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其父其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天空中,风商雪静静地漂浮着。

    一剑没能斩杀申行云,他却也不再出手,也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两位燕家客卿。

    “二位天尊,是否该给我一个解释?”风商雪微微眯着眼睛,眼神如刀,只在张国瑞和罗西山脸上游走,“你们公然闯我进去,还向我出手,这是准备代表燕家向我风家宣战么?”

    听到风商雪的话,两名燕家天尊,九皇子燕然连同摘星楼中的一众燕家武者侍卫们,尽皆脸色大变。

    本来,在这场围猎中,燕家的地位很超然。

    哪怕白痴都知道这是燕家在幕后操纵,甚至居中组织策划,但只要燕家没动手,风家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燕然在摘星楼里谈笑风生,居高临下地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这场热闹!

    风商雪可以向城外的强者动手,但他绝不敢动燕然一根寒毛。

    甚至连摘星楼里的这些世家子弟,也自然处于燕家的保护光环之中。风家敢动摘星楼,就是自寻死路!

    可如今,这个心照不宣的规则却被打破了。

    燕然的三支响箭,召唤了两名负责保护他的客卿。而这两位客卿,又随着申行云一同踏入了风商雪的天尊禁区。

    这原本在事实上就等同于宣战了。

    可此刻,谁敢公开应这个“是”字?!

    风商雪出人意料的强横实力,已然让人胆战心惊,更何况,还有那一道该死的星幕!

    有星幕的阻挡,如果风商雪要向燕然下手的话,哪怕凌迟三千六百刀,剐上三天三夜,城外的两名天尊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风商雪敢吗?!

    现在他敢不敢没人知道。但大家知道,只要谁胆敢宣称燕家向风家宣战,那燕然连同摘星楼里的所有人都死定了!

    刚才向人家下手的时候,大家可没讲什么仁慈。

    谁想到自以为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竟演变成这个局面。如今人家占着上风,凭什么你就觉得人家会放你一马?

    更何况,从风商雪出手之果断之干脆之狠辣来看,绝不是那种挨了打还赔笑脸的主!

    这种人一旦鱼死网破……

    面对风商雪的质问,张国瑞和罗西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神阴晴不定。

    张国瑞拱手道:“风大师,我二人无心冒犯,更没有替主家宣战的资格。只是刚才我家九皇子遭受威胁,我二人肩负护卫之责,不敢怠慢,情急之下才入了大师之领域……”

    说着,他摆出一副正色道:“风大师要追究我二人擅闯之责,何不先问问令郎为何无缘无故残害了申振康申公子。”

    一旁的罗西山点头道:“正是。”

    他义正词严地道:“风大师,这申公子可是和我家九皇子一同入城,是受我燕家保护。令郎动手杀人,可否被我们视为向燕家宣战?”

    风商雪听了,头也不回地问道:“辰儿,你是在哪里杀的申振康?”

    风辰磕着瓜子,悠悠道:“人是在荷花池抓的,在这里杀的。爹,我可没进摘星楼半步。”

    风商雪点点头,注视着两名燕家客卿:“听到了?”

    张国瑞和罗西山有些尴尬地沉默下来。

    他们看到响箭就直接赶来了,因此并不知道申振康是被被风辰在摘星楼之外的地方抓到的。

    而这樊阳城中,只有摘星楼是燕家的产业。只要风辰没有动摘星楼,那他们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

    申振康死了都是白死!

    “这个蠢货!”两人在心头暗骂,对自己趟进这滩浑水颇有些后悔。

    在来之前,二皇子燕弘对他们的任务就交代得很清楚。

    燕家不需要直接出手介入这场战争,那不符合燕家的身份和利益。因此,他们的责任就只是保护燕然。

    而刚才和申行云一同冲入樊阳城,固然有唯恐燕然有失的成份在里面,但另一方面也多少有些自作主张。尤其是下意识出手帮助申行云抵抗风商雪那一剑,更是直接坏了规矩。

    如果当时成了大势,大伙儿一同杀进樊阳城,大开杀戒,围攻风商雪,倒也就罢了。

    可如今……

    两人扭头看去,只见一干天境强者各自悬浮在樊阳城外,只远远看着。虽不说是全然置身事外,但也绝没有主动插手帮忙的意思。

    尤其是之前半步入城的那几个更是退得比其他人还远了一些。

    虽然张国瑞和罗西山都忍不住在心头暗骂这帮家伙老奸巨猾。但他们其实也知道,这个联盟本身就关系松散。燕家并没有费心组织拉拢这些人,而这些人也并非都是燕家的死忠。

    大家不过是见到了一块现成的肥肉,围过来咬一口罢了。

    咬得到固然是好,若是咬不到,也没人愿意把自己给赔进去。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谁也不愿意做亏本买卖。

    况且,如今樊阳城有星幕笼罩,这个围攻之势是早已经断了念头了。

    打是没法打了,九皇子还捏在别人手里面。再加上自己本来就没有得到出手的授权。一旦将本来隔岸观火的燕家扯进漩涡弄成赤膊上阵,那过后回去,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无奈之下,两人只能选择暂时低头,齐齐向风商雪抱拳道:“望风大师海涵。”

    “海涵?”风商雪微微一笑,“按规矩,二位闯我领域该自断一腿。不然的话,日后谁闯进来,一句海涵就轻飘飘揭过去了,那我这樊阳城,还立什么规矩,算什么禁区?”

    张国瑞和罗西山一听,顿时绷紧了神经。

    不过,却听风商雪话锋一转,说道:“当然,看在燕家的面子上,也看在二位天尊无心初犯,我可以不追究。但若再有下次,那我可不客气了。到时候二位不会说是替燕家做主吧?”

    张国瑞和罗西山脸色难看,也只能点头称是.

    两人心头均知,这是风商雪未雨绸缪。他现在不方便对付自己二人,但有这么一番话,自己二人的头上就已经按上了一个自作主张的帽子。

    若是再发生点什么,风商雪也完全可以将自己二人的行为和燕家切割开。到时候,杀了自己,说不定还说是为燕家清理门户。

    这风商雪,果然是只不好对付的老狐狸!

    不过,两位燕家客卿还是骂得早了一些。只见风商雪点点头,毫不客气地道:“既然如此,为避免有什么差池,同时也是你我彼此信任,九皇子殿下就不妨在城中多住两天……”

    一听到这话,张国瑞和罗西山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而燕然更是气急败坏。

    “我若是不呢?!”燕然亢声道。

    风商雪神情淡淡地向下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静香阁中的风辰则兴奋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身子伏在栏杆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道:“哦?这么说,九皇子是准备开溜了?”

    风辰噗地吐出瓜子壳:“要不要我送送你?!”

    燕然张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是进退两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而如今被风家父子这么一挤兑,更成了走也没个好,留也没个好!

    走了,就是溜了。

    身为燕家插在樊阳城的旗帜,就算是彻底倒了。

    而留下来,则可以被人说是屈服在风商雪的淫威之下,被当成人质强迫留下来的……

    这横竖都没法讲理了!

    燕然看看一脸冷漠的风商雪,又看看一脸兴奋的风辰,只觉得这父子俩面目可憎到了极点。

    不过,他也知道不是自己意气用事的时候。

    当下忍了下来。

    而风商雪也没有理他,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申行云,目光森冷:“申行云,你有什么话好说?!”

    在刚才风商雪和燕家客卿说话的时候,申行云已然处理好了伤口,此刻神情怨毒地看着风商雪,狠狠道:“风商雪,风辰那畜生无辜杀害我的长子,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了下方的风辰,咬牙切齿地道:“孽畜,你最好祈盼你父亲一辈子保护你,千万别落单,否则……”

    申行云的话还没说完,忽见风商雪身形一动,手中化出一道剑光,作势便向自己斩来。

    之前见识了风商雪的恐怖实力,申行云就小心翼翼地躲得远远的,并且随时提防着。此刻一惊之下,身形一闪,就已经退出百米之外。

    吓得脸色都白了。

    然而,风商雪只是虚晃一招,便收了剑势,冷笑道:“就这点胆子,也敢威胁我儿子?”

    樊阳城中,一片哄笑声。

    这时候,城中民众大部分都涌上了街道,仰头看着天空。

    天尊级别的战斗场面,可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尤其是看到自家城主一人对抗十七位天尊,犹自是想动手就动手,横行无忌,更是心动神摇难以自已,喝彩连连。

    只听天空中,风商雪冷笑道:“我儿子想杀谁,那就杀谁。申振康这种插标卖首之徒能死在辰儿手里,是他的荣幸。你不心存感激,反倒向我儿子下手,还言语威胁,想来真是活腻了。”

    说着,他淡然转身,将一干面面相觑的天境强者甩在城外,没入了星幕之中,只留下清朗的声音在樊阳上空回荡。

    “申行云,今天算你运气好,不过,我迟早杀你!你儿子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拿去喂狗,你自己给自己准备好棺材吧!”

    “噗!”申行云目眦欲裂,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回到摘星楼,风商雪的身形与燕然等人齐平,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

    在一位天境强者近距离威压之下,世家子弟们都脸色煞白。即便是燕然和晴文彦兄妹也不例外。

    刚才风商雪的话,所有人都听见了。

    见过蛮横的,没见过这么蛮横的。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以前传闻中,风商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为人颇为方正,对风辰的管教也极为严厉。但凡风辰在外闯祸,风商雪都绝不客气。若非其妻雨寻霓护着宝贝儿子,只怕风辰早被打死几十次了。

    可如今一看,大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传闻都他妈是胡说八道!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才是事实真相!

    你儿子杀了人家儿子,你居然说死在你儿子手里是别人的荣幸。别人报仇,也是不知心存感激……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有这样的父亲,若教不出风辰那样的混蛋才是怪了!

    别说世家子弟们目瞪口呆,就连一向和风家相熟的城中宿老,各大小家族的家主们,此刻也瞠目结舌。

    大家都听说过风商雪管教风辰的传闻。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但风商雪真正在家里怎么教训儿子,大家谁也没法亲眼见到。

    而今天,大家都有一种发现了什么真相的感觉。

    寂静中,风商雪开口道:“明天就是赌斗之期了。我建议各位,最好老老实实呆在这栋楼里。不然的话,谁再出了什么事,又赖在我家风辰的身上,我们也懒得再来解释。”

    世家子弟们都呆了。

    人群中的詹歌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如今还倒在血泊中的申振康……这是“赖在”风辰身上?

    他抬起头,再看了看天空中,胳膊上的伤口深可见骨的申行云……这是风家的“解释”?

    他忽然有些嫉妒风辰了。

    风商雪扭头看向风辰道:“玩够了早点回来,明天就是赌斗了。别闯祸。你娘炖了汤等你回去喝。”

    “是,爹。”风辰一脸乖巧地答应了。

    直到此刻面对风辰,风辰冰冷的脸上才浮现一丝暖意,点点头,飞掠而去。只剩下一栋死寂的摘星楼,在无数樊阳民众的指指点点中,以一种颓败的姿势矗立于星幕之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