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申行云,我要你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对于樊阳城的人们来说,要风辰死这种话,并不是第一次听见。

    很多被他欺负过的人,都曾经无数次说过类似的话。

    但从来没有人像今天这般……

    人们抬头向天空中看去。

    呼啸而来的,是一位天境强者狂怒而凄厉的声音,是冲天燃烧的怒火,也是如同死神索命般,无法抗拒的威势。

    在这恐怖的威势下,人们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蚂蚁,正面对一根从天上摁下来的手指,全然没有抵抗和逃避的余地。

    这一刻的摘星楼上,世家子弟们都摒住了呼吸。一些人看着天空目眩神迷,另一些人则看着对面静香阁楼上的风辰,或冷笑,或怜悯,或幸灾乐祸。

    “风辰死定了!”

    “这个祸,可真正被他给闯大了!”

    “一位天境强者就在城外,他居然杀了别人的儿子,换成谁也饶不了他!”

    “申行云这一出手,其他天境强者肯定也会出手!今天一过,风家就要从樊阳城彻底除名!”

    “是啊!而且这一次,一定会杀得鸡犬不留!”

    世家子弟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晴时雨轻轻吁了一口气,美目微微闭了闭,再睁开时,看向风辰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一点情绪色彩。

    她的嘴角勾着一丝冰冷而戏谑的笑容,整个人又如同恢复了那完美的冰晶外壳一般,清冷,高高在上。

    旁边不远处,九皇子燕然显得要直接了许多。

    他一脸冷厉地看着风辰,伸手在脖子上一拉,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温旭骞则轻轻叹了口气,和晴文彦对视一眼。

    他们的情绪要复杂得多。

    能够顺利通知到城外的强者,并且风家没有特别的举动,让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先松了一口气。

    不过,站在晴家的立场上,这其实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

    晴家想把手插进南神国,这一点没错。可是,插手并不意味着陷入泥沼。

    对晴家来说,燕家只是一个合作者的选择而已,北神国对南神国的形势还没有足够的判断,也并不知道这个合作者是否合适。因此,他们更希望保留一定的立场,作壁上观。

    原本按照正常路线进行的话,晴家应该和风家进行一场赌斗。

    这场赌斗,就是晴家最好的立场。

    至于燕家想借着这场赌斗做什么,和晴家无关。

    当这些世家围猎风家的时候,晴家会像云层上的鹰一般,在静静地盘旋中俯视一切,却超然物外。

    可如今,赌斗没有开始,局面就已经彻底糜烂了。

    当风辰杀了申振康,当申行云飞射而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了剧本。

    他们可以想见申行云闯入樊阳城范围时,风商雪出现的场景。

    可以想见风家大长老,族中强者和其他加入围攻的世家家主混战的场景。

    更可以想象,在注定灭族的情况下,成群结队的风家武者在樊阳城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条小巷与入侵者战斗的场景。

    自然,摘星楼避不过去。

    自己这些人和麾下的侍卫,也避不过去。

    规则已经被破坏,剩下的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红了眼的风家,会放着摘星楼这些皇子公主和世家子弟不动么?

    到那时候,晴家就将被一同卷进去。

    等到这场混战结束,等到樊阳城中的风家,成为一片尸横遍野的废墟,晴家说不管自己的事情,谁会相信?

    同样到了那时候,南神国的这些世家,将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晴家?而燕家的对手,还有其他中立的势力,又会怎么考虑晴家的立场?

    不过,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只希望城外的这些世家强者动手动得快一点,尽快解决掉风家!

    别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

    ……

    风家。

    聚集在练功场上的人们,已经骤然色变。

    摘星楼的响箭,城外骤然爆发的天境强者气息,还有呼啸而来,眼看就要闯入樊阳城范围的申行云……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们,出事了!

    而且,这事还是和风辰有关!

    “那家伙又干了什么?”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脑海中一闪,众人就见风瑞等四个风家子弟一脸惊慌地冲了进来。

    “风辰……他抓了申振康……”

    风瑞气喘吁吁,才刚刚说了个开头,还没来得及详细讲述经过,忽然,几道人影飞掠而至。

    来的是几名派驻在摘星楼的风家侍卫。

    当先一人飞快地禀报道:“家主,风辰刚刚在静香阁,将申振康割喉处死!”

    轰!

    就如同一道惊雷,在场所有人都傻了。

    大家呆呆地看着这侍卫,一个个眼睛发直。更有不少人脸上的血色刷地一下就褪得一干二净。

    那个天杀的东西,他竟然……

    回过神来,众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就集中在了风商雪的身上。

    很显然,现在局势已经彻底失控了。

    风辰杀了申振康,申行云正是为此而来。这位申家天尊正笔直地冲向樊阳城。他将闯入属于风商雪和风元泰的天尊禁区,他将当着风商雪的面,在风家的地盘,在风家人的头顶上,杀掉风辰!

    风商雪,会怎么做?!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下一秒,风商雪就会冲天而起的时候,大家却发现,武堂高台上,风商雪负手而立,神情淡然,一动不动。

    ……

    眨眼间,呼啸而来的申行云已然闯进了樊阳城的城墙范围,没有丝毫迟疑,他就如同一只猎鹰般,扑向摘星楼方向。

    众人只看见这位申家家主双眼通红,面色狰狞,人还隔着数百米远,一把飞剑就已经凌空飞斩而至。

    申行云已经彻底疯了。

    身为燕家最密的合作者,燕然释放的信隼中,有一只就是直接飞向他的。

    当其他大部分天境强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位申家家主得到的,却是自己长子的死讯。那一刻,申行云的脑子一片空白,燃烧的怒火顷刻间就已经摧毁了他的理智。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风辰竟然敢冲自己儿子下手。而且还是行刑一般,当众割断申振康的喉咙!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死!”

    申行云目眦欲裂,一声厉啸。长剑在空中剑芒暴涨,一道笔直的剑痕撕破了虚空,直奔静香阁中的风辰。

    而与此同时,两名燕家客卿也毫不犹豫地飞掠而至。

    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燕然。

    既然燕然已经释放了响箭,那么,天尊禁区的规则,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况且,这正是一个好机会。

    他们相信,有申行云在前面,再加上自己二人破了禁区,那么,其他十几个天尊也会追随而来!

    就如同洪水破开堤坝一般,再也收拾不住!

    果然,扭头看去地时候,他们发现,虽然一些世家的天境强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显得有些犹豫,不过,像木家,洪家的天尊,都已经跟了上来。

    眼看就是一场大战爆发,眼看风辰就要在申行云威势无匹的剑下丧命。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浩瀚而浑厚的星幕,自星神殿方向扩散开来,顷刻间就已经将樊阳城笼罩在内!

    申行云的剑芒,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星幕中。

    原本声势惊人,宛若天崩地裂般的一剑,就这么轻飘飘地,如同一滴水珠落进大海般无影无踪,再没有半丝痕迹。

    而气势汹汹破空而来的申行云,连同两名燕家客卿,更是一头撞在星幕上,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庞大力量直接弹得倒飞出数百米之外,身体翻滚着,接连变幻身形,才勉强晃晃悠悠地稳住。

    这是……

    这忽然出现的星幕天穹,震惊了所有人。

    大家呆呆地看着一把失去控制的长剑,从空中落了下来,笔直地插入地面。

    天色黯淡了下来。

    原本艳阳高照的樊阳城上空,已经变成了星空。

    这星空并非夜色下的星空,而是呈现一种透明的质感。火热的阳光,蓝天白云,就在这星幕之上透下来,而星幕中,则群星璀璨,映得人眼神迷离。

    星神之庇佑!

    这一刻,无论是摘星楼的世家子弟们,还是风家练功场上的人们,全都懵了。

    摘星楼上,温旭骞等人瞳孔收缩,骇然扭头看去。只见对面,风辰安然坐在躺椅上,一点也没有恐惧和惊慌的意思,他甚至笑眯眯地嗑了颗瓜子,冲申行云的方向吐了一口瓜子壳。

    噗!

    外黑内白的两片瓜子壳冲出嘴唇,在空中翻飞。

    风家练功场上,风家族人和宾客们将震惊地目光投向风商雪。

    他们不知道星神殿为何会开启星神之庇佑,但他们知道,家主对此一定早有所知。

    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看见,原本在申行云呼啸而来时,都只静静站在武堂台上不动神色的风商雪,此刻却负着手,一步步凌空而上,身形似慢实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摘星楼上空。

    “申行云,小小敢入我禁区……”风商雪冰冷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清寒的剑光,划破长空。

    “我要你死!”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