认。

    又是否认。

    季嬷嬷都好奇好些年了。

    但不论她怎么问,魏嬷嬷始终不肯说。

    在宫里的时候,说她知道了没好处。

    出宫后,又说宫里的人再和她们没关系了。

    如今都到这节骨眼了,还藏着掖着,她怎么就那么的固执呢。

    秦菡儿在镇北王府,季嬷嬷不用教她规矩,就和魏嬷嬷一起回去了。

    刚走到一座两进小院前,就感觉到院子里有人。

    季嬷嬷推门进去,就看到平素齐整的院子被人糟蹋的乱七八糟。

    季嬷嬷脸色铁青。

    这是她们的家,就这么被人又打又砸,季嬷嬷是气不打一处来。

    没在屋子里找到人,小厮出门来,见到季嬷嬷和魏嬷嬷,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们跑了!”

    季嬷嬷是真生气。

    工部尚书府姑娘摔伤,是叫人心疼。

    可她是踩到自己的裙摆摔伤的,怎么能把过错全部算在魏嬷嬷身上?!

    左不过是仗势欺人罢了!

    工部尚书府小厮道,“钱呢?”

    魏嬷嬷忙道,“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刚刚托靖国侯世子夫人去找镇北王世子妃拿了半盒祛伤疤的药膏来。”

    小厮看见魏嬷嬷手上的药膏。

    一把夺了过去。

    打开看了一眼,登时大怒,“才半盒,管什么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