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轮回者 > 第417章 真假嫪毐,生死对决左手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善柔没有犹豫,接过了马鞭,开始赶车。善柔身为刺客,又是剑术宗师,性格很是高傲,能将她当成丫环一样使唤的人,或许只有陈彦至了。

    一路上,陈彦至给三女讲解如何修行。

    善柔接受能力最强,她毕竟有武学基础。有时候,她还能举一反三,推陈出新,将陈彦至讲解的东西,融入到自己的武学和剑术当中。

    赵雅最关心的还是儿子,不知道赵盘被项少龙他们带走以后,情况怎么样了?她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修炼上,更何况,她其实对修行没什么兴趣。

    赵倩的修炼,最为专注。陈彦至让她怎么练,她就怎么练,心中没有杂念,武功自然就能有所精进。赵倩的进步,让善柔都有些惊讶。

    赵倩这样的学生,陈彦至是最喜欢的。她看似平庸,不懂变通,可是却能将基础打好,并且能做到一心不乱,心无旁骛。这样的人,以后的成就往往不可限量。

    那些看似聪慧,非常有主见的学生,心思杂乱,喜欢走捷径,反倒会成为“伤仲永”,逐渐泯然于众人。

    有了深厚的根基,了解到了修行的本质,才能谈创新。否则就是无根之水,创新就是胡闹,就是找死。

    善柔就是在“创新”,其实陈彦至是不支持的。因为她还不了解修行和剑术的本质。就算是曹秋道,都不敢胡乱创新,依然要修炼阿青的猿击剑术。

    陈彦至的修行,不能叫做创新,而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修行功法,甚至连修行的理念都没有。怎么办?只能自己去寻找,自己去创造。

    养生导引术第五层功法,就算以陈彦至“开悟”的智慧,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完善。可见,没有身为散修,修行之艰难。

    足足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四人才离开赵国境内,进入了秦国。想要抵达咸阳,还需要不少时间。

    ………………

    连晋在醉香楼里吃酒,付了酒钱以后,他的身上就还剩下了三个刀币。

    半个多月来,他想要成为王公大臣们的门客,可惜,事与愿违,处处碰壁。他是被赵穆给抛弃了的人,没有人敢收留他。

    谁收留连晋,谁就是相当于和赵穆作对。

    赵穆是赵国最大的权臣,赵王都要给他三分面子,谁敢得罪他?

    连晋有点后悔。

    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自己就应该和陈先生一起离开邯郸城,前往秦国。

    连晋眼中的精光一闪,暗道:“我现在去秦国,也不迟。到了秦国,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凭着我现在的左手剑术,一定能混出个人样来。我连晋是赵国人,不是我不为赵国效力……而是赵国已经容不下我连晋!”

    连晋拿起桌上的长剑,走出了醉香楼。他的身后,暗中跟着两个监视他的人。

    “连晋这是要出城。不应该啊,他不是一直想要成为王公大臣们的门客吗?怎么会出邯郸城呢?”

    “呵呵,没什么奇怪的。连晋被侯爷赶出了巨鹿侯府,谁还敢接纳他?他在邯郸城里混不下去了,可能是要去乡下。走,我们跟上去悄悄。”

    …………

    连晋出了邯郸城,一直向秦国的方向走。

    两个监视他的人,跑到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连晋,你想要去哪儿?”

    连晋冷笑道:“我早已不是巨鹿侯府的人。要去哪里,是我的自由,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连晋你放肆。你的武功都已经被项少龙给废了,还敢这么嚣张?侯爷没有答应让你走,你就不能离开邯郸城。跟我们回去!”

    锵。

    连左手出剑。

    剑锋轻易的切开此人的脖子,剑身没有丝毫血迹。

    杀人不占血。

    不是连晋的剑好,而是他出剑的速度,更快了。

    中剑之人,到底身亡。

    不等另外一个反应过来,连晋的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连晋……饶命……我们只是受了赵穆的命令来监视你……我只是巨鹿侯府的小喽啰,你杀了我,没有任何意义。”

    除了陈彦至和乌廷芳他们少数几个人知道连晋练了左手剑,其他人,包括赵穆在内,都不知道连晋的武功剑术已经恢复。论剑术境界,连晋更胜往昔。

    连晋说道:“你们的确是小喽啰,按理说不配死在我的剑下。可是他刚才竟然那样和我说话,不杀了他,难解我心头之恨。放心,我不杀你。你回去给赵穆带个口信,就说我连晋离开了邯郸,离开了赵国。我到了秦国,将会平步青云,将来获得的权势,比他赵穆更大。滚吧。”

    ………………

    走了一天,都没有遇见到城池。

    连晋忍着饥饿,打了一头獐子,在路边烤了起来。

    烤熟獐子,正当连晋开吃的时候,一个略微邋遢的中年人提着一柄长剑走了过来。

    连晋抬头一眼,瞳孔微微一缩,凭着剑术宗师的敏锐感,他知道了眼前这个中年人,是一个左撇子。

    也就是说,这中年人和自己一样,是练左手剑的。

    邋遢中年人丢了两个刀币在连晋的跟前,冷声道:“小子,你烤好的猎物,我嫪毐买了。”

    连晋没有去看地上的两个刀币,而是嗤笑一声,只说了一个字:“滚。”

    嫪毐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小子,你胆子不小。我左手剑嫪毐杀人越货的事情干了不少,女人更是玩过不知道多少,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既然你不要钱,那就去死吧!”

    嫪毐拔出了长剑,施展身法,向连晋刺去。

    连晋眉头一皱,这个嫪毐,竟然是剑术宗师。

    连晋坐着不动,左手挥剑,挡住了嫪毐的剑术攻击。

    嫪毐感知到连晋的剑上,传来巨大的力量,便立刻知道,这小子的功力不在自己之下。

    “左手持剑。”

    嫪毐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小子,你竟然和我一样,都是左手持剑?好,今日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左手剑术。整个天下,只有我嫪毐,才配用左手剑!”

    嫪毐大喝一声,长剑带着强大的力量向连晋斩去。

    连晋起身、后退、格挡,一切动作流畅至极,如行云流水。

    连晋并没有施展杀招。他想要见识一下,嫪毐的左手剑术,和陈先生传给自己的左手剑法,到底有什么区别。

    叮叮叮……

    二人的长剑不断碰撞,爆发出火星。

    嫪毐越打越吃惊,他发现,连晋的左手剑术太精妙了。

    “小子,你到底是谁?”嫪毐大声问道。

    连晋笑着说道:“连晋。”

    嫪毐哈哈大笑:“连晋?原来你就是赵穆身边的那条狗。可惜啊,赵穆已经将你抛弃。你现在已经成了丧家之犬。”

    连晋眼中的杀机一闪,左手挥剑的速度,突然增快了一倍。没等嫪毐反应过来,剑尖就划过了他的咽喉。

    呃。

    自己中剑了?

    嫪毐只觉得咽喉一凉,随后才察觉到疼痛。

    他用手摸了一下脖子。

    噗嗤。

    剑痕喷出了血雾。

    嫪毐倒地死亡。

    连晋盯着嫪毐的尸体,冷笑道:“左手剑嫪毐?你的左手剑术,一塌糊涂,粗糙不堪,没有丝毫精妙可言。你根本就不配施展左手剑。连晋这个名字,在赵国的名声已臭,不能再用。既然如此,那么自此以后,世间再无连晋,只有左手剑嫪毐。而我,就是嫪毐!”

    连晋做出了一个决定,自己顶替左手剑嫪毐的身份,到秦国以后,重新开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