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六十章 天境上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剑光破空,眨眼间就到了申行云的面前。这一剑看似平淡无奇,声势还远不如之前申行云那一剑,可落在申行云以及其他一众天境强者的眼中,却个个如同见了鬼一般,脸色大变。

    “小心!”

    两位燕家客卿情急之下,齐齐出手阻拦。张国瑞双手平推,两个手印堪堪挡在剑光经过的路线上,而罗西山则右手一捏剑诀,三把灵剑骤然自芥子袋中飞射而出,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申行云已然疯狂地接连放出了一面小盾,祭起一柄飞剑,还激发了一道厚厚的源力屏障。

    一道剑光,三人拦截。

    然而,先是张国瑞的大手印被剑光击溃,化作碎片消散。紧接着,罗西山的三把飞剑只和风商雪的剑芒一碰,就已经从三道白光还原成三把失控的长剑,如同受伤的鸟儿般向下坠去。

    张国瑞和罗西山齐声闷哼,身体倒飞出数十米才稳住。

    旋即,浩荡剑芒撞上了申行云释放的那面小盾。

    盾牌名叫三山盾,乃是取了三座山脉的魂灵炼制而成,虽然没有达到地级灵宝的程度,但也是人级上品巅峰的灵器。

    当初为了炼制这面盾牌,申行云集合了申家举族之力,才积攒出炼制的资源。其后又以一个代价高昂的承诺,请动一位大炼魂师出手,才最终完成。

    这面盾,是申行云压箱底的宝贝。

    平常与人对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从不动用。

    而一旦动用则每每能收奇效。有两次,他就是凭借这面盾躲过了对方的致命一击。更有不知道多少次,是籍此反败为胜。

    通常来说,一般同等级的天境强者,若非倾尽全力并连续攻击,很难攻破三山盾的防御。

    但此刻,这面灵气环绕,盾面上法阵一个接一个浮现的灵器,才刚刚迎上风商雪的剑芒就被劈得倒飞了出去。轰地一声巨响中,盾面灵气消散光芒黯淡,赫然迸开一道裂缝。

    竟是被生生毁了!

    而破开盾牌之后,剑芒威势不减,又接连破掉申行云御起的飞剑和源力屏障,向着申行云脖子斩去!

    总算是这一连串的阻挡,使得剑芒多少有些减弱,而申行云反应又是极快,间不容发之际闪身躲了一下。

    最终,众人只见剑芒擦着申行云的胳膊飞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回到了风商雪的手中。

    风商雪伸手一抓,众人连剑的模样都没看清,就已然消失不见。

    而对面,申行云已经洒落一地鲜血,仓惶地退出了樊阳城的城墙范围。在他的左手胳膊上,一道伤口深可见骨!

    同时退出樊阳城范围的,还有两位燕家天尊,以及木凌江等两三个刚刚跨出一步的天境强者。

    他们后退的速度远比他们前进的速度快了十倍也不止。

    这一刻,全城一片震动。大家看着天空中负手而立,风轻云淡的风商雪,一时间目眩神迷。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就连面对三位天尊的携手抵挡,也势如破竹!

    风商雪,到底何等境界?!

    “天境上阶!”张国瑞面色微寒,神情凝重地注视着风商雪。

    旁边,罗西山等十几位天尊,眼中都是难以掩饰的惊骇和忌惮,尤其是申行云,更是脸色煞白,如同见了鬼一般。

    在场的这些天境强者,大部分都是天境下阶水准,实力分布于天境下阶二层到五层之间。只有秦家家主秦正朗等两三个人,达到了天境中阶的实力。而申行云,也是其中一员。

    对此,申行云一向自傲。

    众所周知,中游世家的地位大部分都取决于族中天境强者的实力。

    一个天境强者全力出手的话,可以灭绝任何一个没有天境强者的家族。那是境界层次的碾压,是靠数量无法弥补的差距。

    历史上不知道多少中游家族就因为自家的天境强者被人击杀,从而被仇家赶尽杀绝。也不知道多少原本雄霸一方的家族,因为族中天尊寿终正寝却后继无人,导致被赶回下游。

    因此,天境强者就是中游家族的定海神针。

    申行云晋升天境中阶已经五年了。而这五年,也是他野心开始膨胀的时候。

    在申行云看来,自己的实力足够排进洛原州天境强者的前五。而申家的实力,也足以跻身四大家族!

    在洛原州四大家族中,申行云最看不起的就是风家。

    其他三家,都拥有天境中阶以上实力的强者,甚至一些人已经达到了临近天境上阶边缘的程度。人家稳居四大之一是理所当然。

    但风家之所以能够窃据四大家族之一,并非是风商雪的个人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风家多了一个风元泰!

    两个天尊,哪怕都是天境下阶,对其他家族来说也是一种麻烦和威胁。

    就像之前风商雪没有回城时大家所顾虑的一样十几个家族围城,尤怕孤身在外的风商雪盯着自己家族制造杀戮,更何况以一对一。只要自家天尊被牵制住,剩下的人就只能任人宰割。

    这是任何家族都不想面对的局面。

    哪怕家族能保全下大部分人,但只要一两个最优秀的家族天才被杀,那也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未来十数年,家族就会因此大伤元气!

    正因为如此,进军中游不过短短二十多年的风家才能坐大。才能力压申家,成为洛原州四大之一。这让申行云很不服气。

    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连风商雪一剑都接不下来!

    对方的实力,竟然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

    此刻抬头看着风商雪,申行云就如同被猎鹰盯住的田鼠一般,感到一种刺骨的寒意,如芒在背!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诸多天境强者,他恐怕早就一个闪身飞射而去,远远逃窜了。

    场面,一时陷入寂静之中。

    天空中,天境强者们与风商雪遥遥对峙,而地面上,则早已经炸了锅,乱作一团。

    樊阳城的民众都是又惊又喜,指着天空议论纷纷。风家的族人和宾客们这时候已然是一片沸腾。欢呼呐喊声中,大家兴奋地冲出了大门,如同潮水一般涌上街头,奔向摘星楼。

    至于摘星楼上的世家子弟们则一个个脸色发白,失魂落魄。整栋楼静得就如同坟墓一般。

    风商雪的实力不光出乎了天尊们的意料,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就连风家族人都没想到自家家主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达到了天境上阶,更别提摘星楼的这些世家子弟了。

    刚才那一剑,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而更糟糕的是,此刻樊阳城已经全被星神之庇佑所笼罩。这道星幕,隔绝的不光是城外的天尊,更是一个锁住摘星楼的囚笼!

    没有人知道樊阳星神殿为什么会开启星神之庇佑!

    在大家的认识中,星神殿是保持绝对中立的。无论哪一座城市的星神殿,都不会介入到人类内部的战争中。而星神之庇佑,从来只会在邪妖入侵的时候为保护城中平民而开启。

    除此再无例外!

    可如今,在洛原州本地家族围攻风家的时候,星神殿竟然开启了星神之庇佑……不用去问,大家也知道星神殿的回答会说这是怕波及城中平民,可事实上,这却是赤裸裸地拉偏架!

    一道星幕,隔绝了城外的天尊!只要这道星幕在,这些天尊就永远别想向城中的任何一个人发动攻击。

    自然,也无法保护身在城中的这些世家子弟。

    但风商雪却不在这范围之内。

    他可以在星幕之外战斗,如若不敌,则随时退入樊阳城中!这几乎就是为他加持了一道万无一失的护身符!

    而城中摘星楼这些子弟,更是捏在他的手掌之中!

    风商雪想让谁死,不过是一动念而已!

    当然,世家子弟们也可以选择立刻出城。星神之庇佑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限制和伤害。但风家会不会放他们走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他们一旦走出樊阳城,也就意味着一场丢尽颜面的惨败!

    世家子弟还没什么,但燕家丢不起这个人,晴家也丢不起!

    那不光是脸面问题,还是皇室的权威问题,是他们是否能继续享有人们的敬畏和服从的问题。一旦灰溜溜从樊阳城离开,就算是最终将风家灭族,丢掉的脸面也捡不起来!

    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在背后讥讽嘲笑,会有多少人在私下里嗤之以鼻,幸灾乐祸。

    自然,那些明里暗里的对手更不会闲着。

    他们会借着这样的机会,将皇室的权威踩在脚底下,将事情的真相传播成各种各样离谱的谣言。

    丧家之犬,狼狈不堪,仓皇失措,抱头鼠窜一类的形容是少不了的。

    如果再细致一点,他们甚至会详细告诉人们当初他们进城的时候是如何趾高气扬,如何胸有成竹,然后将这一切和他们仓惶逃出樊阳时的丑态进行对比,以此大肆奚落。

    这对于皇室来说,绝对是难以承受的耻辱和打击。

    因此,此刻摘星楼上的世家子弟们赫然发现,自己面临的局面,竟是进不得,也退不得。

    该何去何从?

    众人脑海里一片空白。

    静香阁里,娃娃鱼和数十位暗营武者,都目眩神迷地看着空中的风商雪。

    良久,娃娃鱼才回过神来,微带惊骇地对风辰低声道:“家主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境界?!”

    “咔!”风辰丢了一颗瓜子在嘴里,嗑开了慢慢嚼着。

    坐在躺椅上,视线自然便仰视更高的摘星楼,可以将那一张张神情千奇百怪的脸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感觉实在是很惬意。

    尤其是当父亲一剑破开三名天尊的联手阻截,重创申行云,使得一干半只脚踏入樊阳范围的武者都只能忙不迭退出去时,这些世家子弟目瞪口呆的表情,光看着就能下一碗饭。

    投个好胎真的很重要啊!

    心里想着,风辰扭头扫了娃娃鱼一眼,笑了起来,悠悠道:“这可不是我爹的底牌。”

    娃娃鱼愕然,但渐渐的,眼神却愈发地亮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