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灵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摘星楼上,詹歌和诸多世家子弟一样,一边高谈阔论,一边不时扫一眼南北两大皇室的几位天潢贵胄。

    大部分人的目光,都会多在晴时雨的脸上多停留一下。

    能被誉为北神国第一美女,晴时雨的魅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是男性,目光落在她绝美的脸蛋和那优美的身段上,就如同被磁石吸住了一般,再怎么醒觉,也会有片刻抑制不住的失神。

    这也是为什么听说晴时雨差点被风辰侮辱之后,无数北神国青年俊彦自发地赶来南神国为她报仇出气的原因。

    据说,当时消息传开,整个北神国都爆了。

    大家单单只是想象风辰那双脏手摸到晴时雨的身体上,就抑制不住愤怒……以及一丝内心深处不可言喻的嫉妒。

    而今,终于快到赌斗之日了!

    摘星楼一共有七层,四周是草坪,竹林,池塘,假山,游廊和一栋栋四方小院组成的庭院。虽然位于寸土寸金的樊阳核心地段,但占地面积并不小。

    前两天,大家还各自分散在庭院的其他地方,南神国的世家子弟和北神国的青年俊彦,还并不怎么熟稔,不过,随着赌斗之日的临近,以及城外十七位天境强者营造的紧张气氛,大家也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一起。

    这是一种不自觉的紧张和兴奋。在这种状态下的年轻人们,最喜欢的就是扎堆议论,比平常更有表达欲。

    因此,今天的摘星楼六楼大厅里,足足有近百人。大家聚集一堂,气氛格外热烈。

    而相较起来,詹歌却有些沉默。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试图从在场的世家子弟中,找出和自己一样有着不同立场和阵营的潜伏者。

    但不知道是对方伪装得太好,还是自己伪装得太好,总之,这几天来,潜伏者没找到,詹歌倒是觉得,大家对风辰越来越痛恨,心也越来越齐。

    詹歌已经排除了很多人了。

    例如秦家的秦风。

    在洛原州的世家中,秦家的实力算是中等偏上。而秦风身为秦家家主秦正朗的长子,秦家未来的继承人,不光人长得帅,天赋出众,而且谈吐风雅,善于交际,是世家子弟中相对出彩的人物之一。

    这短短几天时间,他的身旁不但自然围绕了好些世家子弟,就连北神国来的那些青年俊彦,对他也颇有好感。

    只可惜……

    在对风家极端敌视的世家子弟当中,除了申振康之外,就数秦风了。

    根据詹歌的观察,除了秦家这次也参与了对风家的围攻,将风家视为猎物之外,恐怕秦风自己对晴时雨是有些心思的。

    虽然相较于恭维和爱慕表达来,更不着痕迹,不过,痛斥风家哪个畜生,也是另一种献殷勤的方式。

    詹歌的目光,从被人围着的秦风身上移开,落到了旁边的李子涵身上。

    李家这位小姐,身材虽然娇小玲珑,却是凹凸有致,性感迷人,是李家家主李文濡的宝贝女儿。

    据说李家兄妹六个,李子涵是唯一的女儿。

    上面五个哥哥,把这个宝贝妹妹宠得无法无天。无论谁招惹上李子涵,李家五兄弟都会在第一时间找上门去,道理不讲,先痛揍一顿再说。

    詹歌第一时间就把她给排除在外。

    在他看来,李子涵这种世家小姐,根本就是冲着九皇子燕然来的。

    她性子泼辣,敢爱敢恨,这几天,看到燕然的眼神就发亮,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之情,平常选位置都选在燕然身边。无论燕然说什么,都是一副崇拜倾慕的眼神,时不时脸还红一下。

    詹歌的目光继续移动,薛家的薛柏青,任家的任之于,黄家的黄铁山,洪家的洪海娇,宿家的宿臻峰……

    看来看去,詹歌看得头疼,也没看出半点端倪。

    “我不会是这里面唯一的一个潜伏者吧?”詹歌有些心虚地想着,正心不在焉,却听忽然间,大厅如同炸了锅一般。

    两国青年,都爆发出一阵惊呼,旋即就是一片哗然。

    出什么事了?詹歌霍然起身,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眼神顿时就凝固了。

    摘星楼原本位于樊阳中心,四周街口,分别是望月楼、遇仙楼,静香阁和如是院。这四栋楼原本都是樊阳最有名的销金窟,分别占了吃喝嫖赌四个字,其富丽堂皇奢华雅致,放眼整个洛原州都难有敌手。

    不过这次大家一来就听说,这四座著名楼阁都被风辰给租下来了。

    赌场关门,青楼放假,就连望月楼做菜的大师傅和遇仙楼的茶师都被赶走了。

    原本在包括詹歌在内的众人看来,风辰这一举,无非是给大家添个堵,恶心恶心大家罢了。免得大家在这繁华中心轻松写意地吃喝玩乐,也免得这四大销金窟车水马龙往来不绝的热闹,给摘星楼平添几分声势。

    可谁知道……

    此刻众人呆呆地看着四栋楼。

    恶心也好,添堵也罢,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了。可谁也没想到,这一刻,这四栋楼竟然被挂上了长长的白布经幡,布置成了灵堂!

    虽然还正是上午,阳光最炽烈的时候,可被四个巨大的灵堂这么围在中央,众人一时只觉得遍体生寒,心头也堵得发慌!

    “王八蛋!”

    “太缺德了!”

    “风家怎么出了这么个东西!”

    众人纷纷怒骂。

    其中,以秦风,薛柏青最为愤怒,就连李子涵,也不顾燕然在场,一脸铁青地道:“要是被本小姐抓住,我非剥了他的皮!”

    这种时候,詹歌自然不能落于人后。

    他恨恨地道:“我看这个混蛋是疯了!明天就是赌斗之日,他根本是丧失理智。”

    说着,他冷笑一声道:“大家何必理会他。灵堂谁没见过?到时候,给谁用还不知道呢!就当他自己给自己办后事了!”

    一听到这话,就连晴文彦,晴时雨和燕然的脸色,也微微变得好看了一些。

    燕然点头道:“詹兄说得对!”

    秦风也笑道:“果然还是詹兄大气。”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都觉得被詹歌这么一说,这灵堂倒成了风辰自己的笑话。不少人都冲詹歌比了个大拇指。

    “我真不是想出风头,可是,你们一个个把风辰骂个狗血淋头,我挤在里面,总不好一言不发吧?我就随便说几句,这赞赏的眼神究竟是怎么回事?”

    詹歌微笑着,笑容有些僵硬。

    一想到家主詹飞熊就在城外,一想到一打起来,自家就会暴露站在风家的立场,他就从内心里感到孤独和绝望。

    到时候,自己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离开这里?

    而此刻用赞赏亲切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些人,到时候又会是怎样的目光?

    正想着,忽然,詹歌的目光定住了。整个人就如同被点了穴一般。与此同时,整栋摘星楼上,也迅疾安静下来。

    之前的喧嚣声一扫而空,化作一片死寂。

    ……

    风辰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静香阁。

    打量四周,风辰发现,娃娃鱼布置得很好。

    长长的白布从静香阁的房顶屋檐一直拖到地面,每一幅都足有数十米。一幅幅连在一起,将整栋楼都包裹起来。

    自然,布置灵堂通常需要的经幡,引魂旗,香案,烛台,以及灵位台也都是一应俱全。

    另外还有武者从楼上洒着纸钱。

    一阵风吹来,无数纸钱在空中翻飞着,越飘越远。从楼上看下去,整片街道都被笼罩在这雪花般的纸钱中。

    上到三楼,风辰看见,灵位台上,已经摆好了二十九口箱子。

    其中左边的台上摆了一个,右边摆了二十八个。

    蜡烛和火盆都已经点上了。

    火光忽明忽暗。

    “把人带过来吧。”风辰环顾四周,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娃娃鱼道。

    娃娃鱼转身离开,片刻之后,已然提着浑身是血,绑得如同粽子一般的申振康走了过来,将他往中央一放。

    因为已经被击碎了肩胛骨和膝盖,因此,在捆绑的时候用了几根木棍做支撑,使得申振康整个人呈现一种跪姿。

    申振康的嘴被堵上了,眼睛因为痛苦而满布血丝。

    “还记得这里吗?我第一次带你进青楼,就来的静香阁。那时候,你一定觉得我是一个傻子。”风辰看着申振康。

    申振康呜呜叫着,似乎想知道风辰到底准备把自己怎么样。

    “我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风辰看着申振康,“我仔细地想过,无论是现在的这个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都不是。”

    “不过,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人家惹了我,我一定会报复回去。我性子比较倔,不喜欢妥协,更不喜欢委曲求全,被人打落牙齿还和血吞。”

    “况且,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

    “你可以拿我当傻子,但你不应该把整个风家都推下悬崖!”

    “这是风家上下数百口的命,是从你们动这个心思开始,就化解不了的死仇!结果只能是你死我活!”说着,风辰冲娃娃鱼招了招手。

    娃娃鱼手一抬,将一把刀掷了过来。

    申振康的瞳孔陡然收缩,他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并挣扎起来。看向风辰的眼神,充满了恐惧,难以置信和哀求。

    “我不会心存侥幸……”风辰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乞求告饶的机会。

    “你也不应该!”

    几乎是在接过刀的那一瞬间,风辰已经横着猛地一刀,割断了申振康的喉咙。

    鲜血先是顺着脖子的伤口涌出。

    因为申振康的嘴被堵住,因此,他的整张脸都呛得涨红,下一秒,血就冲开喉咙破口,喷溅而出。

    申振康圆睁着眼睛。

    眼角,鼻子,耳朵,全都是血,神情狰狞可怖!

    火盆和蜡烛的火光摇曳着。风辰丢下刀,转过身,将目光投向了摘星楼。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