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家的目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摘星楼中,气氛沉闷而压抑。

    詹歌靠在一根立柱上冷眼观察,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愤怒和恐惧交织的神情。

    仆从们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侍卫们将自己的身体隐于不显眼之处,无声无息。世家子弟们三三两两地围在围在一起,低声地议论着。大家站的位置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朝向静香阁那边的窗户。

    哪怕几分钟之前,大家还把那里挤得水泄不通。

    “最初来樊阳的时候,大家都是高高在上的心态,就像掌握生杀大全的判官一样,只等着看风家如何挣扎。尤其是当诸多天境强者齐聚城外的时候,所有人都显得愈加亢奋……”

    “可如今,自己却成了阶下囚……谁也不知道事态会发展到哪一步,也没人知道风家会不会丧心病狂,拉这里的所有人陪葬……”

    詹歌回想着申振康之前在摘星楼里的样子,只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毕竟,之前还跟大家谈笑风生的申振康,就这么死在面前。这种冲击实在太大了。就连我都是这般,可想而知,其他人会是怎样的心情。再表现的强硬,也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

    “啪!”

    詹歌正想着,被旁边传来的一声巨响吓了一跳。他扭头看去,只见是九皇子燕然狠狠地砸了手中的茶杯。

    楼中的世家子弟们都扭头看着他。

    没有惊讶和骚动,只有沉默。

    詹歌的目光偷偷扫了一眼旁边微微皱起了眉头的晴时雨,暗自摇头。

    他没想到燕然当着晴时雨的面会如此失态。由此可以想见,燕然此刻有多么恼羞成怒。

    “不过这倒也不稀奇。毕竟,申家是燕家的走狗,而所谓打狗看主人,风辰当着燕然的面杀了申振康,其后风商雪又如此耀武扬威一番,更有星幕锁了樊阳城……无论是风家还是星神殿,都摆明了没把燕家放在眼里,偏偏燕然只能眼睁睁看着,束手无策,这脸面是早就丢尽了。”

    “当然,事到如今,他总得有所表示……”

    詹歌心里揣测着,果然,就见燕然一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毕露:“好,好!有本事把我燕然杀了。我就在这摘星楼里,哪儿也不去!我倒是要看看,风家有没有这个胆子!”

    听到这话,一干世家子弟的脸色都稍稍缓和下来。燕然这个表态虽然算不上什么定心丸,但也多少让大家心里踏实了一些。毕竟,若是他扛不住压力出了城的话,那这些世家子弟就惨了。

    当然,就算燕然留在这里,对于世家子弟们来说,也不过是大家的一点自我安慰而已。

    事到如今,大伙儿都算是看明白了对面静香阁里的那个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这样干。

    可偏偏,这家伙就这么干了。干得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而更可怕的是,风辰是疯子,他的父亲风商雪也没好到哪里去。

    各家子弟们扪心自问,若是换成自己家族,自己是风辰,胆敢这么干,早就被当场打死了。

    这是在为全家惹祸,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不可饶恕。

    可风商雪却自始自终没责备风辰半个字!相反,此人之跋扈,之护短,简直令人发指!

    想到这里,所有人心头都不禁有一个疑问!

    风家究竟想干什么?!

    难道,在十几位天尊围城的情况下,风家已经破罐子破摔,打定主意要鱼死网破了?!

    若是如此,那对在场所有人来说,这都将是一个致命的消息。

    大家原本依仗的规矩,原本持仗的燕家和晴家两大皇室的皇子公主贵重身份,到时候连屁都不是!人家管你什么南神国皇室还是北神国皇室,统统杀了!反正要死大伙儿一块儿死!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一阵心悸。

    “你们说,风家这究竟是想干什么?”沉默中,秦风开口道:“难道,他们真是想跟我们鱼死网破?!还有星神殿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开启星神之庇佑,这不是拉偏架吗?”

    这个问题,问出了所有人的担心。

    居家子弟居锐开口道:“我觉得,风家这么做,摆明了是想恐吓我们。让我们自动退出樊阳城,放弃这场赌局和围猎。”

    众人对视一眼,都纷纷点头。

    这种猜测大有可能。

    秦风若有所思地点头道:“居兄说得不错。我们仔细想想,虽然今日事情闹得很大,但实际上,风家目前得罪的只是申家。但给我们一种错觉,却是我们所有人都危在旦夕……”

    詹歌目光一闪,插口道:“这不是错觉!”

    众人看了詹歌一眼,都点了点头。的确,你可以说是风家用申振康给大家造成的错觉,但威胁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只不过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将其变为现实而已。

    秦风点点头道:“詹兄说的是。如果风家真的丧心病狂的话,以风商雪的实力,加上这星幕,我们恐怕难免遭其毒手。”

    听到这话,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就像赌桌上的对手,忽然一把全押。你明明知道对方是在偷鸡,可偏偏,你的底牌比对方用来偷鸡的底牌还小。所以,大家现在就面临一个两难问题。

    继续这么下去,风家在被逼上绝路的情况下,很可能选择同归于尽。这是今天风辰和风商雪传递出来的信息。

    而若是选择退却的话,那就意味着,风家很可能会度过这一关。

    “可是……”洪家小姐洪海娇忽然开口道:“我有些不明白风家的想法。”

    她环顾四周道:“就算我们这次认栽,取消赌斗,并且撤掉对樊阳城的包围,难道风家就不怕过后我们再卷土重来?毕竟这星神之庇佑又不是他们家的,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众人都苦笑一声。

    关于这一点,大部分人都知道。只有洪海娇这种平常对局势接触较少的世家小姐才不明白。

    事实上,就连李家小姐李子涵都知道。

    当下,坐在洪海娇身旁的李子涵低声对她道:“风家背后是刘老王爷。如果燕家直接向风家下手,刘老王爷是一定会站出来的。所以,这次最重要的,就是晴家的这场赌斗……”

    听李子涵细细说了,洪海娇才恍然大悟。

    围攻风家,什么时候都可以。但若是没有赌斗,也就没有了晴家的参与。而没有晴家这块招牌,刘老王爷是绝不会坐视燕家向自己的人下手而不理的,他必须且一定会站出来。

    而刘老王爷一旦站出来,别说洛原州的这些中游家族,就算是上游世家,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正因为如此,风家根本不怕秋后算账。况且,就算是秋后算账,局面也不会比他们现在的处境更糟糕。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晴文彦兄妹及温旭骞的身上。

    众人议论的时候,温旭骞一直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对面的静香阁。

    现在靠静香阁这一面,就只有他一个人,因此,当他听着众人的议论的时候,眼中也看到了很多其他人都没有看到的东西。

    众人的推测,显得非常有条理,也很有道理。

    可是,温旭骞却觉得,事情并不是他们猜测的这样。

    因为就在众人猜测风家动机的时候,他亲眼看见,风辰的手下将申振康的脑袋砍了下来,放在了供桌上。

    而供桌上,除了申振康的头之外,还有另外二十多个盒子。

    这些盒子没有打开,但只要看看这些盒子的大小,温旭骞就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人头。

    温旭骞不知道这些人头是谁的,但他知道,除了静香阁之外,旁边还有望月楼,如是院和遇仙楼。

    这三栋楼阁,也全都被布置成了灵堂!

    这要摆多少人头?!

    再想到上次和风辰的对话,温旭骞的直觉告诉自己,风家的目的,远不是就这么平息这场争斗。相反,他们想要掀起的,是一场更大的风浪!

    这种直觉很荒谬。但在经过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温旭骞对此却深信不疑。

    事到如今,他对于晴家选择燕家作为合作者的想法正确性已经越来越怀疑了,很显然,燕家对于南神国的控制,远比晴家以前最差的设想还要差得多。

    这并非是燕家没有展现出他们的力量。

    事实上,早在燕都的时候,燕家就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展现出了他们的强大。

    那些天尊客卿,那些道境强者,还有燕家十八位成年皇子,以及一个个依附于他们的家族,商会,再加上本身庞大的财力物力和数百年积累的底蕴……

    换做别人的话,燕家展示的这一切,无疑是强大的。

    可是,对于拥有并强力控制着北神国的晴家来说,燕家的这些就不够看了。晴家更希望看到的,是燕家在行动中展现出来的力量。

    无论他们手里掌握着什么,如果不能发挥作用,那就称不上力量。

    然而,燕家显然做得不够好。

    他们选择了一个中游家族来开刀,但却选错了目标。

    是的,他们选错了!

    回想之前风商雪入城的一幕,以及之前他那技惊四座的一剑,再回想整个过程中风家的反应,以及风辰曾经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温旭骞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这个判断没错。

    如果连选择目标的眼力都不具备的话,温旭骞很难想象,在日后的合作中,燕家还会犯下怎样的错误。

    且不说未来的联合,是需要面对何等强大的敌人,就单单说现在,温旭骞就不相信燕家能够如愿掌控南神国。

    他们甚至连成为合作者的资格都没有!

    温旭骞半眯着眼,注视着静香阁。

    风辰已经离开了他的躺椅,正在和那个小男孩说笑着,偶尔扭头过来看一眼,视线和自己碰上时,还会笑一笑,点点头。

    疯子?不。温旭骞比谁都清楚,眼前的这个青年绝不是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清醒。

    温旭骞很想和风辰谈一谈。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什么好时机。

    回过头来,面对众人的目光,温旭骞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不认为对方的打算是以此威胁我们放弃赌斗。”

    众人都惊讶地对视一眼。

    在大家看来,事实显然已经是明摆着的了。风家若不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

    跟所有世家和燕家一较高下?

    而温旭骞显然也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打算,简短说了一句之后,他对晴文彦和晴时雨道:“文彦,雨公主,我想跟你们谈谈。”

    大厅里,众人一阵交头接耳。

    詹歌的目光追随着温旭骞三人到了一旁的角落里,回过头来,又下意识地瞟了一眼燕然。

    他发现,燕然的脸色,似乎比刚才更阴沉了许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