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那片雪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风辰出了风府大门,穿过半条宁静街,左转出了凤凰街牌坊,然后顺着梧桐街向南,走到一条小巷位置的时候,拐了进去。

    出门的时候,他抓了一件云游长衣,此刻戴着兜帽,低着头快步疾行。

    风瑞等人远远地跟在后面。

    “他的速度好快!”风绮首先发现不对劲了。

    如果说,风辰从出门到梧桐街这一路上,脚步虽快,但还是普通人的速度的话,那么,随着他进入小巷,速度就明显超出了这一范畴。这样的疾行,只有修炼过源力的人,才可能达到。

    而风绮话音未落,众人就赫然发现,风辰已经走到了一条小巷的尽头。

    对一堵潮湿低矮的土墙,他身形一纵,便跃了过去。还没等大家的惊愕浮现在脸上,就看见他的身形上了屋顶,顺着几栋相邻的房屋走了一段后,跃进了另一条小巷。

    他的这一整套动作,是如此地轻松流畅,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烟火气。可同时,又给人一种难以言喻地震撼,就如同一只飞奔的猎豹,忽然轻灵地跃上半空,然后在滑翔中化作一只展翅的飞鸟一般。

    “这怎么可能……”

    风瑞等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震惊。

    谁也没想到,风辰竟然是一名武者!

    虽然同样的动作,他们都能轻松地做到,一点也不足为奇。但这是风辰做到的,就让人惊诧莫名了。

    要知道,在大家的印象中,风辰可一直都是个从来没修炼过的废物啊!

    这种感觉,跟看见一头猪在天上飞有什么两样?

    四人不敢怠慢,飞快地追了上去。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发现,风辰东拐西绕,已然到了樊阳城西南方向的荷花池。

    荷花池名虽为池,实则一座湖泊,里面种满了荷花。而湖边堤岸上,绕湖一圈的各种小楼宅院,全都是青楼酒肆和赌坊。

    因此,这里是樊阳最著名的烟柳之地。

    距离还有一两条街的时候,风瑞等人就已经大致猜测风辰是到这里来。

    这种浪荡纨绔,平常不出门,一旦出门,必然不会去什么正经地方。只是此刻答案确凿无疑,大家还是觉得难以想象。

    要知道,如今风家已然是如此情形,身为罪魁祸首的他,竟然还有闲心来这种地方花天酒地?

    风绮和风烟两个女孩子都一脸铁青,眼中满是羞恼和厌恶。

    “风瑞,你到底想干什么?”风绮没好气地问道,“跟着这种人来这种地方!”

    “是啊,”风烟怯生生地拉着风绮的衣角,“我们回去吧。”

    风瑞咬着牙道:“我又没让你们跟着一起来!你们赶紧回去,别碍着我的事儿。我自己去就行了,反正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什么意思?!”风勇和他打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对他最是了解,开口道:“你不会是想找他把责任都揽下来,为我们几个求情吧?”

    “对!”被风勇猜中心思,风瑞也不隐瞒,坦率地道:“是我上了当,凭什么你们一起受拖累?这不公平!”

    “他能听你的?”风绮有些感动,却对此并不看好,“他不干怎么办?”

    “那我就揍他!”风瑞干脆道:“你们看这些日子,咱们风家被他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上次我是上了风子平他们的当,可这不代表揍他就是错的!”

    他咬着牙道:“你们都知道,族里有多少人想揍他!今天,我就来替大家出这口气!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也用不着谁来惩罚,等到跟那些家族打起来,我就第一个去拼命,拼一个够本,拼两个就赚了!”

    风瑞说着,眼眶都红了:“反正我拿这条命赔他,总算够了吧!”

    风绮三人都静静地看着风瑞。

    在大家的心目中,风瑞性格开朗,最爱开玩笑。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从这张总是满带笑容的胖脸上,看到如此悲愤的神情。

    其实扪心自问,大家又何尝不是跟他一样?

    对于大人来说,风家有风家的规矩。风辰是家主风商雪的儿子,犯了什么错自然有人家父亲管教,自己这些人越厨代庖算怎么回事儿?因此,风辰在外面再荒唐,大家也装作看不见,只等家主和雨夫人吵去。

    可对于风家的小一辈来说,风辰的所作所为却是难以接受。

    平日里,大家都刻苦修炼,为了风家变得更强大而努力,说话做事,也是规规矩矩,生怕为家里惹上什么祸,生怕父母亲人失望或因此受责。

    可一颗耗子屎坏一锅汤。

    这些年来,风家就这么一个风辰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外面干些让人不齿的浪荡勾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风家子弟各自在外面多少都有些朋友。每每人家说起风辰,大家就面红耳赤,无地自容,难堪到了极点。

    这种人,平常大家也就忍了。

    可到现在,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要因为他去跟外人拼命,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兄弟姐妹,乃至家里早已与世无争的老人都要受到牵连,卷入一场生死未卜的灾祸之中,心头的愤怒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再加上之前受骗积累的委屈,现在还得低声下气去看他的脸色……

    真如风瑞所说,如果这家伙不答应,那就揍他不揍这家伙一顿,实在难解心头之愤!

    当然,大家不会让风瑞一个人去!

    风烟一咬玉牙,对风瑞道:“瑞哥,我跟你一起去!”

    她攥着小拳头:“我也想揍他!”

    风瑞皱着眉头道:“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没得回家再被你爹……”

    “我爹也讨厌他!”风烟小脸涨红,“我那天听到我爹私下里跟我娘骂他,说要是这次我奶奶受牵连出什么事儿,他就去打死这个祸害!”

    风瑞还待拒绝,风勇和风绮也下了决心,纷纷道:“对,要去我们一起去!”

    风勇补充道:“咱们小时候,谁没挨过族兄族姐的揍?别说犯了错,就算没错,惹上了也是一通好揍!这次我们先跟他道歉。风瑞,责任我和你一起担!让风绮和风烟去参加族比。他要不答应,凭什么就不能揍他?!”

    说着,他瞟了一眼远处,不由分说地道:“快,那家伙要出巷子了。”

    几人来不及再做争论,都跑了起来,跑了几步,风绮眼珠子一转,一拉风瑞,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塔楼:“走,我们去那上面。”

    风瑞眼睛一亮,点头道:“走!”

    四人横着穿过一条小巷,先翻过一堵围墙,旋即几个纵身,从旁边的屋顶跃上了塔楼的屋檐,攀了上去。

    等到站稳脚跟,四人借着塔楼隐藏身形,探头一看,忽然一愣。

    刚才上塔楼的时候,风辰暂时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而此刻居高临下,大家虽然很快就重找到了他的身影,但却发现,他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几名武者。

    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地从旁边的树上,阴影中,房屋里走出来,跟随他一同前行。队伍越来越大。

    “他这是干什么?”

    风家四小相顾愕然,他们的目光越过风辰,忽然发现,就在前方不远处,一个青年正在两名侍从的护卫下,向这边跑来。

    在他们身后追着七八个人,双方且战且走。旁边的房屋顶上,还有一个圆脸小男孩正背着手,一边低头看着他们,一边慢慢跟着。

    小男孩的步伐虽然缓慢,但无论下面的青年和他的护卫跑多快,都甩不掉他。

    “是他!”

    一看见这个圆脸男孩,风瑞等人的瞳孔就是猛然一缩。风子平被这小男孩一耳光抽飞的一幕,如在眼前。

    而这个时候,他们赫然看到风辰的脚步开始加快。

    一群人奔跑起来。

    从空中看下去,以风辰为首的十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向前疾射的箭头!他们健步如飞,一些人跟随在风辰的身后,一些人在旁边的屋顶上,墙壁上飞奔纵跃,宛若一群从天空中扑向猎物的鹰!

    站在塔楼上,风家四小莫名地就感到心脏被猛地攥了一把,后背寒毛倒竖。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风辰已经到了那青年的面前。

    ……

    申振康看见了风辰。

    一直以来,申振康都是个精力很旺盛的人。

    精力旺盛,自然就需要地方发泄。

    申振康有两种发泄的方式,一种是杀人,一种是女人。第一种,他是在七岁那年虐杀了一个触怒自己的下人。从此爱上了这种看着人求饶的感觉。

    至于第二种,则是在他十四岁那年从一个青楼头牌身上尝到了滋味。

    自此,申振康就成了青楼的常客。

    虽然身边也有相貌俊俏,体态风流的侍女,不过,侍女哪如同受过训练的青楼女子那般滋味曼妙?

    因此,虽然名声截然不同,但申振康在这方面其实并不比风辰差多少。

    只不过,风辰蠢,做什么都大张旗鼓。逛窑子是如此,看见漂亮的良家大姑娘小媳妇,调戏起来也是如此。不像自己,无论私底下有什么爱好,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至少表面是摆出正人君子的模样。

    在申振康看来,还有一件事证明风辰的蠢,那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认识。

    当时,自己装作第一次进青楼,一副腼腆脸红的局促模样,骗得风辰哈哈大笑,一副看到土包子的模样。后来,风辰就一直以为自己是被他给带坏的。

    这让申振康一直都很得意。

    至于骗风辰去平仙湖那次,对申振康来说,简直太简单了。一个这么蠢的人,那都不叫骗,直接指着一个坑让他跳下去就行了。

    因此,申振康面对风辰,一直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心里优势。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当几天前,风辰当中一口唾沫啐在他脸上的时候,他也感觉份外羞辱。

    一个你平常需要仰望的人,啐你一脸,你会愤怒,会感到屈辱,但至少在得罪不起对方的情况下,你还能咬着牙忍下去。

    可一个平常你压根儿就看不起的人,一个蠢货,却当众啐你一脸,而且你毫不犹豫地反击还被自己人给拦了下来,这种羞辱感简直让人发狂!

    申振康这几天,无时无刻不想把风辰抽筋扒皮!

    正是因为无处发泄的旺盛精力和这股子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心火,使得申振康在今天来了荷花池。

    对于这个地方,申振康很熟悉。

    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没考虑过什么后果。

    毕竟,摘星楼并不是一个监狱。来樊阳城的这两天,各大世家的子弟,没事的时候都会四处转转。

    尤其是在各大世家的天境强者抵达樊阳城外之后,大家就更肆无忌惮了。

    说实话,现在申行云巴不得再想之前那样遇见风辰呢。

    他不是想借机把水搅浑,把风家都拉下水么?

    现在他敢再玩那一套,自己就敢一耳光抽在他的脸上。一旦混战爆发,风家胆敢攻击摘星楼这些人,那就是自己坏了规矩,正中各大家族的下怀。到时候,自己父亲和城外强者就能肆无忌惮地冲进来!

    风家敢么?

    申振康笃定风商雪不敢!

    因此,风家能对付的,就只是风辰。哪怕城外已经虎视眈眈磨刀赫赫,摆明了要冲风家下手,他们也只能把这个已经被当作弃子的蠢货死死捆住,不让他乱来,以维持最后一丝转圜的希望。

    如若不然,风家就真的完了。

    可让申振康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愉快发泄了一番,刚出青楼院门没走多远,就发现被人缀上了。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敢冲自己下手的,竟然真的是风辰。

    而且,这家伙还笔直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如果说,之前在遭遇那些武者的时候,申振康都少有些惊慌的话,那么,当他此刻看见风辰冲过来,反倒是喜出望外!

    这个废物,难道他还想亲手对付我?!

    申振康手中长剑一摆,脚下非但没有丝毫停顿,反倒用力一点地,身形如同飞射的流星一般,主动迎了上去!

    ……

    风家族比,已经进行到最后的决战。

    风坚和风荷闯过一轮轮关卡,走到了最后的主擂台上。他们将角逐今年风家族比的第一名,直接获取一个进入长河门内门的资格!

    擂台上,风荷轻灵的身影,如同柳絮一般飘了起来,长剑在空中画出宛若天女彩带一般的剑光;风坚长身而立,手中长剑洒向天空,剑意锋利。

    “破!”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边,申振康的长剑,也化作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罩向风辰。

    他眼中闪着嗜血的红光、

    “死!”

    高高的塔楼上,风瑞,风绮四人都死死捂住了嘴,心脏跳得如同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

    他们不明白风辰想干什么。但他们知道,如果换做自己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下申振康这一剑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见,一干宛若青龙一般的长枪,陡然浮现在风辰的手上。

    风辰在奔跑着。

    没变过方向,没停过脚步,就这么笔直地向着申振康冲过去。

    而随着距离的接近,他身旁的天空中,开始出现万千飘落的雪花,他迈出的每一步,脚下都有一条雪线往前延伸,铺出一条积雪的道路。

    雪中,一步,一个脚印!

    越跑,他的脚步看起来就越沉重,仿佛深深地陷入雪中一般。

    可他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风雪枪法第六招!

    雪中独行!

    ……

    “风坚胜!”

    风家训练场上,人群轰然爆发。

    “漂亮!”

    “精彩,太精彩了!”

    如雷般的喝彩声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塔楼上的风瑞,风绮,风勇和风烟,隐隐约约,仿佛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可是,他们已经来不及去倾听,去分辨,去想了。

    他们只是睁大眼睛,用这辈子前所未有的惊骇目光,看着那道风驰电掣的身影,看着那漫天翻滚的雪花,看着那宛若雪中青龙一般的长抢!

    轰!

    一声巨响,剑光粉碎。

    申振康的身影,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在飞洒的鲜血中倒飞了出去。

    没有欢呼和喝彩。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在风瑞等人的视野中,变得无比缓慢。

    鸦雀无声。

    。

    。

    。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