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拜见校长大人 > 第二百七十幕.莱纳的进化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巴蒂斯特与莱纳离开了教室,来到走廊的尽头,这里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由于雨季结束,伊拉兹马斯的水位也得不到补充,将会在接近半个月的时间里逐渐降低,绝大部分的地面会显露出来,这些长期浸泡在水中的土壤此时沉淀了大量的养分,十分肥沃,足够支撑植物们茁壮成长。

    巴蒂斯特看了一眼莱纳。

    “你找我有什么事?”

    “巴蒂斯特先生,我昨晚在研究所的图书室里,找到了一份资料。”

    莱纳说着,从储物袋里将一叠纸拿出来。

    这是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生物考察,但并非是现存的生物,而是根据各种化石得到的研究。

    也就是已经不存在的生物的考察。

    “你想说什么?”

    巴蒂斯特接过了那一份资料,随意翻阅了几页。

    “这是古生物的化石考察,我在里面看到了雨林隼的古代种,这种隼与常规的隼没有太大的区别,至少从化石反应的结构上没有区别。”

    莱纳解释道,资料上有一些发掘痕迹,包括雨林隼的巢穴遗迹,骨头化石,还有被柔软的土壤包裹之后得到的化石。

    “这是距今一千八百年以上的化石,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雨林隼与外界的隼没有区别,但在距今一千二百年的化石上,可以清楚看到了许多不同。”

    他翻过一页,第二页上,有几种形态各异的化石。

    “根据考察,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气候并非一直是这样,在距今一千八百年前,这里还是如同主位面一般四季分明的地区,一直到距今一千一百年第一次出现高水位,可以由此推测,在这期间,伊拉兹马斯的气候发生了改变。”

    在资料上,雨林隼的化石呈现出了不同的形态,有翅膀比起一般同类更大的,也有爪子部分发生了改变,更接近天鹅与鸭子的,由于化石无法反应羽毛内脏的改变,所以看不出这些雨林隼是否进化出了分泌油脂的腺体。

    “这些雨林隼的形态有着巨大的差别,并非完全是朝着一个方向进化的,但最终,在距今八百年的化石中,只有翅膀更加发达的一类雨林隼存留了下来,这已经与目前的雨林隼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巴蒂斯特没有说话,他看了几眼这上面的图片。

    除去雨林隼,莱纳还展示了其他几种动物的化石,在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气候发生改变的那几百年里,这些生物都从古代的模样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而且都是有多种形态共存的阶段,并非如巴蒂斯特所说,朝着同一方向进化。

    “巴蒂斯特先生,我其实有一些猜想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莱纳收起了资料,对巴蒂斯特说道。

    “说吧,不同的意见有助于我们思考。”

    巴蒂斯特微微点头,倒是没有对莱纳先前那些明显用来驳斥自己的资料说什么。

    “我认为,生物进化的过程,并非是一两代之中完成的,这个过程会持续很久。”

    莱纳首先说道,他观察了一下巴蒂斯特的表情,接着开口。

    “生物的进化绝对不是平白无故就出现的,肯定会有原因,可我觉得,如果真的要等待到环境改变,生物才进行一定的适应,这个时间其实是来不及的,就如同伊拉兹马斯半位面,其气候从原本的四季分明到如今的雨季与旱季交错,过程不过一两年而已。”

    在伊拉兹马斯的地下可以找到过去的树木化石,很容易就能将伊拉兹马斯气候改变的时间精准确定下来,可以看到,这个半位面的气候改变几乎是在五年内就完成了,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半位面中,莱纳猜测肯定有人为的因素在其中。

    “所以,我认为,生物性状的改变要早于环境的改变,根据遗传理论,血脉因子是决定性状的主要因素,而血脉因子并非完全稳固,有可能发生突变,突变的血脉因子势必会引起外在性状的改变,因此,我的猜测中,进化的第一步是血脉因子的突变。”

    莱纳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巴蒂斯特脸上的表情,但遗憾的是,巴蒂斯特并没有明显的感情波动。

    “这种突变并非是偶发的,而是常见的,持续不断的,并且,生物进化也并非是以个体为单位,而是以种群为单位,实际上,变异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只不过有些极为微小以至于观察不到,但足够的数量就会引发质的改变,这就是量变引起质变。”

    走了两步,莱纳看向窗外,五彩斑斓的世界。

    “突变的积累最终会影响到生物的性状,可以想象,在某个时间段,雨林隼呈现出了许多不同的形态,既有翅膀强健,飞翔在更高天空上的类型,也有发展出了在水中游动的蹼,捕食鱼类的品种,这些不同倾向的雨林隼共同生活在这一处半位面,划分出了不同的种群。”

    莱纳的讲述似乎描绘出了这样的一幅画面,不同的鸟儿在天空翱翔,伊拉兹马斯半位面一片和谐,但没有谁知道,在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

    “接下来才是环境的改变,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气候发生了骤变,最开始,绝大部分雨林隼还能继续生存,但随着四季分明变为暴风骤雨和烈日干旱,许多类型的雨林隼开始无法适用环境,最终夭折,这些不同种群的雨林隼开始逐渐减少,最终,只有一种类型,也就是现在所见的雨林隼的先祖们存活了下来,这个过程,我将其称之为自然选择。”

    自然选择不单单局限于环境的改变,外来物种的入侵,甚至人类的活动都会导致物种的灭绝,选择就像一把筛子,将适合环境的性状留存了下来,而不适合的则筛去了。

    “当然,这些活下来的隼还不能被称为雨林隼,它们想要在接下来的数百年时间里继续适应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环境,还需要一个重要的步骤,那就是保持血脉因子的稳定性,动物不像人类,能够自主控制繁殖过程,倘若不加以约束,那么留存下来的性状很容易就会被稀释,无法形成新的物种。”

    莱纳想到了纯血派的所作所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确也是在保持自己血脉的纯粹性。

    “所以,在新物种与旧物种之间,会产生隔离,不论是地理上的隔离,还是无法产生后代的生殖隔离,只有当伊拉兹马斯半位面的隼与其他的隼无法产生下一代的时候,这个物种才算是真正演化成了一个新物种,雨林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