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心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大理寺少卿的意见很中肯。

    但对北宁侯世子来说就是两句废话。

    他能不知道顺腾才好摸瓜吗?

    可这藤就不知道在哪儿。

    流言蜚语最伤人,也最难查。

    流言传开那两天,他循规蹈矩,和往常并无区别,除了有眼无珠把周七姑娘当成男子给对待了。

    可事情发生在包厢内,也传不开啊。

    北宁侯世子焉了吧唧的回了醉仙楼。

    查了两天,才知道流言是从醉仙楼传开的。

    他找了小伙计询问,才知道说他好男风的是兵部尚书府大少爷。

    气的他怒气冲冲的去找兵部尚书府大少爷质问。

    结果刚走到另一家酒楼,正要推门进去,就听到兵部尚书府大少爷的说话声传出来,“果然流言蜚语威力大。”

    “崇国公世子揍南安郡王一顿,伤了自己,反倒是这流言让北宁侯世子焦头烂额,听说南安郡王和靖国侯世子他们都不与他往来了。”

    “也不知道这男风是什么滋味儿?”另一男子好奇道。

    “想知道还不容易,我已经叫人把北宁侯世子喜欢的那少年给绑了……。”

    北宁侯世子眉头拧紧。

    他喜欢的少年?

    他怎么都不知道?

    再一听,就知道他指的是周七姑娘。

    北宁侯世子是气的恨不得把兵部尚书府大少爷给打个半死,但理智告诉他要先救人。

    要真让周七姑娘被人给祸害了,他万死难辞其咎。

    北宁侯世子匆匆赶去救人。

    周七姑娘正和人在谈生意,就见几个小厮冲上来要抓她。

    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小厮抓她,哪有还手的余地?

    天子脚下,她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大胆,只带了两个小厮出门。

    很快,小厮就被打的倒地不起了。

    小厮抓住她,北宁侯世子匆匆赶到,踹翻小厮救了她。

    只是小厮奉命而来,不把人抓到,回去是要挨罚的。

    打斗间,周七姑娘被小厮掀下楼,北宁侯世子跳楼救人。

    嗯。

    一把搂住周七姑娘的腰。

    缓缓、安然落地。

    周七姑娘面红耳赤,一颗心如小鹿乱撞。

    北宁侯世子也是脸红脖子粗。

    这一幕看在围观的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两个大男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

    真的。

    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世风日下啊。

    这些天北宁侯世子被传好男风,虽然传的沸沸扬扬,毕竟一个大好男儿,不喜欢香娇玉嫩的姑娘,喜欢皮糙肉厚的男子,实在是想不开。

    对这事,大家虽然跟着起哄,但心底将信将疑,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这回可是亲眼所见啊。

    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公然和男子搂搂抱抱,看来北宁侯世子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

    四下人指指点点,唾弃不止。

    周七姑娘脸上红晕未消,赶紧从北宁侯世子的怀抱中挣脱开,转身跑了。

    等小厮打扮的丫鬟从楼上追下来,已经不见自家姑娘的人影了。

    北宁侯世子站着那里,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头重脚轻。

    这回是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要命的是他救人这一幕,正好被北宁侯府小厮看见了。

    小厮痛心疾首,都没敢说他就是北宁侯府上的,匆匆回府把这事禀告北宁侯和北宁侯夫人知道。

    北宁侯夫人脸色刷白。

    丫鬟呵斥道,“定是你看花眼了,世子爷怎么会喜欢男人?!”

    小厮忙道,“我看的一清二楚,世子爷是真喜欢他,救了人落地半天都没舍得放开。”

    说着,小厮轻轻抖了抖身子,把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抖下来。

    小厮一脸他绝对没看错的神情。

    北宁侯夫人晾小厮也不敢信口胡诌,除非是活腻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

    北宁侯夫人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北宁侯夫人是心病,不好医治。

    太医来开了药,吃了两天,没有丝毫好转,反倒是头越来越疼了。

    北宁侯世子被北宁侯打的皮开肉绽的在佛堂罚跪。

    北宁侯彻底没脸上朝了。

    南安郡王他们来探望他道,“为什么不跟伯父伯母说实话?”

    告诉他们周七姑娘是女儿身,北宁侯和北宁侯夫人不药而愈。

    北宁侯世子看了楚舜一眼,“前车之鉴,让我怎么说?”

    楚舜被流言蜚语逼的和秦菡儿假成亲。

    秦菡儿远在南疆,距离京都千里之遥,蒙混过去容易。

    周七姑娘是大齐人,而且他们也都知道她女扮男装是为了继承家业。

    他抖出这事,周七姑娘必定会被人推到风口浪尖上来。

    想到自己捶过的胸,他怎么好意思说这事啊?

    以他娘的性子,肯定会让他登门求亲的。

    人家周七姑娘未必肯嫁给他,他不成变相逼婚了吗?

    虽然他也心疼他娘气病了,可他几次话到嘴边还都忍了,他道,“太医的药不管用,你们帮我请大嫂来给我娘看看吧。”

    楚舜则道,“请大嫂容易,只是伯母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

    北宁侯世子还是想再不伤害周七姑娘的情况下尽量医治他娘。

    楚舜他们准确去请苏锦,走之前,北宁侯世子道,“帮我揍兵部尚书府大少爷一顿。”

    “为什么要揍他?”南安郡王问道。

    “就是他传我好男风的!”

    北宁侯世子气的咬牙。

    那天本来打算救了人再去揍兵部尚书府大少爷出气。

    只是等他再去酒楼,他们已经走了。

    北宁侯夫人气晕了,小厮匆匆请他回府。

    这一挨打,连站都站不稳了,更别提出府。

    楚舜他们到镇北王府找苏锦,被告知苏锦去了东乡侯府,又匆匆赶到东乡侯府。

    苏锦去给北宁侯夫人诊脉,开了宽心养身的药,但收效甚微。

    唐氏和南安王妃她们关系都不错,北宁侯夫人病了,是肯定要去探望的。

    看着北宁侯夫人憔悴模样,她都心疼。

    从北宁侯府回来,正好东乡侯出来,唐氏见了道,“这是要去军营?”

    “有事找周兄,”东乡侯道。

    “我陪你一起去,”唐氏道。

    东乡侯诧异,“怎么突然要和我一起去周家?”

    “去了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