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袭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沙城。

    景阳静静地站在一栋雄伟大殿的屋檐上,低头看着已经陷入血与火之中的木家府邸。

    无数景家武者,正从四面八方杀进来。

    而木家显然对此并无准备。

    杀戮才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景家武者就已经肃清了木家外围的护卫,攻进了内院。甚至几位景家长老和客卿,已经凌空扑入了木家武堂。

    惨叫声,喝骂声,脚步声,刀剑碰撞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一具具木家族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院子里,房间门口,或爬在门槛上,窗台上,鲜血横溢。

    轰!

    当一位木家长老吐着血,从武堂中飞出来,落在地面挣扎着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景阳一挥手,将身边的一支黑衣小队投入了进去。

    木家已经完了!

    这支黑衣小队并不是什么高手精锐。他们的唯一特长,就是掘地三尺,保证这一战最后,木家连一只活的老鼠都没有!

    而就在这时候,景阳身边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阵波动。

    身旁的护卫都警觉起来,纷纷拔剑。

    “别动!”景阳一惊,赶紧厉声喝止,铁青着脸呵斥道:“一帮蠢货,人家要杀我,还等得到你们拔剑?!”

    话音刚落,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身形,就已经出现在了景阳身边。

    “暮剑先生!”景阳恭敬地道。

    在景家,身为大长老的景阳,从来都不是一个客气的人。年轻的时候,他就桀骜不驯,年龄大了,脾气倒是更古怪了。就算是面对家主景无色,景阳也从来都没多少好脸色。

    不过,此刻景阳的恭敬,却不是装出来的。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于他手中掌握的力量以及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景阳是发自内心地敬畏。

    要知道,作为景家的竞争对手,木家的实力有多强大,再没有人比景阳更了解的了。

    因此,在今天之前,景阳从来没想过攻破木家。

    不是景家做不到,而是付不起那样的代价!

    没有人知道木家暗中隐藏了多少力量,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力量在哪里,都是些什么人。

    在景家无数次的推演中,覆灭木家的代价,都是景家一同陪葬。

    因此,对于景阳来说,吞并木家只是景家战略中一个可能几十年也无法实现的设想罢了。

    可如今,木家就这么倒下了。

    这个至少和景家有着同等实力的家族,从景家武者杀入大门到现在,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

    他们的护卫被屠戮一空,他们的武堂精锐只剩下区区数人还在负隅顽抗。就连他们的长老们,也大多倒在了血泊中。

    景阳目睹了整个过程,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堵厚重坚实到自己曾经一度以为永远也无法推到的墙,只这么轻轻一碰,就轰然倒塌。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景阳很清楚,木家之所以垮得如此之快,不是因为景家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早在此之前,身边的这个男人和他手中掌握的力量,就已经将这堵墙的地基给掏空了!

    木家暗营全灭,木家部署在各大城镇,乃至景家身边的细作,联络点,情报网统统被连根拔起。

    因此,当景家武堂和暗营全部出动的时候,木家没有反应。

    当景家武者混入白沙城的时候,木家没有反应。

    当景家直接杀入木府大门的时候,木家最后的反应,也不过是绝望地呼号。

    从头到尾,别说什么暗营,甚至连他们家族卫队和武堂战营也没有组织起来进行有效抵抗。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而景阳不敢去想的是,如果说,这个男人能够制造对木家的这场屠杀的话,那么,转过来对风家呢?

    因此,他很恭敬。发自内心地恭敬。

    “我只是来看看,”暮剑的声音在面具下,显得有些沉闷,但语气颇为轻松,带着一丝赞赏:“景家的实力,果然不错。”

    “暮剑先生过奖了,”景阳道,“你们在前面都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了,我景家要是还出什么岔子,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他笑着道:“不夸张地说,木家就是一只捆起来的猪,我们能做的,就只是下刀子罢了。”

    暮剑道:“话虽如此,但下刀子也很考手艺。刀子下得好和下得差,结果是不同的。”

    景阳笑着一拍胸脯道:“要说这门手艺,我景阳不是吹,能赶得上我的可没几个。怎么样,暮剑先生再给几只猪让我们试试?”

    暮剑瞥了他一眼:“不怕打起来的话,你就尽管来好了。”

    景阳本就是玩笑话,当下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这一仗有多少人在后面盯着。景家能捞到第一个,已然是幸运了。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暮剑看了一会儿,忽然指着一队景家武者道:“这队人调给我。”

    景阳二话不说,点头答应,当下派了人去通传。

    暮剑说了声告辞,身形隐去。

    看着暮剑消失的地方,景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领着人向已经快要结束战斗的木府走去。

    “大长老,”一位族中地位极高,属于核心机密圈的景家二代高手跟随在景阳身边,低声问道,“你说这风家为什么自己干苦活儿,把果子留给咱们摘?要人也只要一个队数十人?”

    “果子?”景阳横了此人一眼,冷笑道:“在咱们眼中,木家是果子。可在人家风家的眼中,小小木家连个屁都算不上!人家要的东西,比这个大得多!”

    说着,他没好气地道:“至于为什么他们干活,咱们吃肉……嘿,首先,人家有那个实力。其次你也不想想,中游这些世家有几个是善茬?你要是风家,你敢让这些家族一起行动?哼,让人背后捅几刀都不知道!”

    景家高手皱眉道:“那咱们现在不……”

    “不用问,现在包括我们景家在内,无论是明里暗里的人,全都被人家给盯着,”景阳道,“人家只需要一两个人,就能钉死你所有人。让你动的时候你才能动,不让动,你就老老实实呆着。”

    他神情森冷地到:“你信不信,但凡我们搞定了木家,人没按规矩回去,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景家!”

    景家高手赫然一惊,脸色有些发白。

    景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注视着北方,感慨道:“……人家这是玩的是滴水不漏啊。难怪风家短短二十多年,就从一个下游来的破落户,成长到今天这地步!”

    “学着吧!”他最后站在一名木家武者的尸体边,看着大滩的鲜血,告诫道,“至少三十年内,咱们景家惹谁,也别去惹风家!”

    ……

    樊阳城上空,申行云咬着牙,对张国瑞,罗西山两位燕家客卿以及一干世家家主道:“诸位,我们恐怕要商量一下才行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神情凝重地点头称是。

    风商雪的强大和狠辣,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许多人看着申行云胳膊上的伤痕,想着之前的那一剑,都感觉后背发凉扪心自问,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下场不会比申行云好多少。

    大家来这里是来狩猎的。

    可如今看来,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不光风商雪的实力超乎意料,而且星神殿居然还莫名其妙地出手拉偏架。

    在这样的情况下,之前的松散联盟已经没用了。这时候若不齐心协力,那这一仗也就别打了。

    “申兄说得对。今日之事,我们需得好好商议一番才行!”

    “是啊,风商雪此人,实在狂妄之极!分明没把咱们大伙儿放在眼里。”

    “今日是申兄,明日难保不是你我!”

    七嘴八舌中,詹飞熊开口道:“找个地方吧!大家好好聊聊。不能再这么一盘散沙,总得拿出个对策来!”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了两位燕家客卿!这场围猎,幕后组织者是燕家。自然,两位燕家客卿,就是这里的核心人物。

    在众人的目光中,张国瑞和罗西山对视一眼,脸色有些难堪。

    若在半个小时之前,他们以燕家客卿的贵重身份,召集大家聚会商议,自然没有丝毫的问题。可如今,风商雪的警告犹在耳畔,九皇子燕然还在城中,他二人实在不敢再自作主张。

    张国瑞当下尴尬地一笑,抱了抱拳道:“诸位的事情,我们就不便参与了。本来,我二人来此只是保护九皇子,职权有限……”

    他顿了顿,说道:“我们会尽快把这里的事情上报给二皇子,请他来主持定夺,诸位稍安勿躁。”

    原本听到张国瑞前一段话,一干天尊的脸色还有些不好看,而听说他要请二皇子来的时候,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申行云点头道:“正该如此!”

    说着,他扭头四顾:“诸位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去在下那里喝杯茶。”

    “好!”詹飞熊率先答应了,其他天尊,也纷纷点头相应,御起飞剑,向申行云所在的方向飞去。

    片刻之后,十几位天尊,就已经齐聚到了申行云所在的方位。

    在申行云的吩咐下,几名仆从已经选了城外一棵巨松下的空地,铺上了地毯,摆上茶几蒲团,升起了红泥火炉。

    炉火上,一壶水正汩汩作响。

    众天尊自四面八方而来,如同弹丸一般,自天空纷纷落地。

    最先抵达的自然是木凌江和詹飞熊,紧接着是宿家太上长老宿天鹏,李家家主李文濡和景家家主景无色。

    接下来,胡家家主胡松柏,秦家家主秦正朗,黄家家主黄铁山,任家家主任红石,薛家大长老薛烈,郑家家主郑先锋等人,也相继抵达。

    而就在申行云忙着接待第三批抵达的洪天凯和居宁义,诸位天尊互相寒暄问候,一派热闹景象的时候,忽然,只听一声惨叫,一把长剑自木凌江的背心刺入,自胸口透体而出!

    众人还来不及回过神来,就只见木凌江身后,景家家主景无色的身影飘然而起,向远处掠去。

    临走时,她还一掌拍在了木凌江的身上,将这位满脸痛苦而愕然的木家家主拍得直飞了出去,人在半空,就已然气绝。

    众人又惊又怒,呵斥声中,纷纷下意识地展开身形追了上去。

    然而,景无色抢先一步,御剑而行,身形何等之快。等到众人飞上半空的时候,这位喜着一袭宽松黑衣,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景家女家主,早已经抖手甩出一支响箭,身形化作远处的一个黑点。

    嘀呜!

    响箭鸣叫着飞向樊阳城,在樊阳上空轰地一声炸开。

    “哎哟,这茶我就不喝了。”伴随着炸响声,景无色娇笑的声音远远传来,“大家玩得开心!”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