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那个身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樊阳城苏醒过来。

    今天是风家族比的日子,一大早,风家各支各部的族人,就已经聚集到了主宅中院练功场。同时,一辆辆载着城中有头有脸人物的马车,也络绎不绝地停在风府门前,一派车水马龙地热闹景象。

    自从入主樊阳以来,风家族比一直都是樊阳城一年一度的盛事。

    往年每到这个时候,风家都会事先发出请柬,邀请城中有名望的宿老以及与风家有合作的头面人物来风家做客观战。

    一张风家的请柬对于樊阳人来说,不但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也代表着风家的认可。绝对是一份可供吹嘘的光彩体面。因此,哪怕手头有再要紧的事情,大家都会推掉,赶来参加这场盛会。

    而对于没有请柬的普通民众来说,这一天也是热闹的。

    赌坊会为参与族比的风家子弟开出盘口,吸引赌客。每到这时候,大家都纷纷下注。就算一些平日里从不赌博的人,这时候也会在自己看好的风家子弟的身上压上些小钱,图个乐子。

    而风家附近的茶坊酒肆,更是人满为患。大伙儿聚集在一起,高谈阔论,为各自看好的人争论不休。等到结果出来,输了的唉声叹气,赢了的自然是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常有得意忘形的,惹得人恼羞成怒,于是大打出手。

    再加上有风家旁支子弟一朝出名,城中大小家族托的媒人就如同过江之鲫般,踏破门槛。更有见到商机的商人以及从各地专程赶来争游者,兜售各种各样平常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那热闹,比神恩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今年的气氛却显然有些不一样。

    同样是风家族比,同样是车来人往宾客盈门,但气氛却没了热闹,只有杂乱。没了轻松,只有凝重。风家没有下请柬,外面的赌场也没开盘口。甚至就连风家周围的那些茶坊酒肆也是冷冷清清。

    至于走南闯北的商人和云游的争游者……白痴才会在这个时候来樊阳城!

    而今天赶来风家的这些人,目的其实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求见风商雪!

    身为风家的附庸,无论是大小家族的家主,还是商会老板,大家都很清楚,自己跟风家是绑在一条船上的。

    同样,他们也都明白,一旦风家垮了,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可如今,眼看着这把火都快烧到眉毛了,大家也没见风家拿出一个对策来。

    连日来,大家都在找平常熟悉的风家族人打探消息。可每次提到这个,风家人都只是摇头,一个个一脸茫然。

    听他们说,直到现在,家主风商雪也没发话!

    是打,是降,是拼命还是认命,谁也不知道。这位风家家主连同族中几位长老,看起来竟是如同没这回事一般。

    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大家的意见,也因此出现了分化。

    “风天尊一定是有应对的手段!他不像个会束手待毙的人!”

    “手段?这么不声不响地等着,算什么手段?”

    “是啊!如今樊阳城外,抛开燕家不算,那也是十五个已经露出了獠牙的世家。人家已经摆明了要动你风家了,到这个时候,再怎么也得有点声音,有个姿态吧?这么等着算怎么回事?”

    “我看这次是完了!”

    “闭嘴!你就不能盼点好?风家完了,咱们也完了!”

    “你以为我不盼着风家好?可你们看看,人家可是十五个天境强者啊,背后还有燕家跟南静馆撑腰!风家拿什么跟人家斗?!”

    “唉,之前听说四长老跟南静馆还有些交情……谁知道,风家别的主意没有,拿他倒拿得快。这一下,连后路也没了。”

    所有人都是忧心忡忡。

    大家一方面觉得风商雪镇定得有些过分,说不定是有什么手段,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昨天听说风商雪回来了,大伙儿本来就想着找机会来一趟。

    但之前发生了四长老那件事,城中这些家族商会,其实多少在里面说了些话,起了些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大家估摸着风商雪回来必定整肃一番,为了不触霉头,也就忍着性子耐心观望。

    但昨夜传来的消息,却是风平浪静。

    风商雪回来之后,不是在书房里看书,就是陪着长河门两位长老喝茶聊天,无论是对族中的那场“叛乱”还是对这场迫在眉睫的风暴,连一个字都没有。

    眼看明天就是赌斗之日了,今天的族比,竟然也是照常进行。

    如此,大家一横心,也不管有没有请柬,干脆就凭着一张老脸凑了过来。

    无论如何,今天也要问个究竟!

    马车抵达风府门前的时候,大伙儿还多少有些忐忑,毕竟是不请自来,又是风家危难时刻,被人挡着进不了门也是正常。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几位风家执事似乎是接到了上层的指令,对大伙儿竟没有丝毫阻拦。只要是确认身份的,都会领着前往中院练功场。因此,还不到八点,风府练功场上就已经是人山人海。

    场上已经搭建起了一大四小五个擂台。参与族比的数十个风家子弟,就在擂台边等候。其他族人站在距离稍远一些的外围。至于的这些人,则被安排在更远一点的临时搭建的看台上。

    八点整,家主风商雪,几位长老和长河门的两位大师出现在了正面的武堂高台上。

    随着负责主持的七长老风元逸一声令下,族比正式开始。

    在几名风家武堂教官的叫名声中,一个又一个风家子弟跃上擂台,捉对厮杀。双方拳来腿往,打得异常激烈。

    不得不说,风家子弟的确与众不同。

    虽然大家都各怀心思,但情知现在不是打扰风商雪的时候,都只能耐着性子看比赛。这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一开始还只是零星几声叫好,待到后面,几个风家内堂优秀子弟上场后,喝彩声便山呼海啸一般。

    内堂东北角的一处屋顶上,风瑞、风勇等几个风家子弟神情郁郁地远远看着擂台。

    被剥夺了族比的资格后,他们就只能做个观众。可他们又不愿意站在族人中间,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注视,于是就来了这里。

    他们身为风家子弟,打小爬树上房,对于这些宅院每一个角落都熟悉无比。知道这里的屋顶上有一小块平地,不但视线好,便于立足,而且前面还有屋檐阻挡,可以隐藏身形,不被人注意。

    几个人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

    原本这时候,他们也应该是其中一员的。甚至擂台上,好几个获胜的家伙,平常还是他们的手下败将。

    而如今,别人在擂台上意气风发,自己却只能偷偷地躲在这里艳羡,心里自然难受。

    风烟是女孩子,年龄又小,委屈之下,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风绮搂着她不住安慰。

    “本来我今年可以得到一把风字灵剑的,只要比赛赢一场就行,”风烟呜呜地抹着眼泪,“可谁知道……”

    “烟儿你那么厉害,下次一定能赢两场,不,三场!连同这次的都一起赢回来!”风绮道:“好了好了,别哭了……”

    风烟摇头道:“可是我娘说,现在风家危在旦夕,如果这次挺不过去,风家就完了。就算家里的老弱妇孺能保一条命,也要被赶回下游……”

    她抽泣着道:“剑我可以不要,可我担心我爹……前天他把我骂得好惨,我从来没见他发那么大的火,对我那么失望……这两天他都不跟我说话。他是武堂成员,要是打起来,那……”

    风烟又是内疚,又心疼父亲,一时间泣不成声。

    见她哭得厉害,想及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其他人也都是泪珠儿在眼眶里打滚。

    风绮咬着牙,扭头冲风瑞,风勇怒目而视:“都怪你们!什么都搞不清楚,就拉着我们一起去。这下好了!”

    风瑞和风勇都低着头,一脸难堪。

    当时跟着风子平和风贤两人去找风辰的晦气时,他们并不知道背后还有四长老六长老这一出,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当枪给使了。

    直到那场闹剧落幕,直到四长老和六长老被关进祖堂,直到自己被取消族比资格,直到回家之后各自挨了一阵好打,他们才终于明白,自己傻乎乎地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白痴!”

    这是这两天来,他们从其他风家子弟的眼神中看到的最多的一个词。

    风瑞和风勇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他们不怕挨打,但他们怕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

    而更让他们难受的,是风烟和风绮也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当时,是他们不由分说拉着两个女孩子一起去的。

    这一刻,女孩在哭泣着。远处擂台上,风家子弟正你来我往激烈交手,四周人群不时爆发出一阵喝彩。一群栖息在钟鼓楼上的鸽子被惊动,飞上天空。蓝天白云,阳光愈发地炽烈起来。

    而两个被埋怨的少年,却只觉得孤独而寒冷。

    小院练功房里,风辰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枪法。

    青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自从突破到人境中阶之后,除了昨天下午去了一趟斑竹巷之外,风辰就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武技的修炼中。

    因为境界提升的关系,因此,这一轮修炼带来的,完全是无障碍地飞速提升,如同水到渠成。

    如今,大觉枪法中,第一招大梦初觉已经笔直地入了大成境界,甚至因为百分之三十五的天衍棋加成,其威力已经无限逼近超凡境界了。按照风辰的估计,凭借这一招,就算是面对地境强者也能拼上一个回合!

    这是风辰如今的杀手锏!

    至于大觉枪法的其他四招,也分别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其中,登高望远和晨钟暮鼓入了小成。而福至心灵和茅塞顿开这两招,则达到了精通,也是初具威力。

    至于风雪枪法,更是提升迅速。

    几乎是在风辰灵台升级的那一刻,这套枪法的威力就已经相当于大成境界了。

    而当这一夜过去,随着对招式的反复修炼和领悟,当枪法真正突破到大成时,其威力已经相当于超凡境界!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一位同样是人境中阶的对手,使用大成境界的风雪枪法和风辰战斗的话,其结果将是被完全碾压。

    而相比其他武技,风雪枪法虽然称不上什么绝学,但也绝对不弱。

    至少在人境阶段,凭借这套枪法,再配合压箱底的大觉枪法,风辰自信在武技方面已经足够应付绝大多数对手了。

    练功房里,随着风雪枪法的最后一招风雪夜归的结束,风辰的身影停了下来。

    源力鼓荡间,浑身大汗淋漓。

    呼,风辰刚舒了一口气,扭头看向青纱,忽然,他和青纱的神情同时一动。

    青纱伸手拉开了房门。

    一只信隼飞了进来,落在风辰的手臂上。

    风辰解开信隼脚上的竹筒,掏出一张小纸条一看,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什么事?”青纱慵懒地靠在门边,问道。

    “找到申振康了……”风辰说完,大步出了房间。

    “浑身都是汗,”青纱皱着眉头道:“不洗个澡么?”

    “不洗了,又不是去见什么漂亮姑娘,”风辰笑眯眯地冲青纱一挑眉毛,说完,在青纱的白眼中回过头,已然容色如铁:“身上脏,正好杀人!”

    风家族比,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六十多个族中子弟,经过两轮比拼,只剩下了最后十六人。

    这十六人比起前面的选手,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都高了不止一筹。这就使得第三轮比赛一开始,就显得异常激烈,也更为赏心悦目。

    “那是风荷?好厉害!应该有人境下阶三层的实力了吧?”

    “是她!风家女孩子里面,她算翘楚。”

    “这个小个子是谁?貌不出众,却很有灵性啊。”

    “他叫风扬,是个旁支子弟,天生反应速度极快,主修快剑和步法,很难对付。”

    “果然,风家是人才辈出。每一年送走最优秀的子弟,第二年来看,后面小的又成长起来!啧啧!”

    “那也不看人家投入的是何等资源!”

    “那倒也是!”

    人们七嘴八舌,正看得热闹,忽然就听二号擂台那边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地喝彩声。

    原来,一名身材修长的风家子弟,正施展出一招剑法,引发擂台上竟浮现一片涌动的云气。

    这云气中,如有真龙一般,滚滚翻腾。

    铺天盖地的剑光,在云中若隐若现,逼得对手无从招架,只能退下台去。

    “风坚胜!”

    随着主持的教官一声宣告,观众的喝彩声愈发响亮。

    “好!漂亮!这就是风家今年公认最强的风坚了吧?果然厉害。去年看他,才不过人境下阶二层,如今,应该是有人境下阶四层的实力了!”

    “是啊,难得的是他这手卷云剑法,大部分都已臻小成,凭借这样的实力,今年估计族比第一就是他了。”

    “人境下阶四层啊,这等实力,去上游宗门恐怕也够格了。风家真是人才辈出!”

    远处屋顶上,还红着眼眶的风烟,以及风绮,风瑞,风勇等人,沉默地看着,眼中都是掩饰不住的艳羡。

    “坚哥真厉害!”风绮喃喃道。

    风瑞和风勇都大点其头。

    “我以后,也要像坚哥这样强!”风瑞咬着牙,胖胖的脸上,满是认真。

    “你?”风绮鄙视地瞟了他一眼,扭过头去,正要揶揄几句,忽然,她的目光看到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一冷,哼了一声。

    风瑞等人下意识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脸色也都是一变。

    只见中院边上的抄手游廊里,风辰正快步走过。阳光在走廊立柱和雕花格栅之间,投下了大小不一的金色斑块,他的身影,就在阴影和阳光间切换,无声无息,与人头涌动喧嚣热闹的练功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身为风家子弟,风瑞他们对他的身影再熟悉不过了。他们很小的时候,躲在这里偷看族兄族姐们修炼,就常常看见他这么悄无声息地走过。过几年大了一些,自己开始修炼,也看他这么躲躲闪闪地走过。

    他永远都和其他风家子弟们格格不入。

    以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

    大家默默地看着他。

    忽然,风瑞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他一转身,顺着旁边的围墙和一棵榕树的枝桠下到了地面。

    “你干什么去?”风绮惊讶地问道。

    风瑞咬着牙,什么话也没说,拔腿就往外跑。见此情形,风绮,风勇和风烟都担心地对视一眼,齐齐追了上去。

    。

    。

    。

    。再也不奶自己了,之前一口毒奶差点没闭过气去。好不容易才挣扎出……不,没出来。就这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