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她亲手造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砰!”

    申振康的身体狠狠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他手中的长剑脱手飞出,剧烈地疼痛让他整个人都蜷曲了起来,完全丧失了抵抗之力。

    几乎与此同时,两声惨叫接连响起。申振康的两名护卫,在娃娃鱼手下的围攻下,相继丧命。

    两名侍卫倒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睁着,鲜血从他们的身体中飞快地涌出来,在地面上扩展成一大滩触目惊心地血泊。

    攻击者没有半分留手。

    他们在每一个侍卫的身上都至少留下了十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而这些伤口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绝对致命的。而另外三分之一,则断掉了他们的脚筋,手筋,击碎了他们的琵琶骨和髋骨,膝盖……

    这是专属于暗杀者的最残忍的围攻方式,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下手干脆利落,配合默契而精准,没给他们留下一丁点机会。

    而在这一刻,风辰突进的身形才停了下来,刚好停在申振康面前,手中长枪一摆,枪锋抵在他的脖子上。

    原本还在哀嚎的申振康,就如同被攥紧了喉咙,声音戛然而止。

    “你……”

    申振康难以置信地看着风辰。

    他做梦也不相信,这个在一个照面就将自己击败的人,就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除了寻花问柳之外,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刚才……那是何等可怕的一枪!

    申振康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青色长枪中蕴藏的恐怖力量。在这种力量的面前,自己的剑招,剑势,连同手中的长剑,都如同一块砸在石头上的鸡蛋!

    那是彻头彻尾的碾压!

    可是……在自己的想象中,碾压对手的,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吗?

    自己是武龙山剑派的内门弟子,有着人境中阶一层的实力!自己修炼的是刚猛无匹的狂龙诀,用的是武龙山绝学玄龙剑法。

    对于一个废物来说,自己是如此的强大。一个照面被击飞的,应该是风辰才对!

    可如今……

    若非喉咙能真切地感受到枪锋的冰冷和锋利,若非身上剧烈地疼痛,以及近乎溃散的源力在提醒自己,申振康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不过,震惊的他才开口说了一个“你”字,风辰就狠狠地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脸上。

    申振康被啐得紧紧闭上眼睛和嘴巴。一张脸因为痛苦和羞辱变得一阵青一阵红,狰狞得可怕。

    这是来樊阳城的第二次!

    第一次,他恨了很多天,认为如果不是被温旭骞拉着,自己当场就能把风辰打个半死!

    可这第二次……

    “咱们做了这么多年朋友,你应该知道,我最喜欢就是呸人一脸,”风辰用枪头侧面拍着申振康的脸,“你以前见过不少次。”

    申振康死死咬着牙。

    风辰耐心地等待着,等他睁开眼睛,才悠悠地道:“可我最近发现,原来让侍卫制服对手之后吐他一脸口水,比不上自己亲手把那傻逼打倒吐他一脸口水来得过瘾……”

    申振康目眦欲裂地瞪着风辰,眼中满是血丝。

    “瞧,我就知道你会很生气。”风辰淡淡地道,“我猜,本来我在你的眼睛里,就是个可以随便哄着玩的蠢货。论脑子,我不如你,论实力,我更不如你。所以我这种人活该就被你出卖和戏弄……”

    四周武者听着,都彼此互视一眼,神情复杂。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风辰动手。论心头的震动惊讶,他们不比躺在地上的申振康少半点。

    只有娃娃鱼把注意力集中在申振康的脸上。她发现,随着风辰的话,这个长着一张豪爽的国字脸的青年,这一刻表情已然是极度扭曲。

    很显然,风辰说到他的内心深处了。

    “可你没想到,我的实力居然还在你之上……”风辰忽然一脚狠狠踹在申振康的脸上,将他的鼻子嘴巴,踹得血肉模糊。

    申振康一身惨叫。

    风辰道:“……我不喜欢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落在我的手里,居然还一副恨不得生吃了我的肉的嘴脸,你觉得究竟谁才是蠢货?”

    申振康捂着脸,在地上打滚。

    他的脖子,已经离开了风辰的枪锋,而他的灵台,也终于从失控的混乱源力中积蓄了一丝力量。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翻滚的身体忽然僵硬地停了下来,就如同冰封的雕塑一般。

    风辰出手如电,直接封住了他的灵台。

    “跟我玩小聪明,”风辰笑眯眯地道,“你不是觉得我是蠢货吗?现在来猜猜,我的实力为什么会比你强?”

    “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我是天才。只用了两三个月,就从一个废物追上并超过你了。从天赋来说,你跟我比起来,才是真正的垃圾废物。”

    “第二个选择,我以前都是在骗你。当你以为我是蠢货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发现,你自己才是蠢货!”

    风辰俯下身,看着申振康:“你选哪一个?”

    申振康放下捂住脸的手,满眼血丝地看着风辰。封印灵台这种技巧并不出奇,凡是踏入人境下阶,拥有源力并开辟灵台的人都能做到。

    手法也很简单。只需要趁着对方灵台虚弱,或者凭借自己超强的灵台源力,瞬间点中对手胸口的五个固定穴位,就能以自己的源力形成一把锁,断开对方神府和气海的联系,同时也截灵台的源力通道。

    之前被风辰一招击败的时候,风辰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更为可怕。但申振康感受到的,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是一种近乎梦游般的感觉。

    而这一刻,风辰虽然只是封住了他的灵台,他却忽然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尤其是看见风辰那张风轻云淡的脸,听着他给自己的两个选择,他忽然有一种从内心深处透出来的,从后背上阴恻恻地往上爬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不知道怎么选。

    他只知道,无论怎么选,自己的内心都如同被毒蛇啃噬一般,而眼前的风辰,也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风辰!

    “你想干什么?”申振康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你不敢杀我。我爹就在城外,一旦我有闪失,他立刻就会杀进来!还有燕家,还有其他家族!他们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风家……”

    他飞快地说着,声音越来越颤抖,脸色却越来越狰狞:“风家上下老小数百口人,都会死,全都会死……也包括你们!”

    最后一句,他指着在场的这些武者。

    “哦?”风辰有些诧异地道,“难道你之前引我去平仙湖,给我下药,让我惹上北神国皇室,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说着,他手中的长枪连捅,洞穿了申振康的双腿膝盖。

    在申振康骤然爆发的惨叫声中,他接着道:“难道,你爹跟燕家沆瀣一气,堵在樊阳城外,打的也不是这个主意?”

    长枪,击碎了申振康的左右双肩的琵琶骨。

    风辰的脸色,越来越冷,枪尖最后停在申振康已经被痛苦的汗水和泪水糊住的眼皮上:“或者说,你们最后杀累了,会留那么一个两个?以示你们的仁慈?”

    说着,他笑了起来,轻轻地问道:“现在你觉得我敢不敢杀你?!”

    申振康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但哪怕再痛苦,他也不敢稍动。

    风辰的行动,已经给了他答案。

    他知道,自己只要胆敢有任何的动作,这个疯子的长枪就会毫不犹豫刺破自己的眼珠,然后顺着眼窝捅进自己的大脑!

    因此,哪怕心里再怨毒,他现在也只能忍着。

    “现在,告诉我……”风辰道,“谁指使你的。”

    几分钟之后,风辰,娃娃鱼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从申振康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坦白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答案和之前所有人大体推测到的一样。

    无非是晴时雨来南神国游玩,燕家趁机指使申家,给风辰设下了这个陷阱,从而将风家扯进漩涡。然后借着晴家这块盾牌,在老王爷投鼠忌器的情况下,拿风家开刀,杀鸡骇猴给其他家族看。

    不过,在申振康的供述中,多了一些细节。

    首先,这件事是燕家二皇子燕弘操作的。无论是前后算计,选上风家,还是后面纠集这些家族,全都是燕弘的手笔。

    其次……

    风辰和娃娃鱼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有些匪夷所思。

    第二个细节,是关于晴时雨的。

    原来,这个女人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样是被人卷进来的,而是……在事先就知这个阴谋的情况下,主动参与进来的!

    她想干什么?!

    一位身份尊贵的公主,一个不满二十的女孩子,一个被北神皇晴执苍视若珍宝的掌上明珠……居然……

    风辰的眼睛眯了起来。

    现在,他总算明白之前晴时雨为什么会忽视那些明摆着的问题,并且丝毫不给自己辩解的机会了。

    这本就是她亲手造成的!

    “很好,”风辰收回了大觉枪,看着烂泥一般申振康,对娃娃鱼道:“去布置吧,既然她想玩,那就让她先好好看看!”

    “是!”娃娃鱼领命,命人收拾了两个护卫的尸体,自己提起申振康,飞掠而去。

    风辰也随后离开。

    只剩下地上那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塔楼上,风家四小蜷缩着身体,连口大气也不敢出。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等到附近听到动静的人,畏畏缩缩,犹犹豫豫,探头探脑地凑过来查探,他们才满头大汗地长吁了一口气,在屋檐上坐下来。

    “我们刚才竟然想揍他!”

    这个念头,让四个少男少女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良久,风勇开口道:“我觉得,他走的时候,好像往我们这边瞟了一眼。”

    一听到这话,风绮也如同想起了什么,后怕地道:“那个男孩,好像也瞟了我们这边一眼!”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如同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向着风家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

    。

    。

    。又没想到吧?!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