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似锦 > 第319章 玩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崔明月这一哭,实在令众人措手不及。

    被一群人堵在屋子里没有哭,被强行带到男方家里没有哭,现在怎么哭了?难道是反应太慢,现在才觉得丢人现眼?

    众人心思各异,因为荣阳长公主在场,却不好催问。

    而荣阳长公主也非常人,女儿发生了这种事,此刻竟面色如常,只一双长眉微微蹙起,使她的眼尾显出岁月的痕迹。

    不得不说,荣阳长公主是个美貌的妇人。

    崔明月从容貌上比之母亲亦不逊色。

    姜似冷眼看着崔明月掩面哭泣,不由想到了在露生香这个美貌少女凉凉吐出的那三个字:他也配!

    此刻姜似突然好奇起来。

    显然,崔明月对朱子玉并无真心,那么当她把这二人推到如今的境况,崔明月是顺水推舟应下,还是另有想法呢?

    崔明月越哭越厉害,到后来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靠着荣阳长公主语不成调:“母亲,女儿……被蒙骗了……”

    荣阳长公主面色微变,用力攥着崔明月的手:“什么?”

    “女儿知错了……女儿一时糊涂……”崔明月断断续续说着,浑身颤抖着往荣阳长公主身上靠。

    朱子玉不可置信看着崔明月:“明月,你说什么?”

    崔明月垂着眼哭,泪光遮掩了眼底的凉薄与不屑。

    朱子玉上前一步,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明月”

    崔明月仿佛骤然受到了惊吓,往荣阳长公主身后躲去。

    朱子玉好似被打了一闷棍,一时出不得声。

    崔明月埋在荣阳长公主肩头哭得悲惨,嘴角讥诮一闪而逝。

    朱子玉有什么可受打击的?

    她对他是戏弄,是为了让姓姜的都倒霉,他对她又何尝是真心?不过是瞧着她出身尊贵,想攀高枝罢了。

    只可惜男人到底比女人蠢得多,她看得明明白白的事儿,男人还以为她少女无知,死心塌地呢。

    真真是可笑!她即便瞎了眼,也不会嫁给连结发妻子都谋害的男人。

    母亲是父亲的结发妻子,可父亲心中一直有着别的女人,对母亲冷淡到极点,这样的男人已然足够可恶,更何况是朱子玉这样的。

    崔明月当然不会让自己陷到朱家这摊烂泥里,跟朱子玉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还好,她的母亲是长公主,荣宠非常,哪怕她一时不慎落到如今的困局,一句年少无知受了蒙蔽,母亲定会帮她的。

    姜似冷眼瞧着崔明月的反应,险些忍不住要笑。

    这位崔姑娘可真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这世上竟有如此狠心,如此果断,如此厚脸皮的女子!

    余光扫向朱子玉,姜似只觉痛快无比。

    想必朱子玉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吧,真想问一问。

    姜似亲眼瞧见了这场闹剧,终于想通了前世朱子玉为何时隔三年才娶了个寻常官宦家的女子当填房。

    他这是被崔明月玩了一把,最后只能哑巴吃黄连,打落牙齿和血吞。

    当然,她不会因为这个就对崔明月生出一丝好感来。

    崔明月玩弄了朱子玉不假,可最大的受害者却是她的长姐姜依。

    她的姐姐为这两个人的一场戏付出了性命的代价!

    姜似又把目光投向那个靠着母亲哭泣的少女,一股寒意从心头陡然升起。

    不,这不是朱子玉与崔明月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戏。

    京中品貌俱佳的男子大有人在,崔明月为何独独选上了朱子玉?

    她真正的目标是长姐!

    或者说,她的目标是姜家……

    在这个瞬间,姜似突然想到了前世姜湛的死,心头隐隐浮现一个惊人的念头:二哥前世因为被好男色的杨盛才瞧上而惨死金水河中,今生依然照着前世的轨迹发展,无非是她插手才改变了二哥的结局。

    那么,二哥与杨盛才那几个人产生交集真的只是偶然吗?还是

    姜似久久凝视着崔明月。

    还是崔明月在其中推波助澜过?

    一个少女为了算计长姐能与已婚男人虚与委蛇,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姜似想,她大概无法验证这个猜测了,因为即便这就是事实,崔明月也不会承认的。

    不过她又有了新目标:她要干掉崔明月。

    这么一个人盯上了姜家,准确地说是盯上了姜家大房,不想法子干掉对方难道要等着被对方干掉吗?

    姜似缓缓收回目光,垂下眼帘。

    朱子玉依然不敢相信崔明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最初的震惊过后,脸色因极度激动而染上潮红:“明月,你是不是吓到了,我”

    眼见女儿拼命往后躲,荣阳长公主喝了一声:“够了!”

    朱子玉一滞。

    荣阳长公主缓缓从朱少卿夫妇面上扫过,唇角紧绷:“小孩子不懂事,我把女儿带回去好好教导,也请二位管教好自己的儿子,好自为之!”

    荣阳长公主说完,带着崔明月拂袖而去。

    长公主府的马车就停在朱府后门外,瞧起来就如街上随便一辆寻常马车。

    等上了马车,荣阳长公主一巴掌甩了过去。

    “蠢货!”

    崔明月的婢女眼睁睁看着主子被打,吓得缩在角落里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崔明月与朱子玉私会被人撞破,婢女回去搬救兵当然不敢乱说话,是以长公主真的认为女儿与朱子玉有了私情。

    也是因为这样,当荣阳长公主见崔明月没有要死要活闹着嫁给朱子玉,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离去。

    崔明月白嫩的面颊迅速一片红。

    “给我说说,你是怎么被蒙骗的?”

    崔明月垂眸,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片暗影:“刚开始女儿不知道他的身份,还以为是为了科举一直没有成家的寒门学子……后来知道了,又一时不舍了……不过女儿现在知道错了,无论如何都不该与有妇之夫牵扯。母亲,您就原谅女儿,帮帮女儿吧……”

    荣阳长公主沉默许久,靠着车壁闭上眼睛。

    朱府花厅中的气氛随着荣阳长公主的离去,陡然陷入了诡异的尴尬中。

    朱夫人扶着桌角摇摇欲坠。

    难道真相更加不堪,儿子居然哄骗人家未婚姑娘?

    “似儿,带你大姐走!”姜安诚暴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